正文 第四十三章 顺利解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知言说道:“我们现在是就事论事。总不能里面出过一个坏人就打倒一片吧?李岗的儿子杀了人,李岗包庇儿子就是罪犯,但是,难道我们这些同事也要送到监狱去坐牢?”

    宣传部朱部长长马上说道:“你这是狡辩,是为右派张目!我宣布退出这次会议!同时,我也向上级汇报你的错误言论。”

    郭知言平静地说道:“那是你的zì yóu。我无权阻拦。”

    宣传部朱部长还没有离开,组织部长张怀威也站了起来,很坚决地说道:“我也反对郭知言的言论,我也宣布退出。”

    这样一来,县委县zhèng fǔ这边的五个人只剩下了郭知言和统战部余部长了,而且这个统战部部长有坐立不安之势。只负责记录、没有发言权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倒是一动不动。

    等朱部长、张怀威走后,郭知言咳嗽了了一声,镇定地说道:“同志们,我们党历来讲究的是实事求是,历来就坚持错了就改。从党的成立之rì起就这么来的,这也是我们党能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当有人提出在大城市暴动才能革命成功的时候,我们的伟大领袖却提出了‘以农村包围城市’,在偏远地区开展农民起义。当江西瑞金遭到反革命力量疯狂镇压的时候,我们提出长征。当zhōng yāng被李德把持的时候,革命先辈们在遵义会议上推举出了**。这无一不是因为实事求是而取得的巨大胜利,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

    郭知言继续说道:“当然,现在你们的问题毕竟复杂,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多,不可能一下子解决所有问题,解决所有人的问题。这需要时间,需要上级领导给予政策支持。目前我们水甸县县委县zhèng fǔ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右派又激动又失望的时候,郭知言说道:“但是,我们不能坐等上级的政策下来,不能让上级推着我们走。就目前的情况,我们还是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够给不少受冤屈的同志以安慰、以帮助。很多同志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说句实在话,他们已经等不起了。我们有困难,难道困难比这些被冤枉了这么多年的同志的困难还大吗?”

    听了郭知言铿锵有力、设身处地的话后,右派们一个个心情激动。一个年纪大的代表听了郭知言的话竟然当场痛哭起来……

    郭知言看着情绪激动的右派代表,说道:“我今天恳求同志们支持我,我也答应尽最大能力改变目前的现状。我在这里提出一个建议,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

    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郭知言。

    于是,郭知言很小心地将郭拙诚提出的方案——组建“专家综合调研组”——说了出来,然后静静地看着他们。

    五个代表相互对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片兴奋的表情,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好!”

    其中一个穿军装的老同志还直接流露出欣赏的神sè,对郭知言点了点头。

    郭知言说道:“既然大家同意,那就马上行动,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组建。在县委报备各小组的名单后,我们共同讨论一个任务分工,等领取必要的生活费、活动经费后就分赴全县各地。”

    身为县委副书记,在财政上还是有一定的权力,经费的发放可以做主。

    大家都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也知道只有尽快出成绩,他们的处境才可能尽快地好起来。可以说这是县委安排的第一件事,意义无论怎么夸张都不为过。

    五个人略一商量,立即站了起来,纷纷走到郭知言前面握手告别:

    “郭书记,我们马上行动。”

    “郭书记,谢谢你。”

    郭知言自然放低姿态,很客气地送他们出了门。

    那位穿军装的老同志临走的时候在郭知言肩上拍了几下,说道:“有魄力,有办法,不错!”他接着笑道,“呵呵,开始的时候你把我们骗的好苦,以为又是一位只知道说好好的传声筒呢。‘217灭门案’也是你破的?好!”

    那架势就如上级领导鼓励下属干部一样。

    正如郭拙诚所说的一样,这些人得到了一份尊重就心满意足了,围堵大楼的右派们很快就从县委大楼撤退了,整个县zhèng fǔ大院一下变得静悄悄的。

    不但其他人一阵失神,就是郭知言自己也茫然地看着空荡荡的楼下,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县委县zhèng fǔ的官员们怀疑的不是右派迅速地离开,而是怀疑郭知言今天到底是吃了豹子胆还是吃了虎胆,怎么敢旗帜鲜明地支持右派?

    因为他们不是重生的,所以没有郭拙诚的眼光。他们不知道用不了多久很多大城市就已着手右派的平反工作。到明年4月5rì**zhōng yāng就会明确批准由统战部、公安部提出的《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请示报告》。

    郭知言刚才说的这些话,只是给右派一种政治安慰而已,完全算不上摘帽,动作并不激进。只是因为宜贡地区特别是水甸县地处偏僻,外面的很多消息还没有传进来,加上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反对,这才显得郭知言鹤立鸡群,帮助他收获了不少人心,建立起了人脉,为他今后的仕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有点虚脱地靠在门上,说道:“我可是豁出去了。”

    郭拙诚将《火炬》杂志放下,笑道:“爸,不要说的那么慷慨激昂,好像革命者上刑场一样。也许用了几个月,你就知道这只是小事一件。……,爸,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良心安定了些?”

    郭知言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将来不管怎么样,至少良心过得去,这就行了。儿子,谢谢你!”

    郭拙诚笑了笑:“爸,我回去了。”说着,他背起书包就走。

    郭知言想和他再说说话,见他已经朝门口走去就闭上了嘴巴,心里自嘲道:我不会真的把这个十来岁的儿子当着了依靠吧?有我这么当父亲的吗?

    往楼下走的郭拙诚此时心里却有点小郁闷:啥时候我能当上官啊?当不上官,我看不到内部文件、看不到内参、不知道上级政策,在父亲面前我怎么能自圆其说啊?古代甘罗能在十二岁时当宰相,我重生的郭拙诚能找到一条少年就能当官的捷径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