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四百二十四. 中世纪式的挑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是绝不被允许的!”

    王维屹的语气一下变得严厉起来:“得到全世界承认的合法法国政府,只有一个,就在巴黎。虽然我建议自由法国运动和一切持不同政见者,可以来巴黎进行他谈判,申诉他们政治上的不同见解,但绝不是承认他们的合法性。在谈判没有进行,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任何的阅兵或者类似的行动,都是非法的,我们将视为对一和合法政府的挑战!”

    之前,王维屹都表现得非常平易近人,但此时却忽然如此严厉,如此毫无余地。

    他缓缓地说道:“从我回来之后,我已经在某些方面表达出了我的的某些观念......”

    迪特里希立刻想到,这大约就是秘密停止轰炸伦敦吧?

    他接着听男爵说道:“但我并不是毫无底线的,如果破坏到德国及其盟友的利益,我将毫不留情的予以报复!”

    这下,记者们总算见识到了骷髅男爵强硬无比的一面:

    ——毫不留情的报复!

    很明显,这是在那警告伦敦:

    停止自由法国运动的所谓阅兵!

    “元帅先生,就在您到达巴黎的前一天,迪特里希将军和盖世太保逮捕了超过三百名抵抗组织,或者有嫌疑的不稳定分子。您打算如何处置这些人?全部枪毙他们吗?”

    “哦,是吗?”王维屹低低询问了一下迪特里希,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我将命令释放其中的绝大多数人......”

    “轰”的一下,这里似乎一下炸开锅了......

    今天带给他们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先是男爵建议各反对组织进行谈判,接着他又准备释放那些被捕的抵抗组织成员?

    男爵究竟想在法国做些什么事情?

    “我刚才已经说过,所谓的抵抗。不过是让法国遭受不必要的损失,破坏的是法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王维屹淡淡地道:“刚才迪特里希告诉我,抵抗组织制定了一个针对我的刺杀计划,我可以告诉这些人,我等待着他们的到来,并且将亲手杀死任何一个企图刺杀我的人,但绝不会牵连到无辜。至于这次刺杀......”

    王维屹淡然笑了下:“‘K计划’,是吗?我听说抵抗组织仓促制定了一个所谓的‘K计划’,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方设法的杀死我。我在巴黎会逗留三天,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但我希望制定这一计划的人,或者是抵抗组织的领袖,能够亲自站出来实行这一计划,而不是总让一些无辜者来送死。他们的生命。并不比你们下贱,一切人都是平等的,更何况在法国这样一个视平等为至高权利的国家?我将单独接受你们的挑战!啊,我还会给你们创造出机会,这是我在巴黎的行程表......”

    说着,他朝郭云峰摆了下头,郭云峰很快拿出了一份亚力克森男爵在巴黎三天的时间全部的行程表呈现到了记者们的面前。

    镁光灯疯狂的响了起来。

    太令人吃惊了。如果这份行程表是真的,那么亚力克森男爵直接向那些抵抗组织发起了挑战!

    他告诉他们,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抵抗组织会怎么做?他们的领导者会接受这样一个近乎中世纪骑士决斗一般的挑战吗?

    他们会继续派出一批批的刺杀人员来吗?但那会遭到法国人的耻笑。他们的领导者不敢接受男爵阁下的挑战!

    他们的领导者会亲自来吗?上帝,谁能够杀得了骷髅男爵?

    几十万盟军的包围下,男爵都可以轻易脱身......

    无论怎样,在巴黎和附近的法国抵抗组织都遇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

    他们必须要接受这份挑战。而且一定要获得成功,否则他们的声望将受到极大的打击!

    甚至是即便刺杀成功。他们的领导者也必须亲自出手,否则他们的声望一样会受到打击!

    王维屹把一道难解的难题扔给了法国抵抗组织,他太了解这些法国人了。

    法国人最先发起了挑战权威,挑战皇权的运动,巴士底狱起义也好,巴黎公社也罢,都是他们率先发起的,可法国人在骨子里却欣赏那些中世纪的骑士们做的任何疯狂的事情。

    这在他们看来是无比浪漫的。

    他们砍了路易十六的脑袋,但却又深深的同情这位倒霉的皇帝。

    他们把为路易十六辩护的律师送上了绞刑架,结果却又为他竖立起了一尊巨大的铜像以纪念他为维持法律公正性所付出的牺牲!

    他们干掉了他们的皇帝拿破仑,但在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能比法国人更加怀念、尊敬这位被他们一手打倒的皇帝!

    复杂而奇怪的法国人!

    王维屹看起来做了一件看起来疯狂的事情,但却把法国抵抗组织推进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你们接受骷髅男爵的挑战吗?

    接受,这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不接受,法国人将唾弃你们!

    许多法国人对抵抗组织是保持同情支持态度的,但这次只要抵抗组织处理不当,将会失去大批的支持者!

    多么浪漫的事情啊!一个男爵——真正的男爵,向他的对手发出了决斗的要求!

    不过这样的事情,或者说是王维屹一个小小的伎俩,也只有在法国这样的国家才能行得通......

    在英国做这样的事情毫无用处,可是英国人会以看热闹的心情等待着法国抵抗组织如何应对。

    男爵只要没有被杀死,他本来就在英国拥有的很高的威望,将进一步得到英国人的尊敬!

    至于流亡在伦敦的法国自由运动?那英国人会对他们采取什么态度可就难说得很了......

    “元帅阁下,您是否再考虑一下?”迪特里希低声道;“这会激怒那些抵抗组织成员的。”

    “他们不敢。”王维屹微微笑着,他已胸有成竹:“迪特里希将军,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另外,巴黎的盖世太保由谁负责?”

    “奥维茨将军。他正在加强对巴黎抵抗组织成员的抓捕,今天没有能够来迎接您。”

    “让他迅速甄别那些被抓获的抵抗组织成员,危害小的立刻释放,控制住他们的领导者。还有,被释放者必须由他们的家属亲自来领人,严密监视他们的住处。”王维屹镇静的吩咐道。

    “是的,我立刻去办。”

    “明天,这些被捕者中的绝大部分都将得到释放。”王维屹这时把目光重新投向了那些记者:“我也许会抽空去一次的。啊,抵抗组织,我给了你们第一个刺杀我的机会。”

    “轰”的一片笑声。

    男爵的胆子真的实在是太大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把那些敌人放在眼里......

    “好了,提问到此结束。”赖伐尔站起来说道。

    男爵和那些德国人对此不在乎,但法国人不能不在乎。

    如果男爵在这里出现了任何的损伤,没有哪个法国人能够承担起这一责任。

    现在,赖伐尔和那些法国官员,甚至希望男爵从来没有来过巴黎了......

    “元帅先生,我建议您谨慎一些。”贝当小心地道:“尽管您无所畏惧,但刺杀还是无所不在的,尤其您似乎会激怒那些抵抗组织成员。至今我们还没有抓到他们在巴黎的负责人,只知道他是德萨德将军,前法国情报机关的负责人。”

    “德萨德?”王维屹听到这个名字后忍不住笑了:“是曾经去兰斯抓捕过我的那个德萨德吗?”

    贝当显然知道这件事情,他显得有些尴尬:“啊,是的,元帅先生。德法谈判之前,德萨德撤离了巴黎,但是我们有可靠的消息,他受到戴高乐的亲自委派,又重新回到了巴黎。”

    迪特里希在一边接口说道:“在我们昨天抓获的那些抵抗组织成员中,有一个人已经交代了,在您离开柏林之前,德萨德已经得到消息,并且迅速的制定出了刺杀计划,只是他们当中有人出了一些小岔子,一个负责人和他的情人说了这件事情,结果他的情人很快向盖世太保报告了......”

    “所以女人总是靠不住的,对吗?”

    男爵的话让德法两国的官员们笑了出来,也让这里原本严肃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漫步者,你瞧不起女人吗?”小灵的声音忽然传来。

    王维屹一下尴尬了,自己原本就是开个玩笑,却忘记了小灵......

    他赶紧把话题岔开:“好吧,既然我的老朋友德萨德就在巴黎,我很想看看他准备怎么对付我。啊,我忽然想起,现在我和他的身份对调了,在兰斯的时候,他是抓捕着,但现在,我却是抓捕者。”

    “元帅阁下,我们会尽快抓到德萨德的。”迪特里希将军立刻说道。

    “不用着急,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人。”王维屹挥了下手:“一切按照之前制定的行程表来进行,我会去好好的拜访一下巴黎的。”

    在兰斯,德萨德没有成功,在巴黎,德萨德也同样不会成功。

    他的悲哀,在于遇到了一个他一生中最可怕的敌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