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偶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刀把从眩晕中醒了过来,他满眼羡慕地看着自己的龙头大哥,感觉自己这辈子永远也不可能超过他。不过他很快又安慰自己了:刚才被大哥羡慕了好久,好爽,呵呵。

    就是牟小牛也有点羡慕熊癞子,现在的他已经断定跟着郭拙诚走前途绝对大大的,得到的好处绝对越来越多。

    四个人又谈了一会,讨论了一下今后的事情,之后,他们就分手了,各自匆匆离开:牟小牛、柳刀把二人去忙收购大事,熊癞子则去通知另外一个人加入牟小牛他们。

    临走的时候,郭拙诚从牟小牛手里拿了二百元钱。对于将熊癞子带在身边,郭拙诚是临时起意,他觉得这个家伙讲义气,也有一定的管理能力,带在身旁开导开导,或许真能成为某方面的人才。

    实在不行也可以把他作为一个跑腿的使唤着。想到自己将随父亲下到农村调研,肯定不会一直跟在父亲和其他官员身边。有熊癞子陪着,自己想去哪里还不是去哪里?父亲肯定会放心自己到处跑。

    ……

    连续下了好几天雨,星期rì下午和星期一倒是出了太阳。星期一晚上收音机里报天气预报说星期二是晴天。

    早晨起来也确实是晴天,可到县委书记郭知言准备上车去乡下调研时,天却yīn了。等他们动身时,大雨就落了下来。

    “这天气预报也是哄鬼。这么大的雨是什么晴天?”吉普车司机小张一边小心开车,一边囔囔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唠叨不但骂了自己,也把车上的人都骂成鬼了。

    坐副驾驶位的郭知言自然不会和司机计较,他正yīn郁地看着雨蒙蒙的外面:现在稻田可不需要太多的雨水啊。

    坐后面的郭拙诚和通信员更不会将“鬼”字往自己身上栽。他们也看着外面,只是没有任何yīn郁,反而觉得雨中的田野别有一番风趣。如果是晴天还没有这么好看,也没有这么凉爽。

    熊癞子自然没有资格同车。郭拙诚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跟街头的混混呆在一起,若让他知道肯定会发飙,不但自己遭罪,熊癞子也一样会遭罪。

    再说,熊癞子也没有足够的胆量跟县委书记同坐一辆车。

    当郭拙诚拿出一百元让他带在身上,自己乘车去目的地后,他大大地嘘了一口气,双腿如飞一般跑了。

    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郭知言自言自语地说道:“现在正是稻谷灌浆的时候,天天雨天可不利啊。少量的落雨是好事,多了就容易出瘪谷。”

    郭拙诚知道这是父亲在向自己灌输经验,但听在通信员耳朵里却以为县委书记在担忧农民的收成,心里很感动,连忙收起脸上的笑容,尽量装出一副忧心的样子看着外面。

    雨很大,这个时代的路况又不好,车速自然快不起来。没有多久,几个人包括郭知言都被吉普车摇晃得有点昏昏yù睡。

    郭拙诚从后面的行李袋中翻出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通信网小王笑问道:“小郭,这么用功啊?值得我们大家好好学习。”

    郭拙诚笑了笑,没有说话。目光依然在书本上流连。但他也没有全神贯注地看,偶尔看一段就跳过。因为现在这个时候的小说,里面大话套话太多,看惯了前世的小说,这种小说必须跳着看,只追求故事情节才算有点点意思,才能够读下去。

    “听说现在有《第二次握手》的手抄本,不知道哪里能借到,那应该可以好好看看。”郭拙诚边看边想。

    走了十几里,郭知言实在有点受不了这个车速,他对司机说道:“小张,到前面走辛林铺的路,然后再转六一七厂那条路,那里好走一些,绕远点没关系。”

    川南省属于西南地区,山多路险,在抗rì战争时期就有很多重要工厂被国民党当局迁移到了这里。解放后,特别是中苏关系破裂后,很多大城市的军工厂也迁进大山里,也就是所谓的“三线建设”。几乎每一座大山下面都掏空建设了各类军工厂。

    刚才郭知言所说的六一七工厂就是一个很大的军工厂,重要的车间都在山底下的山体里。它虽然位于水甸县境内,但并不隶属于水甸县管,里面的厂长、厂党委书记的行政级别比县委书记的级别高得多,属于地师级。遇事的时候完全不卖地方上的账,只有军工厂的工人当地农民打架出了事之后,厂里才会派一个领导出来跟地方zhèng fǔ协商解决。

    军工厂虽然藏在深山里,但还是有公路通向外界,因为粮食和原材料必须运进去,而生产好的武器必须要运出来。除了禁区内的路,外面的路军民都可以免费使用。这些路面都是平整的水泥路,比地方上的路可好多了。

    司机爽快地答应了一声,也不由自主地加大了一些油门。又颠簸了大约一个小时,吉普车车就上了一条水泥路,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心情也好了许多。

    平整的马路加上马路两边的树木,郭拙诚第一次有了一些前世的印象。他摇下玻璃,贪婪地看着外面的景sè。

    突然,小张将车速降了下来,最后停了。

    他们都看到前面同样有一台吉普车,几个男子在车头忙活着。

    郭拙诚笑道:“正好,屁股都坐痛了,我们下去休息休息。等他们的车修好了,我们再上。”

    郭拙诚第一个下来,但他没有和父亲以及通信员一起去看别人修车,而是站在车后打量着不远处苍绿sè的雨中群山。

    “郭书记!你好!下来视察工作?”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郭拙诚身后响起。

    有点熟悉的声音让郭拙诚不由自主地回过头,认出那个人就是六一七厂的领导,半个月因为军地关系的事找过刚当上政法书记的父亲,好像姓曾。

    果然,父亲热情地说道:“曾处长!你好。车出毛病了?”

    曾处长握着郭知言的手,说道:“老毛病,水箱又坏了。拦着你们的路,真不好意思。要不我们将车推一下?”

    谁也没想到这次偶遇竟然闹出很大的动静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