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七百六十一.年轻的雅库留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两个执政官站了起来,向庞培的座位弯下了腰,“格涅乌斯.庞培啊,首先请让我们代表罗马元老院愿好运和吉祥眷顾你和你的家庭!我们觉得我们这样做是在祈求我们国家的长久昌盛和我们城市的幸福。”

    回廊上民众的叫好声响成一片,元老们也从座位上站起来,用掌声为执政官的话喝彩,只有庞培还坦然端坐那里,接受这一切。

    “下面,我们想大家一定都同意,今天第一个发言的荣誉应该属于我们的神明之子、罗马的第一公民、唯一执政官、拥有保民官权力者——伟大的格涅乌斯?庞培!”执政官热情洋溢地说出了这番话。

    库亚留斯看到自己的养父谦逊地摆了摆手,示意请其他元老先发言,可是其他人却不答应。在回廊上不知道是谁带头喊道:“庞培!庞培!”

    很快,这个声音就汇聚成一片强烈的呼声,一时“庞培”之声如山呼海啸般回荡在元老院里。

    看到庞培慢慢站直了身子,曼尼亚斯悄悄碰了碰库亚留斯:“到庞培身边去,他马上就会找你了。”

    果然,不等英俊的年轻人询问曼尼亚斯这句话的含意,库亚留斯就看见了庞培对他作的手势,只好把疑问放在肚子里,快步走到他养父的身边。

    庞培牵着正处在一生中最珍贵的青春期的库亚留斯,缓步走向执政官座位旁的演讲台。

    “罗马的执政官、元老、骑士和公民们,从外邦来的朋友们,我今天确实有些话要向你们说,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日子,我被一个人推荐。去剿灭那些海盗和不肯臣服于我们的米特拉达特斯六世,那个人是我毕生的恩人,他是马尼利乌斯......今天,我同样带来了一个青年,他就是那个我一生中的恩人,马尼利乌斯的儿子库亚留斯。请允许我把他,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优秀的青年介绍给你们!”

    这段突如其来的赞扬如同一道电流击中了年轻的库亚留斯,既便从小把神经锻炼象钢铁一样坚强的他,在这一刻也变得有些茫然。两个执政官按着早已准备好的步骤。每人拉着他的一只手,把他送到演讲台上庞培的身边。

    庞培疼爱地看着自己的养子,继续他那充满深情的演讲:“你们给了库亚留斯的父亲马尼利乌斯崇高的荣誉,因为他慷慨仁厚,又为罗马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当他因公殉职的不幸消息传来时。我的心象被剜去了一块肉一样痛苦,这种痛苦不只是因为我失去了一个朋友,还因为罗马失去了一个在将来可以引领她继续前进的骄傲的儿子!最杰出的罗马公民把他的遗体安葬在战神广场时,你们的悲伤、你们对他的爱,使我感到无比的欣慰,甚至暂时忘记了那痛不欲生的感觉。因为我知道,他也深深的爱着你们!

    不过。现在我认为马尼利乌斯最大的功勋不是为推举我去征服我们的敌人,让他跪倒在你们面前。也不是为我们的国家拓展了广阔的疆域,而是培养出了库亚留斯!这个名字由你们赐予的孩子,是我见过的任何人都不能与之相媲美的。他外貌英俊、勇敢无比、口才超群、精通希腊罗马文化、极其善良、强烈渴望获得你们的尊敬和爱戴。现在我把他推荐给你们,如果你们认为罗马需要一个杰出青年效力的话,请考验他吧!”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庞培牵着库亚留斯的手。默默站在演讲台上,扫视着周围的人群。

    “向马尼利乌斯的儿子致敬!”玛赛纳斯从元老席位站了起来。振臂高呼。

    庞培富有真挚情感的演讲深深打动了人们的心灵,在场的罗马人以热烈的呼喊回应玛赛纳斯的话,一时间,“向马尼利乌斯的儿子致敬!”、“向库亚留斯致敬!”的喊声响彻元老院的上空,仿佛连这座建筑的地基都被晃动了。大批元老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演讲台前亲吻库亚留斯。

    如果说人们对庞培的尊敬还有些畏惧的因素在里面的话,对库亚留斯的尊敬要相对纯粹些,因为马尼利乌斯的品行给罗马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更重要的是,马尼利乌斯死的早,更方便人们把各种幻想的光环加在他身上,给自己心里塑造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偶像,顺理成章的,现在他们把这种光环转移到了他的儿子身上。

    同样也来到现场的塞维乌斯看着几个和自己关系紧密的元老也去向库亚留斯行礼了,暗中叹了口气。

    “马尼利乌斯”、“库亚留斯”,“库亚留斯”、“马尼利乌斯”这两个名字反复在他心头交织。此刻他的心里格外矛盾,本来这样的欢呼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现在,现实把这样一个形势摆在了塞维乌斯面前:如果他不支持库亚留斯,在重视荣誉的罗马,他将被视为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庞培这次巧妙的安排,明显是为了想让他在罗马的统治更加稳固,如果他出于感情不抗争,由于他不了解库亚留斯的思想是向哪个方向倾斜,也许庞培死后,罗马又会出现一个把一起权力牢牢抓在手中的独裁者,这正合庞培的心意。

    塞维乌斯慢慢把视线移到坐自己周围的朋友身上,这些元老和他一样稳稳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却把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已经有一些群众开始不满了,朝他们这个地方喊叫起来。塞维乌斯冷笑一下,对从上面回廊传来的挑衅声毫不理会,将视线又投向了讲台:那里库亚留斯正在接受元老们祝福,他虽然礼貌周全,却抿起了嘴唇,英俊的面孔变得有些严肃,没有被幸运冲昏了头脑的表现,相反好象还有点不高兴。

    塞维乌斯仔细观察了库亚留斯一举一动,尤其是他的眼神,他发现那个青年的举止简直和年轻时候的德鲁苏一模一样。随即,一丝奇妙的感觉在他心里掠过。

    “赌一下吧!”塞维乌斯拿定了主意,稳重地从元老席站起,向下面走去。看到他的动作,他身边的一批元老们松了口气,也采取了和他们领袖同样的行动,跟着他向库亚留斯走去,这一小群元老已经被民众针对他们的越来越大声的叫声和口哨声搞得有些不安了,这些声音逐渐变得带有威胁的味道了。

    “高尚的马尼利乌斯的儿子。英俊的库亚留斯,请接受一个你父亲曾经最忠诚给你的祝福!”塞维乌斯大声说道。

    “谢谢您。”只有短短三个字的回答,这让塞维乌斯暗中更加有把握了。

    “当你父亲站在这里时,我对他说过一番话,我的朋友。你想不想知道它的内容?”

    “尊敬的塞维乌斯元老,我非常想知道,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告诉我。”库亚留斯恭敬地向他父亲过去的部下行了一礼。

    “那时候我对他说,现在人们称你为庞培的恩人,希望人们有一天会用更荣耀的称号来称呼你!我很高兴,他做到了——你父亲后来不再被称为庞培的恩人。而是被称为‘罗马城的骄傲’。”

    “那在今天,作为一位令人尊敬的元老、一个我父亲的挚友,您愿意对一个年纪比您小、一个您好朋友的儿子,也说一番话么?”库亚留斯昂起了头。表情严肃的说道。

    “那好,我要对你说,你父亲后来不再被称为庞培的恩人,而是被称为‘罗马城的骄傲者’。我希望将来人们再谈到你父亲时会说,啊。他就是‘库亚留斯的父亲’!”

    塞维乌斯平静说完这番话,就优雅地转身走回自己的元老席,装作没有看到突然锐利起来的庞培的眼神,罗马的唯一执政官凶狠地盯了他一眼,这眼神许久没有出现庞培眼中了。这不是威胁的目光,庞培近些年来从不威胁人了,只是劝告,如果没有奏效的话接踵而来的就是惩罚。

    “种子已经种下,就看它怎么发芽了。”塞维乌斯虽假作全然没有注意到庞培眼里一闪而过的凶光,但实际上他心底打了一个冷战。他必须冒这个险——以前的罗马也出现过独裁者,象苏拉就是这样的,但是没有一个把独裁权传下来的,作为元老院里少数一些没有被庞培控制的元老的带头人,他认为不让庞培开这个先例是他的责任,现在只能指望青年人的荣誉感了。

    一个相貌威严的元老登上了演讲台,他是玛赛纳斯精心挑选的,在每个人都精擅演讲的罗马元老中,他的演讲技巧也是非常著名的。

    虽然他不如庞培的讲演那么出色,但他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把马尼利乌斯在恶劣天气下和士兵同甘共苦、战场上指挥若定及和具有高尚品德事迹用一个个小故事娓娓道来。这个元老还用生动的语言赞美库亚留斯虽然年少,却才华横溢、品行优良,他一一列举了马尼利乌斯儿子生活轶事,连他偷偷写了一部希腊喜剧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引起听众们一阵赞叹;而这却让库亚留斯大吃一惊,他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元老居然知道这件事情!

    演讲者热情洋溢的话把民众的情绪带到了另一个**,他刚刚说完,玛赛纳斯在起立鼓掌的同时用眼神示意两个执政官,该他们出场了。

    就在这时,人群一阵骚动,玛赛纳斯朝入口处瞧去,前元老,双目失明的马马库里德斯在儿子小马马斯搀扶下颤颤微微走了进来。

    “尊敬的执政官,我请求发言!”进入大厅后,马马库里德斯举起手来。

    执政官有些不知所措地把目光投向玛赛纳斯,他们可不知道伽路斯会说些什么,万一搞出点什么意外来,他们可就要担心自己未来的“钱途”了。按惯例执政官任期结束,会分到阿非利加、亚细亚这两个富裕的行省担任总督,一任总督下来就可以使他们立刻成为巨富,历史上既便是执政官卸任后在最穷困的西里西亚行省当总督的最清廉的西塞罗,也在任上获得了过百万赛斯特斯的财富。

    玛赛纳斯却是心花怒放,这份意想不到的礼物来的真是时候!他忙不迭地使眼色表示同意。

    “罗马的人民、元老院的同僚们,你们也许不知道。就在昨天,因为失去了光明,我还是一个对生活绝望了的可怜虫;而今天,我又有了对美好明天的期盼——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宽厚的庞培和他的样子库亚留斯来到了我家里!

    我在元老院里不少次反对过庞培的意见,还匿名散发过讽刺他的小册子,里面的诗歌在一个脾气很好的罗马人看来都是很刺眼的。而庞培虽然极力反驳它的内容,但并没有追查作者是谁,他只是笑着说‘建议以后用假名发表诽谤别人的小册子的作者。应当让大家知道他是谁’。我不用对庞培说感谢话,虽然他把我从悲惨的境地里解救了出来。因为,以他的宽厚和崇高的地位,根本不需要我的感激。我要说的是,庞培的孙子、人人称颂的马尼利乌斯的儿子。善良的库亚留斯!

    你们能想象吗?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从昨天下午到晚上,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内陪着一个骷髅般的瞎子,不停的用话语安慰他、替他说笑话解闷、给他喂水果吃;而作为庞培的孙子,有无数的家庭化妆宴会盼望他光临,他的恋人一定渴望他来陪伴,他却把时间都花在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人身上。我请问。在场的罗马青年,你们做得到吗?

    今天,我听人说,庞培带着这个年轻人来到了元老院。正在把他介绍给罗马的人民,我不顾医生的反对,执意要到这儿来,就是要告诉大家。罗马有这样一个优秀的青年!

    我的朋友们,如果你们还记得我的友谊。请把它转移到库亚留斯身上!我还要对我的家人说:如果你们将来背弃了这段恩情,做出对不起庞培和他的家庭、尤其是库亚留斯这个可敬的青年的事,哪怕我已经死去,我也会从坟墓里爬出来谴责你们!这就是我的发言,感谢执政官给了我提前发言的机会。”

    马马库里德斯走下讲台,摸索着来到库亚留斯面前,后者脸庞已被羞得泛起红晕。老伽路斯抱住他的身子,轻轻说道“祝福你,年轻的库亚留斯。”

    趁着伽路斯演讲带来的效果,两个执政官对视了一下,并肩登上了演讲台。

    “尊敬的诸位元老们,按照最新制定的法律,只有二十五岁以上的罗马人才能开始担任公职。今天我们——盖约?索里纳斯和盖约?阿西尼阿斯,罗马城的执政官,提议元老院打破这个惯例,任命还不到这个年龄的库亚留斯担任罗马城的财务官!如果没有人反对的话,下面就请诸位尊敬的元老表决。”

    这一提议在没有任何反对声音中迅速被元老院通过了,两个执政官殷勤地把一件早就准备好的镶着紫边的托加袍披在库亚留斯身上。

    英俊的年轻人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居然成了今天的主角,他被一连串发生事情弄得惊讶无比,恐怕就是连续几个霹雳落在他脚下,也不会比他现在的心里感到更吃惊了。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在他脸上表现出来,象每个罗马贵族一样,他从小就被培养出了面对什么都要保持从容态度的习惯。

    “既然是元老院的决定,作为一个罗马公民,我会服从它的命令并尽我的职责。”库亚留斯简短地对元老们说道,这是他第一次以罗马官员的身份讲话。

    庞培欣慰地看着自己样子的表现,接着他再次走上了讲台:“亲爱的朋友们,大家都知道,作为财务官,它的职权除了掌管公款、监视军事财政、制止浪费军事开支的情况发生,还有一项职责就是负责监督竞技赛会。海神节就要到了,在这里我宣布:除了国家的节日招待,我的样子库亚留斯将出钱举办前所未有的盛大表演,每个罗马市民都可以免费狂宴一周,享受种种娱乐。”

    这个消息一被宣布,回廊上的罗马人的情绪欢快到了沸点,这就等于说要举行持续一周的免费酒宴、很多次的戏剧演出、角斗士的格斗表演、赛车和拳击比赛......

    一些消息灵通的市民昨天下午就听说,这个喜讯庞培将于今天在元老院对公众宣布,他们早早赶到这里就是为了等它宣布——对他们来说什么战事、什么叛乱、什么威胁都是发生在很遥远地方的事情,即将到来的节日狂欢才是对他们最有诱惑力的。

    刚才玛赛纳斯安排在民众中的手下带头用喊声支持庞培时,不少人就是抱着这样心情来热烈附和的。

    而在此刻一直在注视着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王维屹,终于知道庞培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了。

    看看来,海神节的那些费用得靠自己来掏腰包了!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