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六一章 接二连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瑶琴看到那男子的反应,一下子傻了眼.

    那一招明明是经过无数女主验证过的,若对方是个良心未泯的人,他很可能会因此对女主的视死如归而另眼相待,若对方是个人渣,也大多会觉得白白要人一条命却无利可图,反易惹上其身后的家族而罢手.

    没想到在成功吓退太子后,竟然在这个人面前失了灵,再听眼前这个人渣龌龊的话语,便是死了也不得清白,更加地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男子,李瑶琴不由握紧手中的簪子,自忖道:二人如果真扭打起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硬拼也是不成的,只能智取.

    一时又想到按照惯例,贤王或林景周也许不多一会就能到,唯今之计,先用拖字诀,多多延长些时间,若是他们不能及时赶到,再见机时事.

    李瑶琴也不将簪子放下,只是问道:"你说什么是我哥哥坏了你的财路,只怕是你弄错了吧,他在北边不过是个小小的百夫长,哪里有那个能耐?"

    这个男子正是萧将军,看李瑶琴的行为,便知她是打着拖延时间的主意.

    因为自认自己做事稳妥,外间亦有自己的人在把守,这李瑶琴如今已是盘中煮熟的鸭子,飞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也乐得慢慢逗着她玩,好欣赏她最后无人来救愿望破灭时的绝望神情.

    萧将军便笑道:"这些男人家的事,你不必知道,你只知道你要为你哥哥赎罪就行了."说着又向强逼近一步.

    李瑶琴慌忙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既然是男人家的事,何必来寻我等女子的晦气?"

    萧将军看李瑶琴慌乱的手中簪子都几近拿不?挥纱笮?"你大齐女子果然柔弱无力,听说你们单独与一个男子在一处,便是失了名节,若不嫁给那人.便只好自杀了,你既然不敢死,不如就乖乖从了本将军吧,也是你运气好,便算你先进门,那沈氏只能排在你后面了."

    李瑶琴不由羞愤道:"你休想.我死都不会让你如愿的."

    萧将军也不说话,只笑着又向前走了一步,他已经看出眼前这个女子是个怕死的,看来这次自己确实能人财两得了.

    李瑶琴如今已是心急如焚,难道自己今生竟要落得那般屈辱的境地?可是真为了所谓的名节死了.将来谁能为自己证明清白,又有谁能寻到凶手替自己报仇?

    这时萧将军没了耐心,打算速战速决.趁李瑶琴分神之际,便扑了过来,李瑶琴一边大叫着救命,一边将簪子扎向萧将军.却不想那萧将军也是身手敏捷的,一把将簪子夺了过去,随手扔到地上,又将李瑶琴一把抱起,扔到床上.

    李瑶琴急忙爬起身来.恨恨地看着萧将军凄厉叫道:"你快快退去,否则我今日若是死不了,将来必会让你不得好死."

    萧将军见李瑶琴如此不堪一击.只会说些狠话,他做这种事多了去了,也没见那些女子如何.如今见李瑶琴又是如此,心里便有些索然无味,不过想到要折辱李意书并可得到一笔嫁妆,仍是要扑了上去.

    这时,却听外面一人朗声道:"在我大齐境内,还请萧将军自重."

    话音未落,禅门便被一脚踹开,贤王带着林景周快步走进房来,看到李瑶琴虽有些狼狈,却衣衫整洁,不由齐齐松了口气.

    萧将军没想到他二人此时会出现在这里,不由吃了惊,再看外面双方打斗,北蛮一方明显落了下风,知道今日不仅事不成,只怕自己也讨不到好,只得遗憾地看了李瑶琴一眼,转过身来笑道:"今日能在此见到贤王爷,真是幸会.我不过是逗着这个小丫头玩罢了,还请贤王爷不要误会."

    贤王冷声说道:"最好是个误会,不然,哼!"

    萧将军哈哈大笑道:"当然是个误会.不然真要闹出去,按你们大齐的规矩,我可是要娶这个小丫头的,偏我家中已有正妻,她大小也是伯府小姐,难不成你们还要让她给我做妾不成?"

    贤王与林景周不由交换了一个眼神,如果真要人不知神不觉地将萧将军等人除去,确实有些难度,而且萧将军作为使臣却死在大齐,说不定到时北蛮与大齐会有战端,贤王军中的拥护者几乎都在北蛮边界驻守,战事一起,他的人怕要折去不少,于他夺位实在是不利.

    贤王不由看向李瑶琴,如果她对萧将军不依不饶,他们也实难就此罢手.

    李瑶琴看到贤王二人出现,心里不由暗自感谢老天对自己的厚爱,但对于此事如何处理,她也颇有些左右为难:事情闹得大了,她的名节不免受损,若再闹到两国交兵的地步,只怕她也难再活命,可如果把此事当作没发生过,又未免有些没血性,她不得不低头只作惊吓状,只当没听到他们的言语,把事情的话语权交给了贤王.

    贤王见李瑶琴默不作声,暗松一口气,对萧将军拱手说道:"这个误会到此为止,希望萧将军在大齐境内安分守己,若再有此类似之事,就不要怪本王手下无情了."

    萧将军哈哈拱手告辞道:"放心,不会再出现这种事的."说罢走出房去,叫了自己的人离去.

    李瑶琴此时才站起身来,走到贤王面前恭身谢道:"多谢王爷相救,才使得小女子幸免于难."说着眼泪却已滚滚落下,此时却恰好看到贤王脚边躺着的簪子,一弯身便捡了起来,冲着自己脖颈就要刺下去.

    林景周却因早就知李瑶琴是个烈性子,他又不能越过贤王,只在后面默默观察着李瑶琴,见她如此动作,人已快步上前,将簪子一把夺下,劝道:"你何须如此,你若是真死了,岂不是如了那姓萧的心意."

    贤王吃了一惊,也忙忙上前劝说,好一会,李瑶琴才赌誓自己不会再做傻事了,贤王二人这才放下心来.

    李瑶琴又道:"那人道,是因为王爷与我哥哥断了他的财路,他才会如此报复,又明确说了下一个对付的人的是沈三小姐,这话我也不好去说给他,还请王爷代为转达,让她今后小心些,不要随意出门."

    贤王本来就为萧将军如此对李瑶琴而不解,听她之言,才知道原来是受了自己等人的池鱼之殃,心里不免有些内疚.

    于是便将李意书如何发现太子与北蛮偷着交易,而自己的人又是如何采取措施保住李意书,同时斩断了太子与北蛮人的交易等等诸事简略说了一遍,又对李瑶琴道:"回去后请太医诊治一下,吃点压惊药,只当它是一场噩梦把它忘记了,这事我会处理妥当的."

    李瑶琴乖巧地点头同意了,一时又弄醒几个丫头,严厉嘱咐了一通,这才赶紧回了府,只盼着北蛮的人赶快离去.

    倒是贤王却正为告不告诉沈家人而烦恼.

    如果告诉了沈家,也算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自此就能与沈家修好,从而将前事一笔勾销.况且小姨子被先奸后娶,给北蛮人做妾,对于他来说,也委实不是个好名声.

    但是,贤王却仍是有些忌惮沈秋君的命格,一个人的命格不是那么好改变的,尤其是天命皇后,再加上牝鸡司晨,这样的人还是要防备些的好,如果她真去北蛮做妾,万一命格又变了回来,也只是应验在北蛮罢了.

    就在贤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取舍时,沈秋君却因不知危险将至,仍是如常去了寄名的一处尼姑庵为生日将至酬谢神恩,并祈求来年的平安喜乐.

    因为沈夫人有事不得随行,沈秋君一大早就带着家人出了城.

    六皇子自然也得了消息,心中暗喜,忙去太子处闲话一番,将当日之事推了个干净,只道自己要去城外游玩一天.

    太子自然免不了要对六皇子近段时间的忙碌肯定一番,又表示了一下关心,最后笑道:"最近为了北蛮一事,你也跟着孤受累了,好好出去玩一天,也松散一下."

    六皇子也表现得极为感恩,兄弟二人亲亲热热道了别.

    可六皇子又认为沈秋君此去定有事要办,自己早去见不着人也没意思,况且她一到了,自己立马也到了,倒象是时刻离不开老想见她似的,万一现在让她小瞧了自己,那以后自己威严何在,于是在府里磨磨蹭蹭了半日,这才准备出城.

    今日与太子的一番虚情假意和为了面子的那一时的磨蹭,便成了六皇子心中的一大悔事,自此但凡与沈秋君有关的事,他再不敢有一丝的懈怠耽搁,大丈夫的颜面问题算得了什么,哪里及得上老婆的重要.

    六皇子刚登上马,就有人来报:看到北蛮萧将军也带着人出了城,而且他似是一直派人再沈府晃荡.

    六皇子听了,不由咬牙恨道:"你最好不是冲着玉姐姐去的,不然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又急令人召了死士前去,他便带着杨远等人策马飞奔出城而去.

    ;请大家支持,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认准我们的网址www.81z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