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我的国家 二百九十七. 学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奉命撤退:

    死命令!

    即便再不情愿,也必须不折不扣的去完成它。

    所有留在松江的67军的弟兄们都知道,失去了卫队营,战斗将变得更加残酷。

    可是,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卫队营本来就有权利不来这里的,但他们却还是来了。

    这就已经足够了。

    王维屹为67军留了了尽可能多的武器弹药,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了。

    而吴克仁也只提出了唯一的一个要求:

    把那些来到松江劳军的大学生们全带走。

    这些大学生,不能够死在这里!

    卫队营的撤退准备开始了

    轻机枪被留了下来,重机枪被留了下来,迫击炮被留了下来这是他们能为自己的弟兄们唯一能够做的事了。

    那些大学生劳军队大约有三百来号人,男女都有,这将是卫队营撤退时候的一个大问题。

    王维屹调过了几辆卡车,让大学生们跟着这些卡车离开。而这势力也影响到他们的撤退速度。

    那些大学生们似乎一点也不知道情况的紧急,相反,他们还对这些撤退到松江的部队充满了好奇。

    从来没有见过在战车掩护下的中**队!

    听说这支军队在西关杀死杀伤了几千日军,这个消息一下就让大学生们沸腾起来,他们纷纷围住了战车,纷纷围住了卫队营的士兵。

    在紧急撤退的时候,他们居然要士兵们给他们讲述一下前线激战的故事!

    这明显激动到了王维屹!

    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这个时候,时间等于生命得到了最完美的体验!

    撤退已经无可避免,每早离开这里一分钟,在路上就能少遭受敌人一分钟的轰炸!每早进入指定阵地一分钟,就能多增加一分钟的防御准备!

    一大群学生围住了牛振良的维克斯战车,他们早听说过了,这辆战车在西关时候的赫赫战功。

    早准备出发的牛振良被学生们包围在中间,想让他们离开,可学生们根本不听,反而不断的在那叫着让他讲述“英雄故事”,牛振良想要发火,可又不想伤了学生们的心,只能在那里干着急的不断劝着学生们。

    不光是他,其他正在撤离的部队也同样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让开,让开!”几个士兵分开了学生,王维屹板着脸出现了:“牛振良,为什么还不走?难道要等着日本人的飞机来轰炸吗?”

    “报告营长,他们”牛振良委屈的指了指那些学生

    一听说是西关保卫战的英雄营长,接连击溃日军两个大队的王维屹营长到了,学生们“呼啦”一下把王维屹围住了,牛振良倒借着这个机会脱身了。

    “营长,营长,和我们说说你们是怎么打鬼子的吧!”

    “营长,为什么要撤退啊?”

    乱哄哄的叫声让王维屹的眉头越锁越紧,他让学生们安静了下来,指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大学生说道:“你先说。”

    “是,营长!”眼镜兴致勃勃:“营长,你用一个营的兵力,杀死杀伤日军两千多人,现在城里还有那么多的军队,为什么要撤?留在这里和鬼子拼了,我们都愿意留下来帮你。”

    “帮我?好!”

    王维屹笑了笑,忽然从腰里掏出手枪,对着眼镜的头顶“砰”的就放了一枪。

    眼镜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边上的学生们也都被吓坏了。

    “扶他起来。”王维屹收好了枪。

    两个士兵把眼镜扶了起来,他的脸色苍白,双腿不断的在那打着哆嗦。

    “怕吗?”王维屹淡淡地问道。

    眼镜不断的点着头,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怕了。

    “枪口往下压一寸你就会死。”王维屹的语气里平静、冷漠:“这就是战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子弹会不会打到你。你们留在这里能做什么?用迫击炮还是用重机枪?或者帮我们搬运弹药?我们不需要,你们毫无战场经验,在这里你们只会成为负担!是谁让你们来的?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体现你们的勇气?不需要!”

    他一指正在撤退的弟兄们:“因为你们,我的部队比原计划已经晚撤退了整整一个小时!你们知道这一个小时对军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失去一场战斗的胜利,意味着全军覆灭!现在,全部都给我滚出这里!”

    学生们鸦雀无声,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严厉的军官上海之战爆发后,他们无论到哪里总能被对方客气的对待。

    可现在他们才知道,其实他们的到来是累赘

    “长官把卡车留给你们吧我们自己能走”一个学生嗫嚅着道。

    “立刻撤退!”王维屹还是那样阴沉着脸:“走,全部走!”

    学生们不再说话,低着头默默的离开了这里

    “营长,对他们会不会太严厉了?”欧阳羽低声问道。

    “我也没有办法。”王维屹苦笑了声:“其实,他们比我们都值钱。”

    欧阳羽一怔,没有明白,王维屹叹息了声:“打仗,靠我们,国家未来,靠他们。他们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在战场上,他们发挥不了作用。但在别的地方,他们一个顶我们十个。每在这里死去一个,对国家造成的损失都是很大的。我们可以死,但他们不可以死。欧阳羽,派人保护他们。”

    “是。”

    王维屹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这里

    这时,在一辆卡车的后面,一个学生出现了。刚才他的钢笔掉了,现在才找到。少校的话,他全部都听到了。

    “我们可以死,但他们不可以死”

    学生发现自己的眼泪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报告军座,卫队营完成撤退!”

    “那些43军的兄弟呢?”

    “也都和我们一起撤退了!”

    吴克仁放心的笑了:“王老弟,你我松江一战,吴某刻骨铭心,他日若在战场相遇,必再与老弟联手奋战,和倭寇好好的杀上一次!”

    王维屹的嘴抿了抿。

    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出现,松江将只会被坚持三日。而在完成任务之后,上海守军已纷纷撤下,大量人群车马拥上公路,加之日军迂回部队堵截要道,情况极度混乱。吴克仁拒绝了随行人员另择小路的建议,坚持指挥部队攻下敌军阵地,打通公路,使人群得以通过。

    次后,吴克仁率余部抵达青浦和昆山交界的白鹤港,准备从这里越苏州河西去昆山,但河桥已被敌机炸毁。吴克仁当机立断,指挥部队涉泅渡河。这时天上敌机屡来轰炸骚扰,日军地面部队迂回在附近搜索,吴克仁临危不惧,镇定自若,沉着指挥。

    傍晚时分,正当部队渡河即将完毕,突有一支日军袭至,交战中,吴克仁不幸中弹牺牲,时年43岁。同时殉难的还有军参谋长吴桐岗等。

    这个年轻的中将军人,为抗战流尽了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可是历史会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改变吗?王维屹不知道。

    67军前身是东北军,丢失东北让他们蒙受了无限的耻辱,可是松江一战,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彻底的恢复了做为一个中**人的尊严!

    “军座,一切小心。”王维屹深深的注视着吴克仁:“大战当前,军座千万不要每战都亲自冒险,军座活着,67军就在,将来还可以继续和日本人拼命。军座要是不在了,67军了完了!”

    吴克仁点了点头,接着笑道:“吴某一介武夫,不过适逢倭寇入侵,慨然出征,若能以死报国,亦是军人快事!我若死,67军仍在!我若是,**军人仍在!我若是,我中**人之魂仍在!”

    王维屹知道自己再不能说什么了,他朝吴克仁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军座,保重!”

    “保重,老弟!”

    王维屹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

    吴克仁一直在看着,一直到王维屹的背影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这时他才叹息一声:“多好的部队啊,这次分别,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了。”

    松江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公玛接口道:“军座,为什么把他们调走了?而且还是黄总司令亲自下的命令?”

    “公玛兄。”吴克仁叹息一声:“他虽然只是个少校营长,但却是第19集团军司令部的卫队啊,他们是中央军,是嫡系。我们不同,我们是东北军,随时随地都可以被抛弃。他们死了,上面会心疼,我们全战死在这里,上面也不会为我们流一滴眼泪。”

    王公玛面色黯淡:“外线已经战死那么多弟兄了,虽然王营长给我们留下了武器弹药,但也用不了多少时候,这松江还能守住吗?”

    “守不住也要守!”吴克仁的回答丝毫没有商量:“就算全部战死在这,也必须坚持到15日!”

    “是,哪怕全部战死在这,也坚决坚持到15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