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阴招又来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郭知言开心地和儿子交谈的时候,洪杰和张怀威两人却忧心忡忡地坐在书房里相对无言。书房里全是烟雾,本就不怎么明亮的白炽灯在烟雾越发显得暗淡。他们的鼻子、嘴巴还在继续喷shè着浓烟,让房间越发显得yīn暗。

    张怀威大大地吸了一口烟,说道:“洪书记,现在最好的办法,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劝汤专员出面,把这个家伙抓起来。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洪杰没好声气地说道:“你说的简单。汤专员是你老子还是你爷爷,他会冒巨大的风险帮我们?他能够在我们提交的举报信上签署这个意见就不错了。是卢南陵那个老王八在骑驴看唱本,生怕表态太早害了自己。……,

    说句实在话,你办事也太没谱了。不就是将一个孩子打一顿吗?你倒好,人家毫毛都没损一根,你的人却被jǐng察盯上了。他们刚得了郭知言的好处,罗虎那家伙现在正得意洋洋,要想方设法要报答姓郭的而愁没机会呢,这下这个姓熊的混混还不正好成了他的见面礼?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不做。”

    张怀威讪讪而笑,尴尬地说道:“是啊,谁知道他们如此不济。白白浪费我那一百元钱了。熊癞子平时凶得狠,又能下死手,这次却焉了,真是奇怪。听说他们找了那个小崽子两次,可都没赚到一点便宜,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舅子平时办事也靠谱的,怎么这次……,嗨,洪书记,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想起把郭知言当棋子提拔上来,却成了对手,想打他的儿子一顿,人家毛事没有自己的人却被jǐng察盯上。张怀威很后悔,也隐隐有点怕了。

    洪杰怒了,将手里的烟往地下猛地一摔,指着对方的鼻子叱责道:“狗屁天意!你自己办事不利还找这个原因找那个原因,找不到原因了就推到天意上。张怀威,我真是佩服你,竟然跟老子说起狗屁天意,你这一辈子违背天意的事多了。哼!”

    见张怀威的脸sè变得铁青,想起自己和他的级别差不多,而且将来还需要他的帮忙,洪杰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愤怒,放缓口气说道:“……,你首先得让你那个办不成的舅子和熊癞子撇清关系,千万不能把他陷进去,否则的话你我都脱不了干系。……,至于姓郭的,如果能找到另外稳妥的人,有机会还是要搞他家一下,搞不了那个小崽子难道就搞不了他的老婆?”

    听了洪杰的这些话,张怀威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脱口说道:“她可是教委的股级干部,动她比动他们的儿子麻烦更大。知道了她的身份,谁……没人敢动她啊。”

    洪杰心里认同了对方,但嘴里却说道:“你看你,我刚才只是打一个比方而已。好吧,具体怎么做还是你拿主意。……,现在我们已经骑虎难下,你要愿意回去种田,愿意天天被人指着鼻子骂,那你就不动,坐在办公室等死就行。”

    张怀威问道:“我们不是还有水泥厂那个后招吗?”

    洪杰叹着气说道:“我都不敢对它抱多少希望了。”

    张怀威继续说道:“你放心,这次一定会成功。至少让他没时间写狗屁工作计划啊。”

    洪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的张部长,你是装傻还是真傻?难道他写文章会比我这个才小学毕业的人写得慢?真要到了交稿的时候,拿以前县里的工作报告稍微改一下就行。我们最有效的办法是让他犯错误,让他六神无主,最好逼他自动放弃。……,当然,水泥厂的事还是要做的,能够乱多久就让他乱多久。”

    张怀威连忙说道:“这个你放心,明天一早就能看到他们过来。”

    洪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张怀威突然说道:“万一水泥厂的事情也被他解决了,那我们不是帮他成名吗?”

    洪杰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他自言自语地说道:“那就真的只能用天意来形容了……”

    早上到学校,梁凉和舒巧都已经在教室里。梁凉就坐在郭拙诚的座位上,和舒巧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看到郭拙诚出现,梁凉惊呼了一声啊,然后急匆匆地站起来朝自己的座位走去。舒巧也低下头,脸上浮起一层红晕。

    郭拙诚不知道她们说什么,也没有心思关心这些小女孩的秘密话。他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拿出一本政治书读了起来。

    对于高考的科目,郭拙诚最有底的就是数理化,最没底的就是政治。不是说考试的时候不会答题,毕竟前世当了多年的高官,回答高考的题目完全是小儿科。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回答不符合现在老师的“口味”,他不想答题里用上前世的那些词语,而是尽可能的用这个时代的语言,所以他必须用心背诵有关知识,到时候更好地发挥。

    舒巧显然没有料到郭拙诚无视她的行动,本来有点心虚的她心里反而痒痒的,很想向他说明免得他误解。忍耐了很久,见他总算休息了,就低声说道:“你不要乱想。我是找她问作业的事。”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好的,我不乱想。你也不要乱想。”

    舒巧一愣,脱口问道:“我乱想什么?”

    郭拙诚说道:“你认为我乱想什么,我就以为你乱想什么。”

    舒巧慌乱地低下头,说道:“你胡说!不理你了。”完全是一副小女孩撒娇的神态。

    郭拙诚笑了笑,继续朗读政治书。

    舒巧显然发觉自己做错了,也糊涂了:“我这是怎么啦,怎么面对一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小男孩这么胆小?”

    在老师进来上课的前一秒,魏红旗从教室外面冲了进来,很兴奋地大喊道:“今天有好戏看!我们笔架山水泥厂的工人罢游了!他们等下就到县zhèng fǔ去!你们谁愿意去看?”

    这个消息让感到学习枯燥无味的同学兴奋起来,有人惊喜地问道:“真的吗?”

    更多的同学大喊道:“我去!”、“我去!”

    现在学校管理很松懈,学生成绩好坏无所谓,有不少学生对学习没兴趣。能有热闹看自然开心不已。他们纷纷找魏红旗打听水泥厂工人达到县城的时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