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四十八.精神摧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屋子里漆黑的,一点光亮也都没有。

    徳萨德呆呆的坐在那里,一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更加不明白的是,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英德之间会忽然停战,法国的利益被彻底的出卖了!

    而法国地下抵抗组织,刹那间便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毁灭性的——整个组织从高层到外围组织,遭到了最可怕的破坏。而他,现在也成为了阶下囚。

    徳萨德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在乎的是法国的未来。

    他永远忘不了的是他唯一一次和戴高乐将军的见面,戴高乐将军对他的鼓励,对他说的那些话,也正是从那天开始,徳萨德已经下定了为戴高乐将军而死的决心。

    但是,现在他却处在了一个想死却死不了的状态。

    从时间上计算,自己大约已经在这屋子里呆了有十几个小时了,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人来过问过自己,甚至没有人来给自己送一口吃的,送一口喝的,和自己说哪怕一句话。

    这样,才是最可怕的......

    现在是白天,还是天黑了?徳萨德完全不知道......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丝亮光闪了进来,让徳萨德的眼睛一下不适应起来......

    一个人慢慢的走了进来,这身影看起来是如此的熟悉,徳萨德的心一下紧了起来,他都忘记自己有多少时候没有见过这个身影了。

    他还无法确定......

    更多的光亮传了进来,现在,徳萨德能够完全的看清楚了: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骷髅男爵!

    “你好,徳萨德将军。”

    听到如此平静的声音,徳萨德恢复了自己的冷静:“你好。男爵。”

    “大概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吧。”王维屹微笑着看向对方:“我想你到现在还没有进食吧?徳萨德将军,我为你安排了一顿美食。”

    徳萨德不知道对方想搞什么鬼,但他却决定接受一切命运的安排,他站起来跟随在王维屹的身后走了出去......

    ......

    “我的元帅曼施坦因聘请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格鲁吉亚厨师。”一桌子的美食面前,王维屹从容淡定地说道:“格鲁吉亚的猪肉和羊肉非常的有名,我品尝过,这个厨师做的很不错。徳萨德将军,你可以尽情的享用。”

    一个坚定的革命者,在饥饿无限困扰他的时候。是很难抵挡住食物诱惑的。尤其是对于徳萨德这样抱定必死决心的人,他早已把自己吃的每一顿饭当成了生命中的最后一餐。

    炸羊肉做的非常好,配着郁金粉、胡椒粉、花椒,让人无法拒绝。再配上一杯粘土锅发酵的格鲁吉亚当地特有的葡萄酒,就算吃完后立刻绞死自己。徳萨德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很好吃的担心,是吗?”王维屹转动着手里的酒杯,看这狼吞虎咽,完全失去了形象的徳萨德说道:“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被你抓住了,你会怎么样招待我?”

    “我会请你吃一顿法国大餐。”嘴里塞满了食物的徳萨德含糊不清地说道。

    王维屹笑了,却并不是因为徳萨德的回答......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精美的食物,能够大幅度降低彼此敌对关系,能够让对方降低自己的防备心理。

    而现在的自己,正是如此做的......

    当再也塞不进一点食物后。徳萨德这才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品了一口格鲁吉亚葡萄酒:“好吧,现在你可以审问我了,男爵阁下。”

    食物对于审讯的作用。徳萨德同样知道的非常清楚,而且他完全知道自己改如何对待......

    可是。他却惊讶的听王维屹说道:“审问?我为什么要审问你?徳萨德先生,我想你是弄错了。我们是老朋友了,尽管彼此处在敌对的位置上,但既然你到了我这里,我就会尽自己的能力来招呼你。”

    徳萨德完全弄不清楚对方想做什么。

    “你还需要一些什么吗?徳萨德先生?”

    当王维屹问出了这句话后,徳萨德才清醒过来:“啊,不需要了,谢谢你的招待。”

    “啊,我总是希望能让客人们满意的。”王维屹说着有些遗憾的叹息了声:“可惜,我们到底还是敌对的关系,现在,我必须把你送回到你被关押的地方,请你原谅我。”

    “没有关系,男爵先生。”徳萨德也让自己的脸上看起来有些微笑:“我唯一的请求,就是能不能给我的屋子里哪怕点上一支蜡烛?太黑了......”

    这是个微不足道的请求,原本以为亚力克森男爵会愉快的答应,但没有想到王维屹却耸了耸肩:“这恐怕不能,徳萨德先生,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权力范围......”

    徳萨德听的莫名其妙,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权力大得毫无边际的男爵为什么连点支蜡烛的权力也都没有......

    但事实就是如此。

    徳萨德莫名其妙的被安排吃了一顿美妙无比的食物,然后又被莫名其妙的送到了毫无光亮的黑屋子中......

    接着,又继续没有人搭理他了。

    在刚才离开的时候,徳萨德特意关注了一下时间,是晚上7点。一个人被关着的徳萨德,心里默默的算着时间......现在应该7:30了吧......啊,大约又过去了半个小时,8点了......

    漆黑漆黑的屋子,安静的让人害怕,徳萨德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嗒......嗒......嗒......”徳萨德发现自己真的能够听到心跳声了......

    “嗒......嗒......嗒......”声音还在传来,不紧不慢......不,这不是自己的心跳声......这是......外面下雨了吗?是雨水落在屋顶上的声音吗?

    漆黑的屋子,寂静的空间。伴随着断断续续雨水滴落的声音,徳萨德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

    “嗒嗒”的声音,整整几个小时都没有停止过......而根本不知道时间的徳萨德,只觉得每一秒都是那样的难熬......

    “嗒......嗒......嗒......”声音就这么一直伴随着徳萨德勉强进入梦乡......可是他睡不了五分钟,便会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所惊醒......

    ......

    一声难听的推门声响起,徳萨德一下便从床上跳了起来:“谁!”

    “徳萨德先生,男爵邀请您共进晚餐。”一个平淡的声音响起。

    “啊,晚餐?”徳萨德的声音有些怪异:“现在几点了?”

    “我,我看下。现在是晚上6点。”

    “晚上6点?”徳萨德的身子晃动了下,自己在这可怕的屋子里居然又呆了差不多24小时了。

    饥饿折磨着他,所以当再次看到哪一桌子美食的时候,徳萨德还是和昨天一样丝毫不顾礼仪的拼命朝嘴里塞着。

    “慢慢吃,徳萨德先生。”王维屹微笑着说道:“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放心,你不吃好我是不会把你送回去的......”

    “放心,你不吃好我是不会把你送回去的......”这句话一下便击中了徳萨德的心脏!慢慢吃,慢慢吃,当自己吃完,又会被送到哪间恐惧的毫无生气的黑暗屋子里。

    当想到这里,徳萨德的手一下便停顿下来。往嘴里送食物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

    这一切,都清楚的落到了王维屹的眼里,他笑着,抿着杯子里的酒。平静的看着徳萨德,一句话也没有说。

    就算吃的再慢,也总有吃完的时候,当最后一口食物送进嘴里。徳萨德知道自己最恐惧的时刻又要到了。

    果然,看他吃完。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徳萨德先生用餐完毕,请把他送回去吧。的撒的先生,祝你有个好梦。”

    看这面如死灰的徳萨德被带走,一直站在边上的郭云峰叹了口气:“你真是个变态的疯子!”

    “是吗?”王维屹笑了笑:“饥饿,容易让人丧失斗志,然后又忽然填鸭似的填饱肚子,接着不得不再次迎来长时间的饥饿,会让人无比期待下一顿美餐的到来。四刀,一个人如果有了生理上的期待,他的信仰便会逐渐减弱......”

    一个人如果有了生理上的期待,他的信仰便会逐渐减弱......郭云峰似乎从这话里领悟到了什么......

    “而黑暗,会让一个再坚定的人也不知不觉的产生畏惧......”

    当王维屹说出这话的时候,郭云峰接口说道:“毫无光亮的黑暗,安静的让人疯狂的寂静,再加上你派人在屋顶上弄出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我想徳萨德的神经很快会崩溃的。”

    “不是崩溃,是彻底的崩溃。”王维屹站了起来:“刚才,我注意到徳萨德已经害怕再回到那间屋子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我喜欢这样,我想再坚持几天,徳萨德就会彻底的放弃自己所有的信仰了......”

    在审讯中,心理上受到的折磨,远比身体上受到的伤害来得更加可怕。

    用刑具,会使一些人招供,但对于信仰坚定的革命者,刑具的作用不是很大,在这个时候,心理摧残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比如对徳萨德这样的人......

    ......

    “嗒......嗒......嗒......”可怕的声音又在黑暗而寂静的屋子里响起。

    徳萨德可以确定的是,外面根本没有下雨,可是这该死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有人没有?有人没有?”忍无可忍的徳萨德猛然站了起来,发狂似的敲打着门:“让这该死的声音给我停止!”

    他希望有人来阻止自己,希望听到人的声音,哪怕是谩骂侮辱自己也可以!

    可是。还是一点声音也都没有,只有徳萨德自己疯狂的喊声在屋子里不断的响起......

    “嗒......嗒......嗒......”伴随着的,还有让徳萨德痛不欲生的这种响声......

    漫长的时间是如此的难熬,根本无法入睡。徳萨德吧自己的眼睛睁得老大,死死的盯着周围,似乎要在这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暗中看出一些什么来......

    渐渐的,他的眼前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些景象:

    许多盖世太保冲了进来,然后再他的面前发出狞笑......接着,他看到自己的部下。正被一个个的送上绞刑架......然后,许多许多的盖世太保围了上来,抓住了他的胳膊,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绞索架,正在那里冷漠无情的看这他......

    “不!”徳萨德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可是,他却发现眼前其实什么都没有,周围还是以片黑暗......

    幻觉,已经开始产生......

    当关押着徳萨德的门第三次打开,郭云峰发现这次徳萨德没有睡在自己的床上,而是饱这膝盖低着头坐在了地上。

    “徳萨德先生,男爵邀请您共进晚餐......”

    这次的晚餐。徳萨德的胃口明显变得差了许多,用餐的时间也非常的缓慢。

    王维屹依旧没有催他,而是耐心的等他吃完,才按照惯例让人把徳萨德送回去......

    “男爵先生。我......”当走到门口的时候,面容憔悴的徳萨德会过了头。

    “啊,徳萨德先生,您有什么想说的吗?”王维屹愉快地问道。

    “啊。没有,没有......”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徳萨德咽了回去......

    “嗒......嗒......嗒......”

    一声声的声音重新在徳萨德的耳边响起......无边无际,无休无止......

    第三天、第四天......每一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当第六天到来,王维屹看这徳萨德勉强吞下了最后一口食物,然后微笑着说出了徳萨德最害怕的话:“现在,请把徳萨德先生送回到他的屋子......”

    “不!”徳萨德大声叫了起来:“不,不,求求你,求求你,男爵,不要再把我送回去了!”

    “哦,是吗?”王维屹饶有兴趣的看想了徳萨德。

    六天的时间里,徳萨德的精神完全垮了。他的面色惨白得毫无人色,他的眼中,闪动着恐惧,这才之前的徳萨德身上是从来也不会发生的......

    可是,现在徳萨德真的垮了,他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相同的话:“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回去,求求你,求求你......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从现在开始,徳萨德已经完全屈服了。那间黑暗而寂静的屋子,成了他最害怕的噩梦......

    哪怕现在就把他绞死,徳萨德也绝不愿意再回去了。

    “看,我就知道我们能够成为朋友。”王维屹笑着请徳萨德重新坐了下来:“我从来不会强迫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为我做的事总是心甘情愿的。徳萨德先生,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晚上,明天我们再来讨论......”

    看到徳萨德眼里一下又流露除了惊恐,王维屹解释道:“放心,军团晚上你将拥有一个整洁、宽敞、充满了亮光的房间,而且,你还讲拥有一台收音机......”

    王维屹并命运食言,徳萨德真的拥有了一间和王维屹说的完全一样的房间。

    当在这间屋子里舒服的住了一晚上,徳萨德知道自己完了,从此后,自己讲成为德国人的帮凶,因为他发誓自己讲再也不会回到那间可怕的屋子里......

    所以当他再次见到亚力克森男爵,无论男爵问他什么,他都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抵抗组织的名单,抵抗组织的秘密基地......每一个徳萨德所知道的......

    王维屹显得非常满意,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问道:“戴高乐准备在伦敦进行一次大的阴谋,是吗?旨在推翻丘吉尔政府的阴谋?”

    “什么?不,没有。”徳萨德赶紧说道。

    “哦,没有。”王维屹一点没有恼怒,他拿起酒瓶,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但奇怪的是,也许是瓶口被堵住了,酒是一滴一滴落下来的。

    “嗒......嗒......嗒......”

    徳萨德又听到了这个无比恐怖的声音,他的脸色再度变得毫无人色:“是的,男爵阁下,戴高乐将军正在策划着一次旨在推翻丘吉尔政府的阴谋。”

    王维屹这才放下了酒瓶:“啊,原来果真有这样的事情。现在,戴高乐还不知道你已经逮捕了,我想你可以发一封电报给他,就说英国人也在策划着一场阴谋。”

    一瞬间,徳萨德知道亚力克森男爵想要做什么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