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六十三.莫斯科大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永远不要背叛信仰!

    林德罗夫设下了一个计谋,他用自己非常特殊的方式告诉自己的女儿和妻妹,不管遭遇到了什么样不公正的待遇,都永远不要背弃自己的信仰——以及祖国!

    虽然在战场上遭到了失败,但是在这条战线上,林德罗夫却成功了。

    王维屹不是真正的神,他无法准确的看破一切。所以,现在一个巨大的危机已经将他笼罩。

    只不过,大概林德罗夫根本无法想象,骷髅男爵居然亲自来到了莫斯科。

    身体里流淌着的冒险的血液,让王维屹把一切危险视为挑战,甚至视为一次游戏。这让他赢得了无数的声望,但也同样让他一次次的面临着足以致死的危机。

    不过他并不在乎,在他看来,冒险已经成为了他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冒险,那他就不是“漫步者”——也再不是骷髅男爵。

    只是,这次在第三军工厂的女工宿舍里,俄国人已经设下了天罗地网,只要王维屹和他的冒险分队一出现,等待他们的将是团团把他们包围的俄国人、

    这,才是真正的、最大的危机......

    夜晚已经来临,黑夜笼罩着大地,当小分队出发之后,王维屹的心中还是同样的感觉:总好像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总好像有自己没有察觉到的危险。

    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危险?王维屹无法捕捉到......

    “小灵,埃丽娜,仔细帮我侦查一下女工宿舍的情况,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出发前,王维屹给小灵和埃丽娜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你认为有问题吗?”埃丽娜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王维屹皱着眉头:“但是。一个父亲,一个姐夫,在如此的时候,怎么会在信上忽然回忆起儿时的事情?”

    “也许是在诀别呢?一旦这次营救任务失败的话......”埃丽娜觉得王维屹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是啊,是啊。很有可能。但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妥。我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但我还是觉得侦查一下比较妥当。”

    如果说这次王维屹低估了信仰的力量,低估了林德罗夫为了自己国家献身的勇气,在判断上出现了严重的失误,但他却还拥有一件最后的。但却也是最强大的武器:

    紫光军事基地!

    这才一个真正神一般存在、无所不能的武器!

    林德罗夫设计好了一切,恩斯特.勃莱姆威胁他,一旦不愿意合作,那么就会对外宣布林德罗夫已经投降,并且会公布出大量的所谓“供状”。在莫斯科,无论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他的女儿和妻妹都会遭遇到灭顶之灾。

    林德罗夫已经做好了牺牲准备,但他同样不愿意自己的亲人被牵连进来,他于是设计了一个圈套,用最特殊的方式,告诉自己的亲人。也告诉自己的组织,自己没有背叛国家。

    他知道德国人一旦任务失败,等待着他的将是什么,但他却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起码。他的家人将因为他的牺牲而获得安全了,这便是他最大的收获......

    他算计好了,但却忽略了一样最重要的,也是他无论如何聪明豆算计不到的东西:紫光军事基地!

    “漫步者。你的感觉没有错......”

    当小分队即将到达女工宿舍的时候,艾琳娜的声音重新传来:“我们队女工宿舍进行了侦查。发现大量的俄国士兵正潜伏在工厂周围,你们一旦进去,根本没有生还可能。”

    王维屹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对于危机的感觉是正确的......如果自己没有让小灵和埃丽娜,再替自己侦查一下,那整个小分队就全完了。

    问题出在那封信上!

    虽然王维屹不知道林德罗夫是用什么样的语言来造成了这次危机,但他可以确定的是,那封信上一定有某些东西是他和阿芙罗娜之间的暗语!

    “停止前进,全部撤退!”王维屹立刻阻止了小分队的继续前进。

    “怎么了,男爵?”跟随者一起行动的赖利不解地问道。

    “俄国人在那里设了一个圈套。”

    王维屹的回答让赖利一头雾水,男爵是怎么知道的?

    “没有时间解释了,立刻撤退回去!”

    所有队员坚定的执行了王维屹的命令,当回到出发点后,王维屹并没有因为这次挫折而有任何的沮丧:“赖利,你去侦查一下军工厂那发生了什么,注意隐蔽。还有,把军工厂的图纸拿给我......”

    “是的,男爵。”

    这些人里,只有郭云峰知道当中发生了一些什么,他凑近了王维屹:“侦查到什么了?”

    “恩......”王维屹的目光盯着图纸说道:“林德罗夫给我们挖了一个陷阱,我们差点就跳进去了。”

    “值得尊敬的家伙......”郭云峰忽然说道。

    王维屹的目光从图纸上移开,想了下,点了点头:“是啊,值得尊敬的家伙,我差点就被这个家伙打败了......”

    等待了几个小时,天微微亮的时候,西德尼.赖利回来了,一见到同伴的面,便心有余悸地道:“好险,幸亏及时中断了任务,超过一个连的俄国人正在那里等待着我们。”

    “我们没有去,俄国人是什么反应?”王维屹冷冷地道。

    “他们撤了。但是具体的情况我们还不清楚,史密斯正在通过他的关系调查中......”

    “把那的情况调查清楚......我们先想办法把克谢尼娅先从莫斯科大学弄出来!”

    队员们面面相觑,男爵的胆子真的是太大了,刚刚度过了一次足矣让全军覆灭的危险,结果,现在他居然又打起了克谢尼娅的主意......

    ......

    女工宿舍。

    整整等待了一个晚上。却毫无收获,霍德维奇上校的脸色难看是可以想象的。在他原先的设想里,这次可逮捕到几个德国间谍,也为上次的疏忽做些弥补,说不定还能得到季米连科同志的嘉奖。

    可是,一个晚上,却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一个!

    “阿芙罗娜,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他让人把阿芙罗娜带到了自己的面前,面色铁青。说话间根本没有了之前的客气:“你说的德国间谍呢?你说的接应你的人呢?”

    “我不知道,上校同志,但是......”

    没有等阿芙罗娜说完,霍德维奇已经恼怒的打断了她的话:“你是一个骗子,骗子!你为了逃脱劳动。居然想出了这么愚蠢的一个办法。什么苹果的故事,什么库图佐夫!库图佐夫是谁?一个腐朽的封建王朝的将军,这样的人早就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中,林德罗夫和你们居然还为他歌功颂德?我真是愚蠢,居然会相信了你的连篇鬼话!”

    阿芙罗娜委屈的眼泪都落了下来......她对于自己国家的一片忠诚,结果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吗?

    她知道姐夫在给自己传递着什么消息,但是德国人却为什么没有来?这个问题根本不是她这样的一个女人可以弄清楚的......

    “来人!”霍德维奇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把阿芙罗娜关到军工厂保卫处临时监禁室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和她见面!”

    阿芙罗娜用自己对国家的无限忠诚换来了这样的结局......

    ......

    莫斯科大学。

    清晨的风吹来是如此的清爽,校园里从一大早便出现了大量的学生。

    “埃尔克林大捷”的喜讯同样传到了大学里,每一个单纯的学生都在为伟大的苏联红军所取得的伟大的“大捷”而振奋不已。

    几个学生正在演讲。他们大声阅读这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关于胜利必将属于苏维埃的讲话,而在他们的周围,无数的学生不断爆发出“乌拉”的欢呼。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进了莫斯科大学。并没有引起多少学生的重视。

    一个苏军上校在两名军官的陪伴下走出了轿车,接着便急匆匆的朝着莫斯科大学政治处的方向走去。

    “我是肃反委员会的马德罗夫上校。”

    “啊。上校同志,我是莫斯科大学政治处的坚可夫斯基中校。”

    “中校同志,我奉贝利亚同志的命令前来吧克谢尼娅.林德罗夫带回去提审......就是那个正被你们严密控制的克谢尼娅。”

    “您......你说谁?贝利亚同志?”

    “是的,内务人民委员会国家安全总局局长贝利亚同志!这是他的命令。”

    坚可夫斯基倒吸了一口冷气,老天,克谢尼娅到底犯了什么事了,先是被严密监视,接着贝利亚同志居然亲自下达了提审的命令。坚可夫斯基和克谢尼娅见过,觉得她虽然是将军的女儿,但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姑娘。

    “上校同志,稍等,我打电话证实一下。”在仔细看了贝利亚同志的命令后,按照严格的流程,坚可夫斯基拿起了一部红色的电话:“您好,请给我接国家安全总局第二局......我是莫斯科大学政治处的坚可夫斯基......您好,我是莫斯科大学的坚可夫斯基,我这里有个您那派来的马德罗夫同志......好的,您慢慢查,不急......啊,您查到了吗?是的,贝利亚局长亲自签发的命令,好的,好的......啊,按照规定,我得记录下这次通话,我能询问一下您的名字吗?埃丽娜娃?好的,好的,谢谢您......”

    放下了电话,坚可夫斯基说道:“上校同志,让您久等了,我现在就让人把克谢尼娅带来。”

    拿起另一部黑色的电话。下达了命令后,坚可夫斯基拿出了一瓶酒,倒了杯递给了马德罗夫上校:“上校同志,也许有些问题不该我问,可是,克谢尼娅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先是我接到上级命令,严格控制她的一举一动,不许她离开校园半步。现在,贝利亚局长同志居然亲自签发了提审她的命令......”

    “坚可夫斯基同志。事情非常复杂。”马德罗夫上校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她是林德罗夫将军的女儿,这就是她最大的问题所在......”

    坚可夫斯基一怔,但随即反应过来,他的声音放得更低:“难道,那些流言是真的?我们在埃尔克林失败了?林德罗夫将军并没有战死。而是被俘了吗?”

    这些被莫斯科严密封锁的消息,不是坚可夫斯基这个层次的人可以知道的。他看到马德罗夫上校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是的,我们失败了,但林德罗夫将军不是被俘,而是投降了,他成了可耻的叛徒......一些德国间谍混进了莫斯科,准备绑架克谢尼娅。所以她在莫斯科大学并不安全......”

    坚可夫斯基恍然大悟,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禁悄悄的松了口气。

    德国间谍如果真的想绑架克谢尼娅,并且被他们成功的话。自己的政治生涯大概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所以越早把克谢尼娅带走越好。

    “你说,德国人还会对斯大林格勒发起进攻吗?上校同志?”坚可夫斯基有些担心地问道。

    “会的,一定会的。”马德罗夫的回答毫不迟疑:“我在前线有几个朋友,他们告诉我。德国很快将会对斯大林格勒发起总攻。”

    深深的忧虑浮现在了坚可夫斯基的脸上,这种表情上的变化并没有隐瞒过王维屹:“怎么了。中校同志,你有什么问题吗?”

    坚可夫斯基喝了口杯子里的酒:“上校同志,我的弟弟现在就在斯大林格勒,担任连长。说实话吧,万一......啊,我说的是万一斯大林格勒不能守住,我真的为弟弟的安全担心......啊,上校同志,我的这些话您不会汇报上去吧?”

    “不会的,少校同志。”马德罗夫微笑着说道:“你可以把你弟弟的名字给我,我可以委托我在那里的朋友想想办法,把他调离第一线。要知道,他们是一群很有权势的朋友。”

    “谢谢,谢谢您,上校同志。”坚可夫斯基大喜过望,急忙在纸上写下了弟弟的名字和所在部队的番号,然后小心翼翼的交给了上校同志。

    要知道,在苏联,有权势的人是最有办法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人调离前线,换上一份更加轻松,更加安全的工作。

    “您瞧,我该好好的报答您,但是您大概也知道,大学里是很清苦的,即便我负责政治处,也是一样如此。”坚可夫斯基有些为难。

    他很清楚一些情况,帮忙是需要互相的,马德罗夫上校帮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忙,自己总需要有些什么回报才可以。

    “啊,这你就见外了,少校同志。”马德罗夫上校迟疑了一下:“说到这,我倒想起了一件事,你在第三军工厂有朋友吗?”

    “第三军工厂,当然。”坚可夫斯基的回答大是出人意料:“那里政治处的负责人巴格洛维奇中校是我的好朋友,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马德罗夫正了一下身子:“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亲戚,想要进第三军工厂,我想你也知道,在军工厂里,吃饭就不用再忧虑了,听说他们那里的伙食是得到充分保障的......”

    “是的,是的,除了军队外,这些部门的伙食是得到优先保证的,啊,您的亲戚叫什么名字?我这就给巴格洛维奇电话,请您稍等。”

    说完,坚可夫斯基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大约五分钟后,他放下了电话,微笑着说道:“瞧,一切都办妥了,明天您的亲戚就可以去报道了。”

    “太感谢了,少校同志。”

    两个人相对一笑,在这次的交易中,他们彼此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一会,门被推开,克谢尼娅被带了进来,这是个看起来非常清纯的姑娘,但神色间有些慌乱,似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上校同志,这就是克谢尼娅......克谢尼娅,现在你跟着上校同志一起走,他将会带你去一个地方,接受一些必要的审查。”

    “少校同志,那我就告辞了。”马德罗夫站了了起来,和坚可夫斯基少校握手道别,然后把不知所措的克谢尼娅带到了自己的轿车上。

    轿车缓缓的开除了莫斯科大学,满脸迷茫的克谢尼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上校同志,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的确,这段时候克谢尼娅过得实在太迷茫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这些遭遇是怎么来的。

    马德罗夫上校回过了头,然后微笑着说道:

    “你好,我是恩斯特.勃莱姆,你会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事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