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一百四十九. 营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梵迪斯这样的小镇遇到华西列夫斯基,是王维屹所没有想到的。

    不过也没有什么过多吃惊的地方,自己手下有曼施坦因、隆美尔、古德里安这样的佼佼者,哪一个都不比华西列夫斯基逊色。

    “请你喝一杯,莫约尔先生。”华西列夫斯基说道。

    “谢谢。”王维屹微微一笑。

    要了两杯酒,聊了一会,王维屹指了指外面:“少尉,这一个小镇,根本没有战争,我认为驻扎军队毫无意义,为什么不干脆撤了,让这里变成一个容许自由贸易的小镇。”

    “我也不太清楚,莫约尔先生,我只是一个军人。”华西列夫斯基耸了耸肩:“而且,我来这里也没有几天,是顺路来这里的”

    “顺路?”王维屹有些不太明白。

    华西列夫斯基点了点头:“是的,顺路莫约尔先生,我想我不能说得再多了,我得注意保密。”

    王维屹理解的点了点头。

    默默的喝了会酒,王维屹忽然说道:“少尉,你住在哪里?我想我明天可以去拜访你一下。”

    “欢迎,莫约尔先生。”华西列夫斯基回答得非常爽快:“您看到东面的那片军营了吗,我就临时住在那。啊,您可千万不要走错了,边上的那几排屋子里听说关着一些人,看守得很严密”

    王维屹的眼睛亮了亮。

    边上的屋子里关着人?是米斯塔诺夫的家人吗?无论怎样,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了。

    “少尉,基里延科少校请您去一趟。”这时候有人推开酒馆的门说道。

    华西列夫斯基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站了起来:“莫约尔先生,很遗憾不能陪您了。如果有幸,很希望能和您再喝上一杯。”

    “我也同样如此希望,少尉。”

    目送着华西列夫斯基和他的同伴离开,王维屹立刻站了起来,对里希特霍芬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谷仓那里的队员们已经等待了很久。王维屹把大致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看起来我们要营救的人就在那几排屋子里,我想趁着现在的是夜间立刻展开行动。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没什么说的,恩斯特,动手吧。”

    队伍被分成了三队。王维屹亲自指挥的一队将展开营救行动。随着安排妥当。十多个人悄悄的把自己隐藏到了月色中

    喧闹声不断的在小镇上传来,没有人能够知道一伙胆大妄为的德国人已经出现在了梵迪斯小镇

    “基里延科少校。”

    “华西列夫斯基少尉。”基里延科抬起了头:“对这里还习惯吗?”

    “谢谢,很习惯。”

    基里延科站起身道:“少尉,上面说你非常优秀。所以把你调到了这里。我这里抓到了几个企图越过梵迪斯的叛乱分子,这些人很重要,必须及时的把他们带回去接受审判。而这就是你的任务。”

    “我明白,少校,我的上司和我仔细交代过了这次任务。并且严厉的命令我必须不折不扣的完成。”

    基里延科很满意对方的态度:“明天一早您就把他们带走。”

    “这么急吗?”华西列夫斯基有些吃惊。

    在他接到的命令里,他们会在这呆上几天,但没有想到明天一早便要离开。

    “我刚接到了一份情报。”基里延科面色沉重:“但泽那里出现了一伙神秘的德国人,有十几个人,他们来的目的不明,但是在昨天忽然神秘的从基里诺瓦斯旅社里失踪了。而就在几个小时前,德军控制阵地那里这伙人又出现了,并且他们离开的时候携带了武器。我怀疑他们已经到了梵迪斯”

    “德国人?”华西列夫斯基皱起了眉头,似乎隐隐的想到了什么。

    基里延科拿出了几张照片:“少尉。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在索姆河战役的时候,德国人那出了一个所谓的英雄,恩斯特.勃莱姆,他甚至被威廉二世册封为了男爵。在战场上。他被称为‘索姆河奇迹的创造者’、‘骷髅男爵’,我们的情报人员千辛万苦弄到了两张照片知道我为什么要提起这个人吗?在但泽的我方情报人员,怀疑那伙人领头的就是这个骷髅男爵,这是他的照片。不是很清楚,但勉强可以辨认”

    华西列夫斯基接过了照片。才看了一眼,面色骤然大变。

    是的,照片的确非常模糊,但华西列夫斯基第一时间就能判断出,这个人就是自己才认识不久的“莫约尔”。

    “少校,他就在梵迪斯!”

    “什么?你说的是谁?”

    “恩斯特.勃莱姆,您所说的骷髅男爵!”华西列夫斯基急迫地道:“就在刚才,我的手下在酒馆里发生了一起斗殴,而其中就有这个人”

    “你可以确定吗,华西列夫斯基少尉?”

    “我完全可以确定,我甚至还和他喝了一杯!”

    “见鬼,他们是为了那些叛乱分子来了!”基里延科大声叫了出来:“集合部队,少尉,把你手下的人全部集合起来,立刻赶过去,绝不能让他们把叛乱分子救出来!”

    “是的,少校!”

    华西列夫斯基觉得有些庆幸,能够及时的发现,可敌人的动向,但是也有一些奇怪,那个什么“骷髅男爵”来这里做什么?他是德国人,和那些叛乱分子不会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冒这样的危险?

    同时,也有一些佩服,他居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梵迪斯,还居然和自己喝了一杯酒。

    只不过他的运气恐怕不是很好,梵迪斯进来容易,出去怕就困难了

    “站住!”

    站岗的俄国士兵大声喊了起来。

    迎面走来的几个人停下了脚步,领头的那个人挥了挥手:“嘿,我是华西列夫斯基少尉,奉基里延科少校的命令前来检查犯人!”

    里希特霍芬喊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恩斯特的脑子大,反应也快,居然把“华西列夫斯基”和“基里延科”这两个才听到的名字拿出来吓唬人了。

    哨兵果然放松了警惕。

    这不能怪他们,梵迪斯太平了那么久,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这里会出现敌人。一个人在太平的环境里生活得久了,警惕性自然而然的便会下降。

    “华西列夫斯基少尉,您得出示下少校的命令。”哨兵懒洋洋地说道。

    “啊,当然有,你看,就在这”

    几个人朝哨兵走了过去,靠近的时候,忽的猛扑上去,几个哨兵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锋利的匕首已经扎进了他们的心口

    看着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王维屹呼出了口气,还好,站岗的人不是很多。

    “注意警戒,分开搜索。”

    六个人迅速进入到了屋子里。

    “恩斯特,我想应该在这里。”古德里安指了指其中的一间屋子。

    门上上着锁,把锁砸了开来,一下便看到了八个人被五花大绑的关在那里。

    五男三女,当看到有人进来,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惊慌。

    “曼弗雷德,告诉他们,我们是来救他们的。”

    一边替他们解开绳子,里希特霍芬一边小声的用俄国话把恩斯特的话告诉了他们。

    俄国人眼中惊慌的神色不见了

    “我是伊万诺维奇,谢谢您,尊敬的先生。”一个四十多岁,能说德国话的俄国男人感激地道:“我想您是德国人吧?”

    “是的。”王维屹并不想在这浪费太多的时间:“我受米斯塔诺夫的委托来这里,他还有一些财产也在这吗?”

    “米斯塔诺夫?啊,是他。”伊万诺维奇怔了一下:“不在这,我们的财产都被基里延科少校拿走了。先生,其中有一个珠宝盒非常重要,务必请您帮我们拿回来。”

    王维屹感觉到了一些不对。这些人根本不是米斯塔诺夫的什么“亲戚”,但他们一定和米斯塔诺夫认得!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珠宝盒在基里延科少校的手里?这倒是一件麻烦事了。人可以救,可怎么进入基里延科那里去把珠宝盒弄出来?

    有些头疼,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少校,出事了。”郭云峰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很多俄国人正朝这里包围过来。”

    心中一惊,王维屹急忙走了出去,月色下,几十个俄国士兵正在朝这里慢慢的围拢。

    见鬼,哪里来的那么多俄国人?王维屹摘下了枪:“抢占有利位置,准备战斗。”

    现在冲可以冲出去,但不是携带着这八个俄国人,他们是个很大的负担。

    可以放弃他们,但这次来到梵迪斯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王维屹这里只有六个人,看对面的那些俄国人,不下三十个人,真是让人头疼。

    里希特霍芬却一点害怕的意思也都没有,反而跃跃欲试:“恩斯特,给那些俄国人一个好看吧。”

    “该死的,这可不是你的天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