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交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剑神重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没人理会脸色苍白的雪琳,众人都兴奋的围着海天,更确切的说是海天手中的那柄灰褐色长剑。www.81ZW.coM

    “能不能把它给我看看?”魏羽双目放光,眼睛一直盯着海天手里的剑器离不开了。

    “当然可以。”魏羽作为一名炼器大师,对炼器自然有很多的见解。海天也想让魏羽来帮他品评一下。

    魏羽接过海天递来的黄阶初级剑器,爱不释手的抚摸了几下。光滑冰冷的剑身给他带来一种别样的触感,清晰的纹理,闪烁着点点的光辉,仿佛是月光下的星星似的。

    精致的剑柄,也让人惊叹不已。

    在场的众人,除了小雨和卫海之外,哪个不是高手?一看就看出了这柄黄阶初级剑器已经接近于黄阶中级剑器了。

    特别是身为炼器师的魏羽和天语两人,更是惊叹莫名。相同的材料,别人只能炼制初级剑器,而海天的心炼之法,却能够更进一步。

    如果海天不是一个新手,而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出色炼器师,相信将这点材料炼制成黄阶中级剑器也不是不可能。

    “太完美了!”魏羽由衷的赞叹着,他敢说,即使是自己用相同的材料,可能也炼制不到如此完美的地步。可海天却偏偏做到了。

    由此可见心炼之法有多么的强大。

    “的确是很不错,已经快达到黄阶中级剑器的地步了,很难想像海天是第一次炼器。”托卡也是兴奋的赞叹着。

    “那是,天哥是什么人?他可是当之无愧的天才!”还不等海天回话,小雨已经率先洋洋得意的大笑起来。

    弄得海天哭笑不得,没想到小雨比自己还得意。不过能够得到专业炼器大师魏羽的赞美,海天心里也是非常高兴的,毕竟这可是第一次炼器,第二次就成功了。

    “真是非常好,如果这几个地方能够衔接的再好一点,这柄剑器的品质将会再提升一步。可惜了。”魏羽倒是替海天惋惜起来了。

    “轰!”忽然一阵爆裂声从背后传来,吓了众人一跳。

    众人立即转身望去,只见雪琳浑身上下黑漆漆的,头发也变得焦黄,而且还带有丝丝的糊味,手边还有一些残余的液体材料,让众人一眼就看出来这爆炸是她搞出来的。

    “你搞什么?”魏羽紧皱着眉头喝问道。

    雪琳不知所措的抬起头,一圈圈的泪水在她的眼眶中不断的游荡。她刚才见魏羽等人一直在不断的夸赞海天,气得浑身颤抖,一不小心让融合中的材料爆炸了开来,犯了和海天一样的错误,只是当时海天反应较快,自身并没有太大的损伤,而她却相当的凄惨了。

    天语也是走到雪琳的身前,低声问道:“你在干什么呀?”

    小雨可没有理会雪琳的凄惨模样,抬头挺胸,用鄙夷的语气问道:“刚才我听说某人输了好像就要去大街上裸奔,小海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我记得这个某人可是相当的自信,称绝不会输的。可现在怎么样呢?”卫海也是跟着小雨附和道。

    “你们!”雪琳气得泪珠在眼眶中不断的打转,恨恨的瞪着小雨和卫海,沉思了一会儿,仿佛做出了一个决定:“好!我这就脱!去大街上裸奔!”

    “站住!”雪琳还没走出两步呢,便被两道怒喝给阻止了下来。

    众人转身望去,其中之一是魏羽发出的,这并不奇怪。但令人奇怪的是,另外一道竟然是海天发出的。

    众人都诧异的望着海天,很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就连魏羽也一样。

    海天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走到了雪琳身前,紧了紧她的领子,轻蔑的说道:“你不用去了,我不希罕看你的**。”

    “你!”对于一个少女来说,最大的侮辱莫过于此了。雪琳对自己的身材容貌都是相当的自信,可海天竟然不屑看她,这让她怎么受得了呢?

    “我恨你!”雪琳丢下这一句话,就推开大门跑了出去。

    天语也觉得海天这话说得太过分了,冷哼了一声,也不废话,直接追了出去,搞得海天莫名其妙,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小雨和卫海两人却是没心没肺的叫了起来:“天哥!说得好!”

    “喂喂,我说你们不要太过分了!”见自己的学生被这样的欺负,当老师的魏羽有些看不过去了,他虽然欣赏海天,但却不会眼睁睁的看自己学生被欺负。

    “哼!难道我要让她去当街裸奔丢你的脸吗?魏羽会长,你也不要太护短了,这样对晚辈成长不好,有时候应该多出点苦头才对,让她知道怎么做人。”海天冷冷的说道。

    魏羽惊讶的望着海天,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这话可是先前他对托卡说的。

    托卡见两人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了,生怕两人再次动手,直接跳了进来,横插在中间:“老魏,你也不要怪他,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是你那学生态度先不好的。”

    “你说雪琳?这到底怎么回事?”魏羽见托卡又再度挡了出来,虽然心中有些恼火,但也能够理智的思考了,不像刚才一出来,一听雪琳被欺负,立马就要报仇。

    无奈之下,托卡只好将先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老魏,不是我说你,你炼器和教授知识是不错,有时候还得关心一下她们的品德。天语是不错,温柔贤淑,但那个雪琳就太不地道了,完全是以貌取人。”

    “哼!没想到是这样!”魏羽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搞了半天都是雪琳的错,亏他刚才还想替她报仇呢。一想到这里老脸就微微通红起来。

    见魏羽完全弄明白了,托卡也急忙呵呵笑道:“现在误会都解除了,大家应该和平相处。”

    托卡这话说得是没错,可这要看对谁说了。魏羽是他的老友,同辈人。可海天才十几岁,虽然有着心炼之法,可这明显也是才学的,实力又不强,怎么会让托卡一个九星剑皇如此的恭敬?

    刚才一直忙着关注海天本身,没注意到,此刻魏羽才发现其中的问题。托卡对于海天太过于尊敬了,完全不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态度。

    “我说托卡,你这是怎么了?为何对海天如此的恭敬?这简直不像是你啊?”魏羽很是不解,疑惑的望着托卡。

    这话可把托卡噎住了,一张老脸也涨得通红,他知道这要是说出来,必定会糟到魏羽的笑话,可他又不知道如何去说,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倒是僵住了。

    托卡越是迟疑,魏羽就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他到底是你什么人?”

    “这个……”托卡自然明白魏羽这个他指得是海天,犹豫了下,小声说道,“他…他是我师叔祖。”

    魏羽也是一名剑皇,虽然托卡说得声音很小,可这并没有瞒过他,相反这话的内容却是犹如炸雷一般响彻在他的耳畔旁:“什么?他是你师叔祖?”

    托卡无奈的点了点头,如果海天还有着过去实力的话,他自然不会吞吞吐吐。可海天现在看起来才只有十几岁大,连剑师的实力都没有,这说出去也太让他丢脸了。

    对于托卡的话,海天的脸色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倒是小雨和卫海两人十分的兴奋,就仿佛是他们自己似的。

    魏羽惊诧的仔细打量着海天,整个人看上去平淡无奇,气势完全内敛,但一双冰冷的眸子,却不时的闪出精光来。

    “你真得是托卡的师叔祖?”魏羽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会是他老友九星剑皇托卡的师叔祖。

    对此海天倒是没有什么疑问,耸了耸肩:“你可以这么认为。对了,你不是想看我的炼器秘籍吗?现在就给你吧。”

    海天这话再一次让魏羽震惊了,他惊讶的望着海天:“你真得肯给我看?”

    “当然,刚才我们不是商量好的吗?难道你想反悔?”海天疑惑的望着魏羽。

    “你知道这心炼之法秘籍的珍贵性吗?要知道这可是相当于天阶修炼功法的存在,你难道就不怕我偷学了去吗?”魏羽很不解。

    要是普通人得到炼器秘籍,绝对不会拿给别人看,顶多传给自己的弟子。可海天却仿佛完全不在乎似的,一点没有吝啬之情,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这心炼之法本来也是我意外得来的,你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我们之间不是还有着交易吗?你借我玄阶高级剑器三天,我就借你炼器秘籍一阅,不是很公平吗?”海天很是不以为然。

    他当然知道《九重叠浪》的珍贵性,但他更清楚,这本炼器秘籍在自己手里发挥不了多大的威力,自己对炼器也不是特别的向往。如果能够帮助别人的话,他是非常高兴的。

    更何况魏羽也不能算是外人,起码是托卡的老友,基本上和他可以算是朋友了。再说了,这里面还有着玄阶高级剑器呢。

    帮助卫赫就等于帮助他自己,别说仅仅只是借《九重叠浪》一阅,就是让他多借几天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但送的话就不可能了。

    他再大方,也不至于大方到这种地步。

    魏羽完全无法理解海天的思维,像是看外星人似的望着海天,难道说托卡的师叔祖就是这样的超然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