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自以为得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样子?”刚下楼,俞冰就看见了他。

    郭拙诚说道:“还不是因为有人不讲信用?你不知道,我今天差点被熊癞子他们给整死了。”

    看着衣服整齐的他,俞冰显然不信,以为他又挤兑自己,就说道:“你有完没有完啊。我今天是有事嘛,难道是故意骗你这个小孩子?昨天晚上我们去了,结果扑了空,熊癞子没有在家。……,等这里的事完了,我们再去。你今天真的看见他了?”

    郭拙诚说道:“当然。也许你回局里就会听到他的消息。我告诉你,那个出钱收买他,让他整我的人叫熊孟元。听熊癞子说,很可能是这里有人指使的。”说着,他指了指楼上。

    俞冰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不相信地问道:“这里?这里可是县委领导!”

    郭拙诚白了她一眼,说道:“我还不知道这里住的什么人?”

    俞冰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感觉自己这句问话确实有点没水平,人家的爸爸可是这里的副书记。她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你真的跟熊癞子碰面了?”

    郭拙诚都不想回答她,说道:“你看我现在是逗你玩吗?”

    俞冰看着郭拙诚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哈哈,太逗了。别一本正经好不好,一个小屁孩,装出大人的样子,好难看。”

    郭拙诚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俞冰果然忍不住好奇,小声问道:“熊癞子、熊孟元,都姓熊,他们是不是亲戚?”

    郭拙诚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知道?这与你们去抓他们有什么关系?”

    俞冰忍不住又想笑,说道:“当然有关系,如果你把一切搞清楚了,还要我们jǐng察出面干什么?”

    郭拙诚又白了她一眼,说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人家雇凶打入是违法犯罪,你们jǐng察难道不管?今天他们又带人到学校门口堵我,要杀我,不是我机灵,很聪明地逃跑,我能不能活到晚上都难说。难道你们做jǐng察的就不管我的死活?放任他们伤人害人?”

    俞冰讪讪地狡辩道:“谁信?”

    这时,一个jǐng察从外面匆忙跑过来,看见俞冰后大喊道:“俞队长,有重大案情!”

    等看清郭拙诚的面容后,更是一脸的惊讶,不顾俞冰的反对,将她拖到一边小声而快速地说了起来,说完,问道:“怎么办?抓不抓?”

    俞冰的眼睛越睁越大,水汪汪的眼球差点暴出,她急切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jǐng察苦着脸说道:“我……我敢说假话吗?我还没活腻呢。”

    俞冰眼珠骨碌一转,说道:“不行!人家还未成年呢。要抓也不是抓他。……,案情调查清楚后再说,他跑不了!”说着,她小手一挥,大喊道,“治安股一组的,走!查案子!”

    等旁边那位jǐng察提醒她这是县委大院,不能高声喧哗时,她才吐了一下舌头,红着脸低着头跑了。

    郭拙诚知道刚才进来的这个jǐng察说的很可能就是熊癞子的事。他想抓自己到公安局去调查,但被俞冰阻止了。

    他一点也不担心jǐng察敢对他怎么样,因为他知道包括熊癞子在内的两个混混都只是受的皮外伤,痛是痛,样子也很惨,但实际上只要休养几天就会好。

    当时下手对付那些混混的时候,他头脑清醒,动作很有分寸,当时的目的也就是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不敢胡来而已,并没有要弄残杀死他们的想法。

    ……

    此时,在县委副书记洪杰的办公室里,组织部长张怀威兴奋地笑着道:“哈哈,这些姓郭的死定了!”

    洪杰得意地抽着烟,笑道:“这是他自己挖坑自己跳啊,呵呵。”

    随着他的笑声,嘴里的卷烟一抖一抖的,灰sè的烟灰和紫sè的烟雾弥漫在他的头部,看起来像一个恐怖的怪物。

    张怀威笑道:“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他尝到了当一把手的滋味,担心今后再也享受不到了,所以就肆无忌惮。刚才他真是好威风哦,估计到现在都不知道洪书记你是在逗他玩,呵呵,真是笑死人。”

    洪杰笑道:“可不是吗,享受了一天的滋味也够了。明天还不知道是不是进监狱呢。”

    张怀威一边笑着一边问道:“洪书记,你说他郭知言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他儿子来之前还打着哈哈,可他见了那个兔崽子以后就变了一个人。”

    洪杰鄙视地盯了张怀威一眼,说道:“你这个人就是只知道看表象,不看实质。你看到他儿子来了,就以为他的改变是因为他那个十来岁的孩子影响的?你没看到我当时把他逼到了死角吗?我不断地冷嘲热讽,他怎么做都不行,最后一切之下只好铤而走险了。

    ……,我估计那个小崽子带来的也不是什么好消息,很可能与你昨天的事有关。那些混混昨天没有打伤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今天也许又吓了他一个半死,所以前来找他老子哭诉。现在可是学生上课时间,不是出了事,他应该在学校读书。”

    张怀威听他说起昨天出钱请混混揍郭拙诚的事,不由一阵惭愧,心里大骂了一声那个无用的舅子,讪笑着说道:“还是洪书记说的对,我这脑子就是想不明白。”

    随即他献媚地笑道:“呵呵,今天这出好戏真是多亏了这小屁孩子,否则的话这姓郭的还不知道磨蹭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往我们身上推多少责任。”

    洪杰笑道:“呵呵,现在能往我们身上责任的人恐怕还没有出生。我看他与这么右派同流合污到什么程度,还同志同志地喊,真是想死想得急啊。好像他是国家主席一样,刚临时代理一下县委领导就急不可耐地给这些家伙翻案呢。真是癞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这下他够尴尬的了吧?与会的五个人一下走了三个!呵呵,就是不知道他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不?”

    张怀威说道:“这家伙本来就不得人心。洪书记,我们是不是马上向上级报告?及早把他赶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