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德意志的荣耀 七百八十. 罗马军团的胜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无限之军事基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赫尔斯回头瞧去,在三个军团构成的“品”字阵中间,几百台投石器正摆在那里,不过它们的体积明显比过去他见过的投石器大的多,每台投石器旁边差不多有七八个外民族的辅助兵正在忙碌着。“怪不得能把石弹抛的那么远!”赫尔斯暗自思量。

    “第一营继续前进。”后面传来的首席百夫长的命令。罗马人的军团又开始缓缓向前行进,那些庞大的投石器也停止了发射,在三个军团保护下笨拙地移动着。

    帕提亚人的指挥官好象还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应付这种局面,罗马人投石器的射程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弓箭,以往的百试不爽的法宝——强弓硬箭失去了威力。他只有看着罗马军团逐步向前推进,幸好罗马人也只能在投石器保护下前进,速度很缓慢。

    时而会有几队帕提亚骑兵冲过来,利用自己马快箭利的优势进行攻击,这样的骚扰对几万人的罗马军队来说简直是无关痛痒的。

    终于,帕提亚的指挥官失去了耐心,打算试试自己的骑兵的威力。在对第六军团两次试探性攻击后,大批帕提亚骑兵向两翼的“蔷薇军团”和“掷电者军团”包抄过去......

    赫尔斯看着身后的两个军团和帕提亚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显然帕提亚人没有占什么便宜,在靠近方阵之前就有很多骑兵倒在了石弹下,而到了自己弓箭的射程内,帕提亚人对罗马士兵龟阵的伤害却是微不足道,再向前到距方阵二十米左右,他们又遭到了罗马人标枪的洗礼,不时有骑兵被贯穿了身体从战马上倒栽下来。最后好不容易到达阵前的轻骑兵们惊恐的发现。罗马方阵里突然竖起如林的长枪来迎接他们。

    就在赫尔斯紧张地关注着后面战斗的进展时,一阵呐喊声让他一下子回过神来。原来,老练的帕提亚指挥官定的突破口并不是“蔷薇军团”和“掷电者军团”!

    正面突然有两支剽悍的帕提亚骑兵象两支利箭般直插向“品”字阵的空隙,那里是第六军团和后面两个军团的结合部。

    正在把弹雨倾泻向左右两翼帕提亚骑兵的投石器一时来不及反应,只有几台投石器把石弹砸向他们。这时,一直没有参加战斗的第六军团的第八、第十两个营奋不顾身地一左一右挡住了两支帕提亚骑兵箭头所指的方向。

    “信号兵,命令第四营、第五营向左,第六营、第七营向右侧击!”一个冷峻的声音传到赫尔斯耳中,这是他又一次见到了之前并不如何瞧得起的雅库留斯。

    在战斗结束后。赫尔斯这么告诉那些罗马人:

    “雅库留斯首席百夫长站在一台投石器旁边,他那天穿着身闪闪发亮的铠甲,黄金头盔上插着通常只有在阅兵式或是游行中才有的翎毛,那白色的翎毛在深红色的斗篷映衬下显得格外显眼。由于两颊被两片从头盔上连下来的护片遮住了,加上我离他远了些。看不清他脸长的什么样子,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你身上,你会感到有两道慑人的光芒扫向你......

    第一列的四个营拦腰向敌人截击过去后,我们营在首席百夫长的指挥下向前,又回到了军团的最前面。看来那两支骑兵是帕提亚人的精锐,他们速度真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和那六个营厮杀在一起了。说实话。那时候我看着战友们在我的侧后和帕提亚人拼命,不少熟悉的身影倒在帕提亚人的马蹄下,心里急得跟猫抓似的,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分担一下他们的压力。可首席百夫长没下命令。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真怕第八营和第十营的弟兄们顶不住啊......

    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第八营和第十营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第四营他们只把冲过来的骑兵截住了一半,加上一些掉过头来的投石器的射击。才把后面的骑兵堵住,第八营和第十营和已经冲过来那些帕提亚人完全混战成了一团。有的战友抓住帕提亚人的长矛,生生将其拖下马来用短剑刺死;有的则窜到帕提亚人的马下,猛刺马腹。投石器根本没法支援他们,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少了,他们后面只剩个第九营还没参加战斗,要是让骑兵冲进摆投石器的空地,我们就完了......

    就在我手心里全是汗的这当口,一声尖厉牛角号声由远及近,每一声刚刚停下,又有一声新的牛角号声响起来,越来越清晰。我们老兵都知道,这是帕提亚人在传递紧急军情,肯定发生了什么非同小可的事情,不然号角声不会这么急促......”

    那天,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赫尔斯喘了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酒,一个性急的罗马人赶紧拎起装酒的罐子给他满上,用目光示意赫尔斯继续讲下去。

    “这时候又一个百夫长大声吼了起来,他的话音也不象平时那么沉着了,高兴的直打哆嗦:‘弟兄们,阿波利纳斯军团和我们的骑兵从叙利亚关口穿过了沙漠,把这些野蛮人的后路抄了!他们就要完蛋了!’

    这下弟兄们可来劲了,帕提亚人却蒙了。趁这机会,雅库留斯统帅马上命令我们左右的第二营和第三营杀回去帮第八营和第十营,象割麦子一样,一下子就撂倒了一大批还没缓过神来的帕提亚骑兵。同时,一直没参加战斗的第九营加入了第八和第十营的队列,帕提亚人从结合部突破的计划破产了......

    这会儿,只要打过仗的人都知道,帕提亚人要么把这些和我们纠缠在一起的骑兵丢下,回去解决阿波利纳斯军团和我们的骑兵,要么赶在阿波利纳斯军团来到战场前把我们收拾了,不管帕提亚人选哪种,他们都凶多吉少了......”

    赫尔斯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最后,他们选了后一种!”

    帕提亚军的指挥官仔细审视了整个战场形势。终于下定了决心。

    现在撤军回去至少要把将近一半的兵力留在战场上任罗马人宰割,再带着剩下一半士气低落的士兵去迎战背后不知道多少人数的敌人实在太冒险了!更要命的是,后路被断后,如果军中那些骆驼身上驮的箭只射光,他们再也不会有补充了。随后,指挥官的目光落在了罗马军阵的最前面,看到孤零零站在那里的第一营,他不再犹豫了。

    几千面兽皮战鼓同时擂响,如雷鸣一般震摄心魂。田野里密布起一片铁的庄稼,河水由于铁的闪光而泛出黑色......经历过这种场面的罗马士兵个个面露惧色。

    是“火炉人”!

    帕提亚军的骄傲——铁甲骑兵“火炉人”就要出现了!

    “火炉人”是帕提亚铁甲骑兵,因为身披重甲的他们在沙漠地区烈日的烘烤下不得不忍受可怕的高温,所以被罗马人叫做“火炉人”。

    他们全身披甲,头盔和胸甲由整块精钢打造。身体其它部位则被鳞片甲或锁子甲所覆盖,一个造型凶恶的金属面具将脸部遮掩,连坐骑也由青铜质地的鳞片甲覆盖全身,长及马膝。

    “火炉人”的主要兵器是一支长矛,有三米半长;辅助兵器有长剑、铁锤或狼牙棒。在过去的历次战斗中,“火炉人”并不打头阵,而是待敌人被轻骑兵大大削弱。队形散乱之刻,排成密集队形冲击敌阵。这支当年由帕提亚名将苏莱纳创建的精英骑队冲击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威力惊人,当者披靡。克拉苏的失败。苏莱纳就是主要依靠这支铁甲骑兵以及高超的轻骑兵战术,才创造了自己军事生涯的顶峰——卡莱之战。从此,罗马兵对“火炉人”闻风丧胆。

    象是野兽的怒吼和粗暴刺耳的雷鸣混合在一起的鼓声中,处在上风的帕提亚铁甲骑兵以长矛划地。搅起漫天沙尘,使罗马士兵眼不能见。口不能言,本能地靠拢在一起......随即,在风沙中传来夺人心魄的沉重马蹄声......

    已经厮杀了半天的帕提亚轻骑兵懂得,这是后备军投入了战斗,一定要竭尽全力来帮助它!他们开始毫不顾惜自己的伤亡,死死缠住自己面前的罗马士兵,他们深沉而可怕的怒吼充满了整个平原。

    现在整个战役的胜负就看第一营这一千二百名战士表现如何了,左右两翼的帕提亚轻骑兵鼓足最后的勇气才没有溃败,不过他们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而中间的帕提亚突击骑兵正和第六军团的其他九个营胶着在一起,一时还难以分出胜负;如果帕提亚的铁甲骑兵不能在两翼溃败前冲开挡在正面的第一营,杀进摆设投石器的空地的话,眼前这些帕提亚人只有去钻南面的沙漠吃沙子或者往北面崎岖的亚美尼亚山区逃窜这两条路了。

    “第一排立盾,全体架长枪!今天就看咱们的了!”首席百夫长雅库留斯大吼道。

    站在第一排的赫尔斯把长枪从两面盾牌间的空隙伸出去,两面盾牌并列之后,盾牌上半圆的缺口恰好合成一个圆形的窟窿。第二排的战友把一只更长的长枪搭在他肩膀上伸出去,第三排的把一只只更长的长枪搭在第二排的罗马士兵肩膀上伸出去,第四排......整个第一营变成了一个铁铸的刺猬。这时,赫尔斯几乎已经可以看清“火炉人”脸上那狰狞的金属面具了。

    盾牌上传递来的强大冲力险些让赫尔斯失去平衡,他死命地把长枪向外捅去,外边传来枪尖和金属表面磨蹭的尖涩声音。他咬着牙把长枪拽回来一截,重新捅出去,这回他感觉到枪尖从道坚硬的缝隙里戳进了一个软绵绵**,接着就听见了一匹战马“咕咚”倒地的声音,一股浓重血腥味和马膻味混杂在一起飘了过来。他顾不上思考,马上又拽回长枪,继续向外狠狠的刺去......

    铁甲骑兵的第一次冲击波被打退了,还没等赫尔斯他们喘口气,第二波冲击又开始了!

    这次帕提亚人改变了战术,正在中间与第六军团其他部队鏖战的突击骑兵。不顾他们越来越大的压力,向第一营的两侧派出了大批轻骑兵来配合铁甲骑兵,一只只利箭在空中飞向第一营,这时候战前新发的盔甲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然现在没有组成龟阵的他们恐怕一下就会倒下一大片。

    天空中的太阳默默注视着它下面发生的这一切:几万人类在这块平原上已经厮杀了大半天了,帕提亚人象股决了堤的洪流,拼命想淹没罗马人棋盘般排列的阵地,利剑和精钢盾牌在碰击,长枪落在坚硬的铠甲上。箭矢在飞鸣,战马在嘶叫......

    赫尔斯不知道自己还能在阵地上坚持多久,他身旁的伙伴早已倒下,换成了后面的战友,而他的一只脚也被一支箭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只是不停地重复着简单的动作,每次长枪刺出越来越无力。而帕提亚铁甲骑兵仍然象怒涛拍岸一样扑向他们,已经有几个缺口在方阵中出现了。

    突然,帕提亚人阵中一阵欢呼,赫尔斯听到耳边一片惊恐的声音:“我们的军旗!我们的军旗倒了!”

    顾不上前面的情况,忙回头望去,却见一个身影一跃而起。从中箭倒地的军团旗手手中一把抓起军团的鹰帜,手持军旗大步走到第一营的队列中。

    “第一营的战友们,叙利亚的执政官命令我在这里,我是雅库留斯。我和你们在一起!”雅库留斯坚定的声音响遍整个阵线:“从明天起,罗马将不再称你们为第六军团,而是——铁壁军团!”

    “排好方阵!统帅在看着我们!我们是铁壁!”热血沸腾的赫尔斯和战友们一齐狂吼起来。

    第一营的方阵重新变的密不透风。每个士兵都象在地上生了根一样屹立不动。

    这一千二百人象全军希望的那样成为了一座花岗岩砌成的堡垒;箭射、刀劈、枪刺,对他们毫无作用。

    它寸步不让。巍然不动。

    两翼的帕提亚骑兵首先开始全面溃逃,接着是中间的突击骑队。与此同时,前排罗马士兵已经隐隐看到了阿波利纳斯军团士兵枪尖上的闪光......

    帕提亚人兵败如山倒......

    ......

    一群秃鹫在战场上空盘旋着,横七竖八僵卧在血泊里的残尸断体吸引着它们贪婪的目光。倒在地上的战马和骆驼血肉模糊,它们抬起头,伸长脖子挣扎着企图站起来。

    大批帕提亚人做了俘虏,和旁边堆积如山的铠甲武器一样,他们现在已经成了罗马军团的战利品。这些俘虏被迫脱光了衣服,只剩下件贴身的内衣来遮羞,他们吸引着另一种“秃鹫”的目光:

    一些胆大的奴隶贩子已急不可待来到了战场,这时的奴隶是最便宜的。他们用熟练的眼光估量着面前分成一堆一堆站立的帕提亚男人,可惜大部分俘虏都伤痕累累,搞不好买回去在路上死掉就亏了,所以他们十分小心地挑选着。

    还有些士兵在尸体上搜寻着值钱东西,刚才人们象野兽一样搏斗。现在,他们连野兽都不如了。

    赫尔斯没有看到这场景,此刻,他正骑在匹红色帕提亚马上,夹在一大队骑兵中间跟随着雅库留斯。

    平原上的战斗刚刚结束,首席百夫长就向第一营士兵宣布:他要一批自愿的勇士换乘马匹随他去追击帕提亚人的残余军队,赫尔斯马上就报了名。起初,雅库留斯看到他刚刚包扎好的伤脚直摇头,直到赫尔斯反复强调自己是善于骑马的高卢部族——阿罗布洛及斯人后,加上雅库留斯了解赫尔斯想立功的迫切心情,才勉强同意了他的要求。

    这支近两千人的骑兵全部轻装,每个骑兵还有两匹空身的战马以备替换。他们一路风驰电掣的追杀溃散的帕提亚人,已成惊弓之鸟的帕提亚骑兵没有获得一刻喘息的机会:往往刚刚停下来做好饭,雅库留斯的追击部队就赶到了。他们四散奔逃后,准备好的饭菜恰好填补了追击者的辘辘饥肠。

    追击者们渡过了幼发拉底河再向东跋涉一段路后,千年历史的古城卡莱出现在这些风尘仆仆的骑兵面前。城外此时聚集了不少溃逃下来的帕提亚士兵,他们正在犹豫是否要攻城,一看见雅库留斯的军旗,这些帕提亚人立刻失去了勇气,在缺少弓箭且马匹又疲惫不堪的情况下,大部分人选择了投降。

    “雅库留斯!”一个英武的年轻罗马武士骑着一匹黑色骏马率先从城中冲出来。

    “维尼西乌斯!”雅库留斯驱动坐骑直奔过去,两个人在马上紧紧拥抱在一起。

    “雅库留斯,你胜利了,庞培一定会以你为骄傲的!”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