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六十一.和我合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埃尔克林会战结束了。

    在这场会战中,苏军第三军团蒙受了最可怕的损失,伤亡190师长师长塔索特斯基少将以下三万三千人,被俘、投降第三军团司令员林德罗夫中将以下三万九千人,失踪三千人。

    这也就是说,整个第三军团全军覆灭。

    这对于苏联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莫斯科方面做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严密封锁起了这一惨败的消息。

    消息一旦泄露,便会引发起灾难性的后果,整整一个军团,居然几乎一个不留的被德国人来了个连底端,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可怕的?

    第三军团的覆灭,还带来了一个更加严重可怕的问题,现在,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的整个战略计划被彻底的打乱,德军将可以毫无阻碍的向斯大林格勒发起攻击!

    这才是最要命的......

    在正面战场,此前一直处于防御地位的莫德尔,在接到了亚力克森男爵的命令后,开始主动向苏军发起攻击,这也预示着,斯大林格勒会战即将到来。

    现在,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的心里更加没有底了,失去了第三军团,打乱了全部的部署,而信心得到空前加强的德军,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势出现在战场上呢?

    恐怕暂时没有人能够回答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的这一问题......

    而这个时候的王维屹,终于再一次见到了林德罗夫将军。

    ——再一次!

    当林德罗夫将军看到大名鼎鼎的亚力克森男爵的时候,他整个人完全被惊呆了。

    韦德罗斯少校?

    见鬼,这个人居然就是骷髅男爵——他曾经就出现在自己的司令部里,自己只要一声令下,骷髅男爵将成为一具尸体。

    林德罗夫又发出了苦笑......

    他忽然发现其实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能够杀得了骷髅男爵。因为大概没有人想到,骷髅男爵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会出现在敌人的心脏部位!

    他又觉得自己失败的其实也并不冤枉,如果一个敌人的指挥官能够做到男爵这样,大约也能够取得不断的胜利了。

    他现在好奇的是骷髅男爵准备怎么对付自己了。

    “请坐,林德罗夫将军,我想我们是老朋友了。”王维屹微笑着请林德罗夫将军坐了下来,然后掏出了一包烟:“将军,你吸烟吗?”

    “啊,谢谢。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更愿意用烟斗。”

    “给将军拿一个烟斗来。”王维屹一边吩咐这,一边点着了自己的烟:“将军,说说吧,你愿意接受什么样的条件放弃自己的信仰?”

    如此开门见山的话。反而让林德罗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他本来以为总会有一些开场白的,但谁想到男爵居然如此直白。大概男爵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吧。

    有人送进来了一个烟斗和烟丝,林德罗夫一边塞着烟丝,一边在脑海里急速的转动着该如何对付这个男爵。

    而王维屹却丝毫催促的意思也都没有......

    点着了烟斗,林德罗夫深深的吸了一口:“信仰是无法背弃的......男爵先生,我想你也有你自己的信仰。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上,你会选择投降吗?”

    “我不会处在你的位置上的。”王维屹的回答充满了霸气:“我确信不会失败,也不能失败,所以现在讨论的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我的。”

    林德罗夫摇了摇头,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说话如此霸道的元帅......

    “好吧,我承认现在我是失败者。”林德罗夫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挺起来平静一些:“但是即将是一个失败者,也一样有自己的尊严。是吗?男爵先生,你可以枪毙我。绞死我,但却无法背叛我对布尔什维克的忠诚。”

    “这些话都是为自己在找借口。”王维屹毫不客气地道:“说到你们的主义,大概我比你了解的更加深刻。我想如果我猜的没有错,随着埃尔克林的失败,第一,莫斯科会严加封锁消息;第二,他们会继续喝在哈尔科夫之战后做的一样,急切的想要找到一个替罪羊吗?这个替罪羊会是谁呢?啊,我想一定是你。现在,我担心的不是你本人的安全,而是你的家人会遇到什么样的遭遇呢?劳改营?还是西伯利亚?林德罗夫将军,这样的结局也许你比我更加清楚......”

    林德罗夫沉默了......

    的确,和亚力克森男爵说的一样,自己的家人会遭遇到什么可怕的结局,他是最清楚的了。

    “没有百战百胜的将领,包括我也一样。”王维屹淡淡地说道:“在战场上的胜利或者失败,只不过是指挥能力的高低而已,而这并不是牵连到家人的理由。但是偏偏,你们尊敬的斯大林同志总是喜欢弄这一套......清洗,一次接着一次的清洗,无数他曾经的同志都早这样不断的清洗中死去。我听说本来以你的资历,能够获得更高的军衔,但是为什么到现在才只是个中将呢?”

    在这一点上,林德罗夫倒没有任何的隐瞒:“在上一次打清洗中,我的确遭到了一些牵累,因此官职始终都没有得到晋升,但这并不妨害我对布尔什维克的信仰。”

    “是吗?”王维屹讥讽的笑了一下:“难道要像马洛夫斯基这样的人才能得到晋升吗?里德洛夫将军,如果现在你和马洛夫斯基互相调换个位置,我保证我绝不会和你多说什么,我的绞刑架就是为这样的人准备的。而我现在之所以还和你耐心的说着这些问题,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朋友?林德罗夫怔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德国人成为朋友......

    “继续讨论一下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和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吧。”王维屹缓缓说道:“现在,你失败了。而且即便我释放了你,回到莫斯科之后,你也无法得到信任,铁木辛哥元帅的遭遇我想你也亲眼看在了眼里,难道你认为自己比铁木辛哥元帅更值得斯大林信任吗?啊,让我们来设想一下,你回到莫斯科之后会遇到一些什么事情......审查,无休无止的审查......你,还有你的家人......接着。有一些过去你看都不看一眼的小人物都来告诉你,林德罗夫同志,在埃尔克林的失败,经过我们的调查,你没有坚定的执行伟大的斯大林同志制定的伟大战略路线。你必须要对此负全部责任......对了,还有,在你被俘的时候,你没有坚定的和德国法西斯做最顽强的斗争,丧失了一个党员应有的坚定立场。然后会发生什么?开除你的党籍?监视居住?或者会被枪毙吗?这点我不太确定,你说呢?”

    林德罗夫听的完全呆在了那里。

    面前的这个德国元帅,似乎对莫斯科的那一套了解的非常透彻。根本没有什么能够隐瞒他的。

    他说的,完全都有可能发生,甚至比这更加可怕。

    斯大林和莫斯科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们需要替罪羊。每一次的失败他们都需要替罪羊。比如在哈尔科夫,连如此德高望重的铁木辛哥元帅都成了替罪羊,更何况自己呢?

    “信仰,是需要再无比信任的情况下建立的。”王维屹的声音放得低沉了一些:“在莫斯科我也有一些朋友。他们之前也遭受到了非常不公正的待遇,后来我帮了他们一些小忙。他们重新得到了信任......林德罗夫将军,我不怕告诉你这些,只要你愿意和我合作,记得,是和我合作。我同样可以帮你一些忙,任何方面的忙我都可以帮......”

    “和你合作?”林德罗夫有些不太明白。

    “是的,和我合作。”王维屹加重了自己的语气:“你没有和德国合作,因此也没有背弃自己的信仰,和我合作,就完全不同了......”

    林德罗夫觉得有些滑稽,这根本就是在那里自欺欺人。不过,他也有些感谢男爵的好意,起码,对方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台阶。

    林德罗夫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如果我继续拒绝呢?立刻枪毙我吗?”

    “啊,不,这么残忍的事情我不做。”王维屹微微一笑:“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会做些什么。我会让我最好的伪造专家。伪造一份你愿意全面和我们合作的口供,在这份口供里,你会大骂你的主义和你的斯大林同志......”

    “卑鄙!”林德罗夫脸色骤然变了。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一旦这份自己的假口供出现了,无论真假,都会给自己的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斯大林同志会勃然大怒,自己的家人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就好像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过这些人似的。

    卑鄙,他完全像不到亚力克森男爵会采用这样的办法!

    “是的,我承认,这样的手段的确很卑鄙。”王维屹却根本没有受到对方态度的影响:“但是,对于固执的不愿意和我合作的人,我不惜采取任何卑劣的手段。林德罗夫将军,我真心的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以下你目前的处境......”

    说着,他看了一下时间:“你得知道,我的时间非常宝贵,我给你半个小时好好的考虑一下......”

    然后,他又掏出了一根香烟放到了嘴里......

    他并没有等上半个小时,仅仅10多分钟后,林德罗夫便开口了:“男爵先生,我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她给我留下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当时才只有六岁的妹妹......”

    非常奇怪的,林德罗夫一开口居然说起了自己的家人,王维屹还非常有兴趣的听了下去:

    “我深爱着我的妻子,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次成婚。记得我妻子去世的时候,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和她的妹妹,这些年来我也做到了。二十年的时间。带大两个女孩子,我想你无法体味到其中的辛苦......”

    王维屹点了点头,仅仅从这一方面而言,他还是同情林德罗夫的......

    林德罗夫在自己的烟斗里塞满了烟丝:“现在,我妻子的妹妹已经参加了工作,在莫斯科第三军工厂里,而我的女儿,则在莫斯科大学。如果说我在莫斯科还有什么真正的牵挂,那便是她们两个了......”

    王维屹一下便懂了:“你要我替你们把她们救出来吗?”

    “是的?”林德罗夫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如果能够把她们救出来。我想我会考虑和你合作的,但是仅仅限于和你本人。”

    “瞧,一个良好的开始......”对于林德罗夫态度的转变王维屹似乎显得非常满意:“但是,我不但没有吧你送上绞刑架,反而还要救出你的女儿和你妻子的妹妹。啊,她们叫什么名字?”

    “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克谢尼娅就是我的女儿......”

    “啊,不错的名字。”王维屹点了点头:“合作是互惠互利的,那么,你告诉我,当我吧她们救出来之后,你可以给我什么样的回报呢?”

    林德罗夫沉默了下。然后缓缓说道:“高加索方面军的全部部队番号、人员装备、具体布防、以及旅以上所有军官的名字和他们的性格......”

    “啊,无价之宝。”王维屹满意了:“我现在就可以着手准备吧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救出来,但是我怎么能让她们相信我呢?”

    “请等等,给我纸笔好吗?”

    接过了王维屹递来的纸笔。林德罗夫很仔细的写了一封信,然后交给了王维屹。

    “介意我看一下吗?”在得到了林德罗夫肯定的回答后,王维屹打开了信大概看了一下:“啊,多么感人啊......多想和你们小时候一样。在夕阳照耀大地的时候,喂你们吃上一口苹果......请相信来接应你们的人......带着克谢尼娅一起离开......林德罗夫将军。我想这封信我应该交给阿芙罗娜吗?”

    “是的,男爵先生,拜托了,一点要把这封信交到阿芙罗娜的手中,她们才会信任你。”林德罗夫郑重其事地道。

    王维屹笑了笑,仔细的收好了信:“我会的,大概在几天之后,你就可以看到你的亲人了。”

    说完,他站起身缓步走了出去......

    ......

    “什么,您要离开几天?”当听到这个消息后,路德维希狐疑地看这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元帅,为什么我怀疑您又要去进行什么冒险呢?”

    “瞧你,为什么那么多心呢?”王维屹笑着说道:“在获得了埃尔克林的胜利,我需要去自由的活动几天,好好调整一下。”

    “嘿,我可不太相信您......啊,元帅,不是对您不恭敬,但是看看您要带走的人。郭云峰、克林根贝格、迈里斯特尔、海森堡、埃迪姆......天那,您想要做什么呢?”路德维希笑着对恩斯特元帅是充满了“警惕”的。

    元首再三严厉交代过他们,绝不能再让恩斯特元帅去冒险了。

    “我需要一些非常能干的保镖,而他们五个就是。”王维屹回答得漫不经心:“好了,不要多问了,我出去散几天心就回来。路德维希,我已经和保罗豪塞尔将军交代过了,在我不在的这几天时间里,你们要积极的准备对苏军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全部都准备好了。”

    “是的,我们一定做到。”路德维希大声回答道。

    说实话,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阻挡男爵去做任何事情,就算元首在这里也都无法阻挡,男爵一旦决定了想做什么,还有谁可以劝阻他?

    其实路德维奇也很想跟随者男爵进行冒险,党卫军军官体内的冒险因素便决定了他们的这一想法。

    可是,看起来男爵并没有准备带他。

    这时,郭云峰几个人已经按照男爵的吩咐做好了准备,来到王维屹的身边,郭云峰低声说道:“小灵和埃丽娜将在基地里给我们提供全方位的帮助,埃丽娜还说这次无法和我们一起去莫斯科有些遗憾......同时,埃丽娜也联系到了西德尼.赖利,他将和他的敢死队在莫斯科向我们提供一切必须的帮助。”

    王维屹点了点头,“西德尼敢死队”被自己派到莫斯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是到了动用他们的时候了。

    布局其实早就已经开始,王维屹并不觉得这次莫斯科之行有什么危险的,在他看来,这不过是自己无数冒险生涯中的又一次小小的旅行而已。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口袋。那里面装的是林德罗夫将军些给自己女儿和妻子妹妹的一封充满了感情的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