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我的国家 三百零五. 英灵不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日军终于到了!

    气势汹汹,天上是飞机不断飞过,地面是隆隆的炮声不断响起。

    常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陷入到火海之中。

    此时,坚守在最前面的,为国民**军第26军。

    26军上下都非常清楚,一旦开战,势必演变成一场最残酷的战斗。

    但有谁会在意?在上海没有死,在这里如果死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冤的了

    日军一开始便以凶猛之炮火对26军阵地进行猛烈轰击,

    炮弹不断的落下,不断的在阵地上激荡起一阵阵的尘土。硝烟弥漫着整个战场,阵地上到处都是火光。

    这是最艰苦、也是最残酷的战斗。

    这样的空中和地面的联合炮火攻击,26军的弟兄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他们默默的忍受,在每一次炮火轰击结束后,便会迅速的开始抢修阵地,运送伤员。然后当下一次的炮火攻击到来,他们又会再次和死神搏斗。

    这样的情况重复了一次又一次

    其实这样的战场,也已经无数次的出现了

    十多辆坦克出现在了战场,在它们的对面,是国民**军第26军**第4旅,旅长王金墉。

    “全旅准备战斗!”

    当王金墉这声声音下达的时候,惨烈的战斗瞬间爆发!

    机枪声响了起来,爆竹一般的枪声拼命的向日军泼洒而去,阻挡着敌人前进的步伐。

    那些坦克耀武扬威的在前进着而奇怪的,那些中国士兵却似乎对此熟视无睹

    “敢死队!”

    在一名连长的大声呼唤中,二十几个弟兄默默的站了出来

    连长拿出了一盒火柴,让士兵们自己从里面抽当这些弟兄全部抽完后,连长的声音非常低沉:“抽到的自己站出来吧”

    两名士兵站了出来,他们亮出了手里的火柴,都是没有火柴头的

    “顺子,大牛”连长才一开口,便已经哽咽着无法说出话来了

    “连长,这都说好滴,你咋还哭了咧?”一口陕西话的大牛笑了笑:“连长,双倍抚恤金,记得给咱家里送去啊。”

    连长用力点了点头

    “顺子,咱上路了呗。”

    顺子也点了点头

    他们的弟兄走了上来,开始在他们的身上绑着手榴弹趁着这个机会,大牛忽然拉开嗓子唱了起来:

    “三哥哥今年一十九,四妹子今年一十六,人人说咱二人天配就,我把妹妹闪在半路口”

    歌声,在炮声和机枪声中回荡

    连长擦了一下眼睛,大吼一声:“顺子,大牛,上路啦!老哥哥给你们机枪掩护!”

    他跳到了机枪边,一把操了起来:“我**祖宗个小日本!”

    机枪开始拼命的吼叫起来

    顺子和大牛猛然窜出了阵地。

    “扑扑扑——”子弹不断的在他们前面跳着,大牛、顺子一会卧倒,一会爬起来朝前疾驰冲几步

    日军的机枪同样也在拼命叫唤着大牛身上中弹了,顺子身上也中弹了两人在倒地的时候用力朝前滚了几下,然后便停了下来

    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顺子浑身是血,他朝大牛笑了笑:“大牛哥,再唱个呗”

    大牛身上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子弹,他的身子一颤一颤的,手却还死死握着手榴弹的导火索,听到顺子的声音,他张开嘴,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唱着:

    “三哥哥走起上坡坡里下,四妹子畔上灰个塌塌,有心拉上个两句知心的话,又怕那人笑话。有心拉上个两句知心的话,又怕那人笑话”

    坦克开了过来

    当最后一个字落定的时候,大牛和顺子同时拉开了导火索

    爆炸声连绵不绝许多年以后,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个叫大牛和顺子的人为了这个民族做过一些什么

    “三哥哥走起上坡坡里下,四妹子畔上灰个塌塌,有心拉上个两句知心的话,又怕那人笑话。有心拉上个两句知心的话,又怕那人笑话”

    连长泪流满面,他一边不断扣动着机枪的扳机,一边大声的唱着

    两辆日本人的坦克瘫痪在了那里,可那是用弟兄们的命换来的啊

    “连长,那边,那边又有坦克上来了”

    连长停止了射击:“敢死队——集合!”

    一盒火柴,就在他的手里攥着,但里面根根火柴都有头。没头的火柴,在连长的另一只手里

    “军座,敌人火力太猛!我需要支援,支援!”**第4旅旅长王金墉对着电话大声叫道。

    “听着,王金墉,我没有支援给你!”26军军长萧之楚的声音传来:“你给我顶住,若是放倭寇前进一步,格杀勿论!”

    电话一下就挂断了

    “他娘的,没有空军,没有炮兵,没有坦克,这他娘的打的什么鸟仗!”王金墉恶狠狠的骂了起来。

    “旅座,16团告急,多处阵地被倭寇突破!”参谋长罗玉一下冲了进来。

    “陈虎呢?”王金墉大声咆哮起来:“他在做什么?让他把阵地给我夺回来,不然我枪毙了他!”

    “陈团长已经阵亡了”

    王金墉一怔,接着一阵眩晕,差点昏倒在地那是他麾下的第一勇将,同时,也是他的表弟啊

    没了,没了,就这么没有了

    “旅座,敌人的第九次进攻开始了,我们的预备队都用光了啊!”

    参谋长的催促,好像针一样扎在了王金墉的心头

    第一天,这才第一天啊,预备队居然都用上去了!他咬了咬牙:“命令,旅部全部参谋、文书集合!”

    王金墉拼命了!

    在**第4旅阵地多处遭到突破,最危险的时候,王金墉带着一支“预备队”到了!

    参谋、文书、伙夫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都被王金墉动用起来。

    所有的人都在拼命了,所有的力量全部投入到了战场

    26军军部。

    此时的萧之楚也知道,**第4旅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否则以王金墉的性格绝不可能在开战的第一天的就如此叫苦。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开战到现在,各处阵地都是激战连连。除了放在常熟一线的三个团,他手里实在没有多少可用兵力。

    说起来自己手里有一个军,但其中许多部队都是在上海之战中被打残的,有的甚至连之前三分之一的力量都已经没有了。

    而他,还必须率领这些人苦苦的坚守下去。

    到哪里再去寻找援军?现在才是开战的第一天,难道现在就不得不动用那最后的三个团吗?

    萧之楚很快否决了自己的想法,现在还不是时候

    日军的又一次冲锋被打退了

    阵地上让人心寒的一点声音也都没有,静悄悄的,静悄悄的

    尸体到处都是,一些受伤的士兵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号,不断的在血泊里挣扎着而他们身边的同伴除了安慰他们,却什么办法也都没有。

    他们缺乏药品,缺乏医生,什么都缺乏。

    他们唯一拥有的,就是他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这是他们只值钱的东西,其实也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王金墉呆呆的坐在地上,罗玉就躺在他的怀里

    刚才的战斗里,日本人明明已经退了,可一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的子弹却击中了王金墉的参谋长。

    罗玉脸上生命的光彩正在褪去,他的眼睛痴痴的看着天空,不知道在那里看着一些什么

    “旅座,我要死了。”罗玉轻声说道。

    “放屁!”王金墉大声叫道:“老子没有让你死,你怎么可以死?参谋长,你给老子听着,好好的活着!”

    “旅座啊,我也想活着,可是真的不成了啊。”血从罗玉的伤口处不断冒出,他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可他还是竭尽全力地说道:“咱们搭档了这么些年,打了不知道多少的仗,可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等鬼子被打跑了,记得记得送我回去”

    说完,他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

    “医生,医生,他娘的医生在哪里!”王金墉红着眼睛大声吼叫起来。

    可是没有用了,他的参谋长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战场上,他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是年,国民**军第26军**第4旅上校参谋长罗玉阵亡时年仅37岁。

    英灵不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