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坚决反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最后还是郭知言用上打人一棒再送一颗甜枣的办法,决定洪杰担任山河公社第一副书记兼办公室主任,这才给曹伏昌保留了一丝面子。

    曹伏昌铁青着连忿忿不平地离开会议室,心里狂骂:“我草你娘,老子来之前你们他妈地都说郭知言是老实人,开始的时候一定不会强势。草!他哪里是老实人?老实人有这么做的吗?”

    他就没有反省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是不是时机选的不对。人家郭知言是新官上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你去捣蛋,他怎么可能沉默?你连等到开常委会的时间都等不及,一来就要给郭知言下马威,谁受得了?

    被曹伏昌这么一闹,郭知言心中的喜悦少了很多,第一天就遇到这事够窝心的,虽然大获全胜。他有点闷闷不乐地回了家。

    回到家里,田小燕欣喜地迎了上来,笑呵呵地看着丈夫,问道:“老郭累了吧?”

    郭知言本不想将工作上的烦心事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来,影响家人的情绪,但妻子这么一问,他又禁不住说道:“还行吧,是有点累。”

    郭拙诚调侃道:“爸,你是怕露出笑容多了别人会说你得意吧?当上了一把手,脸上还摆出这个样子,让我们都不敢太高兴。”

    田小燕也笑道:“就是,我们今天高兴高兴,明天再装稳重吧。……,儿子,拿酒去,今天我们一醉方休。”

    郭知言说道:“喝过了……”但随即笑道,“那就喝一杯。这次儿子的贡献可不小。”

    一家三口都喝了一点,只不过郭拙诚是浅尝辄止,辛辣的白酒刺激他弱小的身子,感觉很不好。

    吃完饭,看郭知言心情好了不少,田小燕试探着问道:“老郭,遇到什么事了?”

    郭知言看了儿子一眼,然后看着远处说道:“他今天一来就拉开架势,让我猝不及防。这次没什么事了,我担心将来工作难办啊。也不知道上级会怎么想。”

    郭知言这话显然是说给郭拙诚听的,田小燕知道自己不懂这些,开了一个头以后就不再说话。虽然她心里很恨那个给丈夫制造麻烦的人,也想了解他是谁。

    郭拙诚宽慰道:“无论当什么官都有麻烦,都有政敌,都有斗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现在与你当面敲锣对着干远比他偷偷摸摸害你好得多。我猜测你这次大获全胜吧?”

    虽然不想掺和父子之间的讨论,但田小燕听儿子说丈夫大获全胜,脸上立即布满了笑容,刚才的担忧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于丈夫承认不承认,田小燕都知道儿子说的对。

    果然,郭知言问道:“你怎么知道大获全胜?”

    郭拙诚笑道:“猜一半分析一半。现在全县上下都知道你受省委书记看重,上任的时候来了这么多领导,县里的干部还敢不站在你这边?更何况这个时候都是帮邻不帮理,县里的人还不团结一致对付外来的,别人会怎么说他?我估计曹伏昌连两个外来的人都没有联合好。爸,这对你是好事,这么一闹反而在他们三人之间插了一根刺,今后只要你多注意一些,把他们两个拉过来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他曹伏昌就是光杆一根了,工作好办得很。至于上级的感受,你现在还没有时间顾及,首先是把工作搞好才是最重要的。”

    听着儿子侃侃而谈,说得如同亲眼所见,郭知言有种很失败的感觉:我这当父亲的太失败了。

    他收回心神,问道:“他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他不是这么蠢吧?”

    郭拙诚说道:“首先他不是傻子。他肯定也是无可奈何才做这事的。我猜想他也是看到了今天的阵势,想到自己是从地委调过来,属于平级调动,在你这个新上来的县委书记面前暂时有老资格讲,越早发动,他掌握的主动权就越大,成功的可能xìng越大。

    等他成了你真正的手下后,你上有省委书记撑腰、下又有本地人身份,加上他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到时候拿什么跟你抗衡?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你立足未稳搞一个不大不小的动作出来,以明确告诉你:我这个当县长的也不是吃素的。

    他未必真的想要打胜这一仗,只要能让你今后把手伸到他的地盘时有所顾忌就行。你现在心里是不是有一个想法‘他管的事我今后不管了’?如果真有这个想法或者这个感慨,那他今天就是胜利者,似败实胜。当然,你更不是失败者,通过这件事树立了自己的威信。”

    郭知言点了点头,说道:“很可能是这样。还有一个可能是,他可能误信了别人的话,我看他见我针锋相对的时候,满脸的惊讶,似乎我本不应该反击似的。”

    郭拙诚笑道:“原以为你是羊,谁知道是批着羊皮的狼。”

    郭知言举起手敲了儿子脑袋一下,骂道:“小兔崽子,有你说你老子的吗?”

    田小燕幸福地拿起一个水果放在儿子的手里,高兴地说道:“快吃,快吃。将来你当比你爸还大的官。”

    郭拙诚心道:“这个目标应该能够实现吧。我前世就已经是市长了,比现在的地区行署专员的权力只有大不会小。……,现在在父亲面前装神棍还行,若是父亲运气好,当上了地委书记,甚至更高的位置,我就只剩下对未来的‘预测’了。……,看来我还得自己早点当官啊。”

    郭知言自然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他问道:“我是不是去省城拜访、感谢阳铭同志?我想向他汇报一下右派的问题和农业生产的问题。他这么关心我,我也应该把内心……”

    郭拙诚大惊失sè,断然打断父亲的话喊道:“不!”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郭知言和田小燕都不解地看着他。田小燕问道:“儿子,你怎么啦?喊这么大声干什么?”

    郭知言也茫然地问道:“他这么关照我,我感谢一下他理所当然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