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二百零八. 给德萨德少校的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是恩斯特.勃莱姆!”

    当听到战神广场引起的骚动,德萨德少校大声叫了出来。是的,他可以在第一时间就确定,那一定是恩斯特.勃莱姆做的!

    骷髅男爵!骷髅男爵真的在巴黎!

    他和在兰斯时候一样,把所有法国人都看成了无物。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决定要再一次的侮辱法国人!

    不,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再一次的发生了!

    “调集所有的人,立刻给我把这几条路全部封死!”德萨德少校紧张的叫了出来。

    “少校,您的电话。”

    “不,我谁的电话也不接!”

    “是是泰劳斯局长的”

    德萨德少校怔了一下,很不情愿的接过了电话,可是他没有等他说话,却已经迎来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电话那头,全法国情报机构的掌门人,对德萨德少校没有丝毫的客气,他告诉少校,不仅仅是市长,就连部长也给予了自己沉重的压力,指责情报部门滥用自己的职权,把本该用在巴黎治安上的警察力量用到了莫名其妙的事情上。

    抓捕骷髅男爵难道是无聊的事吗?德萨德少校强忍着自己的不快,想和仔细的和局长解释一下,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上几句,泰劳斯局长的咆哮声已经传来。

    他很明确的告诉德萨德,所有参与他那个什么行动的警察,甚至秘密警察、情报人员,都已经由泰劳斯局长直接下令,调集到了战神广场,以平息俄罗斯人的骚动。

    “不,局长,你不能这样,我们抓捕的是”

    “你给我闭嘴,德萨德!在兰斯你已经失败过一次,我不会再容忍你第二次滥用我们的力量,去满足你个人的一些私怨!恩斯特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不过是无数军官中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军官!”

    说完,电话便重重的挂断了

    德萨德少校失魂落魄的坐到了椅子上,他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了。和那些骚动的俄罗斯人相比,难道不是恩斯特.勃莱姆更加重要吗?

    “少校”西芒少尉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我们的人全被调到战神广场了,是泰劳斯局长和警察局长特雷希联合下达的命令,我没有办法阻止他们”

    “这些愚蠢的人!”德萨德少校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接着又带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离开巴黎的那几条道路呢?”

    “对不起,也全被调走了”

    德萨德少校绝望的摇了摇头,随即,他猛然站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枪:“西芒,把所有还能够召集的人都叫来。立刻!”

    然后,他站到了巴黎地图前,仔细的看了一会:“恩斯特,你一定会从这里逃跑的。我要抓住你,哪怕跑到德国人的阵地我也要抓住你!”

    他很清楚,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能够抓住骷髅男爵的机会了

    “标致宝贝”开得并不快,王维屹也不急。总不能指望这个时代的汽车能够拉出法拉利的速度来?

    埃莉娜满脸柔情的看着恩斯特,这个勇敢的男人,任何的危险在他的面前都不能带给他任何的威胁。

    任何敌人的城市,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谁可以抓住他。

    和他在一起,你会有一份最充实的安全感。

    王维屹猜不到埃莉娜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他看到前面有几个警察朝他们不断的摇着手示意他们的手停下来。

    点了一下,只有三个警察。王维屹笑了,看来,德西莫夫和他指挥的那些俄罗斯人已经成功的把法国人的注意力吸引住了。

    “标致宝贝”缓缓的停了下来,王维屹轻松地问道:“怎么了,警察先生?”

    “啊,要抓一个德国人。”领头的那个警察下士说道,他朝车子里看了看,根本没有特别留心。

    “什么样的德国人能让你们这么紧张?”王维屹掏出了烟:“你来一根吗?”

    “谢谢。”下士接过了烟,点着:“据说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德国人,那是德军的一个中校。先生,你得知道,我们是警察,可不是当兵的,为什么要我们来抓他?有人告诉我那是一个很凶狠的德国人,几百个英国人都无法抓住他,难道还指望警察能抓住他?我有四个孩子,懂吗?四个孩子,我可不想让他们没有父亲。”

    “我完全理解。”王维屹根本没有立刻离开这里的意思:“太危险了,真的太危险了,如果他手里有枪,子弹会把你打死的。”

    “可不是吗?”下士深有同感:“啊,先生,能把你的烟再给我几根吗?你瞧,我的同伴他们也抽烟,可我的薪水并不高,我得养”

    “你得养四个孩子,不是吗?”王维屹微笑着把半包烟全给了他,下士高兴的招呼过了他的同伴,每人给了他们一根,然后把剩下的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先生,您真是个慷慨的人。啊,您开的车是标致宝贝,我认得这车,虽然有些年头了,但您保养得很好。对了,您要去哪里?这是我的职责,我得问您。对了,您还得下车接受一下检查,如果给您带来麻烦我深表歉意”

    王维屹耸了耸肩:“我想我要去德国。”

    “德国?”下士张了张嘴:“您要去德国做什么?那可是敌人占领的地方。”

    王维屹的手中多了一枝转轮手枪,微笑着道:“因为在那里我还有部队要指挥。”

    下士张大了嘴,烟掉落到了地上,他身边的那两个同伴,倒是非常“训练有素”的举起了手

    王维屹从车上下来,在地上拣起了烟,重新放到了下士的嘴里:“这可是好烟,你可不能浪费。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就是你们要抓的那个德国人海因里希小姐,请用枪对着他们好吗?”

    埃莉娜笑着坐到了汽车的前车盖上,斜着身子,一只手撑着车盖,一只手也握了一把枪对准了这三个法国人。

    “我可以确定我不会伤害你们,只要你们不反抗。”王维屹拿过了三个警察的武器,随手扔到了一边:“我叫恩斯特.勃莱姆,你呢,警察先生?”

    “我帕罗斯潘塞.帕罗”

    “帕罗先生,抽完你的烟。”王维屹拿出了几个雷管:“有个叫德萨德的少校你认识吗?”

    “我听说过他,是个很严厉的人,但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

    “你有纸和笔吗,帕罗先生?”

    “啊,有,有。”

    接过了纸和笔,王维屹在上面写了一些字,然后塞到了帕罗的口袋里:“我猜德萨德少校一会就会到的,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把你们捆绑起来,你们不会反对吧?啊,等德萨德少校到了之后,请把我的信交给他,我会非常感激的。”

    王维屹把三个警察捆绑了起来,然后将雷管竖立在了他们的身边,看着三个警察浑身颤抖的样子,王维屹不禁笑了起来:“这是给德萨德少校的礼物,不是用来伤害你们的海因里希小姐,请上车。”

    他坐到了汽车里,朝三个法国警察挥了挥手:“祝你们愉快,先生们。”

    汽车一溜烟的走了,只剩下了三个在那不断挣扎着的法国警察

    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德萨德少校再次感受到自己受了莫大的侮辱。

    恩斯特.勃莱姆怎么可以这样?如果他就这么走了,德萨德少校顶多只会有挫败感,而绝对不会有被羞辱的感觉。

    但是那个该死的恩斯特,总喜欢留给自己一些“礼物”。

    “少校,这是恩斯特留下的信。”

    德萨德少校接过了信,他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亲爱的德萨德少校,感谢你的巴黎的款待,虽然我们没有办法见面那些雷管是我在战神广场引爆的,还剩下几个,身为客人,我想总该给主人留下一些什么,这些雷管是我的一些小小心意我得承认,你是一个精明并且勤奋的军官,很适合做情报工作,两次的失败并不会打垮你的,将来我们一定还有机会在别的地方见面不要气馁,亲爱的德萨德少校,巴黎留给我的唯一回忆也许只有你了这次我是和海因里希小姐前来度假的,在敌人的首都度假真的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期待你能到柏林来回访,我想这是必须的礼貌问题好了,我该走了,你忠实的朋友恩斯特”

    德萨德少校手抖得更加厉害了。

    “在敌人的首都度假真的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期待你能到柏林来回访”这句话深深的刺伤了德萨德少校的心。

    他猛然把信撕成了碎片,然后疯狂的朝着天空扔去:

    “恩斯特.勃莱姆!骷髅男爵!我发誓不会放过你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