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指东说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忙起身上前见了礼,兰姐儿只是远远行了礼,淡淡叫了声:“六叔好!”

    沈秋君暗道兰姐儿果是个妙人,此时就已经看清了六皇子的真面目了吧。

    六皇子笑道:“今天一大早就扰得玉姐姐不得安生,正好我前几天得了对花瓶很好看,不如就送给玉姐姐,权当赔罪了。”

    沈秋君也不客气,直接让人收了,并不打开,而是问道:“恕我失礼问一句,不知六爷给我二姐可送去赔礼之物?”

    “一会便送去!你这里近些,就先过来了。”六皇子支吾着走到上位,大咧咧坐下,对众人笑道:“这里倒是热闹,都坐下吧,在爷面前不用如此拘谨!”

    沈秋君不由翻了个白眼,一院子的女人孩子,你一个爷们也好意思坐在这里,还一幅主子模样,前世也没见你往女人堆里钻啊。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如今便冷清下来,大家都敛声屏气,各归了座。

    六皇子似没看见一般,厚着脸皮,接了茶水来喝。

    沈秋君也不再理会他,又坐在兰姐儿身旁,给她剥果仁,笑道:“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兰姐儿舒舒服服地窝在沈秋君的怀中,吃着点心,笑道:“我来时已经告诉母亲了,不信可以问孙嬷嬷!”

    雪柳有意逗她,便道:“孙嬷嬷早就忘了这回事了!”

    兰姐儿忙站直了身子大声道:“孙嬷嬷必不会忘了,对不对?我来时母亲还问我,是喜欢母亲还是喜欢小姨!”

    话音未落,孙嬷嬷忙笑道:“对,对,这事奴婢当然记得,是王妃准了兰姐儿过来的。”

    沈秋君看着孙嬷嬷脸现惊慌,心里纳闷,也不欲多做追究,只笑问兰姐儿道:“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兰姐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孙嬷嬷此时又道:“兰姐儿,你手中好些果仁,也给叔叔尝一尝来。”

    沈秋君心中冷笑,倒是楚嬷嬷看了一下六皇子,发现他面前的茶碗空了,忙骂小丫头们:“没眼色的东西!怎么不给六爷添茶,在客人面前就这般没眼色?都是小姐平日里太良善,惯得你们这些奴才们不知眉眼高低!”

    楚嬷嬷说罢亲自上前去给六皇子倒了茶,又自小丫头手中接过点心碟子时,才想起六皇子也是半大爷们了,怕是不爱吃这些甜腻腻的东西,忙陪笑道:“六爷怕是不喜欢吃点心,不如尝尝水果吧。”

    沈秋君接话道:“六爷不爱吃果仁倒是真的,点心却是喜欢的,这边的桂花绿豆糕和荷花酥都拿过去些!”

    说起来也可笑,谁能想到那般毒辣的人,竟是个爱吃甜食的人!

    六皇子只拿眼瞅着沈秋君笑,也不吭声,孙嬷嬷脸上却**辣的,只好讪讪退到一旁。

    楚嬷嬷忙拿了过去,幸好六皇子果真伸手取了块点心吃起来,大家都闷声不吭,只有沈秋君与兰姐儿小声谈话。

    又过了一会儿,六皇子也觉得与一群女人在一起没趣,便起身告辞了。

    孙嬷嬷忙趁势说道:“兰姐儿吃得不少了,也该到处走走消消食。”

    沈秋君想了想,便嘱咐了孙嬷嬷等人几句,站起身来,也不出门相送,只看着兰姐儿出了院子,便又各忙各的去了。

    雪柳见人都走了,便拍着作惊吓状,小声道:“那个孙嬷嬷做事没个眼色也就罢了,倒是六皇子可把我吓死了!”

    沈秋君笑道:“怕什么,也就这几日,再过几天,咱们就回府去。他本来就是个冷清样子,好像天下人都欠了他似的,只是样子唬人,只要你守着规矩行事,少说些话,就不用怕他!”

    雪柳忙指着六皇子方才的座处,小声道:“小姐是没看见,六皇子就坐在那里,一脸不善地看着兰姐儿,怪吓人的!”

    雪香笑道:“我倒觉得六皇子挺不错的,吃块荷花酥,掉的渣渣都能舔着吃了,竟不象是皇子!”

    沈秋君还真没注意到这件事,笑道:“这是真的?”

    雪柳一撇嘴:“许是他喜欢吃渣渣呢,最后他可是捏碎了才吃的。”

    沈秋君大笑:“你们观察的倒是细!”

    中午沈丽君派人来请沈秋君一同吃饭,沈秋君打听着贤王与于阳在外院,便过去大姐那里,倒是沈惜君听说六皇子也过去了,便推说身子不适,只在自己小院中用饭。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也觉得吃惊,严格来说,他已不算是孩子了,男女七岁不同席,他应该去外院与贤王等人一处才是。

    沈丽君看着妹妹无奈地摇了摇头。

    六皇子为人性子拐孤,本就与人不亲近,偏又的很,动不动就与人打架吵嘴,齐妃娘娘与贤王没少说他,因此反倒与她母子二人生分了,倒是对自己这个嫂子还是亲切的多,况且又不是同胞兄弟,便也由得他在内院厮混。

    这次用餐,倒真是食不言寝不语了。

    默默吃完饭,沈秋君婉谢了姐姐欲引自己游玩一事,只道: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自己车马劳顿还没休息过来,姐姐又是双身子,不必理会自己。

    沈秋君睡了一个多时辰,楚嬷嬷忙叫醒她道:“小姐真是越发懒了起来,天天关在屋里,对身子没个好处,倒是各处走走吧。”

    沈秋君伸着懒腰,问道:“二姐夫走了吗?”

    旁边的婆子便笑回道:“已经走了半个多时辰了!”

    沈秋君便笑道:“那我就去看看二姐吧!”

    大姐虽想让二姐眼不见心不烦,可是对于二姐夫来说,他却不能不关心家里怀孕的两个侍妾,现在二姐就不定怎么心烦呢,去陪她说说话也加深下姐妹情!

    雪柳则道:“小姐这又是去找骂呢!”

    楚嬷嬷瞪了雪柳一眼,笑道:“总是姐妹,还能没个口角,血脉相连,没有隔夜仇。以后各自嫁了,姐妹和睦,外人见了也能高看咱们沈家。”

    沈秋君便只带着雪香往菊香斋而去,因想着好多年没看过庄中景色了,就领着雪香绕着远路好赏景,走到一处花层旁,远远看着观景楼上孤零零站着一个人。

    沈秋君以为是贤王,便忙转到旁边一条小路上去了。

    雪香笑道:“这七转八转的,咱们可别到不了二小姐的院子里,反倒迷了路。”

    沈秋君笑道:“到处都是家下人,还怕丢了不成。越是大路旁的景观越是无趣,倒是这曲径探幽,更是别有趣味。”

    二人说说笑笑,看了这处繁花,又走向那处美景,却是越绕越远了。

    这庄园又着实大的很,二人转来转去,一时还真是寻不到去往菊香斋的路了,只得问着旁边照看的婆子,这才慢慢走到正路上来,不防却正遇见贤王背着手迎面走来。

    ——————谢谢chenghyy的打赏及各位亲的精彩评论!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