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我的国家 二百六十七. 德国顾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三户桥,这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内口步兵大队在拥有着绝对炮火优势的情况下被一帮残兵击溃,大队长内口岩寺阵亡这一消息震动战场。

    哪里冒出来的这样一支部队?

    而在击溃内口步兵大队之后,王维屹迅速分兵对李宅之川军26师进行支援。

    是日,川军26师前赴后继,浴血奋战。依靠王维屹支援之武器苦苦坚持,但遭到日军火炮、坦克猛烈杀伤,阵地岌岌可危。

    可就在这样情况下,川军26师上下官兵一体同心,竭力奋战,从军官到士兵,在日军凶猛进攻之下无一人后退,多处阵地战至最后一人。

    如同当年在德国的骷髅战旗迎风飘舞,在川军的阵地上,一面死字大旗亦在日军炮火摧残之下屹立不倒:

    那是一面“死”字大旗:

    这是一块白布做成的旗帜,正中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死”字右面写着“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

    而在左面写着“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这面“死”字旗,气壮山河。

    川军威武!中国士兵威武!

    在26师预备队全部打空,师长刘雨卿、;旅长朱载堂已经集合起伙夫、勤务兵、参谋为最后部队,准备亲自上战场的时候,援军到了!

    那是一群手持着机枪和冲锋枪的士兵,他们用手中凶猛的火力打击着行将冲进阵地的日军,用手榴弹狠狠的切断了增援日军的道路。

    那是来自三户桥,王维屹亲自率领的援军!

    当日军撤退后,刘雨卿、朱载堂这两位川军的高级军官没有说任何一句感激的话,只是默默的举起手向王维屹行了一个军礼。

    面对官阶远远超过自己的长官,王维屹也只是默默的还了一个军礼

    军人,是不需要用过多的语言来交流的

    10月26日,塞克特防线的最后一道阵地大场——没有丢!

    大场,还在中**队手里!

    而内口岩寺之死,也震惊到了日军22旅团旅团长黑岩义胜少将。明明胜利已经唾手可得,可非但没有看到三户桥阵地,反而还让22旅团作战最勇猛的内口岩寺阵亡。

    这是不可原谅的损失!

    27日,在黑岩义胜的严令下,日军飞机大炮对三户桥阵地进行了报复性轰炸。无数的炮弹疯狂的落到了阵地上

    43联队联队长竹下桑登大佐也亲自出现在了前线

    三户桥阵地所有中国官兵严阵以待!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德国顾问沃纳.海森中尉出现在了前线!

    王维屹一看到这个德国人,立刻知道他来做什么了:

    德国人来拼命了!

    塞克特防线,是在德国顾问的建议和监督下修筑的,无论是国民政府还是德国顾问对这条防线对寄予了最大期望。

    现在塞克特防线大部分崩溃,仅仅剩下了大场一地还是坚守,这让德国顾问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他们决定在战场上挽回自己受损的尊严!

    沃纳.海森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了战场!

    他一到,正是日军炮火袭击最猛烈的时候,沃纳.海森大喊大叫着,命令全体士兵上刺刀,准备向日军发起反冲锋!

    德国顾问在**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但他下的命令和王维屹上尉下达的命令又格格不入,士兵们一时不知所措。

    “进攻!进攻!”沃纳.海森咆哮着,似乎要把自己的愤怒完全的发泄出来,他的语速之快,甚至连翻译都已无法跟上。

    “顾问,我们的上尉命令我们坚守。”负责这里战斗的欧阳羽大声说道。

    “他是懦夫,懦夫!”沃纳拼命喊叫着:“用刺刀对刺刀,用人命换人命!真正的战士永远不会躲避在这里!”

    “这是谁说的!”

    此时,在沃纳的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而且是带有巴伐利亚口音的德语。

    “我说的!”沃纳一回头,看到的居然是一名中**官。他能说如此纯正的德语,让沃纳也没有想到:“你是谁?”

    “我是王维屹上尉!”王维屹的语气有些冷漠:“中尉,见到长官为什么不敬礼?”

    这可是从来没有人对德国顾问提出的要求。德国顾问在中**队里的地位向来很高。翻译担心这个王维屹上尉是从别的偏远地方那调来的,弄不清楚其中的情况,急忙说道:“上尉,他们是德国顾问”

    “我知道他们是德国顾问!”

    在王维屹的眼里,沃纳.海森这样的德**官根本就是自己的晚辈,自己当上德国将军的时候,对方还不过是个孩子。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中尉,请向长官敬礼!”

    “上尉,请原谅我的失礼。”沃纳终于屈服了。

    这名中国上尉的身上,有着一种奇怪的,但却无可抗拒的压力。甚至在他的面前,沃纳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崇敬和畏惧感。

    天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

    边上的中国官兵们都看得有些发懵,上尉叽里咕噜的是在那里说德国话吗?上尉居然还懂德语?可就这么一通对话之后,德国顾问居然恭恭敬敬的向上尉敬了一个礼。

    这事可稀罕得很了。

    日军的飞机从天空掠过,王维屹让沃纳随着自己来到掩身处:“德国哪里的?”

    “图林根”

    “一个不错的地方。”王维屹笑了笑,随即道:“沃纳中尉,感谢你来帮助我们。你们的武器和顾问,都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但是这里是在中国,而不是在德国。我们没有飞机大炮坦克支援,我们的任务是防御住这里,贸然的出击只会让我们蒙受巨大伤亡,最终失去这个阵地其实在德军中,先防御,再反击的战斗比比皆是,对吗?”

    沃纳点了点头。看起来这名中国上尉对德国非常熟悉。

    “坚守住,是为了将来杀伤更多的敌人。”王维屹的声音柔和:“而你身为顾问,任务并不是带领我们冲锋,而是指挥、协调,我想你也知道我们的指挥部已经决定撤到第二条防线了吧?沃纳中尉,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回到你应该呆的岗位上去,帮助我们的部队尽可能完整的撤离战场。”

    沃纳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的确,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了。

    他不是一个死脑筋的军人,失败的阴影让他一时失去了理智:“上尉,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去做。”王维屹微笑着道。

    沃纳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上尉,您的德语是在哪里学的?”

    “啊,学校里的时候我认得几个德国朋友。”王维屹笑着说道。

    “可以啊,上尉。”欧阳羽一脸诧异的来到了王维屹的身边:“上尉,德国娘们为你效力,德国顾问对你那么恭敬,你去过德国没有?”

    “没有。”王维屹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去过德国”

    日军的飞机在肆虐完了这片战场后,傲慢的离开了这里。

    “准备战斗吧。”王维屹拿起了武器:“弟兄们,还有一天,继续在这里坚持一天!去,派个人去告诉26师的弟兄,让他们明天和我们一起撤退!”

    “上尉,日本人上来了。”

    “全部进入阵地,准备战斗!”

    这一次的日军进攻人数明显增多了,而与之相对的,在三户桥阵地上的中国士兵也明显的变得更加沉稳起来。

    他们已经初步达到了王维屹想要的:

    在战场上冷静、冷静、再冷静!

    不到必要的拼命时候,绝不会拿自己的命去拼可真的到了该拼命的时候呢?

    义无返顾,唯死而已!

    阵地上的机枪和冲锋枪,配合着手榴弹的爆炸声、步枪的射击声不断的在那里响着。中国士兵倒下了,日本人倒下了。

    所有的人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

    胜利!

    此时,在淞沪战场,中**队开始向二道防御战线撤退,大场变成了最后狙击日军,掩护撤退的地点。

    从三户桥到李宅主阵地,两支部队浴血奋战,死死的拖住了日军前进的步伐。

    一次又一次,连日军也忘记自己究竟发起了多少次的进攻,可是对面的阵地却如同铜墙铁壁一般。

    中**队的伤亡是巨大的,但这对于整个战场来说,都是值得的。

    当再一次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士兵们显得非常疲惫了。他们安静的躺在阵地里,抓紧这不多的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一会,也许更加残酷的战斗就会爆发。

    现在是10月27日下午3时。

    离基地规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而王维屹完全有信心坚持到那个时候。

    这是“漫步者”来到这个时代接受的第一个任务,现在看起来,开了一个不错的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