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六十六. 杀戮战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趟旅行还是非常有收获的,不但成功带回了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而且还“顺带着”把莫斯科第三军工厂给炸了。

    大约在出发前,王维屹也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一个喜欢冒险的男爵,他总是习惯性的失踪,然后又出人意料的带着一些神奇的事情回来。

    当他回到德军营地,第一个就找到了林德罗夫将军。所有的德国人都以为男爵会勃然大怒,但是他并没有。

    他只是找了张凳子做到了林德罗夫的面前,决定和这个忠诚的苏联将军好好的谈一谈。

    “一个很聪明的计划是吗?”

    当王维屹一张口便说出这话的时候,林德罗夫耸了耸肩:“元帅先生,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啊,是的,你不知道......”王维屹非常认真的点了:“你知道这次我派谁去营救你的女儿和你的妻妹了吗?”

    林德罗夫怔了下,他显然不太明白男爵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王维屹点了点自己:“我......”

    林德罗夫完全呆住了,他根本想不到居然是骷髅男爵亲自出马......这时,他又听王维屹说道:“我得恭喜你,差一点就成功了,是的,差一点,莫斯科就可以把我抓住,然后对我进行一次正义的审判......真是可惜啊......就差那么一步......在回来的路上,我询问了阿芙罗娜,然后终于知道了关于苹果和忠诚的故事......说实话,我并不生气,相反还有一些感动......”

    “什么......你真的把人给救出来了?”林德罗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林德罗夫看来,这样的任务是根本没有可能完成的。而他本人的唯一愿望,除了要告诉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自己对于祖国的忠诚,还希望借此让几个德国间谍落网。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非但是骷髅男爵亲自出马,而且居然真的成功的待会了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

    林德罗夫知道的女儿和妻妹一旦落到了德国人的手里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果然,王维屹用他那惯有的不紧不慢的口气说道:“其实,我也许还应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或者我还没有那么顺利的能够见到阿芙罗娜。啊。现在让我想一下,坏人在这个时候应该做些什么......我想起来了,大概我现在应该威胁你?阿芙罗娜和你的女儿真是漂亮,我很难设想在未来的几天内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不,你不会这么做的。”林德罗夫大声叫了出来:“你是骷髅男爵。全欧洲都知道你是最后的绅士,你是不会这么做的!”

    最后的绅士?王维屹笑了笑:“林德罗夫将军,我想你必须要明白一件事情,对于绅士,我将以最绅士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但对于出卖我,并且企图把我置于死地的人。我就是一个恶棍......啊,凑巧你就是那个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林德罗夫将军,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你一定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你一定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在这一瞬间,林德罗夫几乎当场崩溃。骷髅男爵说的是如此的淡定、冷静,不带着一丝一毫的感情,这样的人。无论他说自己要做什么事,只要条件许可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但是自己现在又能够怎么办?自己不过是个阶下囚而已。起码。林德罗夫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了.......

    “你.......想要我怎么和你合作.......”林德罗夫终于屈服了。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现在他的女儿和妻妹都牢牢的掌控在对方的手里,最可怕的事情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

    他绝对允许自己而害了他们.......

    “瞧,我们现在的谈话又上正轨了,是吗?”王维屹依旧显得那么的宠辱不惊:“你过去曾经答应过我什么,现在就得怎么和我合作.......”

    林德罗夫苦笑了一下:“好吧,请给我纸和笔,我想你能够得到你所要的一切。”

    王维屹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一切很早便在他的掌握之中。如果认真的说,他还是非常欣赏林德罗夫这个人的,甚至对他搞到新钦佩,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说出那些威胁的字眼的......

    可是,有一个问题却在困扰着他,如果必须的话,他会对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做出自己说的那些事情来吗?

    王维屹想了许久,也都无法给自己一个正确的答案......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决定不再去想这个问题,现在,在斯大林格勒会战之前,根据林德罗夫的口供,和德国侦察兵的报告,他已决定先去夺取一个和埃尔克林一样至关重要的战略要点:

    布尔斯坦!

    这一任务,交给了国防军第12步兵师和勃兰登堡突击队......

    ......

    又是一次有惊无险的冒险,但这次对于海森堡和埃迪姆来说却是终身难以忘记的。

    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冒险已经结束,新的战争已经开始!

    埃尔克林之战之后,德军对斯大林格勒的攻击战已经拉开大幕,而重新回到勃兰登堡突击队的海森堡和埃迪姆,很快加入到了对布尔斯坦的攻击作战之中。

    对于曾经和恩斯特元帅的冒险,他们发誓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这对于他们未来也是重要无比的一次经历。

    当然,曾经发生的一切都该忘记,如何做好眼前的事情才是在最重要的。

    新的挑战,正在等待着这两个勇敢而无畏的德军战士......

    ......

    叫喊声惊醒了海森堡。此刻天色尚黑。海森堡听到了爆炸声。这些声响距离他睡觉的地方非常近。爆炸声很响,比手榴弹响得多,有点震耳欲聋。睡在散兵坑里的一个好处是,如果你所在的位置遭到炮击,大部分弹片和冲击波会从你头上掠过。海森堡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了一番,暗自感激作出睡在散兵坑里决定的人,就在这时,一发炮弹落在一百英尺外炸开了。

    德军的一个装甲师驻扎在突击队师驻地与通往布尔斯坦的道路之间。炮击似乎就是从那个方向而来。炮弹呼啸着从空中掠过,落在地面后炸开。

    突击队的几名队员紧紧地趴在散兵坑内。尽可能伏低身子。他们的钢盔用带扣牢牢地戴在头。炮弹在他们四周雷鸣般地炸开。对突击队实施炮击的人肯定知道突击队的确切位置。

    几分钟后,海森堡听见德军一方的大炮开始对俄国人实施还击,除了许多105毫米火炮外,海森堡还听到一些重型火炮的声响。很快,80毫米迫击炮也从散兵坑里开火了。

    双方的这场炮战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对散兵坑里惊慌失措的士兵们来说。这段时间似乎要更长些。海森堡听着炮弹袭来时的呼啸,想象着它们径直扑向突击队狭小的散兵坑时的情形。

    一发炮弹的爆炸声离突击队非常近,随即,海森堡听见有人尖叫起来。他断定,炮弹击中了某个散兵坑。然后,他听见有人高叫着:“医护兵!”

    炮击持续着,爆炸的闪烁照亮了黑暗。空中弥漫着浓浓的硝烟。那个散兵坑被击中后没多久。一名下士跑过来,跳入一个散兵坑中。在隆隆的炮声中,他高喊起来:“我们得出去支援那些坦克!他们正与敌人交火。拿好自己的装备!五分钟!”

    又听了五分钟炮弹落在周围的爆炸声后,突击队跳出散兵坑向前冲去。加入到数百名尾随着坦克一同行动的士兵中。德军的装甲师向前冲去,速度比步行稍快些。

    海森堡亲眼目睹了一群士兵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的情形。这群士兵正向前推进,炮弹刚好落在他们当中。支离破碎的躯体被炸得四散飞溅。大多数士兵继续向前猛冲,只有几个士兵停下来赶去救治伤员。他们可能是医护兵。

    冲出营地后令人稍稍放下心来。敌人的炮弹继续轰击着突击队的营区,并未追击突击队。

    海森堡冲入黑暗中。结果被某样东西绊倒了。他面朝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努力试图抓住自己的武器。他低头看去,绊倒自己的原来是被坦克碾过的一道铁丝网。海森堡爬起身,追上了突击队的坦克。

    奔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突击队来到距离一片树林大约一公里远的地方。借着拂晓的微光,海森堡已能看见那片树林。没多久,林木线已清晰可见,就在这时,树林中出现了无数枪口的闪烁。

    “卧倒!”海森堡高声叫道,随即趴倒在地。

    大概只隔了一秒钟时间,雨点般的子弹便朝突击队扑面而来。海森堡听见子弹破空的呼啸声。只有几个士兵听见了海森堡的警告或是看见了枪口的闪烁,他们也趴了下来。大多数士兵没有这样做。许多站立着的德军士兵被致命的子弹击中后倒在地上。

    海森堡没有理会身边此起彼伏的惨叫和呼救声,举起步枪,瞄准树林中枪口的闪烁开始射击。

    和勃来登堡突击队一起前进的德军这个师陷入了混乱,有的士兵中弹了,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有的人已经阵亡,还有些人跟着坦克朝树林冲去。有的士兵忙着救护伤员,还有些人惊恐万状,手足无措。一些重武器组忙着用MG-34机枪或80毫米迫击炮还击。

    海森堡移动着瞄准镜里的十字线,不慌不忙地瞄准枪口的闪烁处逐一射击。他判断敌人的距离大约是800~900米,于是把瞄准点稍稍调高了些。树林中枪口的闪烁,有一些是来自步枪,但要瞄准他们有点困难,而且海森堡觉得干掉敌人的机枪手更加有效。

    几辆德军坦克隆隆向前。用主炮和机枪猛烈开火。尽管战场上一片嘈杂,但子弹击中坦克的声音依然清晰可辨。

    德军的坦克加快速度,缩短了它们与俄国步兵之间的距离。几辆坦克被击中后发生了爆炸。跟随在这些坦克身后的步兵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有些人中弹了,也有些人趴了下来,就地开枪还击。坦克加快速度后,身后的步兵已无法跟上。

    这些坦克冲到距离树林300米处时,俄国士兵已不再对德军步兵开枪射击,他们更为担心的是迎面冲来的坦克。这些德军坦克正用机枪对着他们开火。机枪子弹雨点般的扑入俄国士兵的行列中,这对他们可能是个毁灭性的打击,但海森堡看不清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

    战斗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海森堡继续搜寻着目标。弹夹包里的子弹已被他用完,海森堡从一名阵亡的德军士兵身上取过弹夹包重新装弹。海森堡没有动用背包里的备用子弹,也没有使用那支反坦克步枪。

    拂晓时。天色终于开始放亮。海森堡掏出伪装网覆盖在头上,以便让自己不那么明显。然后,海森堡猫下腰,朝这里与树林之间的一座谷仓跑去。此时,德军的坦克仍未进入树林中,尽管有些德军士兵已追赶着俄国士兵冲入了树林。

    走进谷仓,里面弥漫着一股秸秆的气味。海森堡看见谷仓里有几只羊和一头牛。这些牲畜在战斗中未被击中,简直是个奇迹。这是个好迹象,表明这座谷仓还没有遭到太多的打击。

    海森堡沿着梯子爬到谷仓的阁楼上。在这里,他看见了另一名狙击手。他的头上也覆盖着伪装网。他正朝战斗进行的方向射击着,那里满是俄国人、坦克以及德军步兵。这位狙击手突然转过身,用步枪对准了海森堡这个方向。

    “弗里克,是你吗?”

    “埃迪姆!”海森堡惊呼起来:“你在这里多久了?”

    “战斗打响后我就在这里了。你有多的子弹吗?”

    “有。”海森堡伸手到弹夹包中,掏出二十发子弹递给他。

    “谢谢。弗里克!”他把他的望远镜递给海森堡,“你做我的观察员。”

    “观察员?”

    “用望远镜观察,为我选择目标。”

    海森堡站在他身后,举起望远镜查看起来。埃迪姆拉着海森堡趴下:“卧倒,弗里克。你想让我们俩都送命吗?”

    “哦,对不起。”说着,海森堡把伪装网盖在脸上,然后,端起望远镜搜索起战场的动静来。

    很快海森堡便发现了俄国人的一个反坦克炮连,他们配备的大概是20毫米口径的火炮,这种火炮有点像微型加农炮。这群炮组有十二个人,每门炮由两名士兵操作。他们也有一名观测员,正拿着望远镜查看情况。

    “11点钟方向,一个20毫米火炮连。”

    埃迪姆转动枪管,用瞄准镜搜索着目标。他的瞄准镜也是“蔡司”,和海森堡的一样,他使用的步枪同样是毛瑟K98k。

    “我什么也没看见。”

    “往山上看。”埃迪姆将步枪向上稍稍移动。

    “我看见了!注意那个观测员。”海森堡看着那个炮兵观测员。埃迪姆扣动了扳机。一秒钟后,那名观测员倒了下去。

    “好枪法!”

    “你再注意他们的炮手!”他开始逐一干掉敌人的炮手和装弹手。埃迪姆的射击速度令人难以置信,拉动枪栓的速度让人眼花缭乱,弹仓内的五发子弹射完后,他迅速装上新的弹夹。埃迪姆先往弹仓里压入五发子弹,又将一颗子弹塞入枪膛内,这就使他每次装弹后能开六枪。六发子弹射完后,那些俄国炮手已停止炮击,全都趴在了地上。海森堡看见他们相互交谈着,他想,他们肯定被吓坏了。

    “他们的中士肯定会命令他们继续开炮。”埃迪姆说道。

    几秒种后,那些俄国炮手果然站起了身子,操纵着火炮继续开火。埃迪姆一枪干掉一名炮手,但他没有向那名中士开枪。埃迪姆又射杀了三名炮手,剩下的俄国人慌了神,他们试图拖上火炮赶紧撤走。埃迪姆又打死了两个,只剩下那名中士。俄国炮兵中士撒腿就跑,很快就消失了。除他之外,整个炮兵连全被击毙。

    “下一个目标?”埃迪姆问道。

    海森堡继续为埃迪姆搜寻狙杀目标,死在他枪下的有敌人的机枪手、军官、狙击手以及步兵。从埃迪姆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同情、怜悯或抱歉的迹象,他是一台真正的杀戮机器。他瞄准,射击,前方必然有人被击毙,要么就是痛苦地跌倒在地上。

    海森堡身上的子弹快要用光时,埃迪姆告诉海森堡等在这里,他回去取子弹。他让海森堡用他剩下的子弹继续射击,只要有人敢冒头就干掉他。

    埃迪姆去了很长时间,半个小时里,海森堡发现并干掉了敌人的三名狙击手。

    “海森堡,战果如何?”埃迪姆回来后问道。

    “干掉了三个狙击手!”海森堡回答道。

    “好极了!”他轻轻拍了拍海森堡的后背说道:“敌人的狙击手是突击队最重要的打击目标之一。”

    埃迪姆举起望远镜,为海森堡担任观察员。十二分钟里,他发现了十名狙击手,海森堡把他们逐一干掉。每次拉动枪栓,海森堡都想像他那样迅速,但在速度和精度上,他还达不到埃迪姆的水平。

    “你是个很好的射手,和我一样!”埃迪姆以他一贯的单调说道。

    “谢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