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十三 生和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西南太平洋群岛的礁石上,美人鱼吹奏着美丽忧伤的风笛,远古的美拉尼西亚人把她们叫做阿达拉;她们的家在太阳深处,顺着彩虹来到有人类出没的水域,平时隐匿于海上龙卷风中......”

    夜幕降临,枪声已经停止了,只有零星的炮声还不断的传到耳中。

    忧郁的德国民谣在机枪手肖恩的嘴里唱出,第三连的大部分人都在那里聚精会神的听着,有的人听着听着,手便不自觉的擦抹一下眼睛。

    他们也许想起了家。

    坚强如德国士兵,也一样会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想起自己的家,想到自己的家人。他们谁也不知道在明天天亮的时候,当敌人下一次进攻的时候,自己还会不会活在这个世上。

    坚强,只会表现在战争之中......

    “中尉,奥瑞尔不行了。”

    霍尔的话把王维屹从对歌声的沉思中拉了回来,他匆忙的站了起来,来到了年轻的奥瑞尔身边。

    这是一个今年才只有十九岁的小伙子,在白天的战斗中,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

    他一直和死亡挣扎到了现在,但是现在虚弱的他,显然生命正在离他远去。

    “嘿,中尉。”看到中尉过来,奥瑞尔勉强说道。

    “嘿,奥瑞尔。”王维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中尉,我快要死了吗?”

    “不,奥瑞尔,你不会死的。”王维屹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难道你忘了吗,我们还要继续和那些英国佬战斗呢。”

    “啊,英国佬,那些该死的英国佬。”奥瑞尔听到“英国佬”这三个字似乎恢复了一些生气,但随即又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可惜,我现在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

    王维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在西南太平洋群岛的礁石上,美人鱼吹奏着美丽忧伤的风笛......”肖恩唱着歌。流着泪来到了奥瑞尔的身边。

    “嘿,肖恩。”

    “嘿,奥瑞尔。”

    “我要死了,肖恩,告诉我的妈妈不要伤心,我是为了德意志的骄傲而死的。”

    “我知道,奥瑞尔。”肖恩的眼泪流了出来。

    他们是德国士兵,但却也是人,有血有肉,会流泪的人。

    他们会伤心,同样也会哭泣......

    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红晕,奥瑞尔忽然颤抖着伸出了手:“中尉,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王维屹握住了他的手,但他无能为力,他战胜不了死亡。

    忽然,握在手中的手变得绵软无力,王维屹一松开,那只手落了下来。

    年轻的奥瑞尔死了。

    “她们的家在太阳深处,顺着彩虹来到有人类出没的水域,平时隐匿于海上龙卷风中......”

    肖恩的歌声再度传来。

    每个人都默默的看着奥瑞尔,谁也无法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和奥瑞尔一样长眠于此。

    安葬好了奥瑞尔的尸体,王维屹带着他的部下们默默地看着。

    第三连又失去了一名战友,他是那样的年轻。他在战场上表现的是那样的勇猛,但在死亡面前却又表现的是那样软弱。

    他想活着,他的求生**也许比任何人都更加强烈,可是谁也救不了他。

    哀伤的歌声一次次的阵地上响起......

    王维屹坐到了一个角落里,听着士兵轮流的唱着民谣,他觉得此刻自己的心情有些灰暗。

    他不自觉的凑到了追踪器前,呼叫了小灵,小灵的声音很快传来:“怎么了,你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伤感?”

    “是的,我的一个部下死了。”王维屹轻声说道。

    小灵对这话似乎觉得有些好奇:“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人总是会死的,比如你也一样会死的。根据统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总共死了......”

    “我不想听那些枯燥的统计数字。”王维屹打断了小灵的话:“你是机器,你永远不会了解到人类的感情。当有一个和你朝夕相处的人忽然离开了你,你会伤心、流泪......”

    小灵出奇的沉默了下来。

    是的,她是机器,她永远不会了解人类的感情。

    过了会,小灵问道:“那么你为什么找我?”

    “不为什么,只是想找人聊聊天。”王维屹叹息了声:“我不属于这里,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离开这里,按理说我本该对这有什么感情。可这段时候,我认得了阿道夫·希特勒,认得了埃尔温·隆美尔......你知道吗?我过去从来也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能见到活的他们......”

    “阿道夫·希特勒,出身于......”“不解风情”的小灵很快按照程序又背了起来。

    “够了,别和我说这些。”王维屹略有些烦躁的打断了小灵的话:“以后不经我的允许,别和我说这些资料。见鬼,希特勒和隆美尔是什么样的人我简直比你还要清楚。情绪,懂吗?情绪!你得知道人类的情绪是什么,想要表达什么。”

    “我不知道,也不懂。”小灵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

    “对不起。”王维屹觉得自己用这样的态度去对待一个机器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里已经有感情了。不光是对希特勒和隆美尔,还有第三连的那些兄弟们。啊,我教会了他们说‘兄弟们’,教会了他们用‘嘿、第三连’来宣泄胜利的情绪,我还告诉了希特勒,在中国有个叫西藏的地方,你说他会是因为我的影响才接连派人去西藏吗?”

    “不知道,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在这个时代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可能影响到历史。”小灵的口气变得严肃了些。

    “我不管这些,也不管什么秦博士的警告。”王维屹表现得根本就无所谓:“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时代,我会思念他们吗?我还能来到这个时代再次见到他们吗?”

    “理论上存在这种可能,但具体的过程我却无法预知。”

    王维屹笑了一下,是啊,自己将来会怎样,谁都无法提前预知。

    时代啊,这个时代会留下自己的烙印,许多年后他们还会记得自己这个人的存在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