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离心离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六皇子恶心得退后一步,这时小内侍上前宣旨:撸了金员外郎的功名,抄了金家,全家即刻返乡!

    虽没了功名家财,终是捡回一条命来,金家众人都哆嗦着趴在地上谢了恩.

    但是金家的噩运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他们返乡时,在一处人烟稀少处,遇到了一伙强盗,因无财可劫,便只有杀人泄忿.

    金家其他人倒也罢了,那金家夫妻却被人割了耳舌,而棺木中的金二,不仅被割的面目全非,身子更是被剁成好几块,扔到野外东一块西一块的.

    有人说是因为金家纵子欺压平民终得了恶报;

    也有人说他家得罪了沈府,沈府自然不会白白放过他们家的.

    还有的说是六皇子恶心金二对他心生龌龊,才命人这样做的.

    更有人说,是因为金家脉他们死咬着沈家小姐是太子授意的,故惹恼了太子,才被其派人灭了的.

    此事最终查无结果,便成了一件悬案.

    贤王得知后,不由对着妻子叹道:"你妹妹真真让人害怕!当年那样做还算有情可原,如今金二已死,便是不解恨,命人杀了金家夫妇也成,何苦非要残害了他们的尸身呢!难道唯有这样才可以泄愤吗?"

    沈丽君只暗暗抚着肚子,答不出话来,她也不明白,那样天真烂漫的妹妹,怎么会几次三番地做出如此举动来.

    杨远与周少泽则是忍着恶心去向六皇子复命的.

    他们皆是??一剑下去,杀人不眨眼,可是让他们对着尸身又是切又是割的,他们的心理真有些受不了.

    但六皇子却坚持如此,最后就连于叔也出来劝他们,就照着六皇子说的去做,末了低声道一句:"若是只得罪了爷也就罢了,谁让他们得罪了沈三小姐呢!"

    杨远与周少泽无法.只得照做,自然免不了要做几夜的噩梦.

    当然那都是后话,如今只说眼前,段清正正躺靠在床上,听着家人打听来的消息,虽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越来越没底起来.

    齐妃虽是因为圣命宣了沈秋君时宫,但按照常理来说,她应该称病不会去过多兜揽沈秋君的.

    可是打听来的消息却是:齐妃不仅与沈秋君相谈甚欢,还请来皇上观看沈秋君的舞鞭,得了皇上的称赞.

    身上钻心的痛.让段清正又思量到:齐妃定是在沈秋君面前抱怨自己,这才有了沈秋君替她教训自己的事情发生.

    难道齐家兄弟真在东边不好了?

    或许是老天也在帮着沈秋君,此时蒋和岭也派人给段清正送了信来.

    段清正急急拆了信.看过后,身上便泄了气,直直躺在床上,两眼望天.

    见段清正如此,倒是把旁边伺候的人吓了一大跳,正要上前时,段清正忙摆摆手,令他们退下去.他要好好清静一下.

    听得人都退了出去,他又把信拿在手中看了一遍:齐家二公子在交战中伤了一只臂膀倒也罢了,可是那大公子却中了流矢而亡!

    别人去那里都能毫发无伤地捞个军功.这齐家兄弟的命运怎么就衰成这个样子,却要白白连累自己成了替罪羊!

    虽然当日是贤王提出让他弟兄二人去东边,可是真正操作的却是自己.贤王或许明白事理不怪罪于自己,可是如今看来,那齐妃却是恼了自己,否则不会无缘无故转了心思去帮沈秋君.

    段清正在心里斟酌一番,又命人来扶着他去了儿子房中,将信交于儿子.

    段家公子看了信,也是心惊不已,连声道:"齐家年轻一代的,也就这两个还有婿息,如今竟是都折了去,这笔帐只怕齐家与齐妃娘娘会算在父亲的头上."

    段清正见儿子聪明如斯,可惜却因身残,以后再无法有大作为,不由心头发堵.

    段家二公子又道:"不知齐家是何时得知这个消息的,若也是今日倒也罢了,如果今日之前就知道他二人……"

    段清正叹口气:"你猜得不差,只怕他们早就在两三天前就得知了!"

    段家大公子不由凄厉大笑:"原来如此!因为父亲还有用,所以他们没有动您,却借着沈府的名头,废了我兄弟二人,真是打的好算盘!"

    段二公子却道:"或许只是齐妃与齐家的主意,我看贤王是个好的,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中间出了差子,也不能都推到咱们身上,况且虽损了一人,只要将齐家二公子的功劳大记一笔,以后成了将领,也算是达成了目的,贤王乃是做大事的,怎会因此就舍了即将到手的势力呢!"

    段大公子摇头道:"你想的太天真了!我们如此境况,即便不是得到贤王的默许,却真真切切是齐妃与齐家动的手.一个是爱子心切,一个是妇人短视,长天地久,谁能担保贤王不会动?豢闯隽苏馐潞?贤王未第一时间知会父亲,可见他还是心有芥蒂的."

    段二公子叹口气:"不说从龙之功,乃是泼天富贵,只说太子平庸,贤王合该是明君,父亲如今已经走到这里,难道还能回头不成?"

    段大公子冷笑道:"你我如此,还有什么泼天富贵可享!就怕贤王成就大业时,齐太后一家为刀俎我段家为鱼肉!"

    段二公子被哥哥这一番抢白,只得看着父亲说道:"父亲是如何打算的,难道就此再投靠太子吗?"

    段清正听了两个儿子的辩论,心中已有了主意,说道:"齐家如此心狠手辣,坏了你二人,为父怎能忍下这等气来,你们不得入朝堂,他齐家也别想!齐家已然恨上了我,又怎能让贤王上了位,那时我们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幸好太子只道我是他的人,先在两边混着和稀泥,看形势而定."

    段清正回到房中,先将自家这几日的遭遇写入信中,告知给了蒋和岭,斟酌一番,又在信中含糊暗示他,最好祸水东引,别让齐家只盯着他两家来恨.

    一切妥当后,段清正将信封好,交于来人,并叮嘱道:事关重大,务要赶快送到蒋元帅手中.

    此时六皇子已经回宫交了差,又对皇上说道:"这次总归是因为我,才让沈府的人受了委屈,儿臣想上门去赔个不是!也算是了了此事,然后就去皇陵潜心祈福!"

    皇上冷笑:"去沈府看看也好,只不要再去皇陵了,宗正寺上报:你在皇陵不过是敷衍了事,即无悲戚也未专心诵经,心既然不在那里,又何必假惺惺充什么孝子贤孙!"

    六皇子低头跪在那里不语.对于人人称颂丰功伟绩的祖父,他实在是没什么印象,又不耐于做戏,故每日浑浑噩噩混日罢了,偶尔也在心里思量,自己来皇陵是不是又被别人设计了.

    六皇子被皇上赶去向名义上的母妃齐妃娘娘请安.

    半路上遇到专程等侯在那里的太子.

    太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位财神爷的,忙上前拉着笑道:"你这皇陵这几日可是受苦了,看着瘦了不少呢!"

    六皇子也有心与太子交好,忙道:"为先人尽孝是应该的,倒是听说这此次金家的事情上,大哥为了我,与贤王闹得不和!"

    太子便一拍手,气道:"咱们是手足兄弟,自然要向着你,哪里想到他为了他的小姨子,竟要推出你去,也是大哥没能耐,终是没挡??

    六皇子忙笑道:"大哥的心意,做弟弟的心领了.不过,对于沈家,大哥以后还是要格外的宽容些,父皇还念着沈侯当年的救命之恩呢!"

    太子见六皇子所说,与徐戒之前劝自己的话不谋而同,心里便有些不自在,忙道:"你闲了到我那里去坐坐,咱们兄弟好好说话!"

    见六皇子答应了,太子又神秘地说道:"你可是去给齐妃请安去?今日可要小心了,她的两个内侄在东边不好呢,可别触了她的霉头,又要说你不孝了."

    六皇子忙道:"多谢大哥提醒!若真是如此,我怕要借大哥的人一用,也好表表孝心!"

    太子明白,六皇子定因在皇陵不虔被皇上骂了不孝,此时才想要借段清正为齐妃出气,他本就是个薄情寡义的,便不在乎地说道:"我们兄弟还需如此生分吗,只要不把他打坏了就成."

    六皇子道了谢,二人分开了走.

    齐妃见六皇子来请安,便笑着拉了他的手,吁长问短,端得一幅慈母模样.

    六皇子只淡淡的,脸上也没有多少变化,说过几句话后,便借口赶着去沈府,一时告辞而去.

    齐妃不由咬牙道:"这人怎么就这么冷心冷肺,几时才得暖得他的心来!容妃的心既然是在陈敬峰那里,便是我儿及时赶到,也阻挡不得."

    旁边的侍女忙笑着劝道:"六殿下得了娘娘与贤王爷多少照顾,若是不知感恩,这心可真是秤砣做的了,所谓水滴石穿,总有一天,他会被娘娘感化的."

    齐妃也笑了,不过想到两个内侄,眉头不由又轻颦起来.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