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一百四十六 戈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格但斯克是波兰最重要的一座城市,1793年被被普鲁士占领,改名为但泽。因为波兰因没有港口,将附近直通波罗的海的一条狭长地带划出,作为波兰出海通道,这一地带被称为但泽走廊。

    而这里,就是埃尔温.隆美尔的成婚地。

    王维屹这一群人并不想太招摇,当他们进入但泽的时候,并没有人能够认得他们。

    他们可不想破坏隆美尔与未婚妻重逢时的那份欣喜,都非常自觉的自己找了旅馆住下。等到隆美尔享受完了和未婚妻露西的甜蜜之后,再为他们举行一个婚礼吧。

    这座城市里的俄国人非常多,有些都是从俄国逃亡出来的。

    俄国国内的局势不是太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俄**队的表现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拙劣的。他们是在拿无数俄国士兵的血肉去抵挡德**队一波高过一波的进攻。

    但死再多的人也无济于事,俄属波兰,波罗的海三国,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都丢了,这已经引起了国内严重不满。

    俄国经济正在崩溃之中,多个城市爆发罢工,沙皇的统治摇摇欲坠。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聪明”的俄国贵族敏锐的察觉出了俄国末日的到来,他们悄悄的转移了自己的资产,并且携带着家人离开了那个随时都会崩溃的帝国

    尽管德国和俄国正处在交战状态,但这并不妨碍那些俄国人来到德国人的城市。而但泽就是他们中许多人选择落脚的第一站

    在但泽最大的基里诺瓦斯旅社中。就住着许多的俄国人。有贵族,有大农场主。也有投机取巧和一些在这里寻找“发财”机会的骗子、小偷。

    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

    以王维屹为首的这一群人住进来,尽管他们想保持低调,但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才进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几分钟,房门便被敲响了,外面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王维屹瞧着他的脸非常陌生:“您找谁?”

    “您好,是亚力克森男爵吗?”年轻人彬彬有礼地问道。

    “您是怎么认得我的?”王维屹觉得非常奇怪,但还是把年轻人让了进来。

    年轻人的脸上带着一种见到偶像的激动:“在柏林的那场审判中我曾经见过您。请您相信那时候我是您最坚定的支持者,亚力克森男爵。您才进入基里诺瓦斯旅馆的时候,我一眼便认出了您。还有您身边德国的空战英雄阿尔布雷希特男爵里希特霍芬上尉”

    王维屹这才知道:“那么您的名字是?”

    “赫尔曼.威廉.戈林。”

    好吧,好吧,又是一个戈林,未来德国的空军元帅,帝国元帅。曾经的里希特霍芬飞行中队的队长。

    现在自己的身边尽是一些未来德国的元帅、将军

    王维屹忽然想起,如果里希特霍芬不死的话,第三帝国的空军总司令还会是戈林吗?

    这可是个有趣的问题。

    王维屹记得,几个月后,里希特霍芬会在一次战斗中被击中,头部严重受伤令他休养了几周。归队后。他时常于飞行后出现呕吐和头痛的情况,性格也开始有所转变。

    而这,也造成了里希特霍芬最后阵亡的悲剧因素。

    里希特霍芬头部受伤后的行为与一些脑创伤病患无异,而脑创伤可能令里希特霍芬缺乏判断能力,因而在敌方领土上低飞和出现目标定影的现象。里希特霍芬的最后飞行中。他背离了他一直深信的飞行战术,可能受战斗压力反应困扰。其中一些症状是鲁莽和漠视个人安全,于是这可能能够解释为什么里希特霍芬于最后飞行中在敌方战线低飞行了

    而自己却有办法避免里希特霍芬的这一悲剧

    王维屹定了下神:“赫尔曼先生,您怎么会在但泽的?”

    “我在战斗中负了伤。”戈林的回答有些沮丧:“在我参加空军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不得不在后方养伤。我的朋友建议我来但泽休养,我在这里呆了大约半个多月了。昨天我刚接到命令,我将在下月前往第二十六飞行中队报道,没有想到在这遇到了您。”

    “嘿,少校,你这有吃的吗?”

    正在那里说着话,阿道夫.希特勒闯了进来。一看到少校有客人,希特勒怔了一下:“这位是?”

    “赫尔曼.威廉.戈林。”

    “您好,我是阿道夫.希特勒。”

    王维屹有了种古怪而荒谬的感觉,第三帝国的元首和他最得力的助手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他们的第一面?

    “少校,我都快饿死了。”希特勒看到了桌子上的一些糕点,不客气的抓了一块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戈林皱了一下眉头,他对这个阿道夫.希特勒的第一印象可不怎么太好,觉得这人有些无礼、粗鲁。

    他虽然不是出身贵族家庭,但他的父亲非但是一名律师,而且还是德意志帝国西南非洲殖民地的总督,他从小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希特勒可不会去理会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他喝了口水,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少校,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很多的俄国人,该死的,这些敌人在这里做什么?我们的警察在做什么?该把他们都逮捕!”

    “阿道夫先生,他们可不是间谍。”戈林代替王维屹回答道:“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对国内的局势绝望了,这才跑到但泽的。从某些意义上来说,他们对德国的繁荣还是有一定贡献的”

    希特勒鼻子抽动了下,他可不这么认为。他对俄国人没有太多的好感,尤其恩斯特少校曾经说过,俄国将来有可能成为德国最大的敌人。

    王维屹笑了一下:“赫尔曼先生,你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是的,甚至对住在这里的人都很熟悉。亚力克森男爵,您请来看。”戈林把王维屹带到了窗户前,指着下面旅馆小广场上正在争吵的一对俄国人说道:“那个红头发的叫米斯塔诺夫,那个白头发的叫沙莫克斯基。他们好像天生就是死对头,总是不停的争吵、争吵、再争吵。据说沙莫克斯基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但米斯塔诺夫却是个暴发户,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愿意才让他们彼此间充满了敌意吧”

    王维屹“哦”了一声,又朝那里看去。

    看起来吵架沙莫克斯基并不是米斯塔诺夫的对手,争执了一会后便怒气冲冲的走回了旅馆。米斯塔诺夫却一点放手的意思也都没有,不断在对着沙莫克斯基的背影咒骂着什么。

    随即王维屹又发现里希特霍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看热闹的人中,当那些看热闹的逐渐散去后,里希特霍芬来到了米斯塔诺夫的身边,似乎在那和他交谈着什么。

    “曼弗雷德会俄国话吗?”王维屹有些好奇。

    “是的,听他说过。”希特勒顺口回答道:“他有一个什么亲戚是什么社会科学家,经常的去俄国。里希特霍芬上尉的俄国话就是在他那个亲戚那里学会的?”

    “红男爵里希特霍芬上尉?”戈林听到这个名字,又变得激动了起来。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戈林不由自主的凑近了窗户带着崇敬的眼神看着下面的里希特霍芬。

    王维屹见到里希特霍芬一边说话一边不断的朝自己的房间指着什么,米斯塔诺夫则不断的在那点着头,目光也朝这里看来。

    当他见到王维屹的时候,居然摘下帽子朝他微微鞠了一躬。

    里希特霍芬在搞什么鬼?王维屹有些纳闷。

    很快,里希特霍芬便和米斯塔诺夫走进了旅馆

    过了几分钟,门被推开了,这两个人居然走了进来。

    “这就是莫约尔男爵”里希特霍芬为王维屹取了一个他曾经在兰斯时候用过的假名字:“嘿,莫约尔男爵,这位是米斯塔诺夫先生。”

    “您好,男爵。”米斯塔诺夫恭恭敬敬地说道。

    见有客人来了,戈林起身告辞,走的时候,还必恭必敬的对里希特霍芬说道:“能够见到您是我的荣幸,先生。”

    里希特霍芬听得莫名其妙,这家伙是什么人?

    随即定了下神:“莫约尔男爵,米斯塔诺夫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王维屹心里苦笑了下,这该死的里希特霍芬,自己和同伴们是来但泽参加隆美尔的婚礼的,可不是来帮人解决困难的。

    可既然是里希特霍芬带来的,总也不能太驳斥他的面子:“米斯塔诺夫先生,你有什么事情?”

    “都是那个该死的沙莫克斯基,我真想杀了他!”米斯塔诺夫的脸上又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您得知道先生,现在俄国国内非常混乱,许多俄国人都逃离了那个地方,当然,我是一个爱国者,我是不可能离开的,但我不得不为自己的家人考虑,所以我把他们都接了出来,但是在但泽边上的小镇梵迪斯,我的家人和财产都被扣留了,是被俄国人扣留的。一定是那个沙莫克斯基告的密,我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