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七百七十一.黑夜中的袭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大概情况就是如此,目前撒克逊人同盟的起义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关键看他们什么时候举事。按照我的估计,撒克逊人会在森图马鲁斯军团开始发起进攻的时候起义。”郭云峰大概介绍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不给予他们起义帮助?这毕竟对我们是有利的。”

    “四刀,我很迫切的看到所有的日耳曼人起义,但绝不是按照他们的办法。”王维屹面色凝重:“撒克逊人和他们的同伴,情况比较特殊,他们受罗马人统治的时间长一些,制度也比我们的部落先进,已经出现了贵族和平民阶层,因此如果我们选择和其同盟,则存在着一个谁领导谁的问题。撒克逊人拥有比我们先进的制度,绝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我们的指挥,而我们同样也是如此。这样的合作会出现许多的问题......而且......”

    他在那里沉默了下:“而且我认为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起义,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他们的部落距离高卢太近,一旦起义,森图马鲁斯虽然会感受到惊恐,但是凯撒呢?凯撒绝对不会坐视这样事情发生的,他会迅速抽调兵力进行镇压,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同盟形同虚设!”

    郭云峰点了点头:“那么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吗?”

    “不!毕竟那也是日耳曼人的力量。”王维屹回答得非常坚决:“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给予他们帮主,不能让日耳曼人的力量白白受损。不过,得换一种形势......四刀,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办......”

    他仔细交代了一些事情,郭云峰认真的听着。频频点头。

    当王维屹全部交代完后,郭云峰彻底的明白了,漫步者其实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

    而当日耳曼人正在积极准备迎接新的挑战之时,森图马鲁斯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

    千辛万苦搭建,眼看就可以获得成功的桥梁,居然在一个晚上便遭到了摧毁。其火势之大,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扑灭。所有的心血,完全被摧毁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当天亮的时候,森图马鲁斯看到的只有漂浮在水面上的那些被烧焦的木头......

    他暴露的几乎要大声吼叫出来。为了这座桥梁能够成功建立,他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现在却全完蛋了。

    塞纳第看到森图马鲁斯的面色如此铁青,他悄悄拉了一下这个年轻统帅的袖子:“不要激动,任何的事情都不要激动。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您,您的一举一动都将影响到士兵们的士气,执政官。”

    森图马鲁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并不情愿,却竭尽全力的在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他大声对那些围观着的士兵叫道:“看吧,那些懦弱的野蛮人。他们居然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他们已经胆怯了。没有人可以阻挡住神圣罗马军团的步伐,没有!来吧,小伙子们。让我们振作起精神,重新把桥建起来,当我们到达对岸,所有的野蛮人都会在罗马愤怒的呼声中颤抖的!”

    士兵们爆发出了一片欢呼。沮丧的心情一下便减少了不少......

    森图马鲁斯竭尽自己所能重新鼓舞起了士兵们的士气,可是他的心情却是无比低沉的。

    为了尽快结束战争。让自己的日耳曼尼亚行省真正的为自己服务,他已经欠下了凯撒一大笔钱,现在每一天都意味着金钱的消耗。早一天和晚一天征服野蛮人,对于森图马鲁斯来说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但现在却居然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塞纳第的话,森图马鲁斯确定自己大概会彻底的崩溃的......

    “这是敌人最想看到的。”塞纳第太了解年轻统帅内心的想法了:“任何人都可以倒下,但只有您不可以,我们消耗的,无非就是一些时间罢了......”

    “还有金钱。”森图马鲁斯不甘心地道。

    “是的,但那和胜利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塞纳第努力平复着对方的心情:“当桥梁再一次架好,我们就可以从容的踏上野蛮人的土地,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您付出了多少的代价,都可以让野蛮人十倍、一百倍的偿还......”

    部下的劝说让森图马鲁斯的心情略略好了一些。不过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懊丧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

    不然现在正在罗马,携带着自己美丽的妻子,一起享受着豪华的宴会。

    庞培,庞培,如果不是庞培和元老院那些家伙的竭力鼓动,自己一定不会来到这里的。

    可是现在后悔却已经实在太晚了一些......

    森图马鲁斯桥梁被烧毁,高兴的不但是日耳曼人,而且还有凯撒。

    凯撒可以确定的是,森图马鲁斯一定不会成功的。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对方的意思。

    森图马鲁斯本来就是来抢夺自己权利的,如果能够借着野蛮人的手消灭他的军团,森图马鲁斯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灰溜溜的回到罗马,这里,还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

    而且,不管森图马鲁斯是胜是败,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耗掉野蛮人的力量,等到自己将来重新积蓄好了力量,将会再一次对的对野蛮人进行报复。

    也正因为在这样心态的驱使下,凯撒“慷慨”的再一次对森图马鲁斯进行了资助。当然,这样的资助绝对不是没有代价的,森图马鲁斯已经背上了非常沉重的债务。

    如果他无法取得对野蛮人战争的胜利,那么他在罗马的一切都将完全的属于凯撒......

    ......

    几天后,桥梁终于再一次的建立起来,这一次森图马鲁斯再也不敢大意。在桥梁建好的当天,便迫不及待的命令士兵们渡过了莱茵河。

    时间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他必须要争分夺秒的将他的损失降低到最低。

    在经过哪些臣服于罗马的野蛮人部落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做过多的停留。这些该死的家伙,都是服从于凯撒,而不是自己。尽管自己派人给他们送去了不少的礼物,但从使者反馈回来的情况看,他们似乎对自己的热情不是很高。

    等到战争结束,日耳曼尼亚完全属于自己的时候。再给这些什么什么部落的家伙一点好看吧......

    一个罗马军团,加上一个辅助军团的兵力,让这些罗马人看起来还是非常威武雄壮的。森图马鲁斯沮丧的心情也因此而变得好了不少。

    在驻营的时候,忠诚的塞纳第承担起了一切,他派人在周围建立起岗哨。并派出了大量的侦察兵却侦查野蛮人的动静。

    森图马鲁斯完全不用为这些琐碎的事情操心。

    大约又十一个侦察小队被派了出去,不管是森图马鲁斯还是塞纳第都坚信,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野蛮人的一切情报都会被汇集到自己的面前。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一群幽灵却始终都在他们的身边游动着......

    那是王维屹和他的袭击小队!

    在郭云峰的精心训练下,尽管正面对抗能力还无法和罗马人相比拟,但日耳曼人的袭击能力。却比之前有了重大的提升。

    他们知道如何利用好自己熟悉的地形,来对罗马人进行不断的袭击作战,一点一点的瓦解敌人的力量。

    而那些罗马人的侦察小队,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王维屹亲自加入了这样的袭击之中!

    他和他的队员隐藏在黑暗里。隐藏在树林里,耐心的等待着那些敌人的到来。

    这样的方式,他已经使用过无数次。无论是当年的英国人、法国人、或者是日本人,都在骷髅男爵这样的袭击下吃过大亏。

    又何况这些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特种作战的罗马人呢?

    静静的树林里。出了夜鸟的叫声,便什么都没有了。

    不一会。一群夜鸟扑腾着飞了起来,王维屹很快借着月光做了一个手势,那些日耳曼战士们迅速的进入到了作战位置。

    夜鸟,成为了日耳曼人最好的哨兵......

    几个黑影出现了,那是罗马人的侦察兵。

    在战前侦察方面,没有人做的比罗马人更加出色了,任何的一场战斗,他们都必须要让自己最大程度的了解到敌人的力量以及兵力部署。即便是在面对野蛮人的时候,像塞纳第这样的将领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松懈。

    一个、两个、三个......一共有五个罗马人。

    王维屹又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一个也不许放走。

    黑影小心翼翼的接近了,他们并没有发现可怕的危险正潜伏在他们的周围。

    当进入到伏击圈后,一个罗马人正想说话,忽然闷哼一声,低头看看了自己的身子,一支箭正从他的身子中穿透而过。

    接着,十几条身影从黑暗中骤然出现,罗马人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

    短短的两分钟后,四个罗马人倒在了血泊里,剩下的一个,也变成了日耳曼人的俘虏。

    他瑟瑟发抖的看着面前这些凶狠的野蛮人,紧张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王维屹朝俘虏看了一眼:“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明白了吗?”

    俘虏赶紧点了点头。

    王维屹仔细询问了森图马鲁斯军团的兵力、各级指挥和兵力部署方面的问题,俘虏只知道一些很少的内容。

    但即便这些少得可怜的东西,王维屹也听的非常认真,有的时候重要的情报,往往是从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里出现的。

    当俘虏毫无保留的说出了他知道的一切,王维屹点了点头:“你不应该当一名罗马士兵的......”

    俘虏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寒光已经闪过。接着一颗头颅便滚落到了一边。

    王维屹收好了他的战刀:“替比乌斯,把这些俘虏的脑袋,都扔到罗马人的军营前面!”

    “是的,执政官大人。”替比乌斯刚才杀了一个罗马人,此时还处在亢奋状态之中:“执政官大人,为什么为什么不直接对罗马人的大营发起进攻?”

    “替比乌斯,夜袭可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王维屹笑了笑:“罗马的那些将领不是傻子,尤其我听说塞纳第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对于可能到来的夜袭。他大概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贸然袭击只会让我们蒙受伤亡。替比乌斯,夜袭必须在由充分把握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否则只是白白送死。身为一个优秀的统帅,必须要为自己部下的生命负责......”

    替比乌斯点了点头。他无条件的信任执政官大人说的一切,他也知道只有在执政官大人的带领下日耳曼人才能一次次的击败罗马。

    而王维屹则非常看好替比乌斯,这个勇敢的日耳曼战士,在战争的不断磨砺中一定能够成为一名成功的统帅的。

    而当像这样的统帅越来越多,日耳曼人越来越团结,那么也是自己离开这个时代的时候了......

    ......

    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日耳曼战士不断的利用黑暗和地形的掩护。袭击着罗马人的侦察小队,而当黎明到来,他们又没有任何的迟疑,迅速撤离了战场。

    他们不会给罗马人任何反击的机会的。

    当太阳按照森图马鲁斯的意愿升起。他期待中的侦察小队却并没有及时的给他送来他急需的情报。

    一个小队也都没有回来。

    森图马鲁斯有些奇怪,而在这个时候塞纳第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面色非常难看:“执政官,我想您应该到军营外去看一下。”

    森图马鲁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来到军营外的时候,发现大量的士兵已经聚集在了那里不断指着前面窃窃私语。

    当见到他们的统帅出现。这些罗马士兵默默的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路......

    森图马鲁斯穿过这些士兵,他终于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一根长长的木桩不知道什么时候竖立在了罗马军营之外,而在树桩之上,悬挂着大量的头颅!

    森图马鲁斯竭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心脏,让人把木桩放了下来。

    塞纳第走过去看了一会,重新回来的时候面色是如此的难看:“都是我们的人......”

    “可以确定吗?”森图马鲁斯还抱着一丝侥幸。

    “可以。”塞纳第的回答是如此的艰难:“他们都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士兵,每一张面孔我都认得,每一张。十一个侦察小队的所有人都在这里,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的。”

    森图马鲁斯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说一个两个小队遭到袭击,那完全可以接受。但是整整十一个啊,整整十一个小队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的。

    这些罗马人到底是如何做到如此的?

    “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塞纳第依旧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他用只有森图马鲁斯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野蛮人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愚昧,他们有着很强的组织能力,而且我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有着强有力的统帅在指挥他们做这样的事情!”

    “你说的是什么恶魔三使者吗?”森图马鲁斯一下便想到了这个名字。

    塞纳第沉重点了点头......

    从他们一到达高卢开始,便无数次的听到了“恶魔三使者”的名字,就连凯撒的部下,也对这个名字是如此的畏惧。而这造成的影响,是后来的部队,也对“恶魔三使者”的名字充满了深深的畏惧。

    森图马鲁斯原本还没有重视,可是当看到面前这血淋淋的一幕,“恶魔三使者”这几个字便自然而然的在他的心中浮现。

    朝士兵们看看,那些士兵们人人脸上都露出了畏惧,他们默默的看着那些可怕的头颅,默默的在心里念叨着可千万不要让自己面对那些该死的可怕的野蛮人。

    “没有什么可怕的!”塞纳第的声音大声响了起来:“野蛮人除了烧桥,袭击,还有什么别的本事?他们不敢面对我们,他们只敢用这样最卑劣的方式企图来使我们害怕!但是他们错了,罗马人,不会在这样的袭击下懦弱,这只会激发起我们的愤怒,只会让我们更加勇敢的投入到战斗!杀死那些野蛮人!”

    “杀死那些野蛮人!”森图马鲁斯跟着大声叫了出来。

    “杀死那些野蛮人!”所有的罗马士兵都跟着大声叫了出来。虽然叫声是如此的响亮,但森图马鲁斯和塞纳第并不确定这会有多少的效果。

    起码,现在所有罗马士兵的心中都有了阴影,而一旦在战场上面对野蛮人的话也许会造成非常重要的影响!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