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五百零二. 普里阿摩斯宝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卡恩先生做梦也都不会想到,亚力克森男爵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这怎么可能?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好像身处在梦里一般的卡恩先生,穿上了男爵为他准备的衣服,然后在王维屹和郭云峰的护送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房间。

    一楼大厅里,已经解决掉了那四名土耳其特工的克林根贝格和他的队员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男爵保护着卡恩先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老天啊,男爵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许多人称克林根贝格为“魔术师”,但克林根贝格发誓,男爵才是真正的魔术师!

    不,这不是魔术,这是最神奇的魔法!

    三辆轿车早已停在了外面,在队员们上车的时候,还不断的有土耳其士兵在边上经过,王维屹根本没有在意,甚至还脱下帽子彬彬有礼的和他们打了招呼......

    ......

    “这不可能!”欧内少尉目瞪口呆的看着淋浴房里的一个大洞,简直无法相信。

    “少......少尉......我们发誓,绝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这......”

    “这个洞是怎么来的!”欧内少尉暴跳如雷,指着那个似乎正在嘲笑着他的洞大吼大叫。

    两名特工面面相觑,这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们发誓真的没有听到任何的一点声音......

    可是该死的这个洞怎么会出现的?该死的卡恩又去了哪里?

    “封锁,封锁!”欧内少尉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卡恩和那些营救者们还没有来得及跑出安卡拉......

    ......

    卡恩的确还没有跑出安卡拉,而王维屹暂时也还没有离开安卡拉的意思。

    当来到赫伯特少校为他们提供的安全场所之后,卡恩如释重负,带着无比感激的心情说道:“男爵,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您为了我。居然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救我......我......”

    “好了,卡恩先生,我可不是来听你的感激之词的。更何况你为德国做了那么多,我可不会抛弃你。”王维屹打断了他的话:“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阿卜杜勒.卡拉米的事情吧。”

    卡恩一下便猜测出了男爵想做什么,他居然还想把阿卜杜勒.卡拉米救出去!

    “卡拉米现在被关押在安卡拉的西面,说实话,防御并不严格。”卡恩很快说道:“首都军团那些忠于苏丹的人一直在想办法营救他,但是他们对待虽然不严密的防御依旧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王维屹笑了一下:“看起来那些首都军团的人对于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还是忠诚的。”

    “男爵。对于苏丹的忠诚是另外一个方面,但还有一件事情,是他们必须要救出卡拉米最重要的原因......”卡恩出人意料地缓缓说道:“您听说过普里阿摩斯宝藏吗?”

    “普里阿摩斯宝藏?”王维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赫伯特已经抢先说道:“大使先生,您说的是已经在德国的那批宝藏吗?”

    “是的。”卡恩点了点头:“在德国的那批宝藏。”

    王维屹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普里阿摩斯宝藏?”

    “是这样的。普里阿摩斯宝藏本来只是一个传说,但在随后却变成了一个事实。”赫伯特对这段历史显然非常清楚:

    “在荷马史诗中,最有名的大概就是特洛伊战争了。特洛伊战争结束了,但关于其历史真实性的争议却延续了三千年。当德国伟大的、传奇式的考古学家海因里希.施里曼出生后,特洛伊战争的真实性便即将得到证实......”

    施里曼熟记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的诗句,对它们的真实性深信不疑。他相信,荷马讲述的是真实的历史。通过考古发掘能够找到荷马史诗中的城市遗址和英雄们的坟墓。

    19世纪60年代,施里曼已经腰缠万贯,发掘荷马史诗中记载的城市的愿望也更加迫切。1868年,他来到希腊和小亚细亚。第一次踏上荷马史诗中的这片土地。1869年,施里曼与他的俄国妻子离了婚。年已47岁的他如此醉心于古希腊的文化和历史,以至于认为只有希腊女人才适合做自己的妻子。他请朋友为他介绍,并强调“她必须对荷马充满热情”。很快施里曼如愿以偿。娶了17岁的希腊姑娘索菲亚为伴侣。虽然两人年龄悬殊很大,但志趣相投。婚姻十分美满。

    新婚后的施里曼不久就携带妻子动身前往土耳其,去寻找传说中的特洛伊古城,实现童年的梦想。他相信,荷马的特洛伊就在希萨尔雷克山下。施里曼这种“按图索骥”、迷信荷马的做法在当时被传为笑柄。

    在千方百计才取得土耳其政府的挖掘许可证之后,施里曼于1871年正式在希萨尔雷克山动工挖掘。这位对荷马史诗抱有热情浪漫想象的考古爱好者,当时的挖掘方法有些鲁莽。他不像专业考古学家那样小心翼翼地对遗址进行挖掘,而是雇佣了100多民工,命令他们尽量挖宽挖深,从小山的这一端挖到那一端,挖出了一道130英尺长的坑道,有人讽刺道:“他简直是在挖苏伊士运河,哪里像是在考古现场挖掘。”但施里曼不管这些,一心只图尽快找到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

    可是在经过了无数次的失望之后,施里曼什么都没有发现,这让他逐渐对自己的信仰开始产生了怀疑。

    但是,这个时候奇迹却出现了......

    使施里曼大感意外的是,他发现了埋在山丘下的一大片城市。一层一层的废墟一个压一个,每一层代表着一个城市,各层之间又有多层泥土相隔。有几层有灰烬存在,表明城市曾被火焚烧过。但施里曼对上面的几层不感兴趣,他认为真正的特洛伊,即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应该是最下面或靠近最下面的地层。幸运之神没有抛弃施里曼。就在他决定打道回府的前一天,即1873年6月14日,施里曼在“普里阿摩斯宫殿”的一堵围墙下,无意中见到了期盼已久的金属的闪光。他抑制住内心的狂喜,不动声色地叫索菲亚遣散了民工。他不想让民工把发现黄金的事上报给土耳其政府,因为根据许可证的要求,发掘者应将所发现文物的一半上缴给土耳其政府。而施里曼决心把找到的文物上缴给希腊政府,他已把希腊看成了他的家。

    民工一走,施里曼就开始在那堵随时都要倒塌的墙下拼命地挖金子,一件又一件的宝贝从他的手中递到了索菲亚的手中。施里曼后来回忆道:“这需要很大力气,还会碰到极大的危险,因为这座堡垒的墙——我必须在墙下发掘,随时都会倒塌在我身上。但是看到这么多的器物,每一件对考古学家都是无价之宝,使我顾不到危险,也想不到危险。”

    据说索菲亚用她的红披肩,把这里的宝藏偷运到他们俩人居住的小屋里。挖掘出的宝物相当丰富,有各种金银器皿、黄金饰物和青铜制的匕首、箭和斧子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两顶华丽的金冠。金冠一大一小,大的那顶由16000多块金箔缀连而成,冠冕上悬吊着74根短链子和16根长链子,冕顶由小环重叠圆环和刀叶形金片组成。小的那顶形似大金冠,只是链子吊在狭窄的金叶带上,侧边的链子较短,只能遮住双鬓。施里曼把小金冠戴到妻子头上,恍如看到了当年的海伦。施里曼家族成功地把这批宝藏运出了土耳其,由在希腊的索菲亚的亲戚藏在花园和货棚里。

    1874年,施里曼向世人公布了“普里阿摩斯宝藏”的发现。人们这才相信,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城并非虚幻的传说。

    宝藏的发现也给施里曼带来了麻烦,土耳其政府极其愤怒地要求施里曼归还宝藏,而希腊政府也在土耳其人的压力下拒绝接受这批宝藏。

    最后,施里曼把它们送到德国,存放在柏林的一家国立博物馆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艺术珍宝,包括特洛伊黄金宝藏被统统打包藏进了地下碉堡,以防不测。

    王维屹听得完全入迷了。

    普里阿摩斯宝藏——特洛伊黄金宝藏!

    这非但挖掘出了一大批宝藏,而且还证实了特洛伊战争真实的存在过。但这其中伟大的、传奇的德国考古学家施里曼究竟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忍受了旁人多少的置疑?

    其中的艰辛绝不是旁人可以想像的。

    成功者的背后,总是伴随着无数的血泪,施里曼正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而卡恩的故事还并没有说完:“其实,施里曼秘密运送回德国的黄金宝藏,只是普里阿摩斯宝藏中很小的一个部分。”

    “很小的一个部分?”

    “是的,其中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宝藏施里曼并没有机会运送回德国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