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我的国家 三百五十. 送给山口宏的“礼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口宏再次见到王维屹的时候,表情尴尬到了极点。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自从那个叫王维屹的人一出现,似乎便成为了自己的克星。

    那次在上海,自己已经丢了一个大脸;到松江的时候,如果不是为了松井石根将军的外孙,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和王维屹讨价还价的。

    而现在,自己居然又不得不继续面对这个人了......

    “武器我已经给您带来了,上校阁下。”山口宏的话中充满了无奈。

    这次他做得漂亮极了,他很清楚,和对面的这个中**官讨价还价毫无意义,最好的办法是他说什么,自己提前做好,省得来回奔波的麻烦。

    迫击炮两门,轻机枪四挺,重机枪两挺,大量配套的配件和弹药。

    “和你做生意真的让人愉快,这也是我为什么点名要你来的原因......”王维屹居然把这称为了“生意”:“其实你我都知道,菅原直政这个人,死了反而对你们是种解脱,可是在我眼里就不一样了,我多希望多些菅原直政啊......”

    “那帝国根本不是你们的对手......”山口宏的话里透露着几分自嘲:“我想,菅原君不是松井将军外孙的话,这样的人就算死了也没有人会为他流一滴眼泪......这些迫击炮,这些机枪,落在你的手里,又不知道有多少帝**人会因他们而死啊......”

    王维屹笑了,笑得非常开心。

    他发现山口宏这个人有个优点,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

    “上校阁下,你要的‘赎金’我给你带来了。那么您可以把菅原君交给我了吧。”山口宏定了下神说道。

    “不急,不急......”

    王维屹这话才一出口,山口宏一下急了:“怎么,您要赖帐吗?”

    王维屹一怔,随即“哈哈”一笑:“我做人顶天立地,怎么可能赖帐?我说山口啊,按理说我们也是老‘朋友’了,我还没好好的请你吃过一次饭,这次你务必要在我这吃顿。至于菅原直政。咱们不去想他,你走的时候我让你带着走也就是了。”

    看山口宏还有一些犹豫,王维屹居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走,走,来的都是客。吃饭,吃饭,咱们一定不醉无归......”

    “哎,四刀,旅座这是要做什么?怎么对个日本人那么客气了?”看着他们背影,张三刀有些奇怪。

    郭云峰根本就没有抬头:“旅座想做的事,总有他的目的的......他挖个坑等着人跳。也许别人不知不觉中就呆到坑里去了......”

    ......

    王维屹居然真的让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不过面对这桌饭菜,山口宏也不知怎么的有些坐立不安。

    “看,山口,这是什么?”王维屹拿出了一瓶酒:“真正的古巴朗姆酒!”

    “是吗?”山口宏一下来了兴趣。接过酒看了会,这才还给了王维屹:“是的,真正的古巴朗姆酒,现在这酒可不好搞。”

    “一会走的时候你带两瓶回去。”王维屹打开了酒。居然拿出了一些冰块,在面前的两只杯子里放了些冰块。然后这才倒上酒:“来,山口啊,咱们认得那么长的时间了,今天好好的喝上一次。”

    喝酒用的是古典杯,山口宏喝了口,放下杯子:“上校阁下,你是我所有认得的中**官里最与众不同的。你居然还去找来了冰块?”

    “人那,得懂得享受。”王维屹掏出了烟:“抽吗?”见山口宏摇了摇头,自己点上了根:“我们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死,一颗子弹,一秒钟,就能结束你的一生,如果没有尽情的享受,那将会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山口宏在那沉默了会,然后才缓缓说道:“我不这么认为,我是帝**人,我已经把我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帝国,为帝国生,为帝国死!”

    “一生?”王维屹笑了:“你才三十多吧?现在就说到一生,太早了,太早了。”

    “三十三了。”山口宏叹息一声:“可是说我虚度了那么多年,但却一事无成。哎,和我同一期的,现在都已经直接在前线指挥军队了。而我,却还只能呆在后方。男儿不能建功立业,那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他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王维屹又帮他添满了:“有妻子孩子了吗?”

    山口宏有些弄不懂对方的意思了。之前,王维屹邀请他喝酒的时候,他以为对方是想拉拢自己,早就想好了各式各样的应对办法。

    但从喝酒到现在,王维屹根本就没有提过,却尽在问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我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女儿,今年已经六岁了......”说着,他解开军装,小心翼翼的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你看,我的妻子理惠子和女儿优美子......”

    王维屹拿过照片,仔细看了会,然后才还给了他:“多么美丽的妻子,多么可爱的孩子啊......”

    他站起身,打开了身后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条项链,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山口,这是送给你女儿优美子的......”

    这是一条下面荡着一块绿色翡翠样吊坠的项链,山口宏急忙说道:“不,不,我不能收。”

    “收下吧。”王维屹硬把这东西塞到了他的手里:“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那次我在松江的时候,在战场上拣到的。坠子应该是块普通的石头。”

    听了这话,山口宏才收了起来,感激的举起杯子;“王桑,无论它是否值钱,但都是您对我女儿的心意,我代我的妻子和女儿,敬您。干杯!”

    “干杯!”

    两个人又是一饮而尽。

    山口宏的酒量不大,几杯酒下肚,已经有了七、八分的酒意:“王桑,你我,朋友。我劝你一句,以你这样的人才,不要再为国民政府效力了,来我们这里吧,你可以当一个将军。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什么......”

    “啊,我觉得我应该认真考虑一下。”王维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其实,我在这里赚的钱实在是太少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哎......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那......”

    “王桑,只要你有这份心,一定会有机会的。”山口宏酒意上头,说话也渐渐变得肆无忌惮起来:“现在,虽然帝国暂时停止了进攻,但更大规模的攻击作战很快就会开始。帝国有绝对的优势,支那军队坚持不了多少时候......光在你们正面......”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王维屹急忙说道:“山口君,别说了,那么重要的军事机密小心泄露......”

    “不要紧,你我是朋友.,何况.....”

    山口宏还想说下去,王维屹已经大声道:“啊哈,菅原君,你来了。”

    郭云峰把菅原直政带了进来。他腿上的伤虽然好了,但走起路来却是一瘸一拐的,看来下半辈子只能这么走路了。

    菅原直政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他看了看醉得一塌糊涂的山口宏,又看了看王维屹:“上校,是不是我可以得到释放了?”

    “啊,是的。”王维屹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菅原君,山口君为了你,东奔西走,来回奔波,真的是非常辛苦了,我想这次回去,你该好好的感谢他。”

    “是的,我会好好感谢他的。”菅原直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山口宏,接着又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善一些:“上校先生,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可以。”王维屹连声说道:“可是,难道你们不准备在这过个夜再走吗?你瞧,山口君都喝醉了。”

    “不必了。”菅原直政勉强笑了笑:“我非常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现在归心似箭,我想尽早回去。至于山口君,我想我可以照顾他的。”

    王维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外面叫道:“来人,为山口上尉和菅原大队长准备一辆车,把我们送回去。”

    进来了两名中国士兵,扶起了山口宏走了出去,菅原直政朝着王维屹鞠了一躬:“上校阁下,承蒙您这些日子来的照顾,告辞了。”

    “慢走,慢走。”

    目送着菅原直政离开,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意。

    “你挖了个什么坑让他们跳?”郭云峰在一边闷声问道。

    “不要随便瞎猜。”王维屹笑着道:“我从来不挖坑给别人跳,我只是碰巧让菅原直政听到了一些他不该听到的话,也吩咐了那两个弟兄,在回去的路上,碰巧让菅原直政看到我送给山口宏的礼物。”

    “礼物?你还送给日本人礼物?”郭云峰纳闷地道。

    “是啊,真正的礼物。”王维屹笑得非常舒心:“那可是俄罗斯贵族戴过的项链,说起来,我还是有些心疼的。”

    郭云峰摸了摸脑袋,还是没有弄清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