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深入乡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等认出抓自己的人,“稻草人”眼里的凶光一闪而逝,脸上立即浮现出恭谨的神sè:“郭哥!是你啊。”

    郭拙诚怒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样?我不是给你钱了吗?”

    这人赫然就是熊癞子,他很不以为然地说道:“没啥,我习惯这样了。我一个混混难道还要住旅社不成?”

    郭拙诚狠狠地推了熊癞子一把,吼道:“记住!你跟了老子,你就不再是混混!你就必须给老子堂而皇之地住旅社、到餐馆吃饭,你就得大大方方地与别人交流。如果你还认为你是混混,那你就别跟着老子,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熊癞子很不好意思,尴尬地说道:“好的,好的,郭哥,我知道了。……,这次……我这次出来没有开介绍信,所以……”

    郭拙诚哦了一声,这才想起现在与前世不同,出门住宿必须先拿出介绍信才行。他转过身,正要司机开车回去,不想司机已经将车开到公社大院门口,正在跟守门的老头说话:

    “同志,我是六一七厂的。我送县委书记郭知言的儿子郭拙诚老师过来,郭书记在里面吗?”司机客气地问道。

    老头被司机绕口令似的话绕晕了,心里不断把“儿子”和“老师”两个词套在郭拙诚身上,怎么套怎么都觉得别扭,狐疑地问道:“你怎么会喊他老师?才多大?”

    司机笑道:“您可别看他年纪小,本领大着呢。不只是我喊他老师,就是我们厂的领导,工程师都喊他老师。他昨天帮了我们一个很大的忙。晚上我们厂还专门为他放了一场电影,片子随他自己选。”

    老头惊讶地张大嘴巴,说道:“书记的儿子这么厉害?”

    “那可不?”司机又问道,“郭书记在里面吗?不在这里的话,我开车送他去找他。”

    传达室老头连忙说道:“郭书记很早就带领导们下乡检查工作去了。

    郭拙诚走过来说道:“蔡师傅,不麻烦你了。你打开后厢把我的行李取下来就行,谢谢你了。”

    蔡师傅连忙说道:“郭老师太客气了。”说着,他还客气了几句,见郭拙诚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坚持。他走到车后面拿出郭拙诚的行李,又将厂里送的一本书和一个袋子一齐交给他。

    郭拙诚连忙说道:“这个袋子可不是我的。”

    蔡司机笑道:“这是我们王厂长送给你的。感谢你对我们六一七厂做出的贡献。王厂长说了,等我们的产品出来后,他会亲自到你家请你出席我们厂的庆功会,厂里会向上级组织为你请功。王厂长说了,这个袋子里的东西只是我们厂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

    蔡司机能说会道,几句话将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这话让守门的老头惊奇不已:“难道这个小孩真的有本事不成?好像六一七厂不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才这么客气的。”

    熊癞子则脑子不够用:他又做了什么大事?让一个地师级的军工厂对他这么客气?

    他没有多想,马上走过去将东西接在手里。

    郭拙诚也没有再说客气话,他走到熊癞子身边,看了看里面的礼品,见里面果然有烟,他就抽出一条来,几下将包装撕开,从里面掏出两盒,一盒塞给蔡司机,一盒递给守门老头。

    两人推辞了一下就收了下来。守门的老头动作迅速地将烟藏入贴身口袋:这可是七毛八一包的“沪城”烟,就是公社书记也抽不起。

    蔡司机客气地说了一声再见后,就开着车走了。

    守门的老头则客气地指点着办公大楼里的单位、部门。

    正说着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来,开口问道:“请问你姓郭吗?”

    当郭拙诚点头,来人严肃的脸立即变得灿烂,热情地伸出双手,客气地说道:“欢迎,欢迎。你爸……郭书记对我说了,说你今天过来。我一看就是你。真是辛苦了。请!我是公社招待所的所长,姓王。”

    郭拙诚客气地招呼道:“王所长好。”

    王所长连忙说道:“你好,你好。请跟我来。”

    郭拙诚朝守门的老头挥了一手,然后跟着王所长朝大院里的招待所走去。王所长还抢着从熊癞子手里接过郭拙诚的行李,问道:“小郭,你吃早饭了没有?”

    按照郭拙诚的要求,招待所给郭拙诚安排了另外一家房间。等王所长出去后,郭拙诚将那条拆开了烟交给熊癞子:“这八盒归你。那一条归我老爸。”

    熊癞子哪里抽过这么高级的烟,脱口说道:“不行,太贵了,我抽……我不敢抽。”

    郭拙诚说道:“反正是别人送的,不抽白不抽。给你了你就拿着。”

    稍微收拾了一下,两人就朝外面走去。听说他们要出门找郭知言,王所长连忙劝阻说外面下雨、路滑,进山不方便,要去也先吃了中饭再走。

    说话的时候,王所长的眼睛只往熊癞子身上瞟,希望熊癞子阻止。

    谁知熊癞子理都不理他,王所长见状没有再劝,而是小跑到食堂里,从那里拿来两只烧鸡和六只盐蛋给他们,说道:“这里到下面没有车,你们走路过去的话,估计赶不上吃饭的时间了。这些东西是食堂里的,你们就在路上吃。”

    虽然郭拙诚知道王所长之所以这样巴结自己,完全是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看在父亲县委书记的职位上,但他还是表示了感谢,并从熊癞子身上掏出两包烟来递给他。

    王所长千恩万谢地接过,似乎他送的两只烧鸡和六只盐蛋不值两包烟似的。不过,这些东西确实不能比,烧鸡什么的是公家食堂的,而他收的烟是揣入自己口袋属于私人的,还有人情含在里面呢。

    两人稍微整理了后就告别客气的王所长出了门。出门时天总算没有下雨了,但为安全起见,两人还是到附近的供销社买了雨靴、雨衣、手电筒,又买了一些饼干,连着烧鸡和盐蛋一起用布袋装了,大步朝凉星大队走去,去追赶父亲他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