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下乡调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郭拙诚几乎是捏着鼻子说出这些话的。如果是前世的人听到了,一定会说郭拙诚很傻很天真:决定你是否升官的是上级领导,只要领导一句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当然,现在还不是那个时代,所以他的话说出来父母并没有立即生出反对的心思。

    田小燕惊奇地说道:“儿子,你真是怕你爸爸当大官啊?”不知为何,她突然转变了态度,马上说道,“对!我们是普通老百姓,不要好高骛远。我不希望你当那种空荡荡的官。万一政治运动一来,被人斗死都有可能。还是在县里踏踏实实做点事情好,就算将来有人害你,这里乡里乡亲多,能保护你。老郭,你就信儿子的吧,这次你升官让我感到晕乎乎的,心里很不踏实。”

    郭知言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妻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就不想其他的了。其实我真的没有想法找他帮我升官。这次我的县委书记是怎么来的,儿子你最清楚。”

    郭拙诚松了一口气,笑了笑,说道:“爸,我其实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已。其实,只要和阳铭同志保持一段距离,升官也好、争名也好,都没关系。如果你有什么思想,有什么想法,你可以写成文章,直接寄到报社去发表,可以和其他高官联系,寄到报社发表不可以引起大家的共鸣吗?影响面会更大。”

    这才是郭拙诚的本意!

    当官可以,升官更好,但千万不能与阳铭同志挂上钩。一个县委书记被省委书记照顾没关系,但若被他提升为地委领导,那就脱不了是他铁杆亲信的嫌疑。

    有了郭拙诚开始的铺垫,郭知言对儿子所说与“阳铭同志保持一段距离”这种石破天惊的话不再感到不可思议,心里反而告诫自己:“儿子不是寻常的孩子,多听听他的。”

    他说道:“我过几天就下去一个区一个区、一个公社一个公社搞调研。争取用一个月的时间把全县的情况摸清楚。仅仅从‘综合调研组’的报告来认识全县,我觉得还是隔了一层纱,有点朦朦胧胧的。”

    郭拙诚马上说道:“我赞同。爸,你是应该下去调查,太祖说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见父子俩达成统一,田小燕笑了,说道:“还是儿子聪明,把你爸爸都说服了。”过了一会,她问道,“儿子,现在你高中毕业了,准备干什么?不会就这么打流吧?等到招工可是要好多年,虽然你爸是县委书记,你也得接近十八岁才能参加工作。”

    郭拙诚说道:“我想先去省城,到爷爷那里住一段时间,多买一点书回家自学。如果国家真的恢复高考,我就考大学,如果不恢复高考,我就……我就再自学。”

    田小燕看着丈夫说道:“老郭,要不你把儿子推荐到大学去?”

    郭知言摇头道:“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上大学。让他先自学两年再说。……,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跳级,提前毕业有什么好?干脆,你跟我一起下乡搞调研,先了解了解农村的情况,这对你将来有好处。”说到这里,他说道,“就这么定了。到你爷爷哪里随时可以去,我可不想把你培养成书呆子,暑假了就应该休息,看这么多书干什么?”

    郭拙诚见父亲坚持,也就爽快地同意了。说真的,前世他对农村也不是很了解,参加工作就是在一家大型机床厂工作,当上厂长之后直接转到地方zhèng fǔ担任副县长。就是去农村也是走马观花地看一下。

    这一辈子能够随着父亲一起下去调研,对农村多一些了解,至少对将来没有坏处。

    在省城买书回来读,完全是一件事小事,只是应付将来有人问他为什么懂得这么多的借口而已,少看几天书与多看几天书,完全无所谓。

    至于帮助梁凉学习高中知识,争取今年参加高考并考上的事,现在还不能说透,只能要求她天天看书,有不懂的问舒巧。只有再等二个月,等到八月份社会上疯传国家将恢复高考制度的消息时,再鼓动她和其他人一起办复习班,那时候才是高考冲刺期。

    田小燕却有些舍不得儿子下农村,说农村里蚊子多,吃不好。但她也就唠叨几句而已,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说这几天她要买好多菜回家,先让父子俩好好补一补了再下去。

    夏天的气温越来越高,但梅雨季节却不时而至。川昌省东南部的雨水又大又猛,往往下半个小时雨,街道上就有了三寸多的积水。

    因为下雨街上有水,除了锻炼身体,郭拙诚很少外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买来的书上写写画画,以证实自己的目光到此一游。

    又是星期rì到了,郭拙诚吃完早饭就出了门。又是在农贸市场见到了牟小牛。与他一起来的还有柳刀把,以及熊癞子。农贸市场的人看到熊癞子,一个个惊慌失措,但见熊癞子安安稳稳地站在一边,并没有如以前一样嚣张,大家惊疑的同时没有再逃跑,只是把一只眼睛落在他的身上,只要看见他发飙,大家就逃。

    他们惊疑的不但是熊癞子变老实了,更惊疑的是他跟着牟小牛的身后,好像还有点敬畏牟小牛。

    但是,这些都只是让他们惊疑,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当一个少年走过来的时候,无论是熊癞子还是柳刀把,或者是牟小牛,一个个变得恭谨无比,尤以熊癞子为甚。

    “这孩子……是谁啊?”众人都在心里问,目光相互探寻着。

    郭拙诚看着牟小牛招呼道:“你来了?”

    牟小牛笑了笑,没有说话,但脸上有着一层抑制不住的兴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