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二百零二. 德西莫夫先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维屹来巴黎的真正目的可不是为了游玩,他有更加重要的任务要做。

    巴黎火车站和这座城市可不太相符,到处都是乱哄哄的景象。随处叫卖的小贩,乞讨着的乞丐,寻找目标伺机下手的小偷......

    各色各样的人等,把巴黎火车站弄成了一个大的、脏乱差的地方。稍不留神,你随身携带的行李就会被抢走。

    在它的周围,聚集着一些贫民窟,那些从各个国家来到巴黎,但却又无法找到工作的外国人大多居住那些极其廉价的旅馆或者出租房内。

    抢劫、盗窃、强奸......这些案件在贫民窟里经常会出现,但只要不是特别恶性的,一般警察都不愿意多管。

    王维屹左右察看着,实在想不到做为世界名城的巴黎居然还会有这样地方的出现......

    去哪找那个可能是扎赫沃基的俄罗斯人?王维屹没有太多的线索,小灵也无法提出更多的情报。

    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有一个俄罗斯人比较集中的居住地,在那王维屹或者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

    一进去,便看到一些俄罗斯的女人在那不断的拉着客人,她们无法找到工作,又得想办法活下去。除了靠出卖自己的**外她们没有别的任何办法......

    走了没有多少路,王维屹起码拒绝了七、八拨这样的女人。只是在一个jì女那里,王维屹花了一点小钱,打听了一些情况。

    那个jì女告诉他,如果在这里想要找到什么情报,那得去这里的俄罗斯人最喜欢聚集的一个小酒馆。

    在附近的俄国人只要手里有了一点小钱,便喜欢把它们快速的变成酒......在那里,你需要什么样的东西都会有的......

    开酒馆的人名叫德西莫夫,来自高加索地区,他来巴黎的时间比较早。是个相当不好对付,但却又很讲义气的人。在巴黎的俄罗斯人无论遇到了什么麻烦,找到他总可以得到解决。

    又一个黑帮分子而已......当听到了这些,王维屹心中第一个便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当进入小酒馆后,里面果然已经坐了几个俄罗斯人,天还大亮着,有些人就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这不禁让王维屹想起了在梵迪斯时候的那个酒馆......

    “伏特加。”王维屹要了一杯酒,开始打量起酒馆里的这些人来。

    “外来的?”一个四十来岁,长得非常粗壮。站在吧台里的人问道。

    “是的,外来的。”王维屹笑了下。估计这人就是德西莫夫了:“我叫莫约尔,偶尔路过了这里。您是。”

    “德西莫夫。”那人一张口,果然就是他:“外来的,在这里你可得安分一些,你可不是俄国人。不然会惹来麻烦的......”

    王维屹一笑:“我会的。”

    仔细听着酒馆里的那些人聊天,所说的都集中在最近俄罗斯发生的重大变局上,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沙皇的拥戴者,对那些参与暴动的起义者们痛恨到了极点,不停的在那破口大骂。诅咒着那些布尔什维克,和背叛沙皇的变节者。

    “嘿,陌生人,你说呢?”一个明显已经喝多的俄国人站起身来,醉醺醺的向着王维屹所在的地方大叫大囔:“你说那些人是不是都该被绞死?”

    王维屹微微一笑:“我不太清楚俄国的情况......”

    “该死的陌生人,你怀疑你就是个布尔什维克!”醉酒的俄国人摇摇晃晃的想要过来,但却被德西莫夫大声制止了:“坐下。你这个酒鬼!”

    就算喝醉了,那个俄国人还是对德西莫夫畏惧到了极点,恨恨的瞪了王维屹一眼,一声不吭的坐了下来。

    “俄国人可不全是这样的。”德西莫夫摊了下手:“你得知道一个人当听到自己的国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刚才那个人叫伊万,平时靠着做苦力维持生计,他有一个妻子,三个孩子,平时人还不错,可是只要一喝多了酒,就会发疯。他的父母哥哥都在俄国,他很担心他们的安全......”

    一个可怜人而已。

    王维屹淡淡地笑着:“我不会责怪他的,德西莫夫先生。我甚至能够理解他的心情。”

    听到这话,德西莫夫的态度明显转变了些:“那么说说看吧,莫约尔先生,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仅仅是因为正好路过这里吗?这点我可不太相信,除了俄罗斯人,可没有哪个人愿意在这里多停留哪怕一秒钟......”

    或者这个人可以帮到自己,王维屹心里亮了一下......

    “德西莫夫先生,说实话吧......我来这里的确是有一些事情要办。”王维屹推开了面前的酒杯:“我要找一个人,他原来的名字叫扎赫沃基,是一位伯爵的仆人,那位伯爵的名字叫叶夫根尼......”

    “他现在多大?住在哪里?相貌有什么特征?”

    德西莫夫一连串的追问让王维屹只能苦笑:“我不知道,你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那我可帮不了忙......”德西莫夫耸了耸肩:“这样的人我能到哪里去找?”

    “你得帮我。”王维屹笑笑:“只要能够找到这个人,我将支付给你两千法郎......”

    德西莫夫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两千法郎?”

    “是的,你没有听错,德西莫夫先生。”王维屹的回答非常轻松:“而这,仅仅是第一笔支付......我还可以提供给你一个信息......你们这里最近发生抢劫案了吗?”

    “莫约尔先生,这里每天都会发生抢劫案,但在我的势力范围内可不会。”

    “这可未必,德西莫夫先生。”王维屹朝周围看了看:“也许有人想在你的地盘动手呢?好吧,我告诉你真正的一切,这个扎赫沃基的手上,有一块叶夫根尼伯爵的宝石,有两个俄国的年轻人盯上了这块宝石......”

    “等等。”德西莫夫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你是说两个俄国的年轻人吗?”

    见王维屹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德西莫夫表情严肃的叫来了自己的手下:“去,把洛班和奥金年斯基找来......至于你,莫约尔先生,我们进我的办公室谈谈。”

    随着德西莫夫进了他的办公室,德西莫夫让他坐了下来:“在我们这里整天不务正业,经常会做出抢劫自己人这种事情的,只有洛班和奥金年斯基,我可以把他们找到询问一下,但现在让我们来谈谈那块宝石吧......你得知道,这是发生在我的地盘上的......”

    王维屹点了点头,要想找饿到扎赫沃基,就必须要依靠德西莫夫这个地头蛇的力量:

    “那是一块很大的宝石,被诅咒的宝石,无论你是否相信......而我,则是一个宝石收藏家......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打听到了这块宝石的下落,所以我一路追踪到了巴黎......德西莫夫先生,我劝你不要动这块宝石的心思,可并不仅仅是因为它被诅咒过了,而是你即便得到了它,也没有办法出手,现在谁会出大价钱购买呢?”

    德西莫夫“恩”了一声,看起来他并不反对这一说法。

    王维屹继续说道:“但是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我能找到这块宝石,我将给你一大笔法郎做为报酬,比如两万法郎......”

    德西莫夫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叫“莫约尔”的出手实在是太大方了。

    “你确定?”德西莫夫并不太信任地道。

    “我确定,并且现在就可以把一部分的定金付给你。”王维屹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千法郎,放到了德西莫夫的面前:“不管那两个叫洛班和奥金年斯基的俄国人是否知道扎赫沃基的下落,这两千法郎现在已经属于你了,德西莫夫先生。”

    德西莫夫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在这个世道里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的人可不多,他仔细检查了一下那些法郎:“莫约尔先生,你现在赢得我的尊重了。并不是我贪婪,而是在这里,法郎比什么都要亲切。”

    “我赞同你的说法,德西莫夫先生。”

    “我将尽自己的所有力量帮你找到那块宝石,天那,两万法郎,什么样的宝石不能买到?你为什么偏偏要专注于那块被诅咒的宝石呢?”

    “我说过了,我是一个宝石收藏家,我对于奇特的宝石充满了兴趣。”

    德西莫夫赞同的点了点头,尽管他还不是特别理解,但这些有钱人的心思谁能够真正弄懂?

    自己可得好好招待这位贵客,两万法郎,可以给自己带来一大笔的收入。

    “德西莫夫先生,洛班和奥金年斯基来了。”

    当听到这声汇报后,德西莫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重新恢复了威严:“让他们进来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