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最高礼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确认郭拙诚已经讲完后,黄副总工一跃而起,就准备狂奔回去向领导汇报,不想因为蹲的太久,双腿发麻,起来太快导致脑部缺氧,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幸亏郭拙诚站在旁边,见势不对连忙伸手扶了他一下,这才避免摔倒。

    黄副总工尴尬地笑了一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大声说道:“郭老师,郭老师,你先等我一会,我到办公室拿了纸笔就来,你要等我,千万要等我……”

    说着,他如年轻人一样飞奔而去。

    郭拙诚笑了笑,铁条在地上随意地画着,将那些若隐若现的线条画得更加凌乱,几不可视。

    让郭拙诚和车间里的工人惊讶的是,黄副总工离开大约十分钟后,他带着一大群人蜂拥而至,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扑向郭拙诚。

    他们凶猛的动作让车间里的工人吓了一跳,也惊动了正在工艺室和技术员讨论问题的车间主任。这个车间主任看着王厂长、曹副厂长、总工办的赵总工程师以及好几个副总工一齐跑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故,吓得脸都白了,连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是哪里?是哪里出了事……”

    王厂长一把抓住郭拙诚的手,生怕他跑掉似地说道:“小郭师傅,郭师傅,你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走,你爸爸那里我让人打电话过去了,帮你请了假。你不用担心,我们明天送你过去。你的行李我们也拿下来了,衣服、书籍、洗簌用品都拿下来了……”

    那样子就如一个热情留客的老太太,让郭拙诚很是无语。

    赵总工是第一次看见郭拙诚,他不相信地问道:“你就是上午帮我们装好美国铣床的人?不可能吧?”

    他身后的副厂长马上拖了他一把,说道:“嘘——,要是让美国鬼子听见就麻烦了。”

    赵总工虽然知道自己理亏,但狡辩道:“美国鬼子能听懂我们的中国话?川昌话就是外省的人都听不懂,更何况洋鬼子。……,我就是不相信啊,这孩子多大?十五岁有没有?”

    旁边一个副总工说道:“我们当时都在场,总不会我们眼睛都瞎了吧。你问王厂长。”

    王厂长一把抱起郭拙诚,说道:“走,我们到会议室去!”

    郭拙诚慌了,急忙喊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被一个大男人抱着实在有点难为情,郭拙诚很坚决地要求下来。

    大家一起簇拥着郭拙诚来到了会议室。这里早就准备齐全,连茶杯里的茶都泡好了,只是才泡不到几秒钟,一时还不能喝。

    郭拙诚装作认真回忆的样子,一边思考一边用粉笔在黑板上画着,心里道:还是前世好,油墨笔在磁板上写又快又清晰又干净。不过他有点得意和惬意的是他们的态度和他们给自己的礼遇,绝对是超高级的。

    画完,郭拙诚正准备讲解的时候,黄副总工连忙举手道:“郭老师,你那里画错了一条线,应该是这样画的。”说着,他站起来用笔指着黑板比划了几下。

    这自然是郭拙诚故意画错的,以表示自己记xìng有偏差,他一边修改一边说道:“差点又记错了。我是去年在废品收购站的一本破书上看到了,当时觉得好奇,就死劲地记,结果还是记不准。”

    王厂长惊讶地问道:“去年的一本破书?是中文还是俄文?”

    郭拙诚回答道:“肯定是中文啊,俄文我可不懂。还是竖排的字呢,从上念到下,从右念到左,就像报纸上有的文章一样。故意为难我,好好地从左边念到右边多好。”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到这个时候才觉得他是一个孩子。

    郭拙诚不敢忽悠太多,太多了破绽也多,他马上拿起一根小棍子说了起来。说话的时候好像背书一般,但基本内容还是说的很清楚,让几个思维灵活、反应敏捷的技术员感到很郁闷,很希望郭拙诚“念”快一点,不要在已经懂了的地方耽误时间。

    也有人怀疑郭拙诚没有说实话,但又不敢相信这个原理是郭拙诚自己创造的,这比要相信他说真话的难度大得多。

    看到他那副很无辜的样子后,大家基本上相信他真的是从不知谁扔掉的书上得来的知识,特别是听到黄副总工说起郭拙诚的父亲说郭拙诚小小年纪已经高中毕业,他们更加相信了郭拙诚是靠死记硬背记住的图形和文字。

    倒是说出郭拙诚已经高中毕业来证明郭拙诚记忆力好的黄副总工心里不相信,因为他是第一个听郭拙诚谈起这个原理的,当时在车间对他讲解的时候,这个孩子的表现可比现在睿智得多,对里面的问题解释得清清楚楚,几乎是有问必答。

    仅仅靠死记硬背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他必须完全掌握了这种技术才有可能。可想到一个孩子掌握这种技术,又实在难以相信。

    他真的迷惘了。但是,他没有说出这种迷惘来。他知道自己说出来,别人也只会说他因为崇拜而推崇。

    这是他心底的秘密,直到很多年以后看到郭拙诚创造一个奇迹又一个奇迹后,才偷偷地问过郭拙诚。郭拙诚却只以两个疑问句反问他:“是这样吗?不可能吧?”

    郭拙诚讲完后,基本就没有他什么事了。因为这些总工程师、工程师、技术员已经甩开他开始相互讨论、认真研究了,不时有人上讲台讲解自己的理解,或者有人提出疑问,或者反驳别人的理解。

    等他们吃透了里面的原理,在王厂长的安排下,他们又开始了正式设计、计算。本来郭拙诚还可以将一些必要的参数说出来,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还是让他们自己摸索吧。

    虽然说出那些数据能够暂时帮助他们,但未必对他们开阔思路有用,而且太容易得来的东西,懂得珍惜的人就少,说不定有人为了炫耀而将这个技术透露给西方国家,会让西方国家在这个领域的研究提前好几年,加上外国远超中国的材料和加工工艺,中国与他们在发动机领域的差距反而有可能将差距扩大。

    “我得提醒他们注意保密。”郭拙诚心里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