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绝不冒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也为自己的过激动作感到不好意思。他笑了笑,找了一个借口说道:“我想其他事去了。没听清爸爸在说什么。”

    田小燕以为儿子真的没留神,就将丈夫郭知言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郭拙诚说道:“爸,人家省委书记的位置多高?他怎么会在乎你是否感谢他?他最在乎的就是你是不是努力工作。你只有脚踏实地地工作,将水甸县的工作做好了,让水甸县人民有吃的、有穿的,大家生活得高兴,他才真正的高兴。”

    郭知言解释道:“我不是去巴结他,也不是想从他那里得什么好处。我……”

    郭拙诚再次打断父亲的话说道:“不行!爸,以前我怎么对你说的?你最好是做一个实干家,一个低下身段老老实实做事的人,而不是做一个什么理论家,更不是做一个游走于高官中间的政客。”

    听儿子如此贬低自己,郭知言怒了,说道:“我怎么会成为夸夸其谈的家伙?”

    郭拙诚心里苦笑:爸,你说的我知道。但我就是不能让你和阳铭同志太接近。如果你现在就去见他,凭我这段时间灌输给你的理论,只要交谈几句,你和他绝对会成为政坛上的知己,两个理念相同的人还不一拍即合?

    到时候你自然而然地成为他手下的铁杆小弟。当然,你可以风光好几年,但是,等到1988年后发生那场大动荡,你肯定也会随着他的垮台而垮台。这个损失我们损失不起,与其将来垮台,还不如现在爬慢一些,多做一点实实在在的基层工作。

    也许凭借我的先知先觉和霸蛮耍赖,能够在1988年之前让你提前和他分开,但在别人的心目中,你和他是一体的!再提前分开也消除不了人们心中的印象。虽然反戈一击或许能避免垮台,但这样显得很卑鄙,与你做人的准则不符,也会在人们心目中造成一个叛徒、一个忘恩负义的形象。

    这个风险绝对不能冒!

    我郭拙诚虽然是重生的,但也没有自信到能改变阳铭同志的思维和想法,他今后能够从川昌省上调zhōng yāng,能够走进九重之地控掌中枢,能够当上人人仰视的一号首长,绝对是一个人jīng,绝对是一个意念坚定的人,就是他原来的老上级也未必能影响他们。

    郭拙诚想来想去,发现唯一的办法就是与阳铭同志保持一段距离,交往完全建立在正常的工作之上。绝对不能让人们认为他就是阳铭同志的铁杆亲信。

    他只好用另外的理由说道:“爸,我想你也该冷静冷静了吧?一个多月前你还是只是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现在一下成了全县之王。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你,多少人在看你的笑话吗?

    你很有本事。我知道,我妈妈知道,但别人不知道啊。别人都以为你是凭一个案子,一篇文章而得逞的。如果你能安下心来认认真真地工作,把全县的经济搞上去了,那时候大家才可能真正佩服你,想升官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郭知言不满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了我要升官吗?我只是想和阳铭同志谈谈我这一段时间的体会,汇报一下我的工作,顺便感谢一下他而已。而且我觉得你前几天说的思想很好,跟他交流一下而已。”

    郭拙诚毫心道:我的老爸,我就是怕你跟他交流这些啊。这些是我从前世带来的,里面有不少理念就是这个人创造的,你和他谈能不引起共鸣吗?

    郭拙诚装作很不留情面地说道:“爸,你这就是邀天之幸,是在搞政治投机!”

    郭知言脸sè因为生气而变成了酱紫sè,他怒斥道:“小崽子,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说,你爸是这样的人吗?”

    郭拙诚依然不妥协地说道:“你看看,你连你自己的儿子都说不过,都无法让我相信你的伟大、纯洁、高雅,那你能企望别人能相信你吗?”

    郭知言哭笑不得地说道:“是你一根筋好不好?人家哪里会如你这么想?”

    田小燕也不满地看着儿子,说道:“拙诚,你今天怎么啦,好像故意跟你父亲抬杠似的。你爸是什么人,我知道你也知道啊。他怎么可能……,再说,如果组织上真的要他当官,你爸又不是当不了,为什么不当?我看你爸就不比有的大干部差。只要上级认可,只要组织上信任,我们管其他人有意见干什么?”

    郭拙诚马上对父亲笑道:“怎么样?妈妈的话你听见了吧?”

    夫妻俩你看我我看你,异口同声地问道:“有什么不对?”

    郭拙诚说道:“爸,你还听不出来?连妈也知道如果你跟阳铭同志谈得来,你就会升官。那你说,别人不会说你找阳铭同志的目的就是为了升官?所以我说你就是因为贪心不足,就是要去拍马屁!”

    两口子集体无语,对郭拙诚如此钻牛角尖非常不了解。

    看到父母的神sè,郭拙诚心里感到好笑,心道:我今天就是要钻牛角尖,就是要打消父亲yù与阳铭同志联系的想法。无理也好,胡闹也罢,甚至就是撒泼刁难也要达到目的。

    郭知言毕竟当过多年官员,思维还是与母亲不同。他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先狐疑地看了郭拙诚一眼,又想了一会,问道:“你是不是反对我和阳铭同志接触?你担心他马上就要倒霉?”

    郭拙诚避开父亲凌厉的目光,说道:“爸,我也说不准,你也不要问。毕竟他是高官,我怎么知道他?我只能说我感觉我们已经够好了,县委书记的位置足够爸爸你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你才三十多岁就已经是县委书记,比其他人幸运不知哪里去了,何不做一个让人传诵的好官?

    不错,阳铭同志现在是独行者,他正需要很多官员来帮他,帮他实现自己的执政理念。如果你凑上去,很可能就会再升官。但是,我认为这对你不是好事,因为你没有根基,没有保护你的势力,你只是一片浮漂。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就会从云端摔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