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民间太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功高权重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前世郭拙诚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京城一家高级会所泡温泉时认识了冯勇。不久,两人就成了好朋友,后来他才知道这个风度翩翩的冯勇竟然是名副其实的高官子弟,家里的背景大得吓人。他随便出手就帮郭拙诚将一个与屡屡与其作对的副市长给整趴下了。

    与冯勇交往多了,郭拙诚隐约知道这个冯勇的出身有些问题,好像是当年冯父被打倒后到一个偏僻之地劳动改造,结果他跟当地一个女人好上了,然后生下了冯勇这个孩子。

    冯勇很幸运,因为冯家人丁单薄,偌大的家族只有他一人血统最纯正,只有他一人完全具备继承家族遗产的资格。因此冯家翻身后不久,他和他妈妈就被冯家接到了京城。

    对于冯勇的身世,冯家讳莫如深,郭拙诚不敢也没有必要过多地去打听。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遇到了这个还遗落在民间的太子爷,比前世整整提前了三十年,而且是他最落魄的时候出现的,真是天赐良机啊!

    这个时候自己的父亲是堂堂的县委书记,冯家就算已经翻身了官位肯定也不高,即使官位高于县委书记这个级别,其地位肯定也不会很稳。这个时候郭拙诚对冯勇高调示好、不加掩饰地给冯勇送钱送物,并不会被人认为是郭家在巴结冯家,更不会让冯家以为郭家在窥觑冯家的权势财产。郭拙诚现在可谓是雪中送炭、是在真心帮助冯家,肯定能在冯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更何况现在全县甚至全地区的人都知道郭知言同情右派,同情那些在文化大命革时期被打倒的人。郭拙诚这么关心冯勇,一点都显得不突兀。

    心里美滋滋的郭拙诚回到大队部时,大家都已经起床。

    大队姜支书正在向父亲郭知言汇报着:“……,不知道为什么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那些泄洪口就关了。我去问了,里面的人说什么蒋主任病了,不见人。他们只是遵命行事,好像是接到了什么通知。……,我们有不少稻田的禾苗露出了水面,但还有不少浸在水里,万一这老天再下雨,那就麻烦了,等于昨晚降低的水位白降……”

    郭知言的脸sè很不好看: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请你水库管委会放掉一点水,又不是违反原则的事,为什么这么不给面子?

    他只好安慰道:“也许水库有其他方面的考虑,等下去我再去看看。”父亲说完话,目光有意无意地扫到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儿子脸上。

    毕竟是县委书记,马上跑过去责问,实在有**份。

    旁边的洪杰抬头看着东方露出一丝朝霞的天空,眼里掩藏着一丝讥讽和一丝幸灾乐祸。对于洪杰而言,只要是郭知言吃了瘪他就高兴。

    对于被发配到这个穷山沟里,他心里远没有表面上的平静。

    郭拙诚心里自然知道水库关闭泄洪闸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又为大坝的安全开始担忧:“如果天不再下雨,水库水面的水位不再增加,蒋主任开闸泄洪的可能xìng就很小。大坝就可能长期保持高水位,前世的悲剧很可能会发生。”

    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寄希望于父亲再次前去交涉了。

    他知道父亲手里没牌可打,唯一的就是县委书记这个面子,人家如果买这个面子还好说,如果不买这个面子,父亲不但不能劝动对方,还可能被羞辱。毕竟都是县处级干部,郭知言无法命令对方。

    郭拙诚只能给了父亲一个无奈的眼神:爸,只能再去努力一次了。

    郭知言看了郭拙诚的眼神,有点意外,他到现在也没真正明白儿子这次为什么这么坚持让水库泄洪。在场的人只有他心里知道儿子是什么人,自然也知道儿子的心思不可能关心被洪水淹没的这小块农田。他心道:“儿子似乎在借力打力,似乎在暗度陈仓,可是,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心里没底的郭知言一边往前面走一边对郭拙诚问道:“这么早就跑上山,冷不冷?”

    郭拙诚笑着走了过来,说道:“不冷。正热着呢。”接着,他低声说了二个字,“大坝!”

    郭知言脚步一个踉跄,转过头来盯了郭拙诚一眼:“会出事?”

    郭拙诚肯定地点了点头。

    郭知言一阵恍惚,jīng神一下萎靡起来,脑海里迅速思考着对策。就在众人惊讶,不知道他们父亲打什么哑谜的时候,郭知言对自己的通信员问道:“小王,这两天天气怎么?”

    小王张口说道:“根据省电台预报说今明两天yīn天,有时有小雨。据地区和县气象部门说我们这里下雨的概率不大,多云到yīn天。”

    很多人都叹了一口气,如果预报不下雨,那水库方面更加难以松口了。可是,他们又怕天气预报说要下雨,如果预报准确,那些没有被水淹没、正需要阳光的禾苗就难受了。

    大家的心真是无比地纠结!

    那个戴眼睛的专家调研组人员,看着有一丝朝霞的天空,说道:“这天气预报的准确度不高。要我说的话,还是找水库的老钱问问,他家两口子都是气象专家,对这里的气候研究很深、很透彻。”

    郭知言没有接话,而是对大队支书问道:“姜支书,现在还有多少稻田没有露出水面?”

    姜支书马上答道:“大约还有一百四十亩。”

    郭知言说道:“上午我去水库那边努力一下,不行的话,你们就围堤。不过,到冬天你们得给我扒掉。明年就不要再种禾苗了。上级zhèng fǔ已经安排了拆迁地,又减免了上交任务,如果你们再种,政治影响不好。”

    姜支书心里高兴极了,但装作无奈的样子心口不一地说道:“是!我们保证执行上级的指示。”

    洪杰撇了一下嘴,心道:“冬天他们若是按照你的命令扒了大堤,我的洪字倒着写。现在他们就是缺一个理由,缺一个挡箭牌。你要跳出来给他们当枪使,他们不利用才怪?这些家伙没有一个不狡猾的。”

    ————————————————————————

    感谢龙绍LL1的打赏支持,感谢坏坏0105的评价票。新的一周来了,求推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