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九章 提前成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秋君等六皇子笑够了,这才慢慢说道:"他既然要图大业,哪里少得了钱与权,他们那点家底,只靠着俸禄和地里的出产,哪里有那么多的银子,这么做也是个捷径吧.要我说,你也得意的太早了,虽说现在皇上因你之言,暂时不打算更换太子,可是只要他一天不做上那个位置,皇子们就一天不能认命,太子自然也要花银子收买人心的.到时,只怕又着落在你的身上,不知你可有法子变出钱来?"

    六皇子闻言不由凝眉道:"皇上如今看着生龙活虎一般,怎么也有十数年的活头,倒是个持长战,将来银子和人,果是大事.田家虽说巨富,可惜给了陈王不少,又藏了大半,如今虽也颇丰,怕是那么多年支撑下来,也是够呛."

    沈秋君笑道:"若是你要争皇位也就罢了,田家愿意倾其所有地助着太子?"

    "自然愿意,因为我告诉他们,我现在实力不行,唯有先靠着太子,再图后谋,他们还赞我主意正呢."

    沈秋君暗叹:田家果然还是重亲情更胜于利益,六皇子便是真的反了太子,只怕在史实上也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了.

    她想了想,担心道:"你就这么说了出来,就不怕他们将来在太子面前揭出来?小心到时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六皇了冷笑:"你也太小看我了,若是拿捏不住他们,我会如此说?况且我手中的宝藏可比他们的家财多,手中又无兵,太子怎么也会更信我多一些."

    "这么说来,如果太子没了银子,你是打算献出宝藏?"

    六皇子闻言不由看了沈秋君一眼,想了想,含糊道:"自然不会,太子还不值得我如此对待."

    沈秋君便道:"所以你也别五十步笑一百步了.一文钱能难倒英雄汉,贤王以身抵资固然可笑,却可以得到大笔银子.你又能做什么?"

    六皇子笑道:"也不是除此之外,就没有办法的.比如可以官商勾结,可以盘剥百姓,得钱的法子多的是.反正这天下也不是我的天下,剐地三尺,我也不心疼!"

    沈秋君没好气地说道:"这就是你的办法,还不如贤王卖身呢,至少在天下百姓眼中.他还是一个贤者,得个好名声,以你的法子.天下人不恨你才怪,将来太子大事成了,正好可以拿你开刀,以平民愤."

    "我还没那么傻,自然会留着后手的,再说了,等太子事成,我就退隐.再不管闲事,他还能再揪出我来."六皇子不以为然道,见沈秋君面上仍有忧愁.心中一片温暖,忙又笑道:"放心,我会见机行事.实在不行,让太子也卖身就是了,总比亲王要值些钱吧,六万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沈秋君被六皇子的话给逗笑了,一时失语说道:"那不知六殿下的身家又是几何呢?"

    六皇子正色道:"我可没他们那么贱,想要权利地位,有本事就自己捞去,没本事就一边躲凉快去,靠着女人成事,算什么本事.不就是权钱交易吗,说白了还是为了泼天富贵,那就明码标价好了,能助我多少银子,能助我多少兵,事成后,我就封你多大的官,大家说明白了,该干嘛就干嘛去,还非得遮遮掩掩的,好似真是为了那点情面,恶不恶心人."

    沈秋君不由怔住了,半天说道:"这种事又不好白纸黑字立下字据,送个人过去,也是人质或者凭证的意思吧."

    六皇子冷笑道:"所以说他们下贱?思宜邓透鋈死?也不管丑俊胖瘦,他就赶紧接着,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还亏得是皇子呢,人家花魁娘子还能凭着自己心意挑拣客人呢."

    沈秋君不由啐道:"呸,小小年纪不学好,什么花魁不花魁的!"

    六皇子忙陪笑道:"是我错了,不该说那些来污了玉姐姐的耳.不过是前几日太子去寻了个新鲜而已,我哪能那么作践自己.玉姐姐只管放心,我去的时候,杨远他们都在身边,谁敢进前,直接一脚踹飞,不信,你一会叫进他们来问问便知."

    沈秋君嘀咕道:"我有什么放不放心的."话虽如此说,脸上倒是有了微笑.

    再说李瑶琴得知贤王纳妾一事,不由大吃一惊,温氏前世可是明年才进的王府.

    沈秋君还为此和贤王大闹了一?罄纯赡苁腔伊诵?开始对钱财之事上了心,把温氏的嫁妆搜刮一空,后面进来的妾侍亦是如此炮制,就连府里的用度都开始苛扣了.

    幸好那时自己是进府避难,她对自己还算客气,再加上自己又有些生财的主意,在自己未与贤王生情之前,二人还算是相安无事.

    温氏提前进府,是不是表示边氏王氏等人也该陆续进府了,到时贤王身边娇妻美妾环绕着,又哪里会再注意到自己,看来今生自己终究是要错过贤王了,李瑶琴不由暗自叹息.

    厩众夫人倒是都称赞沈丽君:抬进那样一个身份低相貌一般的妾,既得了贤名,又没添对手,还堵了公婆的嘴,怎么看都是招好棋.

    沈夫人已经被女儿伤透了心,她也懒得理会此事,反正路是女儿自己选的,她现在在意的是女儿那日说的话,由不得她怀疑婆婆定是在?裁媲摆僮约?不然女儿也不会那样说.

    想到此,她不由暗骂婆婆,婆媳斗法把?裁墙两醋鍪裁?几个小的还好些,长子长女都是婆婆教导大的,如今长媳又在老太太跟前伺候,可怜自己一大把年纪,在他们眼中只怕就是个狐媚子形象了.

    女儿们是迟早要嫁出去的,以后各过各的去了,可是儿媳可是要长久一处过的,大儿媳眼看是被老太太笼络过去了,小儿媳可不能再被她拉走了,婆婆可是个会说话有心计的人.

    再则婆婆是个眼中只有权势的人,别到时再搅得二儿子家门不和的.

    沈夫人想到此,脑中便生了主意,急忙忙找来皇历查看一番,又寻了个机会跑到寺院里,寻了大师给测算了一番.

    沈秋君只以为是母亲算自己清修的日子呢,也不在意,哪知几日后,就听母亲与父亲商议道:"宁儿明年成亲不好呢,说是不利夫妻和睦,我看不如就提到今年成亲好了,他们也都大了."

    沈父对这些小事向来不甚在意,便笑着问沈昭宁道:"你觉得怎么样?"

    沈昭宁满脸通红,若是同意倒象自己多迫切似的,可不同意又得等一年,只得小声道:"一切都听长辈的."

    沈父难得有心情,便逗儿子道:"这是你的终身大事,还是要听听你的意见."

    沈秋君见二哥窘得快趴到桌下去了,不由笑着对母亲说道:"父亲可真够坏的,哥哥明明是巴不得越早越好,还一个劲地问他."

    沈昭宁被家人连番取笑,不由瓮声瓮气地说道:"我吃好了,先行一步."说着饿着肚子走了.

    沈家众人不由都大笑了起来,这也算是自沈丽君上门之后,沈夫人笑得最开怀的一次了.

    沈父又道:"还是得程家说了算,今年是有些赶了点,不知时间可测了没有?"

    沈夫人忙道:"八月份和九月初都有几个好日子."

    沈父一听不由皱眉道:"这太也赶了吧,天气太热,母亲他们不易急赶路啊."

    沈秋君听了不由看了母亲一眼.

    沈夫人也叹道:"也是没办法的事,谁知后年又是什么光景,宁儿也大了,早猩亲,我们也能早松口气,况且宁儿是孙辈,也不必劳烦老太太亲自跑来,等他们成了亲,到时让老二家的多在她跟前尽尽孝心就是了."

    沈父听了,也觉得有理,便不再多说.

    程夫人听说明年成亲不利夫妻和睦,自然是万分重视的,今年的这几个日子是有些赶,可是后年万一再有个变化,女儿年岁大了不说,女婿年纪也大了,身边再添了丫头可就不妙了,只得挑了九月份的一个好日子.

    沈家也觉得过意不去,聘金因不能越过世子,便比着沈昭英那会也是两万两,其他的都又加厚一成,程家人面上便有了光彩,也不再多挑理,双方都很满意.

    两家便开始忙活婚礼,沈夫人的生日也就借口因有长辈在,不敢大办,一家人吃了寿面也就完了.

    沈家各人自有礼物相送.沈丽君事忙不得来,让人送的是衣服,沈夫人只看了一眼,就让人收起到后头箱子里,她是不打算穿了;沈惜君正在养胎中,做不得针钱,着人送了对玉镯子,沈秋君也另送了套首饰,沈夫人当场作穿戴了起来,沈丽君听说后,不由叹了口气.

    到了八月下旬,诸事都准备妥当,这时,送到鲁地报喜的信,也终于到了沈大嫂手中.

    她并不拆开来看,而是先问了家中的情况,心中便有了底,这才把信放到玉盘中,托着去了后院.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