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七百五十五.赏罚分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战场上的硝烟和战士们的呐喊已经散去,剩下的,只有日耳曼人疯狂的呼声!

    胜利了,日耳曼人终于取得了这次决定命运的胜利!

    在卡莱尼军团被击败后,凯撒不得不下达了全局撤退的命运,在战场上苦苦支撑着的罗马人,狼狈的离开了这个可怕的战场。

    从第二次罗马侵略战开始,在日耳曼联盟执政官恩斯特.勃莱姆的指挥下,日耳曼人一次接着一次的击败了罗马人,最终在最后一次的大决战中,他们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

    而蒙受了这一次失败的凯撒,已经没有力量再组织一次新的会战了,他将不得不带着他损失惨重的军团回到高卢去进行漫长的调整补充。

    日耳曼,将获得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

    王维屹需要这样的调整期......

    欢呼声一直持续到了深夜这才渐渐平静。在这次决战中,凯撒损失了超过三千名的士兵,这在冷兵器时代是个很庞大的数字了。

    有大约1500名罗马人称为了俘虏,本来还可以更多,但杀红了眼的日耳曼人,有那么一段时间根本就不想要俘虏。

    这1500名罗马俘虏,将面临他们曾经给予过日耳曼人同样的待遇:称为一名可悲的奴隶。

    他们过去是如何对待日耳曼人的,现在日耳曼人将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们......

    每一个日耳曼人都知道,这样辉煌的胜利是谁带给他们的,每一个日耳曼人都知道,只要在这个人的指挥下,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他是恩斯特.勃莱姆——来自地狱的使者!

    所以当王维屹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无数敬畏的目光。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

    这个时候的王维屹,在每一个日耳曼人的心目中已经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但这却并不是王维屹最在乎的事情......

    “盖尤斯军团怎么样了?”王维屹开口问道。

    “他们追击我们到了一半,听说了凯撒失败的消息,于是全部都撤退了。”没有杀到多少罗马人的庇留特有些怏怏不乐:“尊敬的执政官大人,我的战士们都在埋怨我,我们没有杀到多少敌人,也没有抓到多少罗马人,难道,汪达尔人在您的眼中不配成为战士吗?”

    王维屹笑了下:“不。你们是最勇敢的战士,如果没有你们,一旦盖尤斯军团加入战斗,也许我们将失去这次决战,所以你们将优先得到最多的战利品......”

    执政官给予了汪达尔人如此高的评价。终于让庇留特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你,查尔曼,表现得同样也是如此出色。”王维屹继续说道:“达达律特给法兰克部落带来了耻辱,而你和你部下的勇敢表现,却已经把这样的耻辱彻底扫除,所以你们也将得到赏赐......”

    他一一表扬了在这次决战中表现出色的部落。然后把目光落到了条顿人的首领博伊科和辛布里人的首领斯伊拉斯的身上:“至于你们,博伊科和斯伊拉斯,你们的战士都将得到我的奖赏,但是你们却将被我狠狠的责罚......”

    博伊科和斯伊拉斯怔在了那里。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在这次的决战里,他们身先士卒,杀了无数的罗马人,可为什么执政官大人却要责罚自己呢?

    王维屹冷冷地看着他们:“你们有着最勇敢的战士。罗马人看到你们就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可是你们身为首领。表现得实在让我太失望了。在开始进攻的时候,辛布里人进攻受挫,条顿人就在边上,但却根本没有去帮他们一下......在黑森人佯装投降的时候,条顿人被包围了,但是辛布里人同样没有伸出援手......”

    博伊科和斯伊拉斯的头不由自主的低垂了下来......

    王维屹继续说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安排你们在一起攻击罗马人的侧翼吗?因为我知道你们曾经并肩作战过。我知道你们曾经亲爱如兄弟,虽然你们之间后来发生了不愉快,但我还是坚信你们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时候,能够重归于好......在战场上,兄弟间的支持比任何事情都要来得重要。在这里,你们可以互相厮打,但到了战场上,你们要做的,就是团结在一起,共同面对同一个敌人,可惜你们没有做到......”

    他的语气里满是惋惜,他的话又好像是说给所日耳曼部落的首领们听的:“我说过,即便我们能够取得这次决战的胜利,但罗马人依旧远远的要比我们强大,如果所有的日耳曼部落不能团结一心,就算我们可以取得十次的胜利,最后罗马人也一定会击败我们。可如果每次的战斗我们都能如今天一般,罗马人将永远不敢正视日耳曼!”

    “尊敬的执政官大人,是我们错了,我们将保证永远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博伊科和斯伊拉斯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同时说道。

    王维屹点了点头:“你们的战士将得到奖赏,但是你们,却无法得到我慷慨的赏赐,你们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我们愿意接受这样的惩罚......”

    胜利后,部落的战士们能够得到奖赏,但部落的首领却什么也都没有,这对于日耳曼人来说是非常严重的惩罚了。

    但此时的博伊科和斯伊拉斯却心甘情愿的愿意接受如此的惩罚。

    赏罚分明,是王维屹必须要做的。在罗马人下一次的侵略到来之前,他一定要建立一个无比团结的日耳曼联盟。

    不仅仅是面前的这些人,还包括暂时没有加入联盟的所有日耳曼的部落......

    ......

    大战已经结束,而属于王维屹的历险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我要去罗马一趟。”当王维屹告诉了自己同伴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的同伴丝毫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惊奇的地方。

    没有什么是漫步者不敢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是漫步者不敢去的地方。

    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那么等待着王维屹的,就是一次接着一次的冒险。

    “四刀和埃丽娜留下来。”王维屹想了一下:“埃丽娜负责和小灵之间的联系,让小灵安排一套适合日耳曼人的训练,我们队如何训练日耳曼人成为真正的军队可不在行......四刀则负责按照小灵制定的大纲进行具体训练。”

    “好。”郭云峰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埃丽娜答应的有些勉强,说实话,她是希望和王维屹一起进行冒险的,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个女人和王维屹进入罗马城的确有些不太合适。

    大约雷奥妮同样也只能留在基地了......

    “曼弗雷德和我一起去。”王维屹在那想了想:“用恩斯特和里希特霍芬的名字实在太引人注目了。我们得给自己取个罗马名字,就和当年的莫约尔先生一样......”

    里希特霍芬还没有反应过来,埃丽娜的嘴角已经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莫约尔先生,这让她想起了在中国时候和恩斯特单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我叫斯普利乌斯......”王维屹在那想了想说道:“至于你,曼弗雷德。从现在开始你就叫蒂乌斯......啊,我们是两个奴隶贩子......”

    “是的,尊敬的斯普利苏斯大人。”里希特霍芬带着笑意说道。

    王维屹也笑了:“当然,在此之前想我们应该先去拜访一下盖尤斯大人......”

    ......

    这一场的惨败,让大多数罗马人都陷入到了深深的苦闷之中。

    当然,也不是全部,还有一些人反而觉得庆幸。自己在野蛮人可怕的攻击下活下来了,终于又可以回到高卢去了。他们发誓,只要有可能的话他们就再不会回到这个可怕的地方。

    凯撒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愤怒,更多的是反思。

    他在《高卢战记》里如此写道:

    “我们失去了野蛮人决战的胜利......即便在我的军营里。我也依然能够听到野蛮人的欢呼,这是罗马的耻辱,也是我个人最大的耻辱,即便闭上眼睛。我也无法忘记在野蛮人这里蒙受到的一切......当然,这不是结束。这仅仅是开始而已......我会带着我的部落暂时撤退到高卢去,未来,我将带着一支更加庞大的部落重新回到这里,告诉那些无知的野蛮人,罗马的高贵和尊严是不容遭到挑战的......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要好好的反思为什么会有这样事情的出现......

    恩斯特.勃莱姆的忽然出现,无疑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这人身上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气质,能够把原本散漫的野蛮人团结到一起。甚至我也不得不承认,在我第一次和他认识并且交谈的时候,他也被他所吸引了......我更加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一定将成为我未来最大的对手......现在,在罗马士兵中,已经有人称呼他为恶魔派来的使者,他在战场上戴着面具的样子的有着很大的威慑力,如何消除士兵们对于他的畏惧,是我回到高卢后首先就要考虑的......

    除了敌人的原因,在我们的内部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盖尤斯和卡莱尼之间的不和,也是造成这次失败非常重要的因素。但我显然更加愿意相信卡莱尼,而不是选择盖尤斯......”

    凯撒很确定自己的这本《高卢战记》,在很长的时间里是不会被别人看到的,所以他才敢如此的评论自己的部下:

    “......罗马人必须和野蛮人那样,紧紧的团结在一起,排除一切的干扰和自私,才能够对野蛮人完成最后的征服。但是,我对这样局面的出现很不乐观,毕竟所有的人都是有私心的......在这次的战斗中,野蛮人使用了新式的武器,我们称它为‘日耳曼投石机’,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我深深的为期担忧。但担忧的来源,并不是它能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杀伤,而是野蛮人在未来还会出现多少这样的新式武器呢?那个传说中的‘神圣德意志帝国’也许真的存在吧......它会成为罗马最可怕的敌人吗......”

    当写到这里的时候。他的侍从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总督大人,森图马鲁斯大人到了。”

    “哦,那个新派来的日耳曼尼亚行省的总督吗?”合上了自己的笔记,凯撒冷冷地说道。

    “是的,就是那个被元老院委任的日耳曼尼亚行省的总督。”

    “让他进来吧。”凯撒冷淡地说道。

    春风满面的森图马鲁斯走了进来。当他一件到凯撒的时候便说道:“凯撒,我的朋友,听说你发动了第二次对野蛮人的惩罚战,我想你一定已经取得了胜利,啊,你为什么还呆在这里呢?”

    这个该死的,徒有虚名的家伙。他大概知道自己失败了,所以特意跑到这里来嘲笑自己的吧?

    凯撒忍住了心中的怒气:“很不幸的是,我失败了。”

    “失败了?这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森图马鲁斯好像诧异无比:“你可是战无不胜的凯撒,你带领的可是最强大的罗马军团。你怎么可能败给那些愚昧落后的野蛮人呢?”

    凯撒一点也没有被他激怒:“森图马鲁斯,我想你大概还完全的不了解那些野蛮人,他们现在变得强大了,也变得团结了。”

    森图马鲁斯冷笑了下:“野蛮人就是野蛮人。罗马军团可以轻易的扫平他们!”

    “啊,是的。”凯撒同样冷冰冰的回答道:“我倒忘记了。你才是新任命的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其实惩罚野蛮人的事情不该由我负责。尊敬的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大人,为了执行元老院的命令,为了表达对你的尊敬,我的士兵明天就会离开这里,然后荡平野蛮人的光荣就交给你了......”

    森图马鲁斯的面色变了一下,不说自己新组建的军团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到达,就算真的今天就已经到达了又能怎么样?

    他虽然不屑凯撒平民的出身,但凯撒的作战能力还是所有的罗马人都知道的,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征服了整个高卢。现在,连凯撒都败在了野蛮人的手里,凭自己手里那些新组建的军团又怎么能够做到呢?

    “凯撒,我的朋友,又何必急着离开呢?”森图马鲁斯换了一副面孔说道:“瞧,我的军团正在朝着这里赶来,当他们到达的时候,我们可以联合在一起,重新给予那些野蛮人以最沉重的惩罚,难道您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吗?”

    无耻卑劣的小人,只会凭借着自己贵族身份和漂亮的面孔向上爬的家伙,凯撒在心里不断的诅咒着。

    但是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森图马鲁斯,我的朋友,我是多么乐意的帮助您啊,但是您也知道元老院的规矩,我是高卢行省的总督,而您是日耳曼尼亚行省的总督,我无法插手到您的事物。本来在此之前,我想在您到来的时候尽可能多的为您消灭野蛮人,但很可惜的是我失败了,所以,我只能带着遗憾离开这里......”

    森图马鲁斯的脸色变得无比惨白,要知道,如果没有凯撒的军团,他在这里连一分钟都呆不下去,那些野蛮人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把自己撕成碎片的。

    他勉强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请您允许我和您一起回到高卢去,然后等待着我的军团到来。”

    凯撒鄙夷的朝他看了眼:“当然可以,尊敬的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森图马鲁斯大人......”

    当森图马鲁斯狼狈的离开后,凯撒的侍从有些不太甘心:“尊敬凯撒大人,难道就允许这个小人夺取日耳曼尼亚吗?他有什么资格?”

    “是啊,他又有什么资格呢?”凯撒冷冷地道:“但他是元老院任命的,我如果公然抗拒,就等于背叛了整个罗马,会成为所有罗马人的公敌。可是我却并不担心,因为森图马鲁斯没有本事去战败那些野蛮人,而且,他身为日耳曼尼亚行省的总督,又有什么理由一直赖在高卢行省不走呢?”

    他的侍从一下就明白了,很快,凯撒将逼迫着森图马鲁斯去和野蛮人作战,把他们从高卢赶走。而以森图马鲁斯的本事,又如何能去战胜野蛮人呢?

    森图马鲁斯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里立足,所以未来的日耳曼尼亚还是属于凯撒的,目前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以森图马鲁斯的智商来说,他绝对不会凯撒的对手,最终迎接他的命运之可能是重新滚回到他在罗马的安乐窝去而已!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