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零六. 山口宏的担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案件?什么案件?”莫广志没好气地瞪了梅捷洛夫一眼,“什么事情还没搞清楚,你在这里给我下定义了?”

    吴正在旁瞧得真切,不等梅捷洛夫开口,早抢前一步告起了状:“青天大老爷啊,你们可算来了,您给评评理,他们老毛子欠钱不给,还让不让我们老百姓活了啊!”

    梅捷洛夫也反应过来,急忙分辩道:“警察先生,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是他们......”他刚冲着吴正一指,就看见吴正凶神恶煞般的目光,忙掉过头接着说:“是他们无法无天,硬闯进来......”

    “行了行了!”莫广志懒得听这些解释,翻着白眼道:“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你就让我站在这里听?”

    梅捷洛夫越听越觉得今天的事情怪异,可又拿这个中国警察没办法,只好冲楼梯一指:“那、那我们去楼上的会议室吧。”说完,他拉过秘书,用俄语小声说:“快给日本宪兵队打电话,要求他们来处理!”

    “你就打电话去吧,今天没人能帮得了你!”莫广志斜眼瞅着,心里好笑,虽然听不懂俄语,但他大概也能猜出来一二。等上了二楼,莫广志瞅着楼下人头攒动的乱糟景象,严厉地命令道:“把楼下的人都分开,集中到两个房间里,省得一会儿再闹起来!”

    说完,他冲侯大雷使了个眼色,然后随着梅捷洛夫走进了会议室。莫广志的命令一下达,除了刘一山以外,其余的警察荷枪实弹地冲下了楼梯,侯大雷瞄准时机飞快地跑向领事办公室。

    门是锁着的,但对于侯大雷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他从兜里掏出一把特制的铁丝,插进钥匙孔里,轻巧地扭动了十几秒钟之后,门轻轻地开了。

    侯大雷闪身进去,一双贼眼滴溜溜一转就瞄到了保险柜,他一边蹑手蹑脚地奔过去......不过侯大雷却没有立刻按下密码,而是返回身蹑手蹑脚地向办公桌走去,眼睛也直直地盯着办公桌上的台灯。

    “记着开密码锁之前要把台灯打开!”想着莫广志的千叮咛万嘱咐,侯大雷小心翼翼地按下台灯开关。

    台灯亮了。随即侯大雷的心也豁然敞亮——随着灯光亮起,保险柜的侧面缓缓伸出一个夹板。他兴奋地奔过去,走到保险柜前,轻轻打开保险柜的外层格门,一排密码键盘显露了出来......保险柜的侧面缓缓伸出一个夹板。侯大雷兴奋地奔过去。只见夹板上明晃晃地嵌着六个按钮!

    侯大雷的心怦怦地跳动着,此刻他终于知道保险柜的奥秘了——保险柜上的密码键盘只是个幌子,真正的密码键盘是隐藏着的,只有打开台灯、引发装置以后才会出现!

    现在,所有的问题不再是问题了,侯大雷快速地将“720312”六个数字按下,再一提拉保险柜的柜门。随着一声动听的开启声,柜门听话地敞开了。侯大雷飞快地拿出里面的文件,然后掏出照相机,兴奋地按动起快门......

    侯大雷屏气凝神。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文件,然后迅速替换了保险柜里原有的文件......

    这份文件是王将军交给莫大哥的......啊,侯大雷现在都有些迷茫了,究竟该叫莫大哥是“莫广志”好还是“袁旺”才对......

    ......

    事情办得非常漂亮出色。乃至于离开苏俄办事处的时候,俄国人根本一点都没有察觉在他们那里发生过什么事情。

    整件计划是这样的。日本关东军需要人在苏俄办事处的某个秘密保险箱里放上一份假文件,山口宏看中了被暂时免职的“莫广志”——袁旺。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哈尔滨:

    王维屹!

    王维屹同样需要把一份假的文件放到苏俄办事处的保险箱里!

    于是,王维屹和袁旺将计就计......假文件被替换进去了,是王维屹的,但是日本人却以为被替换进去的,是他们提供给“莫广志”的那一份假文件。

    做得非常漂亮出色!

    以至于袁旺站在山口宏面前的时候,这位关东军在哈尔滨情报机关的总负责对“莫广志”充满了嘉许。

    “你可以继续回到刑事科长的位置上了,这是大日本帝国对你的褒奖。”山口宏满意地道。

    “谢谢,谢谢山口机关长。”袁旺朝边上看了看,接着去关好了门。

    山口宏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看到袁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包,放到了山口宏的面前:“机关长,感谢您让我复制,这是一点小意思,请您务必要首下。”

    山口宏扫了一眼那个布包,仅凭形状他就能够断定出这里面放的是金条,而且起码有四五根的样子,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莫桑,实在是太客气了。”

    “一点小小意思,一点小小意思......”袁旺连声说着,接着又道:“山口机关长,不知今天下班后有没有空,我在吉良家定了一个雅间,务必请机关长赏脸。此外,我还有一个朋友,一直想认得机关长,请您务必给我这个面子。”

    任务完成,又得了那么几根金条,山口宏心情大好,在那略略想了一会:“好吧,莫桑,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看着莫广志心满意足的离开,山口宏的手放到了金条上,他的脑袋里忽然便冒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王维屹!

    所有的人都以为王维屹死了,但只有山口宏知道他还没有死......

    “......每次情报,我都会给你一大笔的钱,而且我会在瑞士银行专门帮你开一个户头,密码只有你知道,等战争结束后,你可以带着你的妻子......叫什么来着?啊,理惠子,还有你的女儿,一起逍遥自在的在瑞士生活......”

    这是当初在上海时候,王维屹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当王维屹失踪后,山口宏在接任关东军哈尔滨情报部机关长的之前,曾经奉命却了一趟瑞士,他找机会专门去了王维屹为自己开设账户的那家银行,结果惊讶地发现,即便在王维屹失踪后,也依然有人定期的往他的账户上汇上一笔钱......

    那一瞬间,他便知道王维屹没有死!

    他和王维屹之间的关系,是他心里最大的一个秘密,原本随着王维屹的失踪,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山口宏也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终于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也没有人再来威胁自己了。

    可是,他却发现王维屹还依然好好的活着。

    山口宏最担心的就是哪一天,王维屹会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于是,又一段噩梦便会无可阻止的发生了。

    这是,广本泽太郎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机关长,我们又有一个情报人员被暗杀了。和之前一样,对方干得非常漂亮,一点痕迹都没有落下。根据目击者的描述,还是一男一女干的......”

    山口宏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这是几天以来的第五起刺杀案了。

    刺杀者就好像鬼魅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无论怎样努力也都抓不到他们......而且更加可怕的是,他们好像根本就不担心被人看到,每次刺杀成功后还故意让一些路人发现......

    这样的做法,太像一个人了......

    这样的念头才从脑海里浮现,山口宏便急忙把它压了回去。该死的,该死的,自己怎么又想起这个人来了?不,自己不应该再想到这个人的!

    “现在我们的压力很大了。”山口宏面色铁青:“我们的正面战场,遭到了支那人的顽强阻击,而且支那军队还组织了几次大的反攻。满洲,就成为了帝国能否赢得战争的重中之重。现在,在这里接连有我们重要情报人员遭到暗杀,我怀疑我们的内部是不是出了内奸。”

    广本泽太郎一怔:“内奸?在我们的中间恐怕没有人会出卖帝国利益吧?”

    山口宏心里苦笑了下,自己就曾经出卖过帝国的利益。他定了一下神:“那些被刺杀的情报人员的活动路线,活动地点和时间,对方都了解得如此清楚,我可以确定他们之前就得到了充分的情报。广本君,查,一定要在我们内部彻查。一个严密的组织里,出现了内奸是最可怕的,我们绝不能允许这样情况的发生!”

    “哈依!”广本泽太郎大声应道:“我立刻就展开调查。”

    “一定要秘密的。”山口宏神色里满是忧虑:“现在是非常时期,任何微小的失误都会引起最可怕情况的发生。我们不能允许自己出现任何的错误了。”

    他的确非常担忧,日本灭亡中国的军事作战行动迟迟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反而陷入了被动之中。

    如果再这么下去,真的不仔细考虑考虑未来之路了,也许去瑞士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