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七百二十八.罗马人的作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就和安留格斯一样,大约没有几个人认为男爵先生去了罗马人的军营后还能活着回来。

    王维屹并没有在乎别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他只把这当成了自己无数冒险中再平常不过的一次。

    这一次,他只带了里希特霍芬和自己一起同行,人少,往往能够让自己的敌人疏忽。

    而为了让日耳曼尼亚人宽心,他还特别说过,一旦自己无法回来,郭云峰将继续带领他们和罗马人战斗,并成为他们和那个子虚乌有的“神圣德意志帝国”之间的联系纽带......

    这么一来,日耳曼尼亚人就完全放心了。

    从这里到罗马军团的军营,到处都充斥着危险。罗马人,或者是喝日耳曼尼亚一样的部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向他们发起突然袭击。

    大多数的时候,这样的袭击甚至没有机会让你开口求饶。

    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这个时代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

    ......

    罗马军营。

    崇山峻岭笼罩在一片灰沉沉的云雾中,被阳光遗忘的群山,象被天神朱庇特驱逐的泰坦巨人们,阴森森地挺立在云端。

    这儿是一处山地,气候让人很不舒服,到处湿漉漉、灰濛濛的。来围困山上一座凯尔特人山寨的罗马士兵们晾在外边的衣服经常一天都晒不干。

    过去,罗马人一直认为凯尔特人就是日耳曼人,但他们随后便很快发现,其实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并不是一样的,相反,他们还经常为了地盘是食物而发生战争。每年都有大量的人为此而死去。

    天快亮的时候,军营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在门口这声音短暂停歇一会后,几个骑马的人在军事指挥官营帐与士兵营帐之间横着的大道上飞速驰过,直奔昨晚才搭起来的统帅营帐。

    几个罗马士兵从睡觉的帐篷钻出来,看到马匹溅在自己晾晒的衣服上的大片泥点,指着几匹马的背影咒骂起来,听到士兵们的骂声,帐篷里的十夫长也跟着出来了。

    “都我给闭上嘴巴。你们不想活了?”十夫长眯着眼睛瞧了瞧在统帅营帐前下马那几个人,突然压低嗓子喊了一声,“那里面有骑兵指挥官戴基乌斯,他可是盖尤斯执政官的亲信!都给我滚回营帐去,我可不想因为你们几个蠢货把小命送掉!”

    盖尤斯总是面部表情阴冷。沉默寡言,甚至与他周围的同伴也很少交谈;说话很慢,常常不经意地弹手指头,很容易就显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走路时,他总是直挺着脖子,头向前伸,斜着眼睛打量别人;所有这些傲慢的习惯都让他身边的人感到很不愉快。

    此刻他阴沉着脸。紧盯着跪在帅帐前泥泞地面里的一个人,半晌才开口:“你是从罗马来的?”

    从罗马昼夜不停赶到这儿,盖尤斯妻子卢基娅的贴身奴隶卑躬屈膝地回答道:“是的,尊贵的盖尤斯大人。我是尊贵的卢基娅夫人派来的,我这儿有一封......”

    “住嘴!你这个蠢货!”他的话立刻被恼怒的盖尤斯粗暴打断了,那个多疑的执政官小心地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几个人,发现他们都是跟戴基乌斯从夏营一起赶来的自己的贴身希腊卫士。这才放下心来。

    “你跟我进帐,你们几个看好门口。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许进来!记住,是任何人!”还带着一丝怒火的盖尤斯吩咐道,随后不看任何人就走回了大帐......

    ......

    在统帅营帐里,盖尤斯很快看完了卢基娅的信件,虽然他竭力保持镇定,他紧绷的脸部皮肤却不由得抽搐了几下,脸色更加阴沉了。看到自己靠山的这副嘴脸,熟悉盖尤斯脾气的戴基乌斯知道他又处在大发雷霆的边缘了,他赶忙解释道:“大人,我不是随意离开夏营的,这个人不肯把他的信件给我,非要坚持亲手交给您,我怕这封重要的信件出事,所以就陪他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这封信重要的?说!”盖尤斯恶狠狠逼视着自己的亲信:“说!你从哪儿知道的?”

    戴基乌斯被吓得仿佛身子矮了一截,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知道、我、我只是猜、猜的。”

    盖尤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开始掩饰自己,“戴基乌斯,你误会了,这只是一封无关紧要的信件,里面的内容告诉我,我的儿子德鲁苏斯的病已经痊愈了。”

    他竭力想挤出一丝笑容,却没有想到这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恐怖。

    信里的真实内容,只有他才知道......

    戴基乌斯迅速作出一副深信不疑的表情,生怕有一点不对会触怒自己的统帅。盖尤斯没有再理戴基乌斯,转向卢基娅的奴隶,后者已经害怕得浑身发抖了。

    “你的主人还有别的话么?”盖尤斯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

    “没有了,尊贵的大人。”

    卢基娅的儿子斟酌了老半天,一字一句的说:“那好,你赶快回到你的主人那里去吧,告诉她:我已经知道了‘我儿子’的情况,我希望他不要再患上可能致命的疾病,因为我很担心他的身体!你记住我的话了么?”

    “大人请放心,我已经把它刻在自己脑子里了!”卢基娅的贴身奴隶心领神会。

    “嗯,戴基乌斯,你和他一起回夏营去,记得你要亲自带人护送他,直到他到达第一个驿站你才可以回来!”

    军事指挥官营帐与士兵营帐之间的大道上再次响起马蹄声,从这以后的时间里,盖尤斯一直把自己关在帅帐内。直到中午他才被军营的喧哗惊动,原来出去采牧的一些士兵和奴隶又被山上的凯尔特人袭击了。

    盖尤斯冷冷瞧了一眼狼狈不堪败回来的军团士兵们,对帅帐前的卫兵吩咐了几句,就转身走回了大帐......一会功夫。接到命令的这个营地的军团指挥官、营指挥官、百夫长们纷纷来到了他的帐内。

    在军官们行过礼后,帅帐内安静了一会,军官们知道此刻盖尤斯正在按着他的老习惯悄悄打量他们,没有人开口,大家都在等待那位脾气不好的统帅首先发话。

    “你们想知道我连夜赶到这里的原因么?”盖尤斯在确认在这些人脸上没有发现值得研究的表情后,慢吞吞开口了。

    没有一个人接他的话,谁都晓得盖尤斯不喜欢有人在没得到他允许前发言。果然,这位统帅马上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虽然你们军团是在很多年前由我父亲亲自建立的,他还把‘瓦勒利亚’这个光荣的称号赐予了你们军团;但是既然为了平定这场叛乱。罗马把你们拨归我指挥了,你们在我眼里就只是罗马第二十军团而已!不管你们过去有什么光辉的历史,你们必须服从我的命令!明白吗?”

    “尊敬的盖尤斯执政官,虽然我们不曾有在您指挥下为罗马服务的光荣,但是请相信我们还是对您过去的战绩非常钦佩的。而且我们也会服从您的军令。证据就是我们刚刚从莱提亚急行军来到这里,就不顾疲劳马上执行您的命令赶到这个山区,对付那些野蛮人!”

    说话的是第二十军团的军团指挥官,一个盔甲华丽的罗马贵族,虽然从很久以前开始,每个罗马军团实际上的指挥权就由军队统帅委派的副将、财务官或者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首席百夫长接管了,而按传统选举出来军团指挥官早已成了个摆设。仅仅是不少罗马人为了将来仕途镀金的一个过渡位置,但由于名义上他还是军团最高指挥官,所以现在就由他来代表大家说话了。

    盖尤斯死死盯了这个三十多岁的罗马纨绔子弟一眼,仿佛想看清他骨髓是什么颜色似的。“那好,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六个营的罗马士兵花了七天还夺不下这个经常袭击我们运粮队伍的山寨?据我所知,这个寨子加上女人和孩子才不过三千人!”

    “大人去前面看看就明白了。这里的地形对我们实在不利,强行攻击只是白白让罗马的士兵送死。现在看来除了围困恐怕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看见军团指挥官在盖尤斯凶狠的目光和阴鹫的面容下噤口不言了,二十军团的首席百夫长忍不住说话了。

    “嗯,是吗?”盖尤斯对首席百夫长似乎客气了点,在短暂思索了一下,他又断然说到道:“不行,三天内必须攻下这个山寨!现在我手里的军队数量不够,我不能让六个营的兵力困在这里!你们去准备吧,午饭后马上再攻打一次!”

    帐内的罗马军官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首席百夫长胆子大一些,“请恕我直言,盖尤斯执政官,我认为三天内攻下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战神玛尔斯降临到我们中间。”

    “你们没听到我的话吗?我命令你们午饭后马上进攻!你们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盖尤斯好象没听见百夫长的话,不耐烦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军官们把右臂横放胸前行了个军礼,默默退出了盖尤斯的帅帐。很快帐外传来集合的铜号声和士兵们杂乱的脚步声,又一次进攻马上要开始了。

    盖尤斯没有理会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小心地把卢基娅的信件递到油灯上,直到它慢慢化为灰烬,他才对侍立在帐门口的自己的贴身奴隶说道:“把我的午餐端来......”

    ............

    等盖尤斯来到战场时候,他恰好目睹了罗马士兵的又一次溃败:二十军团的首席百夫长说的没错,这里的地形实在是对罗马人十分不利——这是一个四面都是悬崖峭壁的兀立山寨,山顶是皑皑白雪,山脚下的几条山路随着山势盘旋逐渐汇合成一条崎岖狭窄的道路,它是唯一通向山寨寨门的通道,通道的末端已经被一道前面插着无数尖利木签的胸墙堵得严严实实。

    刚刚向山寨发动进攻的罗马兵士们不得不在狭窄的山路上用密集队形作战,军团指挥官们商量再三后决定用重装步兵排在最前面。虽然牺牲了速度,但这样可以使减轻山上矢石打击造成的伤害。可惜,这些身着重甲的精锐士兵只能在盘旋而上的道路上排成十人宽的行列,这样又长又密集的罗马人的队伍就完全处在一块一块狠狠砸下的大石打击之下了。

    在一块块大石头砸开罗马士兵顶在头顶的盾牌后,冰雹般的尖石块又接踵而至,这是从凯尔特人用他们从小耍弄纯熟的投石器中发射出来的,它们精准地砸向军团士兵盔甲的薄弱部分,敲破了从温暖的意大利半岛来到这里的征服者们的头盔和铠甲;有的更直接落到他们脸上,那些悲惨的士兵立刻变成了一个个五官模糊一团的血人上。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或者干脆“咕咚”一声直接倒在地上。

    很快,进攻者的队伍就支持不住了,连最勇敢的人都转身逃去,进攻队形顿时变得非常混乱。百夫长们徒然用他们的喉咙竭力喊叫。向自己的兵士们哀求着、怒骂着,提醒他们注意军团的荣誉,希望他们能忍受这可怕的石块暴风雨。

    但由于上面的行列遭到愈来愈猛烈的攻击,只有少数士兵停顿了片刻,看到自己的伙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又愈来愈急切地向下面的行列挤去,这使整个队伍乱成一团。混乱的挤压开始了。前面溃败下来的士兵们把后面还没有挨到石块袭击的战友们挤倒在地上,踏着倒下去的人的身体,拚命逃窜。

    这时一大批身披皮甲的凯尔特人从胸墙后、寨门里猛地冲了出来,口中“嗬”、“嗬”怪叫着奔向通向山脚的道路。他们挥舞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灵敏地在布满石块的山路上跳跃着前进,以比罗马重装步兵快得多的速度去追击敌人。

    在这打击下,罗马人的部队完全垮了。

    盖尤斯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场就发生在他眼皮下的惨败。直到凯尔特人的追兵慢慢接近了山脚下,才命令站在他身边的军团信号兵让留守在军营里士兵出来排成方阵。这时。参加仰攻山寨的两营罗马士兵看见了军团鹰帜和它旁边盖尤斯的仪仗,知道自己的最高统帅已亲临战场,他们很想扭回头去战斗却不可能停下来,因为向前逃奔的人被后面的人推挤着,而后面的人又被更后面的人推挤着。同样,从山上追击的凯尔特人也不能停,狭窄的山路被两边的岩石紧紧夹住,峻峭的岩坡使他们下山速度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所有人都象雪崩般向下直泻,一直到山脚附近也没停住。

    只有到了山路逐渐宽阔起来并分出岔道、山坡变得也比较平坦的地方,溃逃的二十军团的兵士们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能够展开兵力,准备抵抗一下,可是呼啸而来的石块又把罗马兵士们当成了靶子:无数条投石器的皮索在凯尔特人头上晃动,绘成一个个圆圈,这些野蛮人开始痛痛快快地象在山中打鹿一样朝他们的敌人投掷致命的尖石......于是,溃败延续了下去。

    盖尤斯本以为到山脚下,罗马人就会止住败势,没料到情况依然很糟,而这个山寨的凯尔特人也好象要诚心给多瑙河地区罗马的最高统帅点难堪,没有停止他们的追击,不时有个步履笨重的罗马重装兵被动作轻盈的山地人被砍倒,马上他的脑袋就会被一个凯尔特人砍下来,然后那个战士就抓住血淋淋的头发把它拎在手里,接着一群跟在大人身后的小孩开始兴奋地从尸体上剥死者的盔甲。

    “这些家伙的作战素质真的是太差了!”两条浓重的眉毛在盖尤斯的脸上锁紧,他的脸色更加阴郁了,当他看到败兵快要冲击山下排好的方阵时,他更是恼怒地挥了下手中的统帅权杖,喊道:“辅助兵出击!”

    一群高大的日尔曼人咆哮着从罗马方阵的两侧冲出,他们没有罗马军人的甲胄,大部分人只穿着件轻便的外衣,也有人光着上身;这些壮汉一手执短矛,一手拿着标枪,飞速向前奔去,长长的金发在他们身后飘荡,宛如一个个耀眼的小黄点在青草黑泥的土地上移动。

    日尔曼辅助兵冲了一阵,突然停了一下,只见一声大吼之后,手中的标枪被他们齐刷刷地狠命投了出去,接着这些日尔曼人又挺着短矛猛冲向凯尔特人。

    这阵密集的标枪瞬间就使几十个凯尔特人失去了生命,接下来日尔曼人的凶狠的冲锋使他们有些慌乱,不过当他们发现敌人离自己还有些距离时,凯尔特人又镇定了下来,在一个首领模样的人指挥下,他们一边慢慢向山上后退,一边用投石器向日尔曼人攻击。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