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六百八十二.枪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战斗进行的对俄国人来说并不如何顺利。

    德军的顽强表现是让人惊讶的。在苏军一次次山呼海啸的进攻中,他们坚定的防御着自己的阵地,寸步不让。

    即便在18号这天,苏军费尽心思的夺取了一些阵地,但到了夜晚时候,德军却毫不犹豫的发起了反击,全面恢复了这些阵地。

    比如在3号高地上发生的事情,简直让人恼怒,一个团的苏军都没有挡住德军突击队的进攻。

    不过伏罗希洛夫在这一点上还是表现得很出色的,在各级指挥员一片愤怒的时候,伏罗希洛夫却还非常冷静。

    这位虽然人品低劣,指挥素质低下的俄国元帅,却有一个长处:勇猛!

    而且是让人吃惊的勇猛!

    无论什么样的伤亡,都无法挫败到他进攻的决心,一旦他决定发起进攻,那么进攻直到胜利或者失败的那一刻,是绝对不会停止的!

    那群苏军士兵,像一群群鸭子一样被驱赶上了战场,去迎接德军炮火的轰鸣,去迎接德军子弹的洗礼。

    从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开始,俄国人新的疯狂进攻又开始了......

    此时的德军阵地,便如同在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一般,迎接着海浪一波高过一波的冲击。而掌握着这艘“孤舟”的,是恩斯特.勃莱姆!

    他是一个最顽强、最坚定的船长,无视狂风恶浪,只要没有到达目的地,他就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船只沉没。

    这——同样也是一种信念。

    维京师在战斗着、艾克战斗群在战斗着、郭云峰战斗群在战斗着......所有能够进入阵地的德国士兵都在战斗着。

    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献身勇气,丝毫也不逊色于进攻中的苏军。

    两边的士兵,都在用自己的牺牲精神展现着对自己国家的无比忠诚!

    在这里。大多数的人都会死去,没有人会记得他们的名字,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不是他们所要追求的,他们只要知道,自己为自己的国家贡献了一切......

    还有一些人会活下来,他们能够成为英雄,但如果谁要他们详细的回忆在这场战斗中的每一幕细节,相信他们一定不愿意。这样残酷的战斗。只能封存在自己的记忆中......

    年轻的脸庞,跳动的是年轻的骄傲。年轻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对国家的无限忠诚。年轻的心脏,跳动的是为德意志光荣战死的坚定决心......

    面对一层层冲上来的敌人,他们无所畏惧的迎战。而他们发现,敌人同样无所畏惧的在进攻。

    如果没有战争,也许他们中的不少人会成为朋友的,因为他们表现的都是一样的勇敢......

    炮弹的呼啸声、子弹的撕裂空气声、手榴弹摧毁一切的爆炸声......所有的、所有的,都让这里成为了人们不愿意回首的人间地狱。

    火炮在战斗、坦克在战斗、士兵们在战斗......

    跳动着的枪口,宣泄着士兵们的情绪,如果他们不依靠这样的方式来排泄。他们发誓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你无法再要求他们做到更多了,他们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

    战斗吧——士兵们!

    伴随着苏军进攻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德军中突击集群的第一线阵地出现了危险。那些不顾生死,不顾伤亡反复冲击着阵地的俄国人。终于看到了一些成功的希望。

    “我们杀死了无数的俄国人,但俄国人的进攻是在太疯狂了。”看到再次出现在阵地上的恩斯特元帅,艾克将军急忙汇报道:“元帅,您看。俄国人将直接的部队分成了三个梯队,波浪式进攻。第一梯队一旦被打退,第二梯队迅速跟上,这让我们蒙受了很大的压力。而且俄国人使用的坦克海战术,也给我们的装甲部队造成了沉重压力。我们的装甲兵表现得非常英勇,尤其是魏特曼少尉,继昨天击毁了敌人的11辆坦克之后,在今天又再度击毁了敌人10辆坦克,让他在这次战役中的击毁数达到了21辆......但是,即便我们的士兵再如何努力,俄国人的坦克还是实在太多了......”

    艾克在那停顿了下:“他们几乎是一层层的在涌上来,有的时候我们的坦克根本来不及填装炮弹。一些阵地已经失守,我正在组织力量重新夺回......”

    “差不多了。”王维屹表现得非常镇静:“我们在第一线阵地杀伤了大量俄国人的有生力量,现在,可以做出下一步的部署了。命令,维京师继续在原有阵地抵挡捷列克河军团的攻击,艾克战斗群和郭云峰战斗群在下午5时开始逐渐撤离现有阵地,撤退到第二线阵地防御。”

    “是的,元帅。”

    “再坚持一天,再坚持明天一天......”王维屹忽然冷笑了声:“明天再能坚持过来,俄国人势必会投入全部兵力,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外线部队大举挺进的时候!”

    艾克迟疑了下:“元帅,即便一切都是按照我们的设想来进行的,但我们的外线部队同样要通过俄国人的封锁,是否能够顺利突破?是否能够及时的到达指定战场?这些都值得考虑......”

    “是的,艾克将军,所以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军官,这一切可能出现到额情况你都考虑到了,很好。”王维屹显得非常满意:“但是,我并不是特别在乎这些,一旦我外线部队发起总攻,那么德国人出了捷列克河军团外,将完全处在我们的包围中,他们同样无路可逃,我们在这里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看到艾克张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王维屹淡淡笑道:“艾克将军。我不会离开你们的。昨天,我听到一个叫史特拉.多姆的士兵在临死前唱的一首歌,有两句我记得特别清楚,‘如果青春不再,我不会留下遗憾’。我也同样不想在这片战场上留下任何遗憾......”

    艾克将军明白了,他知道,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恩斯特元帅从战场上拉走了......

    ......

    捷列克河战斗的情况,每分每秒都汇集到了华西列夫斯基的手中。

    当56集团军和81装甲军失败的消息传来,华西列夫斯基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但他却没有很好的办法。

    战场上出现的任何突发状况,他都有办法解决,但惟独这个他无能为力。

    甚至在他听到伏罗希洛夫开始使用大规模集团人海战术冲击后,他也一样只能任凭伏罗希洛夫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对于目前的苏军来说,华西列夫斯基已经做到了自己的事情。他成功的把骷髅男爵带到了包围圈里。

    而取得最终胜利的荣誉,则必须留给斯大林同志所信任的伏罗希洛夫元帅了......

    赫鲁晓夫同样了解其中的原因,从感情和实际情况来说,他更倾向于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来亲自指挥战斗,但是从理智上,他却不能够这样做。

    当他走进指挥部的时候,他发现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正对着地图在那看着什么。赫鲁晓夫站在了元帅的身后一声不吭。

    “军事委员同志,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牺牲了两万多名官兵......”华西列夫斯基转过了身子,面上带着沉痛:“两万多名啊。当战斗结束之后,我实在无法想象我们还会继续承受多少的损失......”

    “如果能够取得胜利,一切的损失都是可以承受的。”赫鲁晓夫默默地说道。

    他还有话没有说出来,如果失败。那么这些责任由谁来承担呢?

    “如果我判断的不错,那么恩斯特.勃莱姆大约会在今天晚些时候撤离他的第一道防线。”华西列夫斯基平静地说道:“第一线阻击任务已经完成了。他们将会撤离到第二线阵地继续拖延我们的时间,然后他会下令全部外线德军发起攻击。”

    赫鲁晓夫点了点头,敌人指挥官的思路,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判断得非常清楚。

    “我已经下令三个集团军的力量,投入到对德军的阻击之中,希望能够阻挡住他们的攻击。”华西列夫斯基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轻松。

    的确,他预判到了敌人下一步会做什么,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但具体的战争会发展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

    因为他无法亲临前线。而这也是他最大的悲哀......

    “总司令员同志,我们找到了达瓦米尔斯基......”

    赫鲁晓夫的话,一下吸引了华西列夫斯基的注意力:“是吗?在哪里找到的?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只剩下了三个警卫员,情况不是很好......”赫鲁晓夫叹息了声:“我已经派人把他带到这里来了,大约很快就可以到达。”

    “他尽力了,尽力了。”华西列夫斯基也叹了扣气:“在缺乏空中力量和炮火支援,以及严重缺乏装甲力量的情况下进攻,冒然进攻根本就是自杀,我们无法要求他做到更多。”

    赫鲁晓夫迟疑了下:“总司令员同志,达瓦米尔斯基在失败后没有去伏罗希洛夫同志那,而是直接来找您,我想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

    华西列夫斯基点了点头:“我知道,他一定有一肚子的怨气,整整一个集团军啊,无论是谁遭到了这样的失败,而且是毫无价值的失败,都难免会有一些想不通的。”

    赫鲁晓夫沉默着道:“总司令员同志,但这不符合规矩......”

    华西列夫斯基忽然察觉到了一些什么,赫鲁晓夫的对达瓦米尔斯基的称呼中始终没有加上“同志”这两个字,他一下便明白了什么:“军事委员同志,是不是莫斯科方面来了命令?”

    赫鲁晓夫点了点头:“总司令员同志,在告诉您莫斯科方面的意见之前。我想先告诉您一个您大概已经听过的故事。”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缓缓说道:“我们党内有一位同志,被称为天才少年,革命前驱,还在学生时代,他便走出中学,整天去参加群众集会,听革命者发表演说。1906年,即起义失败后的反革命恐怖年代。他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党。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奥地利警察把他当做外国间谍拘禁起来,驱逐到瑞士。大战期间,进行反战活动会遭到各国政府警方的追缉,但他并没有停止活动。反而完成了他的《世界经济和帝国主义》一书的写作。这是先于列宁研究帝国主义的著作。列宁在看过这本书的手稿后,给了很高的评价并为这本书写了序言。他是共产国际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还在共产国际建立之前,他受列宁同志委托参加了筹建工作。在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上,他被指定为共产国际行动纲领的报告人。大会结束时被指派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和执行局领导人之一。在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共产国际副主席,以后的几次大会都被选为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主席团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但是,在列宁同志去世后,党中央政治局认为有必要派出中央代表监督他和其他同的工作。于是,他、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李可夫和哈伊尔.帕夫洛维奇.托姆斯基三人提出辞职。政治局不同意三人的辞职,认为这是放弃革命,向敌人投降。1929年4月。斯大林同志在联共中央全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的联席会议上公开点名批判他、李可夫和托姆斯基,宣布他们是党内右倾机会主义集团。然后,这个曾经在党内拥有着无比崇高地位的同志便遭到了悲惨的处决......”

    “我向所有的党员呼吁!在这些可能是我生命中的最后几天里,我坚信。经过历史的过滤器,早晚不可避免地将会把我头上的污秽冲掉。我从来没有当过叛徒。如果是为了列宁的生命,我会毫不动摇地献出自己的生命。我热爱基洛夫,没有做过什么反对斯大林的事情。我请求新的、年轻的和诚实的一代党的领导人,在党的全会上宣读我的这封信,宣布我无罪和恢复我的党籍。同志们,你们要知道,在你们想**胜利进军的高举的旗帜上,也洒有我的一滴鲜血。”

    听到这,华西列夫斯基忽然轻声背诵起了这一段话:“你说的是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同志吧?他写的遗书‘致未来一代党的领导人的信’,每一个字我都记得非常清楚......”

    “是的,我说的就是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同志!”赫鲁晓夫点了点头:“布哈林曾经深受列宁同志的器重,在党内的位置远在斯大林同志之上,但是因为他和斯大林同志之间存在着的严重而尖锐的矛盾,最终让他遭到了处决......总司令员同志,布哈林尚且如此,更加不用说其他人了,任何违背斯大林同志命令的人也许都会遭到和布哈林一样的结局......”

    华西列夫斯基的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军事委员:“军事委员同志,您要说什么选择可以说了。”

    赫鲁晓夫拿出了一份电报:“总司令员同志,斯大林同志亲自发来的电报,伊万诺维奇.德尔拉.达瓦米尔斯基,是一个隐藏在我党我军内部的反革命分子,他早已投靠德国法西斯,蓄意破坏伟大的卫国战争......”

    他慢慢的念着电报,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华西列夫斯基:“经苏维埃最高军事法庭审判,判处伊万诺维奇.德尔拉.达瓦米尔斯基死刑!”

    “什么!”华西列夫斯基一下大声叫了出来:“死刑?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绝不是什么叛徒,间谍,他的忠诚胜过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同志!立刻帮我接通斯大林同志的电话,我要亲自向他陈述!”

    “总司令员同志,难道你忘记布哈林了吗?我为什么要和您说布哈林的故事!”赫鲁晓夫的声音一下便提高了:“我就是在提醒您,一旦斯大林同志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违背他的命令,也许您也可以写好遗书了!”

    华西列夫斯基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如此优秀的同志蒙受着这样的耻辱遭到枪决!”

    “总司令员同志,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这当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和我都清楚!”赫鲁晓夫的声音是如此的无奈:“您可以不顾个人的安危,但您不能放弃战场不管。您的责任不允许您为达瓦米尔斯基做出任何的申辩!”

    华夏列夫斯基沉默了。

    是的,自己的责任不允许自己为达瓦米尔斯基做出任何的申辩!

    所以,他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达瓦米尔斯基就这么的离开自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