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五百七十二. 伪钞制造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阿拉曼之战结束后的开罗,已经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

    盟军的惨败。让整个开罗人心惶惶,埃及人、和住在开罗的法国人、英国人,每个人都在担心着德军会向开罗发起进攻。

    还好,这样担心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德国人似乎暂时对开罗失去了兴趣。

    但是,天知道埃及境内什么时候会出现那些德国人。

    隐隐传来了一些风声,法鲁克一世和英国人闹得好像很不开心,大约是为了战争的事情,而最后法鲁克一世却不得不屈服在了英国人的威逼之下。

    但是,这又引起了埃及军方的不满。

    做为手中握有很大权利的埃及军队总参谋长坎勒穆,素来是一个强硬派,认为埃及应当更独立自主,而不是完全听从于英国人的命令。

    在这一点上,他和埃及国防大臣埃姆恩的意见是完全相反的。

    埃姆恩认为,凭借埃及的力量,绝对无法单独抵挡住德国人的进攻,在政策上必须采取一边倒的做法,借助英国人的力量来抵抗来自德国的侵略。

    而坎勒穆则反唇相讥,认为埃姆恩完全忘记了埃及曾经拥有过的荣耀,只知道对外国人俯首帖耳。

    坎勒穆的态度很是让英国人恼火,但他们却对这位埃及的实权派人物毫无办法。坎勒穆无论在民间,还是在军方都有着强深厚的势力,据说王后法里达就是他的远亲。他得到了埃及中下阶层普遍的支持。

    一旦动摇了他的位置,势必引起埃及人极大的反对,甚至在军队里有可能会发生兵变......

    而埃姆恩代表的,则是埃及特权阶层的利益,他同样有着虽不广泛。但却根基深厚的支持。比如法鲁克一世就是他的坚定支持者。

    当然,这一次英国人做得实在太过分了,非但要埃及军队直接参加战争,而且竟然要埃及承担起盟军在北非的主要补给任务。

    这样的要求,即便让平时不太管理政事的法鲁克一世也起了极大的反感......

    一切都是“第二次阿拉曼战役”的失败引起的。

    据说盟军在这次战役中损失了在北非80%以上的物资补给,整个部队的补给一下出了最严重的问题。

    现在,盟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必须要依靠埃及人了......

    坎勒穆几次在没有通报法鲁克一世的情况下,单独约见了英国驻开罗大使斯托利、中东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将军、英国第8集团军总司令蒙哥马利将军。并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要求盟军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补给问题,而不是把这个沉重的包袱扔给埃及。

    但无论是斯托利、还是亚历山大或者是蒙哥马利,都态度强硬的拒绝了坎勒穆的要求,并且告诉这位埃及的总参谋长。他在未得到国王陛下和埃及政府的许可情况下,私自和他们见面完全是不合法的......

    英国人就是这样,尤其是脾气容易急躁的亚历山大和蒙哥马利两个人凑在一起更是如此。他们甚至敢拒绝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命令,更加不用说一个埃及的总参谋长了。

    爱面子的坎勒穆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英国人,他认为自己在英国人那里蒙受了巨大的羞辱。

    在开罗,乃至在整个埃及,坎勒穆和他的家族一直以来都受到广泛的尊敬。但现在看起来英国人并没有对他表达出应有的尊敬。

    事情就是这样,平时一些矛盾累积在那里不太容易被察觉,可一旦遇到了重大事件,比如战争中的惨败。这样的矛盾就会彻底爆发。

    而“第二次阿拉曼战役”盟军的惨败,正是埃英之间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不但如此,让埃及人更加烦心的事情接着又毫无征兆的发生了:在埃及,出现了大量的埃及磅以及辅币皮阿斯特和米利姆!

    大量的!

    这可绝不是一个好现象......短短的几天时间。随着这些货币的大量涌现,埃及货币暴跌。物价飞涨。

    本来随着战争的进行,埃及的物价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步,现在,简直到了让普通百姓无法生存的程度了......

    这些事情发生得非常诡异。

    而在埃及陷入混乱的时候,“安德鲁男爵”托克森——王维屹,和托克森夫人——埃莉娜又重新进入到了开罗这座历史名城......

    “烤肉,谢谢。多少钱?1250皮阿斯特?老天,这么贵......”

    王维屹摇着头接过了埃及特色的烤肉,递了一串给埃莉娜:“上帝,这里的东西可真贵。简直让人吃不消......”

    “一个弄出这些事情的人,却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太滑稽了。”埃莉娜吃可一口烤肉,笑着说道。

    “埃莉娜,你也许不知道,一百万英镑,足以让一个国家发生政变。啊,我指的可不是收买那些军队里的高级官员,而是自发组织起来的兵变。”王维屹显然对烤肉显得非常满意,兴致勃勃地道:“比如葡萄牙人阿尔维斯.多斯.里斯,他就成功的用伪钞让葡萄牙发生了可怕的政变......啊,我认为叫他伪钞制造者不太合适,他用的可是货真价实的葡萄牙货币......”

    阿尔维斯.多斯.里斯,传奇的伪钞制造者。他造的可是货真价实的葡萄牙埃斯库多纸币,他所伪造的只是一份葡萄牙中央银行的公函,用来委托印钞厂印纸币。

    他往市场非法注入了多少钱?截止1925年,共约1亿埃斯库多纸币,合计100多万英镑,相当于葡萄牙总GDP的0.88%。一夜暴富的里斯,办银行、买楼房、买农场......混得风生水起,为彼时的葡萄牙经济带来了一阵表面的繁荣。但这些非法注入市场的巨额货币,最终导致了葡萄牙币贬值,政府公信力下降,间接促进了次年军人政变的发生。

    1930年里斯被判服刑20年。

    他一个人,用一百万英镑搞跨了一个政府......

    “他难道不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吗?”王维屹心满意足的吃完了烤肉:“事情败露了,你也许会觉得一点不希奇,你也一样可以做到,但是第一个敢使用伪造的葡萄牙中央银行的公函,用来委托印钞厂印纸币的家伙,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关键,他还成功了。”

    埃莉娜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用伪造的葡萄牙中央银行的公函的制造钞票,美国还有一个家伙也在制造伪钞,不过到现在他还没有被人发觉。”王维屹兴致勃勃地说道:“这个叫艾默里奇于特纳的家伙,从澳洲移民到美国纽约,年轻时做大楼管理员,退休后捡破烂为生,生活难以为继。无奈之下于特纳开始运用他儿时学过的照相蚀刻术来造假币。于特纳并不贪心,他只造1美元的纸币,用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不过他的技术可不怎么好,用的是廉价的铜版纸,数字和字母模糊扭曲,华盛顿的头像也明显失真,后来有的假钞上连‘’也错拼成‘’。造假技术不高,所以,于特纳花这些假钱时十分谨慎,只在高峰期时的地铁、报摊、酒吧、杂货铺等人来人往的场所消费,通常这时的商家无暇细心查验一元纸币的真假,方能使他蒙混过关。买一张5美分的车票,就能赚95美分的利润,于特纳利用这些蝇头小利来应付房租等其他日常开支。但积少成多,从1938开始,于特纳制造了多达55千美元的假币,尽管特勤局老早就注意到了这些假币,却始终束手无策......”

    埃莉娜听得入了神:“一直抓不到他吗?”

    “一直都抓不到。直到1947年末于特纳的公寓失火,才让他在1948年落网。可能大伙儿同情这个可怜的、不贪心的、小心翼翼的老头,他仅被判1年零1天,以及1美元的罚款,4个月后他就出狱和女儿住到一起。”王维屹叹了口气:“你能说这人不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吗?”

    说完,他朝开罗的街头看了一眼:“所以,我们也是一群伪钞制造者,只不过做得比他们更加高明。埃莉娜,现在埃及非常混乱,盟军物资短缺,开罗物资短缺,物价又在飞涨,如果这个时候开罗出现了大量高仿真的伪钞,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埃及的经济完全崩溃。”

    “届时,和葡萄牙一样的兵变极有可能在开罗发生......”埃莉娜很快读懂了王维屹话里的意思:“埃及军方现在和盟军指挥部之间充满了尖锐的矛盾,他们要想兵变成功,就必须得到一个强有力势力的支持,而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德国。”

    王维屹笑了笑:“是这样的,如果能用经济打垮一个国家,我更愿意选择这样的方式,而埃及的乱局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一个机会,现在,我们就是一群伪钞制造者。”

    当然,这两个伪钞制造者,在开罗可使用的是货真价实的货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