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办法总比困难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开始的时候郭拙诚站在人群,朱主任等人因为心里着急并没有注意到他,但当他蹲在地上拿弹簧时,一下显眼了,被朱主任逮了个正着。

    戴书记大惊,顺着朱主任的目光寻找,看到郭拙诚后,脸sè一下变得铁青,看着面前的人群大声问道:“谁!谁!这是谁的小孩?谁把小孩带到车间来了?给我站出来!”

    可怜的黄副总工差点一头栽在地上,嘴里低不可闻地嘀咕道:“我……我不是……”

    郭拙诚挤出人群,说道:“你们的行为真是好笑!比演戏还好看。你们这些领导到底是来督促装配机床的,还是来吓人的?你们这么搞,工人师傅就是有办法也不被你们吓得不敢动。我说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

    戴书记和朱主任身边的那个领导满脸的义愤填膺,但眼里却明显有着一丝激动和解脱,显然他们都以为自己找到了替罪羊,找到了一个解除自己责任的倒霉蛋。

    现在的他们很默契地开始寻找承担责任的人了。

    戴书记大声喊道:“来人——!”

    朱主任似乎迟钝了一些,看着郭拙诚若有所思。

    郭拙诚也大声喊道:“慢!”

    这一声喊,把所有人都愣住了,一个个吃惊地看着他:

    “这是谁的孩子,胆子这么大?好像是黄总工带来的。”

    “黄总工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快结婚了。他哪里来的?”

    “我没见过。胆子真大?我见了书记、厂长都吓的腿打颤,他一点都不怕。”

    郭拙诚见大家安静下来,问道:“各位领导,你们现在到底是想把机床装配好,还是要等美国佬来看笑话?”

    陶主任脱口说道:“当然是要装配好。可现在没有人能想出办法啊。”

    郭拙诚问道:“谁说没有人想出办法?你们每一个人都问了吗?”

    在场的人气得差点吐血:现在大家都在这里想办法,脑袋都快炸了,还用得着每个人每个人地去问吗?到这个火烧眉毛、大家开始推卸责任的时候,谁有办法还能不说出来?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黄副总工身上。

    刚站稳的黄副总工双腿颤抖着,慌忙否定道:“我没有办法,我想不出办法,时间太短了……”

    王厂长似乎心有所动,他看着郭拙诚问道:“小朋友,你说谁有办法?”

    这也是王厂长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态问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觉得这个小孩说的也对,如果领导们再继续采取这种高压态势,工人都吓坏了,不但想不起办法,就是有办法也实施不了。

    郭拙诚拍了一下胸口,说道:“我啊。”

    所有人气极而笑,几个工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你?”

    戴书记更是对听命跑来的两个士兵大声命令道:“把这个小孩关起来,等他父母来领。我倒要看看他父母到底是干什么的……”

    郭拙诚看着戴书记问道:“戴书记,我还没有说出我的办法,你怎么就知道不行?也许我的办法真不行,至少能给各位工人师傅一个启发吧?”

    后面这句话让所有人一愣:这孩子这么会说话,不会真的有什么办法吧?

    朱主任对那两个yù上来的士兵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两个士兵把目光落在戴书记脸上。戴书记脸微微一红,有点恼怒地看着两个士兵道:“没听见?朱主任是省科工委的主任,他的话就是命令。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出去!”

    朱主任对郭拙诚和蔼地问道:“小朋友,你说的对。我们几个领导刚才的态度实在不好。我代表他们和我自己向你、向工人师傅道歉。你先说说你的方法,然后大家都说说方法。我们现在就开一个诸葛亮会,众人拾薪火焰高。也许今天的问题真的能解决。”

    郭拙诚如大人般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一人计短众人计长、办法总比困难多嘛,没到最后时刻不能轻言放弃。”

    对于郭拙诚的老气横秋,大家都笑了。虽然笑的时间很短暂,笑完之后又都愁眉苦脸的,但毕竟心情放松了不少。

    被一个小孩评价说得不错的朱主任心里郁闷急了,但他还是耐着xìng子说道:“那你说说具体的办法。”

    郭拙诚对那个老工人说道:“老师傅,你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敢情人家做事还一套套的,并不轻易说出自己的办法。

    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冷笑道:“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几个总工办的人都想不出对策。真是乱弹琴,完全在故弄玄虚。”

    朱主任转头瞪了那人一眼,说道:“你说谁乱弹琴?我看你在乱弹琴,你以为你是总工就了不起?就不相信人民群众的智慧?”

    郭拙诚说道:“朱主任,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戴眼镜戴久了,把你看成了我。他骂的是我呢,不要生气。”

    众人哭笑不得,人家不骂你难道真的骂朱主任,就是借他三个胆子也不敢。

    那个戴眼镜的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没说好,急忙说道:“朱主任,我不是骂你,真的不是,我是……”

    老工人忐忑不安又战战兢兢地走到郭拙诚身边,问道:“小朋友……小师傅,你想问什么?”

    在老工人心里也认定这个孩子没办法,但是有这么一个小孩在这里打岔,大家的心情一下轻松了许多,没有了刚才那种恐怖惶恐的感觉。经历过无数次运动的他,很害怕像以前那样犯一点错误就被抓起来批斗。

    此时的他对小孩还是充满感激的,连小朋友的不好意思喊了。

    郭拙诚连忙笑道:“老师傅客气。我姓郭,你叫我小郭就好了。我打听一下,你们这里有烘箱,有冰冻室吗?”

    老工人立马说道:“有!”接着迷惑地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用得上吗?”

    郭拙诚又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种物质,在常温下是固态,但加热到一百多度、二百度时就变成液态。”就在老工人想回答“蜡烛”时,郭拙诚又说道,“蜡烛不行,硬度不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