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七百七十八. 辛格罗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辛格罗亚现在知道什么是众叛亲离了。同时她也知道了什么是绝处逢生。

    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的所有“朋友”都抛弃了她;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那些曾经在她身边阿谀奉承的人却一个个凶相毕露;而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与她其实并不熟悉的斯普利乌斯议员却及时的出现了。

    如果没有斯普利乌斯议员,也许现在她已经被赶出了自己的家,甚至流落街头。

    不,不是也许,而是一定!

    可就在这个时候,斯普利乌斯议员来了,那个出手大方,并且英俊迷人的年轻巨富。他的对自己的帮助,简直能让辛格罗亚记上一辈子。

    “六十个自然日,已经过去了一半......我想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森图马鲁斯总督是很难被释放的。夫人,希望您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王维屹表情凝重的告诉了对方这样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其实辛格罗亚她也知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到哪里去弄三十个奥雷斯呢?那可是一笔巨款啊。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哀求似地说道:“尊敬的斯普利乌斯议员,之前我曾经几次去找过您,但您都不在。还好,现在您出现了。我恳求您,仁慈而慷慨的斯普利乌斯议员,您能否再帮助我一次,借给我三十个奥雷斯,好让我去营救出我的丈夫......”

    王维屹皱了一下眉头:“辛格罗亚夫人,我很乐意帮助您,但这可是三十个奥雷斯,这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可我听说您仅仅因为购买两个女角斗士,便出了二十个奥雷斯,三十个奥雷斯。对于您这样的人来说我想根本不算什么。”辛格罗亚哀怨地说道:“可是如果没有这笔巨款,我的丈夫很有可能会死在那些野蛮人手里的......”

    王维屹笑了笑:“是的,我的确用二十个奥雷斯购买了两个女角斗士,但那是因为我高兴,所有的钱都是我自己的,我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那么我为什么要帮助您和您的丈夫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毕竟,我已经帮了你们一次,赶走了那些债权人。”

    辛格罗亚沉默了下,她完全的误解了对方的意思。过了一会后她说道:“斯普利乌斯议员,您跟我来一趟好吗?我也许有一些让您感兴趣的东西会让您愿意帮助我的。”

    辛格罗亚把王维屹带进了自己的卧室,她背对着王维屹站着,然后,她忽然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当她转过来的时候。一具完全**的身子出现在了王维屹的眼前......

    这是一具美轮美奂的身子,完美无缺,女性**上最美丽的部分你都能够在这具**上找到。

    王维屹心里笑了一下,辛格罗亚看起来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他要辛格罗亚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其它更加重要的事情。可是如果站在辛格罗亚的角度想一想,她现在唯一能够拿出来的本钱大概也只有这个了。

    看到“斯普利乌斯议员”没有什么动作。辛格罗亚再次误会了,她缓缓的走了过来,**的身子贴住了王维屹,手指轻轻的在他身上划动着。用无比魅惑的声音说道:“斯普利乌斯,我还依旧年轻,我的身子依旧能够让男人着迷。您需要我付出代价,那么我想这就是我的代价。难道您真的对我一点也都无动于衷吗?”

    她一边在那说着。一边解着王维屹的衣服。当王维屹身上的衣服落到地上之后,辛格罗亚的嘴唇轻吻着这具强壮的男人身体。

    从他的嘴开始。到脖子、到胸部......然后一直探索,到他的小腹......再往下......辛格罗亚好像一直许久没有品尝到肉味的母狼一样,嘴里不断的发出着让人**的声音......

    在她的“攻击”下,王维屹渐渐有些无法承受如此香艳刺激的“攻势”,他拉起了辛格罗亚,看到了这个充满了魅惑女人哪充满了挑逗的眼神。他笑了笑,然后一把横抱起了辛格罗亚,将这个企图“挑战”自己的女人重重的扔到了床上。

    他扔的力气很大,以至于辛格罗亚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但很快辛格罗亚便侧过了身子,用手枕着自己的头,将直接无比美好的身体完全的呈现在了王维屹的面前。那眼神,似乎在那告诉着王维屹,你还在等待着什么?这里有全天下最好的美食正在等待着你。

    这一刻,辛格罗亚忘记了自己正在遭受着苦难的丈夫,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她的眼里只有**和被男人侵犯的渴望。

    也许之前丈夫的被俘让她方寸大乱,她想着的只是如何尽快救出丈夫,尽快让自己摆脱如今的困境。

    可是现在她忽然就想通了,如果自己能够征服斯普利乌斯议员的,那么自己将成为全罗马最有钱的女人......

    可惜有一点她是永远也都无法明白的,没有人可以征服“斯普利乌斯议员”,没有......

    ......

    激情散去,辛格罗亚喘息着依偎在王维屹的身边,她本来只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体征服而已,但没有想到最后被征服的却是自己的身体......

    太棒了,有这样的男人在身边真的实在是太棒了。

    “我会考虑营救你的丈夫,但仅仅是考虑而已。”

    王维屹才说出了这样的话,辛格罗亚的嘴又亲吻到了他的身子,然后呢喃地说道:“您能办到,我知道您能够办到的。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能够接受。”

    女人啊,王维屹心里苦笑了一下......刚才这个女人还在哭哭啼啼的,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为代价来换取自己丈夫的自由,可是现在一下态度便全部变了......

    他本来以为可以利用辛格罗亚对丈夫的爱让她为自己做一些事情,但目前看起来她对森图马鲁斯的爱很值得人怀疑......

    “我会去做的,但之前你也得做一些营救丈夫的事情。”王维屹享受着女人嘴唇对自己身子的服务:“我听说你的丈夫在高卢遇到了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凯撒没有对他进行任何的帮助,反而处处在刁难他,这也成为了森图马鲁斯在日耳曼尼亚失败的一个原因。”

    当听到“凯撒”这个名字,辛格罗亚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眼中露出了愤怒。她忽然就想到了才离开的那个纳蒂斯,别人还只想夺走自己的财物,可凯撒,却想要剥夺自己的一切。

    可惜她只是一个女人,对发生的这一切没有办法。但是斯普利乌斯呢?她的目光落到了斯普利乌斯的身上:“凯撒。凯撒!斯普利乌斯,你说我能够报仇吗?不是为了我的丈夫,而是为了我自己!”

    女人的愤怒往往是很难理解的。当她们一旦心中对某些事情充满了愤怒,爆发出来的能量将会是非常的惊人。

    而这,也将是自己用来对付凯撒的一件非常有力的武器......

    “我很理解你的心情。”王维屹还是那样不动声色地道:“可是凯撒相对于你实在太强大了。仅仅凭借你自己,并不能够对他带来任何的损害,相反还会让你受到牵连。”

    “那么我该则么办?难道任由他在那嘲笑我们吗?”辛格罗亚不甘心地问道,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还有您,不是吗?”

    “我只是个议员而已,无法对付一个总督......”王维屹丝毫不加隐瞒:“不过有一个人也许可以帮到你,庞培。罗马的唯一执政官庞培。”

    “庞培。”辛格罗亚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我曾经多次的见过庞培,我的丈夫也正是他任命的,可是当我的丈夫遭遇苦难之后,庞培也躲避着我。他会听我的吗?”

    “这次和以前不太一样......”王维屹平静地道:“这次我将全力的帮助你。但是,当你见到庞培的时候,说什么都必须严格按照我的吩咐来做。我想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我会的,只要能够报仇!”辛格罗亚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完全的把庞培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看到“斯普利乌斯议员”要起身的样子,辛格罗亚整个人都贴到了王维屹的身上:“不。请不要离开我,那些人也许还会回来的。住在这里吧,就这么一个晚上,那些卑贱的奴隶谁也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她的头又凑到了王维屹的两腿之间。她很清楚自己的本钱是什么,她也很清楚,要想留住身边的这个男人,只有依靠自己的身体......

    ......

    当上午从辛格罗亚的住处离开,王维屹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昨天整整一个晚上,辛格罗亚贪得无厌的一次又一次不断索取着。即便再强壮的男人,在这个女人面前也会缴械投降的。

    现在,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可以继续维持奢华的生活,辛格罗亚已经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了“斯普利乌斯议员”的身上。

    至于她那个还身陷囹圄的丈夫,她大概暂时已经不会去管了......

    庞培的家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斯普利乌斯议员”进出这里已经得到了庞培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许阻拦。

    庞培一般会睡到很晚才起身,这让王维屹不得不在那里等了好长的时间才见到了这个罗马城里最有权势的人。

    庞培表达了对客人久等的歉意,然后这才说道:“斯普利乌斯,我亲爱的朋友,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早就来到我这里做客?”

    “一个可怜的女人找上了我......”

    王维屹才说出了这话,庞培便立刻反应了过来,他笑道:“啊,我最最亲爱的朋友,我想你说的这个可怜的女人,大概就是森图马鲁斯的妻子辛格罗亚吧?”

    “是的。”王维屹并没有否认:“在我不在罗马城的这段时间里。她曾经许多次的找到我,出于礼节,我昨天去拜访了她,发现她被许多债权人包围。这当中居然还有凯撒在罗马城的唯一代言人,她几乎就要失去了自己的一切......”

    “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的话。”庞培微笑着帮他说了下去:“你利用神圣的罗马法律赶跑了那些债权人,然后心存感激的辛格罗亚留您在她那边,一直到了现在您才从她的住处离开。整整一个晚上的事情能够发声许多浪漫的事情了......”

    庞培很清楚这其中的一切事情,但这却并不让王维屹觉得有什么吃惊的。

    他监视着罗马城里的一切,当然这其中也包括自己。王维屹甚至还知道。自己家里的那个管家巴尔拉斯,也是庞培负责安放在自己身边负责监视自己的。

    看到“斯普利乌斯议员”没有立刻说话,庞培笑着说道:“瞧,这在罗马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您没有妻子,辛格罗亚的丈夫也落在了野蛮人的手里。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你们,您必须为了这件事情而自责。”

    王维屹也笑了:“我并没有自责,我只是在想辛格罗亚恳求我的事情,她让我帮助她救出自己的丈夫,野蛮人需要的是赎金。”

    “那可需要三十个奥雷斯啊......”庞培才说完,用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忘记了三十个奥雷斯虽然是笔巨款,但对您来说却没有任何的压力。您光购买两个女角斗士就花费了惊人的二十个奥雷斯。也许三十个奥雷斯只是您平常用来消遣用的。斯普利乌斯,我的朋友,钱是您的,您想怎用用都可以。不过罗马元老院在此前已经拒绝了辛格罗亚的借款要求。而且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也认为花费如此大的的巨资救出森图马鲁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实质意义......再说,您如果真的救出了森图马鲁斯,辛格罗亚可就要回到自己的丈夫身边去了。”

    王维屹淡淡地道:“我认为森图马鲁斯也许还能够发挥一些作用。”

    “哦。是吗?”

    “是的。”王维屹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您知道森图马鲁斯最痛恨的人是谁吗?不是野蛮人,而是凯撒。如果不是因为凯撒的不肯协助。森图马鲁斯便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他大概现在正在野蛮人的看管下诅咒着凯撒吧?”

    庞培的眼睛亮了亮,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王维屹朝他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您还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们能够把他揪出来,他会无限的感激我们和罗马,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他是无法继续完成这一使命了。但是当他回到罗马之后无论您要求他做什么,我想他都会乖乖的听话的......”

    庞培完全的明白了:“比如让他严厉的在元老院指责凯撒,让那些元老们认为凯撒并没有做到他身为高卢总督应该对罗马尽的责任......”

    “然后您就可以以元老院的名义召回他了......”王维屹的笑容更加灿烂:“如您所愿,凯撒如果回来,就会失去他的军队和权势。如果他不愿意回来,那么,他将会是整个罗马的公敌......”

    “到时候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如愿了。”庞培显得兴奋起来:“斯普利乌斯,我亲爱的朋友,您是如何想出这个办法的?赞美您,我的朋友。告诉我,如果我能够做到,您需要我什么样的报答?”

    “我什么也都不需要,为您效劳是我最大的荣幸。”王维屹淡淡地道:“当您的权势越稳固,我的地位便也越稳固。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和您的利益是完全牵连在一起的。所以您的忧虑便是我的忧虑,您的快乐便是我的快乐。”

    庞培认为找到了自己最坚实的盟友,他和斯普利乌斯之间的关系,甚至比自己之前与克拉苏、凯斯之间的同盟还要坚固。

    “去,把辛格罗亚请来,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她。”庞培立刻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然后他对“斯普利乌斯议员”说道:“斯普利乌斯,您用您的忠诚换来了我最大的友谊,。从现在开始,罗马城的任何地方您都可以去,在罗马城您可以做您任何想做的事情。无论是谁想要找您的麻烦,都将遭到我的严厉惩罚。我还可以保证,您一定能够当上元老院的元老,甚至可以和那些贵族一样,因为您的特殊贡献而被减免两岁。”

    王维屹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元老院的位置,他要的只是罗马人的内乱。他相信,在罗马元老院的命令下,以凯撒的性格来说,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而罗马的内乱必然会到来的。

    那时候,日耳曼人将有了更加充分的修养时间。甚至有了向高卢进军的本钱。

    凯撒没有办法照顾两头,对于他来说唯一的重点只有一样,如何确保自己在罗马的无上权势不会被自己的敌人夺走!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