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放长线钓大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太晚,郭知言一定会扯着郭拙诚谈上好一会。

    第二天早上上学,郭拙诚在教室里看到了兴致勃勃的梁凉。她悄悄而高兴地告诉他说她今天送来了二十多斤蔬菜,学校食堂全部收下了。她还告诉他说她家里同意她念几个月书。

    对于自己能顺利解决梁凉的后顾之忧,能让她安心在教室里学习,郭拙诚感到有点小小的得意,心里期盼有朝一rì梁凉能站站高高的舞台上,用她美妙、甜润的歌喉征服观众。

    他刚坐到座位上,同桌的舒巧就偏转头,低声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郭拙诚反问道:“你又不是校长,我用得着回答你吗?”

    舒巧眉头皱了一下,说道:“我是同学,问问不行啊?你怎么像刺猬似的?”

    郭拙诚笑了,说道:“我是刺猬还是你是刺猬,那天在你家我被你讽刺了不知有多少次呢。”

    “小气鬼!”舒巧嘀咕一句,突然低下头凑近他的脑袋,“你媳妇儿,对不对?sè狼!”

    郭拙诚点了点头,说道:“我倒是想,可人家未必愿意。你不看我多大年纪,可能吗?”

    舒巧抬头装着无意回头的样子扫了坐后面的梁凉一眼,又转回来,低声说道:“她的眼睛都落在你身上,只想把你……,哼!”

    最后这声“哼”舒巧都不知道自己哼谁,脸上悄然浮起一层羞涩,又说道:“我知道。”

    郭拙诚自言自语地说道:“你知道什么,御姐?”

    “玉姐,她叫梁凉,哪有玉字?”舒巧不解地问道,“她的小名?”

    郭拙诚从书包里将书本拿出来放在桌上,说道:“我说你太八卦了吧?关你什么事?”

    什么是八卦她不懂,但关你什么事却很明白,她脸sè更红,争辩道:“我就是要管!你是我爸同意来的,你要犯错,我爸也有错。”

    郭拙诚一阵无语:到底是自己太成熟还是她们太不成熟,说话怎么就跟孩子似的。

    他就没考虑自己的真实年龄可以做舒巧等人的父辈还有余,这些同学的年纪本来就不大,她们还是孩子。加上她们对他有一丝疑惑、一丝奇怪也有一丝好奇,说话自然就这样。

    这一天倒是风平浪静,郭拙诚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回家的路上也没有混混出来装逼。提着梁凉从家里带来的、强行要送给他的一小坛酸菜不急不慢地往家里走。直到快进大院了,才看见穿着便装的俞冰站那里。

    见郭拙诚走来,她先看了一下四周,然后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郭拙诚走过去,问道:“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干什么?是不是问出什么消息了?”

    俞冰反问道:“你怎么不先问我们抓到熊癞子了没有?”

    郭拙诚冷笑道:“如果你们连一个半死不活的家伙都抓不准,那也太无用了。”

    俞冰又看了四周一眼,小声说道:“他们确实是熊孟元花钱请来打你的。熊孟元和熊癞子是堂兄弟。熊癞子曾经犯过不少案子,只是都已经处理过,可以说大罪没有、小错不少。现在我想请你问问你爸爸,是马上抓捕熊孟元还是等一段时间再动手。……,一旦动了熊孟元,藏在他背后的人就会知道。”说着,她的眼睛还眨了眨。

    郭拙诚心道: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想不到你这丫头还有点心思。知道打草惊蛇的道理。

    如果让俞冰知道他心里想的,她恐怕马上就要暴走:竟然被一个小屁孩蔑视!

    郭拙诚想了一下,说道:“先等等。等三四天再看情况。”

    俞冰犹豫了一下问道:“是你爸爸的主意还是你自己的主意?”

    郭拙诚在那天审问李建勇的时候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她见到郭拙诚直接说出主意后,并没有立即质疑他的话,而是提醒了一句。

    对于这么大的事情,就是她也有点拿不定主意。

    郭拙诚回答道:“这个事情我爸压根不知道。我不想让我的事引起我爸烦心。原因嘛,很简单,现在是县领导争抢位置的关键时刻。如果因为我的事抓了张怀威,知道的人会说张怀威罪有应得,不知道的会说是我爸在打击报复、公报私仇。”

    俞冰想不到一切都是郭拙诚自己在做主,估计熊癞子背后的人也是这个小子自己判断出来的,她心里不由有种怪怪的感觉。

    她说道:“如果从熊孟元这里确认是张怀威指使的,他就是罪犯。我们就可以抓他。你爸他……”

    言下之意就是抓了他,你爸就少了一个政敌,少了一个竞争者。怎么还等几天?

    郭拙诚笑道:“不急。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立这个功的。”

    从前世高官位置重生而来的他自然比俞冰更了解官场上的事情。

    俞冰有点生气地说道:“我不是想立什么功的好不好。我是……,算了,跟你一个小孩说不清。”嘴里说郭拙诚是小孩,可她心里却默认了郭拙诚的决定,说道,“那我走了。我们会一直注意他们的。我保证熊癞子再也不敢害你。”

    郭拙诚说道:“谢谢!”

    看着俞冰离开的背影,郭拙诚笑了笑。他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怕别人说父亲公报私仇、打击报复而不动张怀威。更是因为他觉得张怀威这个人还有点用,可以利用他来对付洪杰。如果现在就把他抓了,只要他不开口,未必能牵涉到洪杰。

    现在有了他雇凶伤人的证据,张怀威可以说是死老虎一只,他又没有资格与父亲竞争县委书记的位置,先放着没有什么害处,可以让他和洪杰搅在一起,让他和他越搅越深,让洪杰越来越疯狂。

    等他们坏事做多了,只要突破一个点,洪杰想撇清都不可能。等时机一到就可以将他们一起连根拔起,多爽!

    郭拙诚的想法是对的,洪杰和张怀威以及组织部长昨天晚上密谋到深夜,炮制出一份名为《郭知言是水甸县右派的总后台》的举报信,今天一早就派人直接送到地委有关领导的手里。举报信里写可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连昨天下午“专家调研组”提前支取的经费数目都写的明明白白。

    就在今天上午,洪杰、张怀威两人还再次密谋了发动水泥厂工人闹事的行动。密谋完之后就让他们的那些狗腿子前往笔架山水泥厂。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