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五百四十一. 法里达王后的项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个不错的开始,对王维屹的这趟埃及之行来说的确是这样的。

    顺利结识了埃及国王法鲁克一世,此外,还小小的在赌桌上赢了一笔。

    尽管这些钱和那条项链在王维屹眼中看起来不算什么。

    可赢钱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

    克林根贝格这些人在旅馆里百无聊赖,当王维屹回去的时候,发现他们居然也在玩牌。

    才刚刚尝到赢钱甜头的王维屹也参与进去玩了几把,结果现在他的运气可没有那么顺了,输了上千英镑。把克林根贝格、迈里斯特尔这些人乐得眉开眼笑。

    很明显的,男爵在战场上战无不胜,但在牌桌上就有一些那什么了......

    结果这把从来不玩牌的郭云峰和埃莉娜也给吸引了过来。这一群人,简直把骷髅男爵当成了一只肥羊般大宰特宰。

    玩到后半夜,只有恩斯特.勃莱姆男爵一个人输,其他人都捧着大把的现金笑眯眯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很明显,在赌桌上缺少了小灵的帮助,王维屹的牌技臭不可闻,天知道在开罗王宫里他是怎么赢的......

    “倒霉的漫步者,是吗?”在王维屹的房间里,埃莉娜笑靥如花,她今天可赢了不少。尤其是在后半段的时候,埃莉娜表现神勇,她和郭云峰一起合作,所向披靡。

    王维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等等,等等,我觉得有些不对......小灵切断了和我的联系,难道,难道......”

    埃莉娜笑得更加开心了。王维屹终于恍然大悟:

    埃莉娜和郭云峰在作弊!

    小灵切断了和自己的联系,帮助埃莉娜和郭云峰分析自己的牌。老天,有了小灵的帮助,埃莉娜和郭云峰要想赢自己的钱那不是和玩一样?

    看埃莉娜笑得如此开心,王维屹嘟囔了几声。成也小灵,败也小灵。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小灵竟然在赌桌上出卖了自己......

    “多美的夜色啊......”笑声中的埃莉娜来到了窗口,眺望着窗外的夜景:“真想去看看人面狮身像,真想去看看金字塔......漫步者,埃及就和我们曾经去过的中国一样充满了神秘魅力......”

    “会去的,等我们占领了整个埃及。我带你游遍整个埃及。”来到了埃莉娜的身后,王维屹也出神地看着窗外。

    然后,他轻轻的从身后揽住了埃莉娜......埃莉娜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就这么任凭“漫步者”温柔的拥抱着自己......

    忽然,两个人的身子都是一紧,接着王维屹有些恼火的低声道:“讨厌的家伙......”

    埃莉娜抿嘴一笑。

    王维屹松开了埃莉娜。和她一起悄悄的躲到了门后......

    外面,传来了开门声......接着,两个家伙的脑袋冒了进来......

    猛的,他们身子被朝前一拉,在他们还没有能够反抗之前,脑袋已经遭到了重击......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椅子上......

    王维屹看着从他们身上找到的东西。一些钱,两枝转轮手枪,两把匕首......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可不像小偷。”王维屹把玩着手里的匕首问道。

    两个埃及人谁都不肯说话......

    “瞧,我和我的太太正想睡觉,你们就闯了进来,这可不好,我很不喜欢。”王维屹来到他们身边,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我可以把你们杀了,然后告诉警察。我和我的太太遭到了袭击,我们被迫还击,然后杀了你们......”

    “你们不敢......”其中一个埃及人叫了出来。

    一道寒光闪过,接着一只手捂住了这个埃及人的嘴,任凭埃及人因为痛苦而浑身颤抖。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呜呜”之声......

    一把匕首,扎在了他的大腿上......

    受伤的埃及人同伴完全被吓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的下手居然如此毒辣......

    “现在,到你了。”王维屹松开了捂住嘴的手,那个受伤的埃及人终于能够发出了痛苦的哀号,可是他的脑袋很快被埃莉娜用转轮手枪顶住:“先生,再痛苦也不要发出声音来,如果我觉得你的声音太大了,我会开枪的,我保证......”

    王维屹朝埃莉娜笑了下,然后重新把脸转向面前的这个埃及人:“说吧,我需要知道全部。”

    到了现在,埃及人哪里还敢有任何的隐瞒:“是法里达王后派我们来的,我们是宫中的卫士。”

    “法里达王后?”王维屹有些纳闷:“王后派你们到我这来做什么?”

    “她让我们来偷一条项链......一块镶嵌有红宝石的项链......”

    王维屹恍然大悟,这就是自己在赌桌上赢来的那条项链吧?

    这么看来,法里达王后的赌风也实在是太差了,输了一条项链,居然还要派人来偷回去。

    “王后为什么要偷回这条项链?项链里有什么秘密吗?”

    “我不知道,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好像这条项链对王后非常重要,她过去总是随身佩带的,但是今天输给了您......”

    这家伙说的不太像是谎话,王维屹在那沉吟了会,让埃莉娜给他们松了绑:“你们可以回去了,告诉法里达王后,她想要项链的话,完全可以亲自派人来找我要,我绝对不会吝啬的......”

    这点,王维屹说的倒是真话。

    法里达王后的这条项链虽然珍贵,但在王维屹的眼中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他赢回这条项链,不过是为了好玩而已。

    可法里达王后用这样的手段想要夺回项链,反而让王维屹起了就是不还的念头。

    至于这两个埃及人,王维屹确信他们不会去报警的,毕竟王后派人来偷东西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好吧,漫步者,我想我该回自己房间睡觉了,晚安。”埃莉娜嫣然一笑,离开了这里。

    该死的,该死的......王维屹心中大是恼火,本来今天夜里肯定会发生一些非常浪漫的事,但法里达王后派来的人却把这一切都毁了。

    一定得让法里达王后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才行......

    ......

    第二天一大早,罗里曼先生就派人来请“安德鲁男爵”托克森和自己共进早餐,而“安德鲁男爵”也愉快的接受了这一邀请。

    在早餐时,罗里曼先生向“安德鲁男爵”提出了另一个来自于法鲁克一世的邀请:

    邀请来自英国的“安德鲁男爵”托克森先生参加他今晚在开罗王宫举办的舞会,以庆祝他成为埃及王储、赛义德亲王二十周年。

    “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王维屹听的莫名其妙。

    法鲁克一世都已经成为了埃及和苏丹国王,努比亚、科尔多凡和达尔富尔的统治者,居然还庆祝他成为埃及王储的日子?

    “男爵先生,您恐怕对这位国王不是很了解......”罗里曼先生微笑着道:“他是个喜欢奢华生活的人,总能为自己找到各式各样的借口来举办豪华的舞会,他沉迷于这个,无论前线的战争多么紧张。至于这次,他还邀请了我们大使馆的所有职员。您得知道,现在我们正在准备着和德国人的决战,需要埃及的全面支持,所以大使先生已经答应了国王陛下的邀请......”

    “啊,那我一定要去了。”王维屹一笑:“我想我该为他准备一份礼物。”

    “法鲁克国王会喜欢的。”罗里曼笑道:“当然,今晚不知又有多少宾客会倒霉了,这位‘开罗小偷’大显身手的机会到了......”

    王维屹在那想了一下,还是把发生在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本以为罗里曼先生会吃惊,但没有想到这位埃及王宫的总顾问却叹息了声:

    “男爵先生,有些事情您可能还不太清楚,项链本身没有什么,但上面的宝石却是法里达王后家族的传家宝,历史非常遥远。这位法里达王后大概是在宫中太寂寞了,非常嗜赌,有时候输红眼了总喜欢拿这块宝石来当抵押。赢的人,因为她是埃及王后,大部分都是归还的。即便有些不愿意归还的人,在第二天总会发现这块宝石不翼而飞,那当然是被法里达王后派来的人给偷走了,只是这次她的人却失手了。男爵先生,我希望您不要声张王宫里这些不光彩的事情。”

    “当然,我当然会这么办的。”王维屹微笑着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现在他的心里有底了。

    想不到那么妖艳的一位王后,居然还有嗜赌这么一个恶习,这算是一个什么样的国王家庭啊。

    也难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没有多少年,法鲁克一世便被起义者所推翻,就连英国人也无法挽救他流亡的命运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