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军事基地 第一卷:一切为了德意志! 七百五十七.女角斗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一瞬间,王维屹什么都明白了。

    格纳乌斯和森图马鲁斯是表兄弟的关系,同样出身于贵族的他们,对于平民出身的凯撒是非常看不起的。

    但是让他们头疼的是,要想在新成立的日耳曼尼亚行省有所作为,就绝对离不开凯撒的帮助。

    凯撒的一举一动,对他们来说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也许就是王维屹一直在寻找着的机会。

    格纳乌斯又询问了一些和高卢与日耳曼尼亚有关的消息,然后才说道:“很感谢你们向我提供的这些情报,祝你们在罗马过的愉快。”

    “谢谢您,市政官大人。”

    送走了格纳乌斯,里希特霍芬轻轻的出了口气:“恩斯特,你在那想什么?”

    “和你想的一样。”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

    罗马人相信,住的越高,离神越近。离神越近,越容易得到神的庇护。所以在罗马城内最高的巴拉丁山上,到处是罗马贵族们的豪华宅邸。

    如果说这些散落的豪宅象宝石般美丽,那么座落在南坡的一座宅邸则可以用璀璨的钻石来形容。与其说它是宅邸不如称它为宫殿更合适,它的前厅是那样高大,里面竖立着一尊相当于真人两倍高的亚历山大大帝雕像。宫殿的面积是如此之大,仅三排柱廊就有四分之一罗里长。还有一个像湖泊一样的池塘,而在浴池中,海水和黄绿色水长流不息。宫殿全部由大理石建造,并用宝石、珍珠贝壳装饰。尤其是举行酒宴的三榻餐厅,那豪华的构造和陈设是全罗马闻名的。

    餐厅装有旋转的象牙天花板,以便撒花。并设有孔隙,以便从上部洒香水。正厅呈圆形,像天空,昼夜不停地旋转。

    六根提伏里大理石的圆柱,把一个长方形的宽阔大厅分隔成两部分。柱子上缠绕着常春藤与野玫瑰,它们在这总是弥漫着酒香和浓郁美食味道的地方,发出一阵阵田野里才有的清香。沿着同样地悬挂和点缀着芬芳花环的墙壁,矗立着一座座精致的雕像,焕发出**美的光彩。地板是用珍贵的木料镶嵌的。那上面有艺术家用极精美的技艺描绘森林女神、半人半羊的牧神和小精灵们聚集在一起跳舞的情景;这位艺术家用他的幻想使女神们毫不掩饰地显出最诱人的姿态.

    在大厅的内部,那六根大理石柱的后面,放着一张用最稀罕珍贵的红色大理石制成的圆桌。桌子周围放着三张又高又大的青铜脚的长榻。长榻上铺着名贵的紫毡,毡子上放着好几个松软的垫子。天花板上吊着一架用金银制成的精雕细刻的烛台。它用辉煌的烛光照亮了大厅,同时发出阵阵醉人的芳香。

    墙壁旁边放着三架雕工精细的青铜食器橱。上面尽是花环和叶子的花纹。在这些橱里放着各种形状和大小不同的纯银食器。在食器橱旁边放着好几条铺紫毡的青铜长凳和十二座埃塞俄比亚黑人的青铜雕像。每一座用珍贵的项圈和宝石装饰起来的雕像,都擎着一个纯银的烛台,把这间本来已很光亮的大厅照耀得更加灿烂辉煌。

    这座宫殿的主人,被称为“最优雅的罗马人”——普布利乌斯.昆克提利乌斯.塞维乌斯正用肘弯靠着松软的紫色垫子斜躺在长榻上,悠闲地注视着被他邀请来的客人们。

    塞维乌斯仿佛艺术家们雕塑的传说中的美少年那喀西苏斯,他脸上的线条高雅,希腊式的额角和鼻子。女性一般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卷发遮盖着光润的前额,两条匀称的长眉,使一双蓝得发黑的眼睛显得幽深而温柔。长长的睫毛让他的目光中添上一种热情的感染力。使无数罗马美人为之心乱。短短的下巴高贵无比,向上翘起的角度十分自然。珍珠般洁白的牙齿排列的整齐美观,衬托出粉红的嘴唇,笑容宛如凄凉的天使。他的眼神里那种懒洋洋的惑人魅力。教人相信他的思想深刻,使他所说的一言一语都增添了力量。

    比塞维乌斯的美貌更出名的是他的赫赫战功。他曾前往叙利亚行省担任行省执政官,并且屡战屡胜,但是就在他准备进行最后决战的时候,他却莫名其妙地被免职了。

    不过从他回到罗马后,庞培慷慨地把大量财富赠与他的举动中,这笔巨大的财富中就包括了这座原属著名贵族卡提林的宅邸,人们模模糊糊猜到了一点原因:他被免职的唯一原因就是凯撒妒忌他的战功。

    客人们都穿着用极薄的白麻布制成的餐袍,头上戴着用长春藤、月桂或者玫槐花编成的花冠。今晚这些客人都是著名的文人,和在罗马有权势的贵族。

    同大多数罗马贵族一样,塞维乌斯也沉浸于对各种艺术的喜爱中,尤其醉心于哲学问题的探讨和辩论术。罗马的文人和艺术家们都知道:如果他们需要帮助,既便是在深夜塞维乌斯宅邸的大门也会对他们敞开。

    现在这些客人正在热烈讨论奥维德的新作《哀愁集》:“一个充满敌意的荒蛮之地,寒意袭人的大雪从年头直到年尾,似乎没有全部化完的时候。冬天来临时,寒冷将罐里的酒全部冻结,将宽阔的多瑙河完全封住,从而为前来烧杀抢掠的野蛮部落大开方便之门......”

    克拉西奇乌斯带着忧伤的语调吟诵着《哀愁集》里的诗句,“这就是‘从不留意自己末日’的奥维德笔下写出来的!看来他不会再欢快地吟唱出动人的情诗了。”

    “如果每天杯中都能盛满美酒,而家里又总坐满了真诚的朋友,我还能向永生的神灵要求什么别的呢?”听着自己客人们的谈话,塞维乌斯凝视着手中产自亚历山大的玻璃酒杯,杯中的坎佩尼亚葡萄酒在这种珍贵的器皿里显得格外迷人。

    他的话引起客人们的一阵赞美。

    “说到美酒,慷慨的塞维乌斯。你不会是想靠葡萄酒来把我们灌饱吧?我们什么时候开席?我已经闻到厨房传来诱人的香味了。”诗人米列苏斯夸张的抽动着两腮,引起了一片笑声。

    “我还缺一位客人,我想他就快到了。”塞维乌斯慢慢喝了一口葡萄酒说道。

    客人们注意到摆在大厅中央被称做荣誉席的长榻上,靠近餐厅大门右面一侧的主位【仍然空着。

    “我真希望这人是我!否则我就要担心还有没有位置了?”随着柔和的声音,身着一袭镶着不宽不窄紫边托加袍的庞培出现在餐厅门口。

    “唯一执政官!”客人们纷纷惊呼着站了起来。

    “啊,尊贵的唯一执政官,您不必担心,我等候的正是您,证明就是我为您保留了最尊贵的座位。”

    庞培看了塞维乌斯一眼。并没有说话,任由塞维乌斯的奴隶们给他擦上香油,穿上餐袍,戴上花冠,然后在塞维乌斯的引导下坐到了长榻上......

    穿着淡蓝色短衣的奴隶们首先送来一盘盘配着腌橄榄的牡蛎。这牡蛎既肥又嫩。像是有意放进蚌壳中的一块块嫩肉,一到嘴里就化了,同略带咸味的糖块一样。

    接着端上来的大银盘里盛着一条富莎乐湖里才出产的硕大无比的蓝鳗,渐渐地在清醇的美酒一滴滴地流过喉间后,餐桌旁的人们都开始周身发热,神情有些恍惚,仿佛沉陷在如痴如醉、虚无缥缈的梦幻中。

    “赞美天上的诸神。祝福伟大的唯一执政官,感谢慷慨的塞维乌斯,做一个罗马人真是幸福啊!”同样身为诗人的巴勒蒙示意斟酒奴隶给他斟满酒杯,然后举杯说道。

    “不过亲爱的塞维乌斯。我怎么没有看到平时那些坐在角落上的吹笛人、竖琴手和美丽舞女?”庞培微笑着说道:“不要因为我的到来使你的客人们失望。”

    “因为我准备的是配得上唯一执政官的节目!”塞维乌斯同样微笑着回答道:“我们今晚欣赏的将不是美妙音乐和曼妙的舞姿。”

    塞维乌斯那带有磁性的话音还没有完全消逝在空气中,两位头戴锃明瓦亮面具式的青铜头盔、全身披银亮铠甲的角斗士走进了餐厅,一场令人热血沸腾的搏杀开始了。

    两个角斗士都靠桦木制作的盾牌来保护自己,一个角斗士手持一柄耀眼的双刃战斧。另一个角斗士的武器则是把锋利的罗马短剑。两个角斗士没有急着马上攻击自己的对手,都试图用灵巧的步法来试探对方的实力。从敏捷的身手来看,两个角斗士毫无疑问都是出类拔萃的高手,几分钟过去了,两位角斗士突然停止了动作,而他们的身体也好象失去了控制,微微地颤抖着,接着两位角斗士似乎心有灵犀,几乎同时脱掉了头盔......

    头盔下面是两张美丽得令人眩目的金发女郎的娇媚面孔!

    “提尔利娅!”“赛维娅!”两个美丽的女角斗士绝望的呼喊着。

    “看来你们已经认出了对方,”笑容宛如天使般凄凉的塞维乌斯用柔和而带有一丝莫名颤音的嗓音轻轻说道:“那就请你们姐妹两个为伟大的唯一执政官和我们奉献一场精彩的角斗吧!”

    一幅凄美而又诡异的图画展显在这豪华的餐厅中:狰狞的青铜面具散落在华美的地板上,两个婀娜多姿的美女全身披着闪亮的铠甲,眼睛却无助地望着四方,仿佛要在空气中找寻着什么,娇美的面容因为巨大的痛苦变得扭曲......

    “既然命运女神这样安排了,赛维娅,来吧!”姐姐阿契丽亚紧紧攥住短剑的剑柄,过分用力使她的手臂痉挛般的颤抖。

    赛维娅手中的战斧无力地垂下,看来她快要崩溃了,终于,她抛开了武器,跪倒在地板上哭泣。

    “如果你不能战斗了,那就让我杀死你吧,否则就是我把继续活下去的权力让给你,你也会死在下一场角斗中,让我们中间更坚强的那个活着离开这里,也许以后她会有机会获得自由。回到我们美丽的家乡。你没有忘记我们的梦想吧?”提尔利娅充满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两行泪水无声地从她那玉石般的面庞上滑落,一直达到苍白的嘴唇边,在餐厅灿烂的烛光中闪耀着。

    赛维娅哆嗦着抬起了头,迷人的大眼睛已被泪水所迷离,以致长睫毛象在水里泡着一样,紧紧咬着的下唇渗出一丝血痕。突然,她抓起了武器,疯狂地扑向提尔利娅。提尔利娅把短剑藏在盾牌后。闪躲着赛维娅的进攻......

    世界在赛维娅眼里已经不存在了,痛苦和恐惧使她快要发疯的神经里只有一个念头,把面前的一切都击碎!她象豹子般跳跃着,战斧带着呼啸不停地劈向提尔利娅,美丽的金发在空中飘洒。蓦地,她的盾牌猛然横击出去,提尔利娅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应该继续躲避还是要隔挡,就在这短短的瞬间内,赛维娅的盾牌已然撞中了她的盾牌,而原本劈向提尔利娅头颅的战斧也突然改变了自己的轨道。钻人了刚刚出现的空隙,以惊人的速度凌厉地劈削向她的肩膀。

    蓦地,一道耀眼的亮光闪起,提尔利娅的利剑出击了。它仿佛吐着长舌的毒蛇,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抹向赛维娅的咽喉。“砰”的一声,赛维娅的盾牌落在了地板上,她在最后的一霎那。以几乎不可能的敏捷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剑,几缕金发从她的脸颊旁慢慢飘落......

    很快。餐厅里响起了赛维娅急促的喘息声,失去了盾牌保护的她明显处于劣势,提尔利娅时而把盾牌挥舞成一片盾影,试图和赛维娅纠缠在一起,以便使赛维娅的战斧不能发挥作用,而她的短剑则伺机闪电般刺向赛维娅的身体;时而象一团幻影一样旋转着冲向赛维娅,谁也猜不到那可怕的利刃将从什么地方出现。汗水从赛维娅的脸上不停的淌下,少了沉重盾牌的她居然只能勉强比姐姐的速度快上一点,她已经越来越难以躲开提尔利娅的武器了......

    忽然,赛维娅踉跄一下,原来她不小心绊到了地板上的盾牌,提尔利娅没有放过幸运女神赐予她的机会,以从未有过的迅捷动作挥剑猛地扑向自己的猎物。

    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赛维娅的战斧脱手而出,凶狠地朝提尔利娅飞去,准确地击中了提尔利娅的右肩。提尔利娅痛苦抚着自己的右肩倒了下去,看见自己计策得逞的赛维娅迅速拾起落在脚下的短剑,含着泪水然而毫不迟疑地刺向自己的姐姐。

    突然,赛维娅拿剑的手被一只坚定的手臂紧紧地擒住了,接着她看见了后面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

    “可怜的奴隶啊,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姐姐是故意输给你的吗?”塞维乌斯讥讽的对赛维娅说道,可怜的妹妹向倒在地上的姐姐望去,她看到了提尔利娅那满含热泪的双眼,那里面包涵了多少人类复杂的情感啊!有痛苦、有欣慰、有怜爱......

    接二连三而来的巨大刺激终于使赛维娅支撑不住了,她昏昏沉沉地向后倒去,塞维乌斯扶住了她:“可怜的赛维娅,今晚你受惊吓了,不过,我想提尔利娅已经使你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战士。”

    赛维娅过了一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跑到刚刚在两个奴隶搀扶下艰难站起来的提尔利娅身旁,和姐姐相拥而泣。塞维乌斯走过来:“美丽的赛维娅,现在陪你姐姐去包扎一下伤口,然后换件你喜欢的衣服过来”

    “那么,勇敢而坚毅的姐姐是否愿意来陪一个老人享用这顿美餐呢?”庞培微笑着说道。除了他和塞维乌斯,其他人都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看,生命是如此的珍贵,而又如此的脆弱!”塞维乌斯望着姐妹俩的身影,漫不经心的说道。接着他顿了一下,“啊,我们的主菜上来了......”

    奴隶们端来了嫩而不腻的羊排,羊排下方厚厚地铺着一层砌成细块的芦笋尖。客人们并没有细细品尝着这鲜美的羊肉和吃在口中滑腻如脂的笋尖,只是盲目地送进口中,他们的思绪仍停留在刚才所发生事情上,直到换上了极薄的白绫无袖长袍,腰系淡蓝色丝带的提尔利娅和赛维娅来到席中,才让戏谑的调笑和碰杯的声音重又响起。脱下了闪亮的盔甲后,她们窈窕的身材显露在众人目光中,而获得自由的喜悦使她们美丽的眼睛显得分外动人......随着流水般端上来的各种美食和大量的水果、甜点,罗马的夜晚在愉快的气氛中一点点逝去。

    这个时候大约谁也命运注意到,在宴会厅的一个角落,有两个人始终都在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们的眼神冷静,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好像根本也不关注一般。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