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十七章 路遇斗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赵瑞忙答道:“是的,那日她明明可以随咱们走的,却因为她与娘事先约好了在那相会,不好失约,这才谢辞了的。”

    “我倒认为她不是信守承诺,而是做事没成算!”赵老夫人摇头,说道:“当时兵荒马乱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独身一人在荒郊野外,这事可真不是聪明人能做出来的!”

    赵瑞涨红了脸,忙辩解道:“她也是怕娘找不到她,担心罢了,连一个娘都如此上心,可见是信守承诺、心地善良的人。”

    赵夫人那年不在京城,并不知此事,如今听儿子说来,虽不知事情细节,此时听了沈秋秋君的所作所为,却也在心里把沈秋君否决了。

    她劝儿子道:“你还年轻,看事情总有些片面。娘不过是一个奴婢,就是为主子死了也不为过,不过是寻人不到,心焦些罢了,也值得她如此,可见是个拎不清的!”

    赵瑞没想到事情结果会如此,急道:“这才能看出她的品性!”

    “什么品性?我只担心她将来会被人奴大欺主,这种人如何能做好主母!”赵夫人起身走到儿子跟前,细细说道:“咱们家与沈家当日也有些交情,她只跟着咱们家的人走,还能不把她交于她的家人?她娘既然寻不到她,自然要归家的,到时可不就见到了。你说,她在那里等着算是怎么回事呢?”

    赵瑞听了也觉有理,皱眉思索了一下,道:“或许她还有其他原因,不得不留在那里。”

    赵夫人听了摇头笑了笑,拍一拍儿子的肩膀,又重新回到位上坐下:“你细想想吧,这些话,连你自己都劝服不了”。

    赵老夫人看向儿媳道:“我记得小归山好像是沈家的产业?”

    赵夫人想了想,笑道:“倒还真是,好像是前朝时就有了,也算是沈家的祖产了。不过,那小归山贫瘠的很,估计一年也没大多出产,幸好他们家也是武将,又不差那点钱,只做个练武场罢了。”

    倒是旁边的一个管事媳妇上前笑道:“前几日我家男人从那里走,听着像是已经换了人家,也有三两年了,沈家竟然把祖产给卖了,莫不是已经穷了不成?那里却也卖上价去,倒白担了个变卖祖产的名头!”

    赵家婆媳对看一眼,心中各有惊疑:三两年前的事,若非与四年前京城大乱有什么干系?

    赵瑞也看在眼中,忙道:“那小归山贫瘠,一年收不了几粒粮食,便是处理了也是正常!”

    赵老夫人冷笑:“你在害怕什么?她沈家还不差这点收成,世家大族,又是繁盛之时,只有买地的还没有卖地的!”

    赵夫人也道:“沈家姑娘不是良配,听你父兄讲,她家大姑爷贤王爷欲与太子分庭抗礼,是福是祸尚不可知,以后不要再提起此事了。”

    赵瑞心中不服,却也不敢公然违了长辈之命,只得另寻机会。

    此时的沈秋君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赵家婆媳一致坚决的排除在儿媳人选的行列中,她正在烦恼呢。

    因为在自己府中累得妹妹受伤,沈丽君心中很是愧疚,又道妹妹在家闲闷,便强拉着让沈秋君去贤王新得的庄子里游玩。

    前世之事,各有自己的情由,沈秋君也反省多日,已经做到对贤王不爱不恨,只是心里还是不想看到他,自然是苦辞。

    沈夫人见了也劝大女儿:“既然秋儿懒怠出去,就算了吧,庄子又不会跑,以后等她有了兴致,再去不迟。再则,她去了,又要劳烦你照顾她,你现在可是双身子的人啦。”

    沈丽君笑道:“女儿如今虽然是双身子,也已经出了三月,胎儿稳得很,倒是不碍事。况且有下人们呢,扶玉也不是小孩子,自然会照顾着自己,还能帮着我带带兰姐儿呢!另外,从玉身体也好了,我想着一并请了去,也让她二人能冰释前嫌。”

    沈夫人闻言,也是心动,便也帮着大女儿劝说。

    沈秋君被烦不过,只好答应下来,心中暗道:前世谁是谁非,尚难定论,今次我只规规矩矩,看谁能说出我一个不字来!

    到了那日,沈秋君不想与贤王一起启程,沈惜君则不想与沈秋君一处。

    沈丽君无法,只得先同着沈惜君前往庄子,第二日再派人来接沈秋君。

    到了第二日,沈秋君便带着大包小包及众奴仆坐了车出发。

    因为贤王风光太过,已经引得太子的警惕。而贤王手上筹码还不能与太子相抗衡,便借着为妻子安胎的名义,来到皇庄暂住,以减轻太子的忌惮。

    所以他们此次必会长久住在那里,沈秋君不愿动用贤王府的东西,便件件带得齐全。

    沈秋君坐在车上,透过纱窗看着高大青翠的树,两边田地里忙碌的农人,远处的蓝天白云,正出神中,却听到前边一阵打斗之声。

    沈秋君尚未开口,雪柳就已经灵活地跳下车去。

    车上众人都笑:“还是这样爱看热闹!”

    不多时,雪柳就回来了,脸上却带着鄙夷,没好气地说道:“又是六皇子!正和五皇子及其他宗室子弟打架呢!”

    差点忘了前世还有这件事呢!

    沈秋君隔着窗子,向打斗处看去,只远远看到几个男孩子在那扭成一团。

    看来是小皇子们借贺贤王迁居,跑出来玩,只是没想到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这时贤王府的管事便跑来讨主意,问道:“三小姐,小皇子们占了大路,您看?”

    又是个乖觉不敢担事的,世上皆是趋吉避凶之人!

    沈秋君笑道:“去那庄子总不能只这一条路吧,绕道走!”

    五皇子早就看到是贤王府的车马了,本还担心里面坐着的大人,会跑来拉架呢,如今看着沈秋君一行人转了路,便冲着手下人笑道:“今日是我们皇家子弟较量,看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管这闲事!”

    这时已经有人来报:方才是贤王妃的沈家三小姐!

    六皇子听了不由抬头去望,一个宗室子弟趁机把他摔倒在地上。

    五皇子见了,抚摸着方才被他打痛的地方,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不服气吗,我偏要说,你的母亲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六皇子咬着唇,只怨毒地看着五皇子。

    旁边有人笑道:“人都道六弟长相俊美,如今头发散了下来,果是雌雄莫辩,莫非容妃娘娘就是如此容貌?怪不得被男人争来争去!”

    众人都大笑起来,六皇子发出如困兽一般的怒吼,就象得了神力一般,甩开众人,冲到五皇子面前,扯着他厮打起来。

    势不均力不敌,六皇子终被众人拿下,五皇子自侍卫手中接过刀来,拍打着六皇子的脸,狞笑道:“本皇子该怎么处置你呢?”

    六皇子血红着眼,冷笑:“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决不会放过你的。”

    五皇子被六皇子冰冷凌厉的眼神吓住,忙避过眼去,稳了稳心神,对旁边笑道:“你们说,这么一个忤逆兄长的人,该如何处置?”

    侍卫们不敢吭声,倒是那些宗室子弟,有提议砍断他手脚,看他还敢与兄长动手否;也有说剪了头发让他去做尼姑为母赎罪的;还有说划了他的脸,省得长得不男不女。

    六皇子也不说话,只一个一个看过去,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众人原只是要吓唬一下他,拿他求饶时的窘态取乐,此时见他如此便都暗自心惊,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到底是一父所出的兄弟,皇上再是不喜六皇子,五皇子却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强自吹嘘威逼几句,又踢了六皇子几脚,这才带着人走了,临走指了几个人,道:“看着他,不许给他治伤,就让他走着去庄子,省得看到他败了兴。”

    等那些走后,六皇子身边的小太监小成子爬过来,哭道:“他们欺人太甚了,爷,您得到万岁爷那里告他们去。”

    六皇子狭长的丹凤眼泛着寒光,声音冰冷道:“告诉皇上有用吗,有些事情还是得靠自己!哭什么哭,没出息!”

    沈秋君的人马刚拐上正道,五皇子等人就骑马赶了过来,隔着马车打过招呼后,他们一行人就策马而去,只留一串黄烟。

    沈秋君看着他们意气风光的样子,脑中忽然闪现出一句话来: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

    楚嬷嬷看了看后面,不无担心地说道:“也不知六皇子怎样了,说起来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

    沈秋君笑道:“嬷嬷不必担心,他总是个五皇子亲兄弟,兄弟间打个架也属正常,不会伤了他的。”

    不提将来六皇子如何找他们算帐,只说现在六皇子怕正在享受美人恩呢。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