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零二. 肮脏的交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塔穆斯塔和他所领导的“埃及军官团”中的绝大多数人遭到了逮捕。

    而随即,埃及政府宣布,在德国情报机构的努力下,他们成功破获了一次未遂“兵变”。

    兵变的指挥者,是塔穆斯塔.艾哈迈比和他的“埃及军官团”。

    并且,“埃及军官团”一手策划了对意大利王国首相墨索里尼的刺杀。

    埃及人有些惊讶,但埃及政府和德国方面接着宣布,此次兵变已经平息,除了少数兵变策划者外,其余人不会受到任何追究。

    这在很大程度上平息了埃及百姓和士兵心中的恐慌情绪......

    现在,对新的埃及政府以及德国人最大的威胁,“埃及军官团”被彻底的铲除了,开罗基本上掌握在了德国人的手里,除了那些讨厌的意大利人外。

    而德国在埃及目前的最高指挥官恩斯特.勃莱姆则在第一时间见到了墨索里尼,并且告诉了他这一“喜讯”。

    尽管墨索里尼完全不把这看成喜讯......

    “我还有一些让人不快的事情要告诉你,首相先生。”王维屹缓缓地说道:“根据被俘英国间谍和埃及人的交代,一些意大利高级军官也参与到了兵变之中......”

    “什么?这不可能!”墨索里尼大声叫了出来:“所有的意大利军官,不,是全体意大利人都是效忠我的!他们绝不可能背叛我!”

    “是吗?”王维屹一笑:“那么你遇到的多次刺杀事件呢?难道也是他们所谓的效忠吗?”

    墨索里尼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那是他最不愿意想到的事情......

    1926年4月,墨索里尼正在日内瓦参加国际医药大会。一天,墨索里尼看见一名英国妇女微笑着款款向他走来。墨索里尼正准备上车,看着款款而至的英国妇女,墨索里尼站在车旁迟疑着。仿佛等待着什么。突然那位妇女拔出手枪,没等墨索里尼做出反应,子弹已呼啸着射来。然而,子弹只是从墨索里尼的鼻孔处穿过,居然只伤了一层皮!倘若再往前一丁点,法西斯领袖便一命呜呼了!

    这是开始而已。

    同年9月11日,有一位名叫吉诺.卢切蒂的青年人想用手榴弹行刺墨索里尼。动手之前,他观察到墨索里尼每天上午10时乘一辆兰查牌小汽车经皮亚城门去齐基宫上班。他准备了两枚手榴弹。9月11日上午,卢切蒂早早躲在一个报亭后面。注视着皮亚城门。当他看到墨索里尼的小汽车开过来时,便一冲而出。不巧早被司机发现。司机最初想撞倒他,后来看到他手中拿着手榴弹,便加足马力,飞速而去。卢切蒂用力将手榴弹甩出。可惜投得过高,手榴弹在距汽车50米处爆炸。卢切蒂被叛处30年徒刑。后来颁布的新法律规定,凡企图谋害墨索里尼的人都处以死刑,卢切蒂便被处决了。

    这是墨索里尼最不愿意提及的事情,但现在却从德国元帅的嘴里说了出来。

    王维屹不慌不忙地道:“让我们开诚布公地说吧,在意大利有许多反对你的势力存在,在德国同样也是如此。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彻底铲除这些反对你的势力。这次刺杀事件其中有太多古怪的地方了,刺杀者是如何知道你的进城路线和时间的?那些原本应该随身保护你的意大利士兵们?在你遇到刺杀的时候又去了哪里?”

    “他们......说得到了你们的命令,我的安全由德国方面负责。”墨索里尼有些迟疑起来。

    “不。我从来没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王维屹矢口否认:“我一直再三强调,由意大利军队主要负责你的安全,我们只是协助。”

    墨索里尼到现在还是半信半疑,王维屹把英国人和埃及人的口供交到了他的手里。

    墨索里尼仔细的看着。越看越是惊讶:“基诺沃将军在1940年就被英国人策反了?这太让人惊讶了......上帝,我看到了谁。贝尼斯科将军?那可是我最信任的将军......恩斯特元帅,你确定没有搞错吗?莫塔将军也参与到了叛变中?”

    “是的,这都是我的情报人员努力得到的。”王维屹淡淡地道:“这是一个有组织的,全部由高级军官参与的叛变,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你。幸运的是,我们及时破获了这一组织......”

    墨索里尼还是不肯相信,那么多的意大利军官难道真的全部背叛了自己吗?

    王维屹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首相先生,你完全可以想像一下,意大利军队拥有那么多的大炮,那么多的坦克,那么多的飞机,那么优秀的士兵,可为什么在战场上一败再败?更加让人可笑的是,他们连那些拿着原始武器的非洲土著都无法战胜吗?你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吗,首相?”

    这些话再次触动到了墨索里尼的痛处......

    的确,这也是他始终百思不解的一个问题。意大利军队一直是他引以为自豪的武装力量,他甚至幻想着靠着这些军队去征服整个非洲、甚至整个欧洲。

    但现实却是如此的让人沮丧,意大利军队在战场上除了失败还是失败......

    墨索里尼是一个自大,并且多疑的人,当这两种性格集中在一个国家领袖的身上,那就非常可怕了。

    他宁愿相信恩斯特.勃莱姆说的是真的,意大利军队之所以屡战屡败,沦为敌人的笑柄,不是军队的无能,而是那些指挥官们背叛了自己。

    虽然这其中还有许多的疑点存在,但这却是墨索里尼为自己失败开脱的最好借口......

    现在的意大利国内,甚至在法西斯党内,因为意大利军队的不断失败,墨索里尼已经遭遇到了强大的反对力量,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找到一些失败的责任,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找到一些替罪羊,那无疑将为自己减轻压力......

    所以在某些方面墨索里尼和王维屹是心照不宣的......

    “还有,英国残留在非洲的军队,正在企图由那些叛变的意大利军官接应,向埃及发起新的攻势,而英国皇家空军也做好了由海上轰炸开罗的准备,你在这里是非常不安全的。”王维屹不紧不慢地道:“因此我建议首相先生立刻离开开罗,当你回到罗马的时候,你会得到我的电报,一切你担心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墨索里尼笑了......他现在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上这个恩斯特.勃莱姆了。

    解决“叛变”军官的事情由德国人来做,自己根本不需要插手,即便将来出了什么事情,责任也可以完全推卸到德国人的头上,自己不需要承认任何责任。

    恩斯特.勃莱姆为自己想的太周到了。

    当然,非洲的利益还是必须要考虑的,自己回到罗马之后,得立即和德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进行一次正式的会晤,划定德国和意大利在非洲各自的势力范围。

    墨索里尼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中,他永远也都想不到的是,在德国到底是谁说了算。

    “那么,我明天就安排你离开,当然,我会在今天晚上为你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王维屹不动声色地说道。

    “不,不。”墨索里尼摇了摇头:“敌人活动得非常猖獗,我不会再给他们可趁之机了。我今天晚上就连夜离开。恩斯特元帅,我希望你为我准备至少一个装甲团的保卫力量,还要确保机场的安全。”

    “愿意为你效劳,首相先生。”王维屹微笑着道:“我很期待你下一次的到来。”

    “啊哈,我的朋友,我也希望能够在罗马看到你,你将得到我最盛情的款待。”墨索里尼兴致勃勃地道。

    现在,恩斯特.勃莱姆和墨索里尼之间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有些肮脏的秘密协议......

    很多人会为此而遭殃,甚至是莫名其妙的遭殃,但有什么办法?当一个国家的领袖需要牺牲品的时候,这些人就被迫成为牺牲品。

    肮脏的交易,肮脏的政治。

    当王维屹离开墨索里尼住处的时候,墨索里尼依旧还在沉思之中。

    这个铁匠的儿子,外面还起来是个粗鲁无礼的人,但其实既然他能够坐到这张位置上,总有他的过人之处。

    他必须要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件事情在意大利国内的影响降低到最小化。

    借助德国人的手平息国内舆论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自己以后会不会一直受到德国人的控制?这也是墨索里尼必须要考虑的。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炸雷,把沉吟中的墨索里尼吓了一跳。该死非洲难道也有这样可怕的炸雷吗?

    而这时坐在轿车里的王维屹也听到了这声炸雷,他知道一场暴风雨很快就要到了,尼罗河正在迎接这这场暴风雨的到来。

    暴雨即将来临,尼罗河正在奔腾,整个北非都将遭到一次大的洗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