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乌龙事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夫人料着也瞒不过去,只得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又安慰道:"你尽管放心,一切有你父亲和我呢!现如今已让画师去寻那人,等有了画像,再让人城里城外去打听."

    沈秋君听了,难免往阴谋论上去想了.

    有人上门说亲不成,这种事对于一个姑娘来说,也算是极寻常的了.

    被拒的人家,若是心眼小些,或许会恼羞成怒,在外乱说话.

    但是一个小小的从五品官,借他一个胆子,谅也不敢与威名赫赫的永宁侯府作对.

    定是有心人利用这件事,想要毁了自己的名声,若此事不能妥善解决好,以后自己在厩再难有立锥之地.

    会是谁在设计自己呢?自己一个闺阁女子能得罪了谁?

    贤王?应该不会!自己名声坏了,对大姐来说也不是件好事,况且此时与他还没有什么仇恨啊.

    难道是李瑶琴?自己被坏了名声,便嫁不得贤王,将来大姐去了,她就能成为继妃!

    沈秋君却又马上否决了.不是因为信得过李瑶琴的人品,而是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姑娘,又整日闭门不出,如何去调配人手做成此事,况且她知道李夫人持家严谨,对于女儿定是严加管教的.

    可是前世李瑶琴虽性格温良,却也是做过几件狠毒事的.

    其中一件,便是设计六皇子.

    当年贤王曾因为六皇子与李瑶琴闹过矛盾.

    李瑶琴因此心里深恨六皇子,便与贤王一同设计六皇子好男风一事.

    所以这事也未必不是她做的.

    正在沈秋君皱眉,苦苦思索无果时,派去金家的人回来了.

    金二既然不学无术,腹中那点墨水,根本不足以表达出他心里脑里的美人神韵,只道是皮肤白皙,狭长的丹凤眼,生起气来.眼中璀璨有光芒.

    又因得了父亲的训诫,知道其中的厉害,其他的不再多说一语,只咬牙道:只顾着看她容貌,没注意其他.

    沈父看着画相,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好着人送到内宅,让夫人辨别一下:认识的小姐当中可有此容貌的,或者府里丫头有没有这个相貌的,若都没有,只能城里城外细细访查了.

    画相也太笼统了.哪里能辨认得出来,沈夫人递给了女儿,在心内暗自想着该如何访查到这个姑娘.

    沈秋君看着那双丹凤眼.倒似在哪里见过.想了半日,不禁哑然,可不就是六皇子么!

    不由又想起自己生日那天,六皇子倒真是被人追到沈府的.

    沈秋君不由冷笑.

    这在城外偶遇心生仰慕,和抢人不成追索到家中自然不同.

    在城外唐突了佳人固然不对,可也是那佳人不守规矩才招致的祸.况且他也算是有始有终,尊着礼节来提亲的.

    这抢人就不对了,而且都到沈府门前还想着抢了回去.便是不把侯府放在眼中.

    金员外郎做官这许多年,自然懂得如何说话才最有利于自己,又满心里认为.当日的那人便是自己,定是不好意思细讲,怕是没少隐瞒了东西.

    沈秋君问明那金员外郎还在外院.便打发人去问道:"那日到底是哪一天?那女子穿的什么衣服,作何打扮?他又是如何知道是沈府小姐的,是那女子在城外亲口所说,还是他打听了知道的,或者是见那女子进了沈府?另外,金公子卧床不起,是金大人所为,还是那女子所为?"

    一席话问得金员外郎汗如雨下.

    他只料得女孩子脸皮?ú缓靡馑枷附灿攵犹泶蚨分?便想先下手为强,掩盖了下一来.

    她一个千金小姐,还能嚷嚷着自己真与一个男子搂腰扳膀打架不成,若真说得出口,除了嫁与自家儿子,怕也只能出家了.

    只要她不是个实傻子,自然会依着自己所说的,等这件事情过去,她仍是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

    没想到他家倒真是不惧会坏了名声,竟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再者沈家现在要做的,不该是想办法挽回女儿的声誉吗?怎么倒是对这些细节方面追问不止呢.

    莫非儿了看错了人,或者那女子只是他家的丫头?

    金员外郎想到此,心都要蹦了出来.

    只是他话已经说出了口,若是再一一答复了,真相便都出来了,儿子的抢人事件也就暴露了出来.

    其实他倒是不惧事件会暴了出来.

    因为现在外面已有传言,自家也算是受害者,若是沈府执意要整治他,便做实了传言是真的.故此时,沈府最明白的做法,是连同儿子一同洗白,不然他家的女儿也别想再嫁出去了.

    可是如果那个姑娘不是沈家小姐,或者只是个府里的丫头,沈府没了置肘,自己的官可就真做到头了.

    金员外郎脑中翻江倒海,面色却不动,只说道:"这些细节,下官不知,只得问下官的那不肖子了!"

    沈父又派了人悄悄去审问金二.金二也看出事情有异,可如今父亲不在身边,母亲又是个不中用的,被侯府里的人一阵威逼,便如倒豆子般,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赵管家听了,心下松了一口气,暗叹:果如小姐所料,原来只是一场因六皇子而起的乌龙事件!

    沈侯爷夫妇听闻原来真是六皇子引起来的,心里却没半点轻松.

    这事传成这样,不管是别人的有心还是无意,只要六皇子站出,沈秋君的名声便可挽回,其他倒可以慢慢地查询.

    只是六皇子会站出来吗?

    六皇子虽是男子,也是要名声的.被当成女子所抢本就是件不光彩的事,而且世上不缺总以最大的恶意去忖度的龌龊人,他又是一个皇子,可不是自己可以随意呼来喝去的.

    何况六皇子还是那样偏执拐孤的一个人!

    沈父安慰妻女道:"放心,此事既然已经打到事主,我自然会想法子让他站出来.我这就去找他来,若是他不同意,大不了,我豁出这张老脸,去御前求皇上做主."

    沈夫人脸上忧容仍不减一分.

    六皇子再不得圣心,也是堂堂皇子,为了皇室的颜面,皇上未必会同意拿皇子的名声换女儿的名声.

    沈秋君见父亲,欲亲自去求六皇子,心中不禁侧然.

    父亲早年也是赫赫有名的一方霸主,便是现在也贵为大齐朝的永宁侯,如今年纪一大把,生了华发白须,却要为了自己的名声,低头去求个毛孩子.

    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沈秋君不由难过地低下了头.

    六皇子性格别扭,这也是关乎他名声的事情,尤其他还是长得那样俊美.前世就曾有人因生出狎玩心思,落得个凄惨下场.

    按照自己对他的了解,他定不会饶过金二的,却又为了自己的名声,必是暗暗下黑手,杀了他解恨,估摸着时日,也该动手了吧.

    想到此,沈秋君心下不禁暗暗担心:六皇子可别现在就杀了金二,不然,自己身上的污水可就洗不掉了.

    见父亲已经大步向外走去,沈秋君忙上前拉住父亲的衣襟,笑道:"如今天色已晚,不如明日一早再去吧.事情已经找到源头,倒不急在一时.况且父亲亲自倒有些不妥,若是被他一口回绝了,倒没有转折余地了,还是让二哥前去.若是不成,父亲再亲自出马也不迟!"

    沈夫人也觉得有道理,也劝道:"不如让宁儿明日去,到时有丽儿助着,再软语求一求,说不得六皇子就同意了."

    沈父想想也有道理,也不再坚持.

    又回到外书房,对金员外郎说明:那日之事是个误会,那名红衣少年,不是女扮男装的,而是当今的六皇子.

    金员外郎听说是六皇子,不由腿脚抽筋,一屁股坐在地上.

    亵渎皇子,这下子儿子的罪过的可就大了,修家不齐,这官是真的做到头了.

    金员外郎面如土色,晕晕乎乎地告了辞,回到家里,指着儿子骂道:"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生下你这么个孽障来!早知今日,当初你一生下来,就该掐死你!"

    金二吓得不敢吭声.

    金夫人犹道:"怕什么,大不了鱼死网破!他沈府若是客气些也就罢了,若是真难为咱们,咱们就和他闹,闹得人尽皆知,他们那样的人家,最重名声,到时说不得咱们两家还能结成亲家呢!"

    金二听了,不由眉开眼笑.

    金员外郎怒极,上前一脚就揣倒了妻子,骂道:"还做美梦呢.你知道你儿子那日抢的是谁?是当今的六皇子!咱们家的富贵也到头了,怕是连性命都保不住了!看你养出的好儿子!"

    金夫人听闻竟惹到皇帝老儿家,吓得五脏俱焚,又见丈夫指责自己没教好儿子,心中的憋屈便喷涌了出来:"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有今日的富贵,还不是因为我!如今嫌我不会教儿子,你呢,你去哪儿啦!若是真有正经事也就罢了,偏学城里人,养什么小妾通房,有空管教那起子贱货,就没空管教儿子!我的儿子,你不疼他,我当然要多疼他了!"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