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一百五十二. 疯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基里延科少校,请保持安静。”

    王维屹让里希特霍芬从担架上站了起来:“你好,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曼弗雷德,麻烦你把我的话翻译给少校。”

    “不必了,我会德国话。”基里延科恢复了平静:“说吧,你们想做什么?”

    “我需要找一些东西,比如你们搜缴去的一些财物。”

    基里延科有些不太明白,这些德国人那么大老远的跑到梵迪斯,就是只为了救一些和他们的财物吗?

    “我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少校。”王维屹正色道:“请把东西交给我,然后你把我们送出去,你就自由了。”

    “就在那间屋子里,你可以去拿。”基里延科决定在德国人面前一定要努力保持一个俄**官的镇静。

    王维屹很快走进了那间屋子,当他转身的时候,发现伊万诺维奇的脸上有一些紧张

    十分钟的样子,王维屹手中拿着一只珠宝盒走了出来,伊万诺维奇一见便兴奋的迎了上去:“谢谢您,谢谢你”

    里希特霍芬原以为恩斯特不会把珠宝盒给他,因为谁都看出来了这个珠宝盒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但没有想到王维屹却淡淡一笑,竟然真的把珠宝盒递给了伊万诺维奇。

    恩斯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对珠宝盒里到底有什么不好奇吗?里希特霍芬不太明白。

    “好了。我们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曼弗雷德,麻烦你悄悄的用枪顶着少校,他只要敢发出任何警告,就打死他!”王维屹若无其事的转向了基里延科的副官:“至于你,我想把你绑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这些胆大包天的德国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这里,现在又在基里延科少校的“保护”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

    看到基里延科少校陪着方才抬尸体的人出来。那些俄**官并不敢去多问少校这个时候出去做什么

    在街口的转弯处,奥库斯的卡车早就在那里等好了,王维屹让基里延科少校上了驾驶室,自己拿枪顶住了少校的腰部:“少校,我们只想离开而已”

    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但是那些德国人却还是一点踪迹也都没有。

    他们到底去了哪里?这点让华西列夫斯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自己的话,会怎么做?会把自己藏身到哪里才能不被发现?

    一定有什么自己疏忽的地方了

    “见过陌生人吗?”华西列夫斯基听到有士兵在不远的地方问。

    “没有默克多镇长倒是带着一些人从这里经过。好像是去搬什么尸体的,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见过陌生人记得一定要通知我们。”

    “是的,放心吧。”

    他们的对话一个字不漏的进入了华西列夫斯基的耳朵里,他的心中一动,好像隐隐的捕捉到了什么

    尸体?默克多镇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难道

    “见鬼,他们一定去少校那里了!”华西列夫斯基猛然大声叫了出来。

    “什么?少尉。这不太可能吧?他们不会有那么大胆子的。”

    “不,他们有!”华西列夫斯基大声的咆哮着:“这些该死的德国人,既然敢来到梵迪斯,就没有他们不敢去的地方!”

    “那我们立刻回去吧。”

    “来不及了,怕是来不及了。”华西列夫斯基咬着牙道:“如果他们真的去了那里。少校一定被他们绑架了,他们想利用少校离开这里。快!快到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去拦住他们!”

    华西列夫斯基确信自己没有判断错。敌人一定会和自己想的一样。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自己能否及时的拦住他们

    华西列夫斯基是个很聪明、很有判断力的军官,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几十俄军士兵举着双手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他们可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和基里延科少校一起来的那些“自己人”居然会拿枪对准他们。

    一挺重机枪架设在哪里,但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了摆设而且一辆俄国人的卡车还居然一动不动的停在了那里。此外,居然真的还有一门雷击炮!

    这可是好东西,这东西有另外一个名字——迫击炮!

    基里延科少校面色铁青,自己居然成了德国人的帮凶。自己职业军官的荣誉,算是彻底的毁在这里了。

    “马力,路德维希,你们带着那些俄国人和俘虏乘那辆卡车先回去。”王维屹慢吞吞地说道。

    “你呢,少校?”

    王维屹裂嘴笑了笑:“我们总得给俄国人留下一些教训,是吗?”

    他心里还有一个想法没有说出来,自己这是大闹梵迪斯,事情迟早会传出去的,要是让那些高层知道了,自己没准要挨一顿好好的训斥。

    干脆就把事情闹大一些,到时候自己还能编出一些借口来

    他指了指重机枪:“肖恩,这可是你的老本行。”

    肖恩一声不响的走到了重机枪前,阿道夫当起了他的弹药手。那些骷髅突击队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好战之徒。听到少校决定留在这里给俄国人一个教训,一个个非但不慌乱。反而人人眉开眼笑。

    疯子,疯子。基里延科少校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字,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疯子。明明已经可以从容脱身了,却居然还要留在这里打上一仗。

    那些俄军俘虏们身上的武器都被留了下来,乖乖的举着双手上了卡车,奥库斯在驾驶室里探出了头:“少校,你真的不需要我当你的驾驶员们?”

    “不,不需要。我觉得我也可以摆弄卡车。”王维屹笑着挥了挥手。

    卡车开走了,基里延科少校板着脸道:“我呢?你准备拿我怎么办?”

    “嘿,基里延科少校,德国人可都是守信用的。”王维屹一边指挥着,一边说道:“你可以走了。”

    基里延科少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居然真放自己走?

    “快走吧,这里可没有伏特加和鱼子酱。”

    里希特霍芬的话引起了一阵轰然大笑

    基里延科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侮辱。他发誓,等他的人到来,一定会给这些狂妄的德国人一顿教训的!

    他可不会知道,这却正是王维屹想要看到的事情

    一切都已部署妥当,里希特霍芬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骷髅,然后写上了一行德国字: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男爵快乐的梵迪斯之行。

    “乱涂乱画可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王维屹笑着摇了摇头:“嘿。弟兄们,全都准备起来,俄国人很快就要到了谁会摆弄这东西?”

    他说的是那门雷击炮。施泰克上来看了看:“少校,也许我可以试试。”

    重机枪、雷击炮,这些武器等到俄国人来的时候够他们受的了。

    他在身上摸了摸。好像在那找什么。一盒烟递了过来:“在找这个吗?”

    埃莉娜。

    “你可真善解人意,埃莉娜。”王维屹笑着接过了烟。点着了:“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先走。”

    “你是个疯子,在兰斯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疯子了。”埃莉娜微笑着道:“一个浪漫的疯子,你这样的疯子总能赢得女人青睐的。你知道有个叫毕加索的人吗?他是西班牙人,不过现在定居在巴黎,听说他的一副画卖了三万美元”

    毕加索?难道自己会不认得毕加索?王维屹含糊着道:“好像听说过这个恩”

    “都说这人是个天才,但也是个喜欢折磨女人的疯子。”埃莉娜笑笑说道:“他喜欢折磨女人,**上的,精神上的,他甚至愿意看着两个都爱他的女人在他面前为他而大打出手,他却非常享受这一过程。而且他的个子非常矮小,这样的人应该遭到女人的厌恶才是,但奇怪的是,却偏偏有无数的女人为他疯狂。这是为什么?也许是他身上那种疯子艺术家才有的气质倾倒了那些女人吧。”

    “我可以没有折磨女人的爱好。”王维屹嘟囔了句。

    “但你和他某些方面很相似,都是疯子。”埃莉娜说得非常认真:“你身上的独特气质也同样让人迷恋”

    埃莉娜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羞涩,反而非常的认真。

    王维屹耸了耸肩,也许是这样的吧。忽然想起自己真笨,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什么时候得去巴黎一趟,听说毕加索很喜欢送人画,如果自己能从那弄到几副画,那可真值了。

    “嘿,恩斯特,俄国人可来了。”

    里希特霍芬的话打断了王维屹的幻想,他定了下神,朝前看去,大量的俄国出现在了视线中。

    他轻松地说道:“施泰克,先给他们一枚炮弹尝尝滋味。肖恩,你的重机枪可得准备好了。”

    骷髅男爵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少校在俄国人面前又将挥舞起他的骷髅战旗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