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拜访王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瑶琴拉着陆嬷嬷的手,娇声说道:"这数月关在家里,实在是闷得狠了,在外面多走走,看看风景,散散心才好.我穿了大毛衣裳,车里又有炭火,冷不着的."

    陆嬷嬷也知道自己小姐这几个月,过的比那修行的人都苦,见她又如从前那般孩子似的冲着自己撒娇,心里早就软成一团,除了答应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李瑶琴又拉着陆嬷嬷一同坐在大马车上.

    行至一处庄子,李瑶琴恰正挑着帘子向外看,指着其中最大的园子,问道:"那是谁家的,倒是气派,不似寻常的大户!"

    陆嬷嬷眯眼看了一下,笑道:"小姐的眼光果然毒辣!那可真不是寻常的大户人家,那是贤王爷休养的庄子!"

    李瑶琴当然知道这是贤王的庄子.

    因为她的先知,终是免了被太子强求为妾之灾,又刻意避开了六皇子,凡事有得有失,也让她失去了与贤王相识的机会.

    仅凭着献防箭衣,固然进入了贤王的眼中,但除了证明自己是个聪慧的小女孩,贤王定不会做他想的,眼看沈丽君的产期将近,虽然沈秋君暂时不得嫁给贤王,但她必须在贤王服丧一年的时间里,进驻到他的心中,否则又要重复前世的转正之路了.

    李瑶琴便接过话来说道:"就是哥哥极为推崇的那位贤王爷吗?听哥哥说,在北边有好些与他极有往来,今日误打误撞竟走到他这里来,莫非是佛祖指示,能从他这里得些哥哥的消息,以慰父母担忧之心!嬷嬷,我要去拜见贤王妃!"

    陆嬷嬷不由面有难色.

    李瑶琴说得倒也有些道理,可是一个姑娘,事先也没打声招呼.就这么进去求见贤王妃,倒是有些冒失了.

    陆嬷嬷忙劝道:"小姐之言也有道理,只是现在去拜访,却有些不妥,不如先回去,等夫人有空闲了.亲来投帖拜访!"

    李瑶琴却笑道:"撞日不如择日,今日也是佛祖的旨意,违了怕不恭,惹了佛祖不高兴,可就不值当的了!回去后.若是母亲生气,我自会担当的."

    陆嬷嬷虽心中不赞同,却也不敢再阻拦.她当不起阻拦佛祖旨意的罪名,况且李瑶琴也说会对这次的冒失负责,她少不得遵从,让人拿了城安伯府的名帖,递给了庄子上的门子.

    沈丽君听闻是城安伯府的嫡小姐李瑶琴求见,也是吃了一惊.

    她与李瑶琴只见过一次面,算不得相知,况且一个年轻姑娘家身边没有长辈陪同.就这么递了帖子,总是有些不妥当.

    倒是兰姐儿听说有人来做客,心里很开心.沈丽君便也就遂了女儿的心,命人去请了李瑶琴来.

    李瑶琴一身雪白裘衣袅娜走进会客厅,见沈丽君雍容淡然地坐在那里.不得不低下身子来,说道:"见过王妃!"

    沈丽君这才放下白铜海裳镂空小手炉,满面含笑说道:"不要如此虚礼,快请坐!"一面又嗔着底下的人道:"李小姐不同别个,你们怎么不拦着些,就让她真行了礼呢!"

    李瑶琴心中冷笑,这惺家的人就喜欢拿乔作势,若真有心不让自己行礼,哪用得着如此!

    这也是李瑶琴吹毛求疵了.

    非是沈丽君故作此虚伪姿态,只因她二人处在不同的阶级.

    李瑶琴虽是伯府嫡女,总归是个平民百姓,并无品级,而亲王妃却是超品,若是太过随意,就失了沈丽君的身份,倒似要溜须城安伯府似的.若是真拿起贤王妃的款来,又未免下了城安伯府的面子,只有让李瑶琴行了礼后,言语上亲热些,也就算是恰到好处了.

    只是李瑶琴见到深受贤王怀念的元配,心中不免有泻酸,便未免有些求全责备,胡乱挑沈丽君的错处了.

    不过李瑶琴的诸多心思,也只是一刹那的心神电闪,看在众人眼中,她仍是个谦恭知礼的伯府千金小姐.

    沈丽君又将女儿介绍给李瑶琴.

    兰姐儿关在庄子日久,而今生又无沈秋君陪伴看护,如今见到李瑶琴,便止不住兴奋,跳下暖塌,走到李瑶琴身边与她亲近.

    李瑶琴自然免不了赞叹小郡主平易近人,举止大方优雅,有乃母之风.

    沈丽君忙代女儿谦逊笑道:"在这庄子上住得久了,她早就成了个乡间野丫头,如有失礼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不要见怪."

    李瑶琴连声道:小郡主天真烂漫,使人与其交往,也往往有种返璞归真的心境.

    只是李瑶琴虽满口称赞兰姐儿,心里却一点都不想兜揽这个养不熟的?籽劾?

    虽说沈秋君恶毒,但对于兰姐儿姐弟,却真的是实实在在的疼爱.

    不管是出于对其姐的愧疚还是真心喜爱他们,抑或是为了拢住他们的心,沈秋君的付出都是有目共睹的.

    一个十六七岁本身还是个孩子的她,又不曾生养过,却每日里细细请教教养嬷嬷,亲自看护桂哥儿,照顾兰姐儿.

    连李瑶琴也不得不承认,沈秋君在她姐弟二人费的心血,就是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

    何况大多王妃夫人们因还要管家及身份限制等诸多原因,大多生了孩子都是交给奶娘照顾,不过是闲暇有心情了,才将收拾干净的孩子抱到眼前,享一番天伦之乐.

    但是当沈秋君害了沈丽君的事情宾后,兰姐儿表现,就连李瑶琴都有些心寒.

    若是她心中生了恨意,无视沈秋君之前的付出,自此远了沈秋君,因是杀母之仇,亦不算过分.

    但她却比之以往更加亲近沈秋君.

    若说是因为丧母时年幼,母亲的形象已然淡望,只念与沈秋君的母子情,也不能说她做的错,有时养恩是要大过生恩的.

    可是兰姐儿一方面与沈秋君亲近,一方面却暗暗将仇恨种在桂哥儿的心里.

    唯有沈秋君还蒙在鼓里,以为随着雪香的死,自己身上的罪错便也洗刷了,又过分相信自己养育出的孩子,竟是丝毫不觉.

    也许是什么的母亲养育出什么样的孩子,沈秋君行事恶毒,兰姐儿耳薰目染之下,自然也学会了那一套.

    沈丽君也不是个傻的,做母亲的对于子女又都是倾注全部心力的,不多久就感觉出李瑶琴对女儿的冷淡,便心生不喜.

    幸好沈丽君也体谅李瑶琴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只当她不善于与孩子玩乐,这才没有立即下逐客令.

    李瑶琴不是一个真正不通世事的小姑娘,察觉出沈丽君似有不耐,只当她因怀了身子不堪劳累之故,便忙说出今天前来的目的.

    沈丽君听了,倒也不难为她,痛快地叫人去请贤王过来,李瑶琴急忙向沈丽君道谢.

    沈丽君笑道:"手足亲情,时常担心也是有的,还请恕我身子倦?仁懔耍?说罢又招手唤了兰姐儿过来,母女二人便欲离去.

    陆嬷嬷见李瑶琴只低头微笑恭送贤王妃,急得直在后面拽她的衣角,以作提醒.

    李瑶琴只做不知.她虽只十三岁,却也不好与外男单独相见,此时沈丽君明着是成全自己,实则是戏弄自己.

    李瑶琴暗想了一遍自己进来后所有行为,进退有度,谦恭温顺,并无失礼之处,也不知怎么就得罪了沈丽君呢,让如此作弄自己!

    看来贤王口内的温良恭让贤淑的元配王妃也不过如此,又是个会做戏的主!

    既进了山不拜到真佛,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次机会,以后再要寻这么个机会,可就不知猴年马月了.

    思念丈夫之情,终是战胜了谨言慎行,李瑶琴只装糊涂,也不提要告辞的话.

    沈丽君离去时,眼角一扫便看到陆嬷嬷的小动作,又看李瑶琴一脸的坚决,不由暗自赞叹李瑶琴为了兄长父母,竟真能置自己的名节而不顾.

    沈丽君虽心中赞叹,脚下却无一丝停留,对于冷淡自己女儿的人,她不可能心无芥蒂,不给她添堵就算好的了,哪里还能巴巴上赶着帮忙的理.

    李瑶琴主仆就这样被晾在会客厅里,幸好沈丽君也忌惮李瑶琴身为伯府嫡女,将来必会结一门好亲,仍让底下人好生侍奉,不曾十分怠慢.

    李瑶琴心里越发看不上沈丽君,沈家姐妹也就这么个素质了,一样的德行.

    虽心里如此想,但李瑶琴脸上的笑越发的温和,似未看出沈丽君的用意,仍是一脸的感恩戴德,倒得了贤王府中下人的好感.

    就这样等了两盏茶工夫,才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近,李瑶琴不由紧紧握住帕子捂在心口处.

    算来也有半年时间没见到贤王了,李瑶琴既近乡情怯,又迫不及待要见以他,以解这些时日的相思之苦.

    当贤王高大魁梧的身形走进房间时,李瑶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管痴痴看着贤王英俊温润的脸庞!

    贤王目光锐利,一眼便看出李瑶琴的不对劲,不过先有了沈秋君的例子,他也就不以为奇了.

    恨得陆嬷嬷在后面直掐李瑶琴,李瑶琴这才回过神来,忙低身娇声说道:"见过王爷!"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