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零一. 正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此时的塔穆斯塔和他所领导的“埃及军官团”,还并不知道一场灾难正在悄悄的向他们靠近。

    塔穆斯塔的家成了这些埃及军官聚会的地点。他们在这里评论着埃及的局势,讨论着德国人对埃及新的殖民统治。

    尤其是埃及政府已经决定向轴心国派遣第一批的二十万军队,以及塔穆斯塔的辞职更是在这些军官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这些军官们的眼中,坎勒穆将军是英雄,塔穆斯塔同样也是英雄......他们曾经亲密无间的为了埃及的自由而战,他们曾经不顾生死的奋战在一起,但现在胜利后难道一切反而都变了吗?

    塔穆斯塔告诉他的同伴们,他其实并不会因为官职的丢失而怨恨坎勒穆将军,只要埃及能够真正获得自由,即便牺牲他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可是,以埃及目前的局势来看要想达到这一目标实在是太难了......

    塔穆斯塔并没有灰心,他坚定的告诉他们的同伴们,不是每一个埃及人都愿意接受德国人的殖民统治的,只要他们不懈努力,他们追寻的那个梦想很快就会到来。

    而他们也同样得到了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遇刺的消息,这让他们不免增添了一些谈资,同时也对是谁进行了这次刺杀而倍感兴趣。

    “我想是和我们一样心怀解放埃及梦想的斗士吧......”塔穆斯塔很肯定地说道:“所以我们不是在单独战斗......”

    “将军,将军,外面很多德国人......”

    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大队德国兵已经冲了进去,埃及军官们大惊失色,有的人把手深向了腰间的手枪上。但当他们看到德国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又无奈的把手缩了回来。

    当他们全部被缴械后,费尔斯上校和坎勒穆将军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将军,这是怎么回事?”塔穆斯塔根本不想搭理费尔斯上校,而是大声询问着坎勒穆将军。

    坎勒穆将军朝他看了一眼,然后叹息了声......

    “塔穆斯塔.艾哈迈比,你因为牵扯进对意大利王国首相墨索里尼的刺杀中而被俘了。”费尔斯上校这时说道。

    塔穆斯塔冷冷的朝他看了一眼:“我很想这么做,但我却没有机会......”

    “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塔穆斯塔.艾哈迈比。”费尔斯上校的声音同样冰冷:“而且你们在座的大部分军官。都秘密和英国情报机关勾连到了一起,企图进行一次新的兵变,推翻现有埃及政府,你们必须全部和我们走一趟。”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埃及军官们的骚动......他们有的开始诅咒。有的开始为自己分辨,甚至有的人大声诅咒起来......

    塔穆斯塔盯着忽然到来的这一切,他现在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德国人已经对他们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正式动手了!

    他制止了群情激愤的军官,把目光死死的盯着坎勒穆将军:“将军,您也是来逮捕我们的吗?”

    一直到现在,他还对坎勒穆将军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可是当他看到坎勒穆将军表情沉重的点了点头后。塔穆斯塔心中的最后一线希望也都失去了。他长长的叹息了声:“将军,你错了,你真的错误,我们理想中自由的埃及。不应该是这样的......”

    “现在不是考虑自由埃及的问题,而是得考虑你们的自由。”费尔斯上校嘲讽似的笑了一下,然后挥了下手。

    塔穆斯塔和埃及军官团的主要成员都被带走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坎勒穆将军分明看清了塔穆斯塔脸上对自己无比失望的表情......

    ......

    一声凄惨的叫声在隔壁的房间里不断响起。同样遍体鳞伤的塔穆斯塔坐在那里,竭力的想要挺直自己的身子。

    “塔穆斯塔.艾哈迈比。你认得劳森.希顿中尉吗?”

    当负责审讯他的瓦特尔少校问出这话的时候,塔穆斯塔坚定地说道:“我已经回答过无数次了,我不认得什么劳森.希顿,也不认得什么英国情报人员,我没有参与到策划墨索里尼的计划中,尽管我很乐意这么做。我更加没有策划什么兵变,我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国家......”

    瓦特尔少校并没有被他激怒:“那么修道院呢?英国情报人员为什么会躲藏在修道院里,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是的,修道院是我在几年前资助修建的,但那个什么逃跑的英国情报人员为什么会选择躲藏在那里我不知情......”塔穆斯塔还是不肯承认任何的事情。

    “塔穆斯塔先生,我有一个疑惑。”这时坐在一边始终一言未发的费尔斯上校终于开口说道:“你始终都在说自己是最坚决的反对英国人的,但为什么你愿意资助一个英国人开的修道院?你又为什么和同样身为英国人的院长成了好朋友?”

    塔穆斯塔冷笑了一声:“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我反对的是英国政府,反对的是英国人对埃及的殖民统治,就和你们现在正在做的一样。但我不反对英国人民,相反,在普通的英国人中我认得许多好朋友......”

    费尔斯上校和瓦特尔少校现在非常确定,这是个倔强的人,威胁利诱,甚至刑具都无法从他身上得到一些什么。

    从内心来说,费尔斯上校对这样的人是非常尊敬的,但从职业道德来说,他绝不可能对其有任何的同情。

    他在那里略略沉默了下:“瞧,塔穆斯塔将军,尽管你已经辞职,但依旧还保留着才得到的少将军衔,这一切来得多么不容易那。”

    “我愿意把属于我的一切都贡献给埃及,又怎么会在乎一个什么将军呢?”塔穆斯塔讥讽地道。

    “我很尊敬你,是真的非常尊敬。”费尔斯上校并没有在乎对方的态度:“但是我想你也清楚,我们今天一定得得到我们想要的,对吗?我还可以告诉你,在你隔壁的房间,一些你的同伴已经在我们的要求下招供了,当然,我也不需要隐瞒你,是按照我们的要求招供的。有你的供词当然更加具有说服力,但是没有供词呢?我们一样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那是你们的事。”塔穆斯塔的态度还是没有一点的改变:“但我绝对不会背叛正义......”

    “正义?你知道正义是什么吗?”费尔斯上校叹了口气:“正义就是我们即将恼羞成怒,正义就是我们即将在开罗展开全面抓捕,正义就是我们将把你的亲人、朋友全部抓捕,然后不经审讯的一律枪毙,正义就是无数的埃及人将因为你所谓的正义而遭受到可怕的牵连......”

    塔穆斯塔的脸色变了......

    费尔斯上校继续说道:“这个世界是没有真正正义存在的,我们做的事我们认为是正义的,你们做的事你们也认为是正义的。我承认你是个勇敢的人,但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勇敢。同样,我也不认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不怕死。我们再换个方式,如果现在我们彼此的位置倒换一下,我相信你会用更加残酷的方式来对付我,对付德国人的,对吗?”

    塔穆斯塔迟疑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这就是所谓的正义......”费尔斯上校又叹息了声:“所以,为了避免牵累更加的无辜,我请求你按照我们说的来做吧。你失去了你追求的正义,但更多的埃及人却会因为你的牺牲而获得他们想要的正义,好吗?”

    他几乎完全是用商量的口气在那述说,然而塔穆斯塔却发现自己的内心正在渐渐的屈服于他。

    和德国人说的一样,自己交代或者不交代,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只要自己一张口,就真的能挽救许多埃及人的生命......

    他沉默了半晌,然后缓缓说道:“你真的能够保证一切都到我们这里结束吗?”

    “我无法做出这样的保证。”费尔斯上校实事求是地说道:“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尽量减少开罗所遭受到的伤害。”

    塔穆斯塔这时候居然笑了:“谢谢你,费尔斯上校,你是一个诚实的人。那么现在让我们开始吧,你需要我说些什么呢?”

    “很多,很多。”费尔斯上校站起了身子:“我们需要你做许多事情,就和你的同伴们正在做的一样。老实说吧,你为埃及人做的,你的同胞们永远也都不会知道,但他们中许多人的命都是因你获得拯救,你应该为自己感到自豪。”

    自豪?塔穆斯塔嘲讽的笑了。他不为自己自豪,而只是觉得,自己和坎勒穆将军一样,背叛了自己曾经坚定无比的信仰。

    只是起码费尔斯上校有一点说的不错,正义其实是得分层面来看的。

    每个人,每种势力都在追求自己自己的“正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