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一百三十三. 包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嘿,恩斯特,你怎么知道那个基洛克是假的?”

    一枪打死了一个冒冒失失冲上来的法国士兵,隆美尔大声问道。

    可不光隆美尔,他身边的队员心中都存在着这样的疑问。

    那天恩斯特少校一回来,便面色凝重的告诉自己的队员们,他所见到的那个“冯.基洛克”是假的,他们有可能陷入了一个陷阱中。然后他改变了原本的计划。

    恩斯特少校决定将计就计!

    “我一直都觉得太顺利了,到处都能让我们畅通无阻。”王维屹的子弹扫了出来,打得冲在最前面的法国兵不得不趴伏到了地上:“法国人虽然喜欢享受,但他们可不是傻蛋。没有人查我们的证件,没有人问我们前线发生的战况,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可是这样的想法我无法得到证实,一直到我遇到了这个该死的‘基洛克’”

    目光朝地上那具“基洛克”的尸体看了一眼:“那天在拉法兰的家中,他递给了我一杯酒,见鬼,那绝对不是一个将军的手!你们还记得情报吗?基洛克从小就生活在贵族家庭,他也没有参加过前线的战斗,他过得可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可我看到的是是双什么样的手?焦黄,部分地方发黑,擦洗不了的黑!而且有许多老伤,但不是枪伤,也不是刀伤,你猜这是双什么样的手,埃尔温?”

    “见鬼,我可不知道。”隆美尔拔出了一枚手榴弹,放到了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施泰克,左面,左面有敌人,干掉他们!”在施泰克维拉.佩罗萨冲锋枪沉闷的吼声中,王维屹大声道:

    “本来我也想不出,只是觉得这不该是一双贵族将军的手,后来‘基洛克’的话让我明白了。他不断的和我讨论着炼金术的问题,是的,这是炼金师才有的手,常年和化学物质、机器接触。黄黑的部分是被化学物质侵蚀的,伤口是被机器割开的”

    隆美尔有些明白了:“但如果真的基洛克也喜欢炼金术呢?”

    “是啊,是啊,有这个可能。”王维屹一低头,一颗子弹从他的头顶飞了过去,手里的冲锋枪随即对子弹飞来的方向展开了还击:

    “我们看过和基洛克有关的一切情报。他从来就拒绝一切违背科学常识的事情,厌恶神秘主义,啊哈,我想起了,施拉夫在他那里一定不好混巫术、占星术、灵魂术什么他都不相信。据说有人向他建议申请一笔特别资金,从海水中提炼黄金,结果却遭到了他愤怒的斥责。难道这样的人会相信什么炼金术吗?”

    隆美尔拿出手榴弹用力扔了出去,看着两个敌人在爆炸声中倒下:“我懂了,所以你看到的那个基洛克是假的”

    “是的,假的,但为什么敌人要用一个假的基洛克来迷惑我?一定是情报被泄露,我们暴露了。”王维屹朝周围打量了下,又有不少敌人参与到了战斗,突围似乎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还有那个该死的波*瓦茨,我派曼施坦因专门监视了他,他几次进入到了拉法兰的司令部,好吧,他也和他们是一伙的。这样的情况下,我当时唯一的选择就是伪装成完全相信了他们。埃尔温,你说,如果敌人认为你中计了,他们会把真正的目标人物怎么办?”

    “趁着混乱运出去。”隆美尔想都没有想便回答道。

    “对,趁着混乱运出去,他们不知道我们到底派出了多少特别分队。”王维屹大声笑着:“现在马力应该已经抓到了基洛克,而德萨德却还傻傻的在这里,我真忍不住想要看到德萨德知道真相后的表情了”

    隆美尔也放声笑了出来,他也想看看德萨德那张懊丧的脸。

    和恩斯特.勃莱姆在一起真是一件让人胆战心惊但却有趣的事情。充满了危险,充满了狂野的刺激,也充满了乐趣。

    很难想像恩斯特在识破了敌人的阴谋后,居然还会继续执行计划,将计就计,真的去把假的“基洛克”救了出来,让敌人的注意力完全被他吸引了。

    马力和他的队友们,可以从容的伏击基洛克,然后从容的把他带回去了。

    任务,到这里其实已经完成!至于留下来人的生死,反而已经不是那么最重要的了。

    他可不会想到,王维屹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死的。

    隆美尔、曼施坦因、古德里安、希特勒这些人现在都在兰斯,如果他们死在了这里,那么未来简直让人难以想像。

    自己的下一个任务,就是把他们活着带出去。

    几个法国兵悄悄的摸了上来,一个下士悄悄的抬出了头,举起了枪,瞄准了一个目标。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声响起,下士一头就栽倒在了血泊中

    听到枪声的王维屹朝左面高处看去,笑了:

    那是邦克雷雷!

    一声痛苦的声音在一边传来,王维屹回头一看,一等兵魏德曼中弹倒下了,血正无法抑制的从他的身体里流出。

    “魏德曼!”王维屹急忙来到了他的身边。

    “少校,很疼”魏德曼大口大口喘息着,他的脸也因为痛苦而扭曲在了一起。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王维屹面对受伤的战友,却一点办法也都没有。

    魏德曼眼中焕发出了奇怪的光芒,他努力地说道:“少校,很荣幸和您并肩作战。我想,即便在地狱里我也无法忘记我曾和骷髅男爵一起浴血奋战”

    说完,他的头歪倒在了一边。他死了

    放下了魏德曼的尸体,王维屹的心中充斥着悲哀。在这一刻,他很想向小灵呼叫空中支援。

    但他不能

    红男爵里希特霍芬的战机不时的在空中飞过,即便扔完了最后一枚炸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正在努力搜寻着地面上恩斯特.勃莱姆的身影。

    他当然找不到,但他却知道恩斯特.勃莱姆一定看到了自己每在这里多停留一秒钟,都是对自己最好朋友的鼓舞

    “你是怎么用飞机把皇储殿下救出去的!”战友的死刺激到了隆美尔。

    “现在不行,飞机无法降落。”王维屹换上了一梭子子弹,红着眼睛把子弹暴雨一般的扫射向了敌人:“坚持住,援兵马上就到!”

    遭受到来自明处和暗处双重火力打击的法国人,一时也拿自己的敌人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尤其是对面轻巧快速的MP18冲锋枪和尽管笨重,精确度不高,但火力却相当威猛的维拉.佩罗萨冲锋枪的猛烈扫射下,法军很难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而且躲在一幢屋子顶上的那个神秘射手,枪法实在是太准了,只要有人一冒头,就会遭到他精准的射杀。

    现在德萨德少校知道为什么恩斯特.勃莱姆为什么几次能在重重的包围下脱身了,他在战场上的表现的确非常杰出。

    但这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他们只有那么几个人,子弹很快就会被消耗空,就算他们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奥库斯,加快速度!”曼施坦因拍打着车顶大声喊着。

    枪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少校正在那里奋战,现在的他需要支援!曼施坦因拿起一枝冲锋枪扔给了郭云峰:

    “嘿,让我们一起战斗吧。”

    郭云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拉开了枪栓。

    奥库斯驾驶的卡车疯狂的向前冲着,那些匆忙赶路的法国士兵,见到这辆卡车都有一些奇怪。

    在城里开得那么快做什么?难道德国人已经打到兰斯了吗?

    曼施坦因把一堆手榴弹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该死的,难道奥库斯就不能再开得快一些吗?

    卡车颠簸得非常离开,离枪声激烈响起的地方又近了一些

    “少校,我没有子弹了。”施泰克扔掉了已经打空了子弹的佩罗萨冲锋枪,拔出了手枪,恶狠狠的击穿了一个敌人的脑袋。

    “恩斯特,我的子弹也不多了,手榴弹扔光了。”隆美尔也焦虑的叫了起来。

    王维屹的情况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还剩下最后一梭子子弹。

    该死的曼施坦因在什么地方?难道这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敌人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什么,纷纷从藏身处爬了起来,蹑手蹑脚的朝这里重新发起了进攻。

    依靠着王维屹手中剩下最后一梭子子弹的冲锋枪和几把手枪绝对无法抵挡住敌人的进攻。

    红男爵的飞机终于暂时离开了兰斯的天空,他的燃料就快要耗尽了。他还会回来的,但那时候恐怕就太晚了。

    王维屹下意识的摸了摸耳边,难道最后时刻只能呼唤小灵的支援吗?他的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忽然,他的耳朵侧了下,他好像隐隐的听到了什么。

    “看那,少校,看那!”施泰克猛然大声叫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